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 28万乐视股东何去何从?

雷达财经出品 文|雪浪 编|沧海

从2017年7月4日贾跃亭飞赴美国,转眼间贾跃亭已经离开833天了。这次,“下周回国”的贾跃亭可能真的要回来了。

10月14日,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在微博宣布,贾跃亭在美国主动申请破产。个人破产重组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先把个人所持有的全部FF股权和相关收益权转让给债权人,个人担保义务和债务得以解除,从而可以回国推动和落实FF中美双主场战略。

巧合的是,10月14日晚,已暂停上市的乐视网发布了三季度业绩预告,预计前三季度亏损101.97亿-102亿元。其中第三季度预计亏损1.51-1.56亿元,上年同期亏损3.86亿元。前三季度亏损超百亿,乐视网是目前为止A股前三季度“预亏王”。

中报显示,乐视网股东户数为28.07万户。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向雷达财经表示,贾跃亭在美国申请破产,不影响中国投资者索赔。不过,贾跃亭破产后,有可能影响其对投资者的偿付能力。

从山峰到谷底,仅隔三年。2016年,贾跃亭和他的乐视网如日中天,当年,《新财富500富人榜》,贾跃亭家族以财富是640亿元,并列第八;2016年5月8日,贾跃亭成为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成员;2016年10月13日,2016年胡润百富榜,贾跃亭以420亿财富排名第31位。“生态化反”口号红透了半边天……

贾跃亭和他的乐视,如何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起于微末

“明明是吕布的命,非想干曹操的事儿。” 这是乐视前对员工对贾跃亭的评价,而在另外一些人眼里,贾跃亭是个愿意为梦想窒息的人。

贾跃亭,男,汉族,1973年2月6日出生于山西襄汾,曾是山西省垣曲县地方税务局网络技术管理员。

1996年,不甘寂寞的贾跃亭开始下海。2003年,与人合租在北京紫竹桥民居里的山西北漂贾跃亭,遇到了扭转人生的第一个机遇。因工作上长期与中国联通打交道,他得以嗅到3G的商业前景:“我认为3G牌照将很快发放,带宽速度将大大增加,视频业务需求将超过图文需求。”贾跃亭想从平台入手,做流媒体平台。这一年,他30岁。

贾跃亭和合租室友刘弘,一同成立了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并招揽了一批IT工程师人员,自主研发手机流媒体的解决方案和软件系统。然而系统研发成功了,可国内市面上没有能够支持他系统的3G手机。

贾跃亭决定赌一把,与韩国LG公司进行技术合作,买断搭载西伯尔系统的LG手机的中国经销权,幸运的是,贾跃亭赌对了。

一年后,贾跃亭将西伯尔通信流媒体部拆出,更名为乐视网。

2006年,贾跃亭第一次遇到了严重的资金短缺问题。优酷已经完成了8000万美元的融资,土豆网融到了8830万美元的投资,其他诸如酷6、第一视频、PPlive等众多主流视频网站融资额均在千万美元以上。名气微小的乐视网缺乏市场知名度和流量,加上缺钱,贾跃亭被迫裁掉了一半以上的员工,数次延迟发放工资,一些高管离职。

困境一直持续到第二年,西伯尔科技在新加坡上市,贾跃亭减所持股份,乐视才逐渐走出困境。

2007年年末,广电总局公布了《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开启行业整顿序幕。贾跃亭在此前坚持购买的大量影视剧网络版权成为抢手货,版权分销成为乐视网新的盈利业务。外界因此一度称乐视网为“版权贩子”。贾跃亭的版权分销策略让当时排名20以外的乐视网先于同行实现盈利,2007年,网络视频版权分销仅给乐视带来了5.04万元收入。

2010年,乐视网成为第一家A股上市的视频企业。

2012年,意识到版权重要性的各大视频网站都加入竞争,随着版权价格上升,乐视网版权分销的收入下滑较快。贾跃亭把视线投向了广告。2012年,乐视网广告收入4.2亿,成为乐视网新的利润增长点,超过版权分销所得的收入。

七大生态

2011年,乐视网进军影业,2012年,挺进智能电视领域。此时的贾跃亭,已经开始利用积攒的资本来支撑他构建商业帝国的野心,决心打造“乐视生态”。

乐视的战略相当激进。如智能电视业务, 2012年乐视电视凭借低廉的成本价杀入市场,收入主要依靠“乐视盒子”提供的版权归乐视网的海量高清影视剧收取服务年费,并不依靠电视硬件赚钱。这种模式由“平台+内容+终端+应用”构成,从上游内容生产、到内容平台式集纳、再到终端设备覆盖和外部应用输入,是一个完整的生态圈。从盈利模式上看,终端销售直接获得利润;视频点播付费业务、广告收入、与开发者共同推广第三方应用,按一定比例分成。

