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是为了获得神力

       为什么在印度瑜伽和中国的道J都非常强调X能量的修炼?因为这里涉及许多重要的内涵:(1)你有无与别人合二为一的能力。(2)你能否瓦解自我固执的自私,而具有分享爱的能力。(3)你有无能力将一种低级的、物质的东西转化成高级的、精神的东西。(4)你有无创造和再生的能力……

       禁欲的动机通常有二:一是人生痛苦,爱欲便是其中最苦;二是自我禁欲可以比世俗生活获得更有智慧、更快乐、更有力量的生命。自觉地放弃一种快乐以加强另一种快乐,以期最终达到与神性的结合,从凡夫俗子的混乱心境演变为自制的圣人,是人修行的目标吧。

       人,当被低级欲望操纵的时候,会因缺乏精神力量而变得无能。所以,我们首先应该自觉地生活在圣洁当中,不断地提醒那‘暗的自我’,不断地使‘她’保持着向明,犹如持戒,当戒律已不再是戒律,而是我们肉身浑然不觉的习性的时候,那个‘我’也会大放光明。

       如若不成,也要保持一种刻骨的痛苦,至少那还是一份警醒,是肉体和灵魂被启动的象征。我痛,故我在。尽管它的极限也可能摧毁肉体和灵魂,但,我来过,用我半生不熟的青涩,向黑暗怒吼过……我已经表达了我的真诚,虽然这一世不成,但我要用下一世、或下下世的悲悯来成就、来勾兑、来圆满那份永恒的光明。

       在诸多欲望中,长生与爱情的欲望尤为强烈,强烈到我们可以因爱恋而永生,也可以在永生之中尝遍那痛失所爱的悲伤与痛苦。因此我们说,除却生与死对话的那种严峻的时刻,我们漫长人生之中更多地要去体验生死夹缝中的那一刻,只有在那一刻,我们的痛苦与抉择方能显示出我们人之为人的本色……

       在佛陀看来,人生的一切都是幻境,绝不可靠,肉体也不过是一些渣滓,唯有内心的觉悟才是真谛。女性一旦不再作为异己的力量存在,不再作为男X欲望的对象,她们便得到了释迦的尊重。历来出家的大多数人虽能在思想作如是观,但肉体的困扰并不就此完结,于是佛J徒为了压制这种自然的需求,依旧强调禁欲,或在苏摩酒中求得幻觉上的逃避与沉醉。

       女性对于宗J始终是个微妙的话题,要么它是个大魔障,要么它是个大拐杖,中国的道J尤其作如是观。如果说,‘人的躯体结构就是人的命运——拿破仑’,逃避肉体就是逃避做人、就是逃避精神,那么,道J关于肉体的态度则始终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度。

       道J的‘房Z术’使人们不再将自己封闭在孤独的精神境界中,而是开始充分挖掘肉体能量的各种可能性,并希望通过肉体能量的释放与吸收找到通往长生的门径。男女X爱变成了X与自爱,X不再与爱相关,不再与激情甚至是本能相关,它成了一门纯粹可操作的技术,飘忽在人性之外。

       这确实是对以往传统禁锢思想或情感泛滥的一种F动,是一场关于生命再造的精致实践。它使我们从以往对肉体的鄙视或恐惧的态度中解放出来。但由于它完全摒弃了情感的介入,使得这场实践缺乏人性。

       它对于医学上的意义至今我们无从判定。但从社会意义上讲,它强调一种轻松、欢乐的人生观,强调男女阴阳之融合,而不是分离,承认妇女在事物上的重要性,认为健康长寿需要两性的合作,不受禁欲主义和阶J偏见的约束,这些都显示了道J与儒、释两家的不同之处。

       ‘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从某种意义上讲,‘房Z术’抓住了我们人性当中某种根本的、致命的东西,但由于精神力量的软弱无能而缺乏一种更广大、更慈悲更深刻的爱,所以很多人并不能因为只掌握了部分真理而得救,相反地,他们陷入了更大的迷乱自残当中……

       无论如何,任何精神的历程只有汇合肉体的历程才更完满,而任何肉体的历程也只有升华成灵性的历程才更高贵。

       无论禁欲、纵Y还是遵守婚姻的法律,如果你不能摆脱肉体官能色欲的折磨,那都是一种能量的巨大浪费,是人生苦恼的源头,是无法痊愈的病态的伤口……只要你还纠缠于肉体,你灵魂的飞升,就始终维持在一个很低的水平。

       只有当你充满喜悦而又心性空灵时,你才能体会那种真正的结合,你性别的局限性已深深地臣服在那片纯粹的光芒之中……这是一种深刻的从阴阳交合到阴阳突变的交融,哪怕只有一次,这种过程也意味着永恒。

       就这样,你从生命的黑暗之中挣脱而出,结束了你生命之中的欲望的焦渴。爱与神圣,使你变得强健有力,并完成了自我的飞跃:从祭坛走向神坛;从乞讨者变为给予者;从被创造者一变而为创造者。

       从此,你,不再是祭坛上脆弱无辜的生命;不再是爱的乞讨者;不再是按照别人的观念而扭曲成长的人。你,开始恢宏,开始从容,开始给予,开始创造……

 $同仁堂(SH600085)$        $美的集团(SZ000333)$        $阿里巴巴(BABA)$ 

雪球转发:1回复:0喜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