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风险何尝不是管理财富

发布于: 雪球转发:1回复:1喜欢:0

今年有幸参加了一个以风险管理为主题的培训班,周末的时候是最后一次授课,也是培训的结业式。

因为整个培训是中金所主办的,所以在最后的案例答辩环节,班级里的学霸们也纷纷分享了国债期货和股指期货这些风险管理工具在实践过程的运用。

一直以为这些风险管理工具在大众财富领域能够发挥的作用相对有限,毕竟这些品种无论业务门槛还是资产门槛都不低。

但在听答辩的过程中意外发现,其实公募也是可以投资这些品种的,只是这样的产品数量还不多,规模也不大,所以赶紧请团队同事帮忙查了一下。

简单来说,国债期货可以用在债券型基金的管理里,股指期货可以用在混合型、股票型、特殊型与QDII型基金的管理里,具体怎么运用就不展开了,还是直接说说效果。

这些风险管理工具对于产品侧,最大的价值主要在于控制回撤,提升风险收益比,但研究完之后同时也想到两个问题。

一是对冲效果不算太理想。先说对于债基的影响,大部分公募投资的债券类品种都是信用债,去年11月债市出现流动性风险的也主要是高等级信用债,但就算想对冲这部分风险,能够使用的也只有国债期货,这两者其实是一个不完全对冲。

所以从对冲效果来看,看到一份报告说,国债期货品种的加入能够明显改善产品风险收益比的只有一级债基,二级债基和偏债混合这些效果并不是太明显。

如果说偏债混合效果不明显,还能归结于权益敞口较高的话,那二级债基可能就是信用利差风险对冲不掉的问题。

股指期货的对冲效果,具体我让同事还在看,但以我朴素的理解上,由于开仓限制的存在应该同样不会太明显。他们大部分只能被用在子策略上作为收益的增强,所以其实也发现,这些运用了股指期货的产品里不少都是量化产品。

二是客户对风险收益重要性的认知还没形成。这点从这些产品既有的规模,包括历史上渠道有没有出过类似爆款这些角度,都反应出这些品类并不是行业当下特别主流的品种。

这中间固然有对冲效果不太明显的问题,但更多地一种可能在于当下的客户也好、渠道也好,对于风险控制,对于投资纪律重要性的认识还没形成。

上周的时候,托团队同事和分公司的福,我在浙江搞了两场小范围的交流会,分公司高净值客户和一线同事都有参加。

记得会后有同事问我,为什么我们的权益类投顾组合一定要做行业中性的安排,为什么不能根据今年市场的特点,提前增配一些ai主题的etf,减配一些新能源的产品。

这个问题看似是关于业绩的,但背后反映的是当下大部分客户和一线同事对于收益来源的认知,即在他们的认知中,收益都是由人创造的,认为一定有牛人能够满足他们的需要。

所以只要你管钱了,不管你是基金经理,还是基金投顾,他们就希望你能够做对所有的判断,有超越常人的远见。

渠道与客户只关心你做的对不对,收益排名高不高,而并不关心你做对背后客户所可能需要承担的最大回撤,更别说你的风险控制措施与投资纪律了。

这种认知情况的背后充满了行业这些年公募行业营销的烙印,一个又一个的明星基金经理被包装出来,每个看上去都无比的美好,充满了坚守与预见。

毕竟相较于专业晦涩的投资策略、风险控制手段,这些更容易被市场接受,然而注定只有很少的人能够持续地保持预见,何况这些预见背后所需要的定力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

另一方面,这些年最大的感受,投资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我们当下所处的宏观环境与五年前、十年前完全不同,充满了不确定性,很多人今年都在说,现在做投资已经从原来的恒纪元变成了乱纪元。

恒纪元里发展是第一要务,乱纪元里生存是第一要务。所有恒纪元里的规则在乱纪元中可能都会失效,这种时候控制风险,关注纪律就会比寻找规律更重要,因为任何寻找规律的努力都会在一次次的三日凌空中被毁灭掉。

同样是本周,出差的时候晚上看了一份基金经理的调研,他的特点在于做了两层次的逆向,第一层次的逆向是行业层面的逆向,即不断买入低估的行业,卖出高估的行业,同时在个股上保持分散。第二层次的逆向是做仓位上的逆向,先设定一个中枢,然后当市场下跌的时候加仓,当市场上涨的时候降仓。

老实说我现在还挺喜欢这种产品的,因为相较于依赖基金经理的远见,这些纪律性的东西在当前这种市场环境下可能反而能够提供更高的确定性。

说回今天风险管理的主题,并不是说在组合中使用了期权期货这些衍生品才能称之为风险管理,并不是说完全对冲才是风险管理。

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当下,只要是对这些不确定性有做考虑与应对,都应该属于风险管理的范畴,而这一点在我看来,在未来行业财富管理的发展中可能会变得愈发重要。

过去几年,资管新规非标转标,在给财富管理行业带来大量增量资金的同时,也带来了大量的错配。这些错配使得行业当下面临的是投资者广泛的信任危机。

上一篇文章里我也提过,这中间既有市场和管理人的原因,也有财富管理机构和客户的原因。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也需要各方共同的努力。

进一步加大财富侧买方投顾的力量,减少市场错配是一个思路;不断丰富市场各类风险对冲工具,赋予管理人在产品侧更强的风险管理能力,鼓励管理人为投资者提供更优风险收益比的曲线,也应该是一个思路。

甚至短期后者可能比前者来得更加重要、也更具可操作性,毕竟要求财富侧极致的逆人性本身也是一件挺逆人性的事情。

虽然财富管理业务终究是个强贝塔业务,但也是一个普惠业务,事关老百姓的钱袋子,所以过程中对于各类风险的应对与处理,或许会成为这个行业下一轮分野的发端。

还是那句话,恒纪元找规律谋发展,乱纪元做风控求生存,管理风险何尝不是管理财富。

【完】

全部讨论

劒与储物架2023-07-03 01:10

恒纪元找规律谋发展,乱纪元做风控求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