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来谈谈“董事会秘书”这个倒霉行当!(第八篇)

受到某些方面来的压力了,但我自认为一直以来分寸掌握的还可以,而且别忘了压力越大反弹力越大。所以书接上文前再次提示一下大家一定要当段子听,以后有人找上门来我可不承认是真人真事,因为所有数据都是我编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没有指向任何真实的人物和事件,更算不上泄露公司信息,权当娱乐,不要较真!
      好了,开讲。B机构磕磕绊绊的进行了一个月的尽职调查后戏剧性的结果出现了: B机构的老板主动找到我们老板:“还是把你们的财务总监换了吧,由你们董秘暂代财务总监,要不然我们没法投!”在B机构开投委会的前夜,他们老板飞到西安秘密约见我(当时我躲到西安生闷气去了),就问我三个问题:1、你们的资产质量到底怎样?2、你们的账目到底实不实?3、你个人对这家企业上市到底看不看好?给我开的价码是:照实说,即便投不成或以后这个项目有问题了,他们的合伙人或所投企业的高管职位任我挑。理论上,他们投了,就成了我们企业的股东,也是就我的老板,所以我所说的一定要对他们负责,这也是作为董事会秘书的职业操守。但当时他们毕竟还没投,各为其主,我只能对当下的大老板、唯一的股东负责,所以我想也没想就坚定地回复:质量优良,账目确实,上市前景看好!并在我所掌握的信息范围内阐述了得出这样结论的理由。B机构的老板满意的走了,我也回去继续主持相关工作,这之后整个高管层传递出来的信息是:“X总有手段啊,不管哪儿来的投资人最后都成他那边的了!”我想说点什么,但是没有一点心情了,就什么也没说。接下来的3个月中,在我和老板的不断催促下B机构的投资款像挤牙膏一般陆陆续续到帐了,注意,你没有看错:是3个月中陆陆续续到的账!今天600万,后天1000万,最搞笑的是还有一笔50万的!这个B机构就是一帮我在第五篇中说到的“金融掮客”呀!找好了项目再四处筹钱!相较于当初A机构X亿一次性投资到位,股份比例视年终业绩一次调整完成;B机构最终是X亿在拖延的4个月间(含最开始尽调那个月)陆续到位的,而且还只算做借款!一年后视业绩再决定是否转为投资和相应调整!如果B机构最终不投资,我们企业还要承担每月1%的资金成本!这些都是B机构和我们那极品财务总监谈成的,我知道后是坚决不予承认!但人家口口声声说“这是你们财务总监签字认可的,看!还有章!”甚至以尽调过程中取得的资料相威胁,逼得我们老板最后也认了!别看我对老板埋怨的凶,但那是一家人之间的拌嘴,内心深处我真的觉得他很可怜,我心疼他了,如果可以,我特别想拥抱他一下,摸着他的头说:“你受委屈了。。。。。。”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啊!
      说的此,正好借此事说一下:昨天有位朋友批评我第五篇写PE尽调那段是根本不懂尽调,且不尊重律师会计师。其实我是极其尊重律师会计师才会安排他们先于券商入场,并在规范经营的过程中处处以他们的专业意见为依据,使他们的工作成果充分体现价值!以至公司中都有人笑传“X总就是律师会计师的传声筒啊,离了他们,他就不会干活了吧?”尽职调查不管是自己企业或是PE机构哪方面做的,都是通过梳理历史沿革、财务审计、财务分析、业务访谈研究等等一些列手段来还原公司经营的实质面貌和真实水平,为公司把好脉、开好方,为下一步投资者(别忘了原股东也属于投资者哦)决策提供详实准确的判断依据,所以说在PE尽调中忽悠PE是没有好处的,切不可乱来(乱来者的下场就如同那位极品财务总监)。