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坤,葛兰,刘格菘…谁是最能赚钱的基金经理?

发布于: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

买基金,到底能不能赚钱?

斯嘉丽统计了目前管理规模超500亿的明星基金经理给基民的赚钱情况,emm,差距还蛮大的。

截至2022年底,超500亿管理规模的7位明星基金经理,在目前在管的基金产品中,一共为基民赚钱了280亿的利润。

斯嘉丽看了下,给基民赚的最多的,还不是张坤,反而是刘格菘;

亏损最多的也是这两年争议比较大的葛兰,目前在管的5只产品,一共给基民亏了234亿,她也是这7位500亿规模基金经理中,唯一亏损的。

(由于基金经理早年管理产品时规模较小,且任职时间和年报不一致,此数据非精确数据,统计口径请参考注释。)

1

葛兰

截至目前,葛兰在管产品5只,管理规模超900亿,也是目前规模最大的主动权益型基金经理。

作为目前7位500亿基金经理中,唯一亏钱的一位,可以看出:

 

1,葛兰的亏损主要在2021和2022年,这两个年度,一共亏损了373亿,特别是2022年,单年度就狂亏损284亿;

2,目前管理的产品中,亏损最狠的就是的就是中欧医疗健康,这只产品自葛兰管理以来已经亏了175亿了,它目前仍有640亿的规模。

3,从管理周期看,葛兰经历了一波较完整的周期,经历过2016年的熔断,2018年大熊市和2019-2020年的结构牛,以及2021年和2022年的结构性调整,所以她的管理时间上不吃亏,相对比较公平,但以中欧医疗健康为例,为什么亏损这么多?

其实如果截至2021年,中欧医疗健康还赚了18亿左右,但2022年亏得太狠,等于是把前几年好不容易累计得利润,全霍霍光了,还反亏损。

原因在于,基金赚钱的时候规模小,在顶端扩募,却又迎来市场暴击。

从净申购情况来看,中欧医疗健康的大规模申购在2021年Q1到2022年Q1,

而这段时间,正是处于医药行业的下跌周期,再加上基金规模大,个股更难找了,此时扩募,对高点冲进来的基民更是不负责的了。

所以回头来看,葛兰被诟病除了有医药行业这两年确实不行的问题,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那些被套住的基民,这也是当年高点不限制反而继续扩募的恶果。

2

张坤

截至目前,张坤在管产品4只,管理规模894亿,仅次于葛兰。

张坤在管的4只产品,一共给基民赚了124亿:

1,张坤经历的周期比葛兰要长,他管理时间最长的易方达优质精选,从2012年下半年管理至今,一共给基民赚了154亿;

2,如果只算到2021年,张坤还赚了278亿,2022年对他的打击也不小;

3,不同于葛兰,张坤在2020下半年和2021上半年是做过规模限制:

所以在2021年年初规模超1000亿的张坤,在规模上有所缩减,所以2022年,虽然也有亏损,但相比和其规模差不多的葛兰,亏损金额要小很多。

3

刘彦春

截至目前,刘彦春在管产品6只,管理规模近780亿。

1,其实刘彦春进入景顺长城的时间点并不好,2015年4月开始管理,上半年的超级大牛市基本是错过了,接下来又迎来股市的大调整,不过好在2019-2020的优质资产红利期是吃到了,所以刘彦春经历了两个超级大熊市和两年的结构性牛市,总的来说蛮坎坷的。

2,但在景顺长城的这8年中,刘彦春仍然给基民赚了95.59亿元,除了2019年7月开始管理的绩优成长,其他5只基金都是给基民赚到钱的。

3,以在管时间最长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来看,任职8年的时间,给基民赚了46.33亿,光是2020年就赚了138亿,2021年和2022年连续两年亏损138亿,等于把2020一年赚的钱吐回去了。

但从净申购量来看:

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并没有在高点疯狂扩募,而且他在2019年7月之后,也没有接管或发行过新产品。

4

谢治宇

谢治宇目前管理4只产品,截至2022年末,管理规模698.44亿。

1,从单个产品的亏损情况来看,2022年除了兴全合润,亏损最大就是2021年10月下旬被动接手的兴全趋势投资,原先的基金经理董承非离职,当时由谢治宇和其他两位基金经理共同管理,童兰更是之前和董承非一起管理的。(童兰在今年4月6日离职)

所以也有人猜测谢治宇挂名的概率更大,但即使是挂名,也要承担亏损,全部承担当然也不公允。

所以,如果按照1/3来计算,谢治宇多承担了50亿的亏损,这么一来,他为基民赚到的钱可以增加到100亿。

2, 在2019年和2020年的大牛市,谢治宇给基民赚了322.65亿,即使在2021年风格变换比较快的市场里,谢治宇依旧小赚13亿。

产品的亏损主要来自2022年,全年亏损241.03亿,如果剔除兴全趋势,他真正在管的三只产品,2022年亏损165亿。

5

周蔚文

周蔚文目前管理8只产品,截至2022年末,管理规模600亿。

1,比谢治宇还要不公平,周蔚文在2021年12月接管了周应波旗下的三只产品,分别是中欧创新未来、中欧明睿新常态中欧时代先锋都是他在2021年12月接手。

除了中欧时代先锋,另外两只基金的首位基金经理都不是周蔚文;但周蔚文还是要承担一定的亏损责任;

那如果不把这三只基金算在内,周蔚文在中欧这些年,为基民赚了123.63亿。

2,相比前面几位基金经理,周蔚文在市场的时间更长,其实他早在2006年就开始管理基金了,经历过2008年和2014下半年到2015上半年的超级牛市,当然也经历了熊市,

2011年进入中欧,早年的管理规模并不大,所以基金盈利的绝对值也不高,相对的高光也是在2019-2020年,两年赚取142亿元,不比同时期、同公司的葛兰差,两者拉开差距是在2021年和2022年,周蔚文这两年亏损171亿,葛兰亏损373亿。

一方面原因当然是因为葛兰主要管理的是行业主题基金,在这两年极致的市场中,亏损的更严重,周蔚文管理的是全市场基金,且风格相对求稳,所以在下行周期里,要好一点。

另一方面是因为周蔚文没有在市场狂热时发产品或者扩募,如果不算周应波的那三只被动接管的基金,他的管理规模是相对合理的。

6

刘格菘

刘格菘目前管理6只产品,截至2022年末,管理规模564.82亿。

1,在目前500亿梯队的基金经理中,刘格菘是在管基金实现利润最高的基金经理,目前在管的6只产品,为基民赚取167亿。

2,比较难得的是,刘大将军目前在管的6只产品中,除了2021年8月底管理的严选三年是亏损的,其他5只都是赚钱的,小盘成长、创新升级和双擎升级都实现了超50亿的利润。

3,刘格菘在2019年和2020年赚的盆满钵满,这两年就赚了335亿,如果再加上2021年,它这三年就赚了360亿了,亏损主要发生在2022年。

7

胡昕炜

胡昕炜目前管理6只主动权益类产品,截至2022年末,管理规模530亿。(剔除胡昕炜管理的非主动权益类产品)

1,以目前在管的产品来看,胡昕炜管理的时间点都还可以,比如他的代表作汇添富消费行业是在熔断后接手的,另一只消费基金汇添富消费升级是在2018年熊市末期接受的,所以这两只基金在所有基金的盈利里,算的上是比较好的。

特别是在消费占优的年份中,比如2017,2019-2020年,这三年的利润就有218亿。

2,以汇添富消费行业为例,从净申购数据来看,持有人们并没有做到较好的“择时”

比如2018年年末,净申购很低;到了2021上半年的市场高点,净申购又开始增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