激进的乐视在2014年经历了第一轮大危机。广电总局点名批评乐视网绕过牌照方、将未经许可的境外剧、网剧等内容直接植入电视。

2014年7月16日、17日,乐视股票大跌,两天累计跌幅20%,市值蒸发达到63亿元,仅余274亿。

7月17日晚间,乐视网紧急对外澄清“乐视网并不是广电总局点名批评的企业”,相关报道并不属实。

7月18日,乐视将股票停牌,并召开投资者交流会。会上,身处海外的贾跃亭通过视频连线接入会场,向外传达了三个信号:一是乐视盒子确实有问题,并在积极配合整顿,但长期对“乐视生态”影响不大;二是无论是‘与中宣部党建网合力打造党建频道’还是‘积极争取内容牌照’,都在传递其与政府关系良好、积极响应政策的信号;三是开始向投资者讲述新故事——海外布局。

虽然频频通过网络向投资者喊话,但贾跃亭长期滞留境外,迟迟未返回国内,“下周回国贾跃亭”成为网络段子。

贾跃亭事后称:“2014是乐视最艰难的一年”:身陷政治传闻长期滞留美国、股价大幅下滑、股权质押危机爆发、品牌摇摇欲坠……

经过2014年低谷,贾跃亭并未选择战略收缩,而是在手机手机、汽车、体育等多个领域发力。

“2015年我们将颠覆传统汽车。”贾跃亭称。

但贾跃亭要颠覆的并不仅汽车行业。2015年4月,发布乐视超级手机系列。同年,成立乐视金融。2016年4月,乐视超级汽车LeSEE首款概念车破界亮相,引发全球轰动。加上多事之年2014年孵化出的乐视体育和乐视云计算,以及较早的大屏生态和内容生态(智能电视和影视版权),截止2016年,贾跃亭“乐视七大生态”已经在棋盘上初步就位。

2016年,疯狂扩张的乐视急转而下,危机在下半年集中爆发。

2016年11月2日,有报道称乐视拖欠供应商一百多亿元货款,已被拒绝供货。当日两位男子在乐视总部大楼下举横幅示威,横幅上写“乐视到期货款不付,造成供应商千人工厂停工,员工闹事”。随后,多个媒体报道了乐视资金链危机和债务问题,把乐视和贾跃亭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4天后,贾跃亭的一封内部信将传言和爆料落下实锤,引发了乐视系“火烧连营”式的危机。这篇名为《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的公开信形象地形容了乐视当时进退维谷的处境。贾跃亭表示,现在,我们又如同身处冰火两重天中,在煎熬中颠覆前行。

在煎熬中,贾跃亭喜获“孙宏斌轮”。

2016年12月10日孙宏斌和贾跃亭第一次会面,初次相见,双方一见如故,从夜晚12点畅谈到第二天凌晨三点。

2017年1月13日,融创中国宣布战略入股乐视,以60.41亿元收购乐视网8.61%股权,以79.5亿元获得增发后乐视致新33.5%股权,以10.5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融创本次共计支出150.41亿元,交易完成后,融创中国将成为乐视体系中上市板块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同时成为乐视超级电视和影业板块的重要股东。发布会上,双方显得情投意合。

仅仅数月后,风云突变。2017年7月,贾跃亭出走美国,并辞去乐视网CEO 等职务,退出董事会。

孙宏斌对乐视和贾跃亭的态度从认同转变为厌弃。2018年3月14日,孙宏斌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何职务。此后召开的融创业绩发布会上,“退出”乐视的他看起来如释重负,承认了乐视投资失败,“损失了165亿,还怎么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总共投资了165亿,都归零了!”

押宝FF

前往美国的贾跃亭,将宝压在了自己创办的Faraday Future(FF)美国新能源汽车公司。

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发布了公告,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从而入主贾跃亭创办的美国新能源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FF)。

许家印亲自带队考察了FF总部,贾跃亭等高管全程陪同。许家印对于FF的产品和技术给予了肯定,称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

贾跃亭和许家印的蜜月期不足4个月。2018年10月7日,恒大健康一纸公告将双方“不睦”公之于众。恒大健康称,支付给贾跃亭实际控制的FF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对方要求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同时,贾跃亭方面已于10月3日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最终这场纷争在2018年最后一天落下帷幕。据“和解协议”,双方同意撤销现有的所有诉讼。据协议称,恒大持有32%的FF优先股权,并100%持有FF香港。同时,双方所有原协议将终止,恒大无需再向FF注入资金,并同意解除现存的质押。此外,双方还同意撤销及放弃所有现有诉讼、仲裁程序及所有未来诉讼的权利。贾跃亭可以在5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32%FF股权。

