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20年我的投资收益率只有 28.08% (扣除新股)。
2,盈利最多的股票是:泸州老窖、茅台五粮液
亏损最多的股票是:万科H、宁沪高速H

3,2020年我最想感谢的几位球友:
①,唐朝 他的《唐书房》gzh几乎每天必看,遇到未解问题时去书房查看历史文章,总能找到满意答案。
唐书房,就是唐朝老师的“传道授业解惑”的讲堂。

②,谦和屋 最近才关注到的《谦和屋说投资理财》,每天室外运动时都听他的音频。
③,终身黑白 的《唐书房》音频,也是室外运动必听的。
④,静逸投资 静逸投资的著作《投资至简》:
「 优秀企业“一般的高估”是不必卖出的,真正有吸引力的好公司数量特别少,卖掉优秀公司会面临选择平庸公司的风险。

极度高估的定义:我们对未来长达10年的增长率做出极其乐观 & 折现率做出最低的假设,股价也远远高于内在价值。

计算的合理价值是模糊的区间,一家优秀公司,后面的增长很可能超过预期,我们可能永远错失优质企业。 」

在卖出茅五泸后,对这段话有了更深的体会,2021年必须再多读几遍《投资至简》。

4,今年我的投资操作:

今年我的卖出操作非常的 “烂”:
①,虽然在三月份以100元左右的洋河股份,转换成70元左右的泸州老窖,但是下半年我在125~195之间分批卖出老窖;
②,165~220之间分批卖出五粮液
③,最近以“庚子价”~1840元卖出贵州茅台
。。。。。。

今年我犯了多动症(交易比上年频繁)和恐惧症(减仓愿意持有现金、债券基金)。

最傻的是卖出上述白酒公司的股票后,傻傻地持有现金,没有买入自选股中其它预期收益率高的股票。

今年还在18.60元卖出伟星新材、16.60元卖出浙江美大、94元卖出美的集团。。。
以至于最近几个月仓位非常低,11月和12月收益远低于沪深300指数。


我始终自我定位是为一个水平很低的防御型投资者,在上升的市场中,会满足于组合投资的一半收益;当严重下跌时,也会因损失较少而得到些许的安慰。但是我却对今年的收益率不满意。

我还是芒格那句“ 有性格的人才能拿着现金坐在那里什么事也不做。我能有今天,靠的是不去追逐平庸的机会 ” 的拥趸,但同时我也笃信唐朝的那篇文章“ 那些手持现金或债券的人啊,你可知你的损失有多大”的理念。

我就是这样一个对投资一知半解的矛盾复合体。

5,虽然今年收益率很低,但是投资收益的绝对值,仅次于2019年。而且两年收益之和占据入市以来总收益很高比例。

6,在经历这么多失误后,我还是乖乖地做回一个小学生,继续诵读经典:

“你永远赚不到 “ 知行合一 ”外的钱;
不要卖出皇冠上的宝石:如果一家公司既业务明晰、又持续保持优秀,那么出售这家公司的权益显然是愚蠢的行为。因为,这种类型的公司简直难以取代。

大家内心深处,将现金看成财富,股权只是获取现金的中转工具,推到尽,你想要的是“现金”;而老唐内心深处将股权视为财富,现金是获取财富的中转工具,推到尽,我想要的是“股权”。所以,朋友们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可能是“找机会卖出”,而老唐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是“尽可能不卖”;
相比于现金,我更愿意持有优秀公司股权资产。
。。。。。。
Android转发:0回复:3喜欢:1

全部评论

小小小桀迷02-28 08:40

为啥解黑我。

万物皆有周期a01-01 08:58

评论已被 安全边际投资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