可兴思考|股市的周期:熊市是牛市之母

“我相信往往更加正确的分析是把大熊市归因于前面那一波大牛市涨得太过头了,而不是归因于某具体事件引起的市场修正。” ---霍华德·马克斯

2021年以来的这次熊市把我自己和格雷狠狠的、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这在我2006年从业以来近16年的投资生涯里面是最大的一次。当然,这篇文章不是来总结为什么出现了这个状况(因为以前的文章已经总结过了),而是想狠狠的告戒自己要敬畏周期的力量。要明白当你认为这一次不一样的时候、甚至认为投资信仰近乎坍塌的时刻,其实大多是内心的恐惧战胜了理智。自从俄乌战争爆发后听到的种种耸人听闻的制裁以及冻结俄罗斯股市外资的事件发生后,全球的资金都开始担忧中国资产的风险,投资安全已经上升到了最重要的位置。我们自己也觉得未来欧美制裁俄罗斯的剧本可能在中国发生的那一刻,即使看到很多股票暴跌价格变得非常有吸引力,但是买入交易的手开始瑟瑟发抖,特别是在3月中旬开始的港股持续暴跌的时刻,后悔没有把仓位加的再重一点,因为当时的确有“至暗时刻”到来的感觉,但现在回头看来,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加仓好股票的机会。

(1)与2018年的大熊市的对照

记得在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打的时候,这帮投资经理和老股民们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剧本,惶恐万分、抱头鼠窜、慌忙抛售。“屋漏偏逢连夜雨”,紧接着关于“国进民退”的担忧再一次加剧,股票市场以暴跌来应对可能的经济变化预期。国庆节后,市场跟随外围市场开始暴跌调整,在白酒龙头企业公布了一个几乎没增长的三季报之后开盘跌停,整个市场处在一片的恐慌当中,认为白酒以及整个消费品行业面临着一个衰退的预期,白酒龙头的股价接连着发生了30%左右的下跌,短短的只有不足一个月的时间,股王的下跌,可能也间接的带动了整个市场的大跌。

当时的市场处在中美贸易战、民营经济发展前景迷茫、美国加息预期、股王大跌跌到500元22倍市盈率等综合一致预期下的恐慌和绝望当中,而也恰恰是在那一刻市场见历史大底,同时很多优质股也提前见底。市场的估值水平也一度跌到了历史的最低位附近。高层民营经济座谈会的召开极大鼓舞创业者和企业家的士气、中美贸易摩擦出现阶段性缓和以及2019年1月份社融增量的大爆发,整个市场迎来了一个两年多的牛市上行周期。

这个剧本的演绎和最近一年发生的事情是不是有些相似?但好像又不完全一样?是的,每一次牛熊周期的转换都会有不同的故事和事件,而相似的都是股市估值这个钟摆的运行轨迹,2022年一样不例外。

我在这里面想强调的是周期,一切事物皆周期,特别是在股市里面市场涨多了自然会跌,那么跌多了总有一天会上涨,这是我的核心结论。当然,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这么简单道理大家谁都懂,但还是无法判断究竟是不是底。没错,底和顶只有一个,我们作为普通投资者很难每一次做到准确预测,但是如果你有一个周期的思维方式,你就会保持一些谨慎,如履薄冰的践行你的投资理念和投资策略,这样每当股市这个钟摆运行到极端位置的时候,你或许能够保持警惕,或许保持兴奋,能对风险做出识别和评估,进而做出应对,时间长了,你就可以把自己训练成一个优秀的职业投资者。这就像霍华德马克思所告诫大家的投资最重要的是要确定三点:风险识别、风险评估以及风险应对,如果你能非常好的做到这三点,你大概率会是一个非常非常优秀的投资者。

(2)这次熊市有何不同?

去年,我们持仓互联网的股票在政策持续的强力监管下,股价持续下跌,当时我们认为这一次真的不一样了,行业到顶甚至可能被颠覆了。同时,教育培训行业遭遇了更加严重的政策影响,而房地产限贷、医药集采在持续不断地受到各种政策的压制,外资开始持续的卖出中国资产,相关行业股票持续下跌,从而使得整个市场处在一种非常悲观,恐慌甚至绝望的情绪当中。今年以来,俄乌战争、海外金融战导致了我们股票的下跌,局部疫情反复对经济和人均收入的影响,同时,我们正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这次的大熊市有什么不一样吗,历史肯定是重复,但不是简单的重复。很多人对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对中国在国际关系当中的地位和政治影响而忧心忡忡,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中小企业面临着大量的裁员、破产倒闭,股票市场里面没有什么机会。但是,以我自己的经历来看,每一次熊市的底部都面临着经济变差,且公司盈利很差,人民收入预期变差……,当然,每一次迷茫来临,政府都会在关键时刻出手,力挽狂澜,这一次也是一样的,和2018年、2016年、2008年的几次熊市相比可能并没有本质的差异。

如果说每一次熊市究竟是为什么,那么可以肯定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牛市涨得太多了,其他因素可能只是导火索,当然这并不是说其他因素不重要。这一轮历时四五年的核心资产大牛市也没有例外,也必然要经过市场持续震荡下跌的洗礼,否则无法迎来下一轮牛市。

那么,如果是周期的力量使然,我们投资操作具体该怎么办?

忘掉过去的记忆所形成的偏见,朝着企业的未来发展蓝图去努力思考。

周期力量的本质,是按照钟摆的运行逻辑从高估值跌回低估值,而不太可能在中间位置停住,所以往往会跌过头,当然涨的时候也会涨过头。我们需要结合估值、政策、情绪、货币的信贷周期等综合指标来判断目前熊市所处的阶段是该进攻还是该防守,当然我们无法准确把握住熊市底部的确切的点位,但是我们通过这些量化与定性的指标,能够综合判断目前股市所处在的位置,这些指标大家可以很容易找到,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我们会不定期与投资者分享。

目前股市大概率处在一个底部区间,但是股市的底部不意味着这个位置马上会持续大涨,上涨所需要的条件可能要判断经济的拐点、企业盈利的拐点以及政策确实有效,包括货币投放量等等综合因素,同时,股市的底部区间可以上下波动至少10%,所以,即使我们判断是熊市的底部,也不是什么股票都可以买的,底部个股之间的分化依然巨大,有些股票企稳之后,假以时日可以继续创出新高,还有些股票可能未来几年都无法达到曾经的顶峰,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每一个人需要在熊市的底部去寻找好公司+好价格,做好投资组合布局。同时,行业的选择也很重要(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以后再讨论),也可以考虑国家之间的资产配置的分配比例来对冲单一经济体的可能风险和周期。

失败是成功之母,熊市是牛市之母吧。

张可兴

2022年6月7日

雪球转发:5回复:2喜欢:6

全部评论

巴菲特价值成长周期06-22 15:58

几个混子凑一起

静观风云06-07 19:23

反思......,下次继续反思......思路不改变,这螺旋难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