在恒大和FF分道扬镳后,FF北京公司员工面临着去留的选择。

今年1月2日,FF北京公司的人事部门通知了第一批员工商谈去留问题。HR态度比较强势,提出“员工可以自己选择去留,留在FF的员工可以继续享受期权,原有工资待遇不变,如果想去恒大需要FF同意了才行。”人事负责人还强调,恒大方面不会派高管来协商。

当日,人事部门又约了第二批FF北京公司员工商谈。不过,措辞却有所变化,人事部门强调恒大方面会派高管来和员工协商。最终,部分员工选择了恒大。

分道扬镳后,许家印开始谋求单干。2019年3月16日,恒大国能新能源汽车集团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峰会在天津召开,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董事长蒋大龙、总裁彭建军、瑞典CEO兼研究院院长Stefan Tilk,中国工程院院士郭孔辉、河钢集团董事长于勇、德国ZF集团总裁Herold Winfried、GSK中国区总裁李仲武等800多位企业家和行业人士出席活动。

同样在2019年3月,游戏代理公司第九城市(下称“九城”)向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投资6亿美元,双方约定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生产、销售和运营汽车。

个人破产

此后,不时传出消息称,贾跃亭将卸任FF CEO。

2019年7月,天眼查资料显示,乐视影业近期发生了一系列工商信息变更,贾跃亭卸任董事长职务,另有两名董事吉晓庆、邓伟退出,由刘淑青、李浩宇接任。其他股东成员包括张艺谋、郭敬明、孙红雷、黄晓明等知名艺人。

2019年8月,FF在公告中表示,公司从去年底推动的顶层治理架构变革现已进入执行阶段,未来贾跃亭计划设立债务偿还信托来全面解决个人及公司债务问题,同时称过去两年贾跃亭已经偿还超过30亿美元国内债务。

今年9月3日,法拉第未来(FF)正式宣布创始人贾跃亭将辞去CEO职务,同时任命毕福康为全球CEO,而法拉第未来在全球范围招募董事长。

今年10月14日,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官宣”,为了履行对于债权人尽责到底的承诺,更好更快地彻底解决个人债务问题,让每一位债权人可以得到平等偿债的机会,贾跃亭于10月13日在美国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Chapter 11)。(根据该方案,将同时设立债权人信托,并在条件满足的时候把全部在美国资产转让给债权人。

债务处理小组称,个人破产重组方案完成后,贾跃亭把个人所持有的全部FF股权和相关收益权转让给债权人,个人担保义务和债务得以解除,从而可以回国推动和落实FF中美双主场战略,这对FF成功融资和未来IPO都是重大利好,尤其对FF中国业务的快速发展意义重大。

在声明发布的当天,毕福康第一次以公司CEO的身份进入FF位于北京的办公室。

毕福康称,公司计划融资总额在8.5亿美元左右,预计明年第一季度会完成下一轮的融资。而在融资完成、资金到位的12个月到15个月之后会寻求IPO的机会。产品方面,首款电动车FF91计划在明年9月份进行首批交付,预计首批交付量大约在“几百台左右”。

巧合的是, 10月14日晚间,乐视网发布的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今年前三季度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最高亏损逾102亿元,相较于上一年同期而言,亏损额大幅扩大。

半年报显示,乐视网上半年实现营收2.54亿元,同比下降74.75%;净亏损100.5亿元,去年同期亏损11亿。半年报继续督促贾跃亭还钱。称截至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乐视网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

近日,全国首例具备个人破产实质功能和相当程序的个人债务集中清理案件顺利办结。浙江温州中级人民法院在通报中称,债务人蔡某由于没有清偿能力,214万余元的债务只需在18个月内按1.5%的比例一次性清偿3.2万余元。

如按照此参考,债务人将受损严重。

值得一提的是,4月29日晚,乐视网(SZ300104)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称乐视网及第一大股东贾跃亭分别于2019年4月26日下午、2019年4月29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稽总调查字191339号、稽总调查字191341号),因公司及贾跃亭先生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及贾跃亭先生立案调查。多位证券维权律师向雷达财经表示,由于乐视网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权益受损的投资者可以办理索赔预登记。

在停牌前,乐视网总市值为67.42亿元。而中报显示,乐视网股东户数为28.07万户。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向雷达财经表示,贾跃亭在美国申请破产,不影响中国投资者索赔。贾跃亭破产后,有可能影响其对投资者的偿付能力。

从山巅到谷底,仅仅隔了三年。2016年乐视年会上贾跃亭献唱《野子》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幻如一丝尘土,随风自由的在狂舞,我要握紧手中坚定,却又飘散的勇气,我会变成巨人,踏着力气,踩着梦。”

乐视网和贾跃亭将走向何处,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雪球转发:0回复:3喜欢:0

全部评论

大象y7r2019-10-17 09:14

已经没有还款能力了,投资人只能自认倒霉,信错人

盛夏的天琴座2019-10-16 07:05

他还真把债权人都当成傻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