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带量采购,艾司奥美拉挫降价90%以上,这个会不会对丽珠的艾普拉挫产生不利影响啊。还有就是丽珠未来的风险点是不是艾普拉挫大幅降价?除了这个还有其他风险吗?(假如其他新药符合预期的情况下),谢谢您。
Android转发:4回复:4喜欢:0

全部评论

一缕阳光3sg06-24 05:26

决定看病开什么药的是医生。所以我觉得降价什么滴对大药企影响有限,

雁过长空影沉寒水06-24 00:13

利空出尽,你应该这样理解

howmissyou06-23 23:30

1、我印象中,艾司奥美拉唑价格此前应该是50元/针左右(艾普拉唑156/针),看了下中标情况,艾司奥美拉唑最高价中标应该是10块钱,降幅80%。
2、这个事,毫无疑问对丽珠是有影响的。事实上,中国几乎所有的头部医药企业都会受到同样的困扰——之所以能成为头部企业,都是因为有几款ME-TOO创新药。对于早几年已经获批的而言,比如艾普拉唑ME-TOO雷贝拉唑,阿利沙坦酯ME-TOO氯沙坦,艾瑞昔布ME-TOO塞来昔布,埃克替尼ME-TOO吉非替尼,他们在定价时,同类产品还没集采,还处于高价,所以他们自身定了个高价,现在同类产品大幅降价了,这就同样带来降价问题。还以一种,在研中的ME-TOO创新药,比如恒瑞的磷酸瑞格列汀、脯氨酸恒格列净,前者DPP-4抑制剂,后者SGLT-2抑制剂;DPP-4抑制剂方面,沙格列汀已经获批4家(豪森,正大天晴,齐鲁,奥赛康),维格列汀已经获批10家,苯甲酸阿格列汀片已经获批7家;SGLT-2抑制剂方面,卡格列净已经获批2家(常州恒邦,正大天晴,另有进口);恩格列净获批4家。在恒瑞的磷酸瑞格列汀、脯氨酸恒格列净获批/进入医保之前,已经上市的DPP-4抑制剂、SGLT-2抑制剂可能已经集采、大幅降价了,那么你磷酸瑞格列汀、脯氨酸恒格列净获批后,怎么定价呢?
3、所以这个事,其实要看国家怎么想,在什么时间节点控制、控制到什么程度。这个事情完全取决于国家的态度,存在很大变数。一方面,现在把ME-TOO创新药全部干趴下不合适,毕竟这些头部企业需要ME-TOO阶段的定利润、经验积累、随后才有可能做FIC(事实上制药行业有点类似于软件、互联网,不存在硬门槛,工程师红利很重要,我相信中国也会出世界级的医药企业);另一方面,ME-TOO创新药又涉及公平原则(同类产品价格低,几十倍价差)、以及医保支出费用问题;此外,而且这些年大家都跑去做ME-TOO创新药了,医保也承担不起。长期而言,ME-TOO创新药的超额利润显然在逐渐过去。
4、关于其他风险,我觉得未来凡是大品种,都会集采,会带来心理上的影响。但亮丙瑞林微球集采也没事,一线用药+少数家竞争+没有替代品(ME-TOO的替代品太多了,不用你艾普拉唑,可以用奥美拉唑、艾司奥美拉唑、雷贝拉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