我在第五篇中谈到的手段充其量是把已经解决了的问题不再提及而已,免得PE机构借此说事、压价,这是保护对老股东利益。而用自己强大的律师会计师团队去回应PE机构的律师会计师团队,其实是担心双方的律师会计中有“二把刀”看不准问题,专业PK专业嘛,理是越辩越明,真要还有问题就无所遁形了,这更是保护未来股东的利益!可是某些人呢?用在尽调中律师会计师掌握的资料去威胁大股东、投资人!而不是依照律师会计师的意见去解决问题,以体现律师会计师的专业价值、维护投资者利益。在此我也想反问一句:“这样运用律师会计师的工作成果就是尊重他们吗?”哎,我就说为了打羽毛球第五篇PE尽调部分写得太仓促,里面的深意完全没有表达充分啊。。。
      这下大家看明白了吧?为什么我说B机构太那个?利用财务总监的愚蠢使劲压价,用完就一脚踢开,等真正要干实事的时候就又找我上了,用脚趾头都会想明白,等以后把我利用完了也会是一脚踢开!中间还有很多很狗血的事我都不想说了,因为人家也要养家糊口呀,我以后也还要在圈子里混,各有各的活法,各走各路,大家都各留几分面子算了。
      就这样又过了半年,我们老板开始抱怨:他们(指B机构)老板整天到处说自己是有钱人,可我看他们也没什么实力,很多承诺都没做到!是呀,你还能指望一群“金融掮客”能给你带来什么呢?当初承诺的业务支持、管理支持、战略合作等等我们除了钱之外更急需的东西统统没有兑现!本来那笔钱要是早到4个月是可以赶上我们年度经营计划的资金需求的,可就因为拖延了4个月之久,研发、生产、销售各个环节都没赶上市场变化的节奏,加上欧债危机,使我们的全年业绩未如预期!这时B机构的老板急了,拍着桌子对我吼:“X总!现在资产、账目、业绩都和你原来说的不一样!我们被你忽悠了!”哼哼,我报以冷笑,我忽悠了你们?当初是谁忽悠谁啊?你们堂堂的B机构也能被我忽悠?是不是你们期望我们业绩不达标正好借机大幅下压估值再转手获利都尚未可知呢!哎,这真是个拼道行的圈子啊……
      这个项目我尽了心,但也碎了心,无力又无趣了。我曾经那么执着的凭着一份真诚努力的维护着它在通向上市的正确轨道上前进,哪怕慢一点,只要你还在轨道上没有偏离,我都不会多说一句,但我还是能力有限、智慧浅薄啊,有很多的无奈和遗憾。我知道该是放手的时候了。记得某次一上市公司大股东请客吃饭,同席的有一位法律界的发审委委员、和一帮投行朋友,几个小时的交流下来大家都有点醉意了,有位保代说:“老X,你是我见过的董秘里最有能力的之一!”那位发审委委员说:“不,没有之一!就是能力最强的!”我知道那都是酒后的玩笑话,但我的眼眶还是红了,因为我三起三落,终无正果的董秘生涯真的就是个大笑话啊,笑得我都流泪了!年前,和一预审员哥们吃炸酱面,我千叮咛万嘱咐,如果这个项目有报材料的哪一天,还请多多帮忙!他不解:“都这样了,你还为了什么?”我说:“我想让大家知道,我做过的项目,其实不烂。。。。。。”我给老板最后的一条信息是:我走了,以后有缘再见。祝贵司早日上市,一帆风顺、马到成功!至于收没收到,就只有老板和老天知道了。
      没想到在旅途中终于把第三任的破事讲完了,这是否意味着我的人生旅途就是个劳顿啊!对于朋友们的留言,我尽量一一回复,但有时也确实顾及不过来,希望大家海涵。容我休养两天,后面会谈些投资者关系、媒介公关以及与监管机构打交道的事,谢谢大家!
iPhone转发:34回复:124喜欢:43

全部评论

投资小兵孟灿2013-11-15 21:28

梨迦橙2013-03-04 09:49

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