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发布“承兴案”相关公告:依法维权,最大努力维护投资人权益

11月28日,诺亚财富通过官网发布关于“承兴案件”相关发布失实的一则声明。

11月24日,诺亚财富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歌斐”)和上海自言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自言汽车”)对承兴和京东提起的诉讼,于当日在上海市金融法院开庭审理。这是该案件在今年3月开庭审理后的又一次开庭。

这两起案件衍生自罗静及其所创建的“承兴系”制造的合同诈骗案件。而承兴系背后的实控人就是罗静。自2016年伊始,罗静开始缔造“庞氏骗局”,先后从歌斐公司、湘财证券、云南信托等多家机构融资。

直到2019年, “承兴系”诈骗案被曝光,众多投资方才发现自己踩中了雷。2022年,涉及300亿巨款的“承兴系”诈骗案在2022年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上海二中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罗静因犯合同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判无期徒刑。

罗静何许人也?其是国内商界女性领袖俱乐部木兰汇的成员,曾多次获得“商界木兰”称号,她创建的“承兴系”涉足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大产业。其曾在几年内收购了A股、H股和新加坡的三家上市公司。

2015年2月至2019年6月期间,承兴控股及相关公司通过虚构与苏宁、京东的供应链贸易,并以此为底层资产融资,骗取湘财证券、摩山保理、上海歌斐、云南信托、安徽众信等机构300余亿元资金,并最终造成80余亿元损失。

2019年,承兴控股实控人罗静再度找到诺亚试图继续通过诺亚融资,以掩盖此骗局。诺亚没有选择纵容犯错果断选择第一时间报警,通过司法维护权益。

司法材料显示,经多方面印章鉴定、录像调取、多份供词等方式印证,京东公司、苏宁公司未与“承兴系”公司签订案件所涉底层购销合同,而是“承兴系”人员通过伪造印章及相关购销合同等底层资料,虚构了两家公司的应收款债权,并以此诱骗各被害单位进行融资合作。

2016年6月,诺亚控股与“承兴系”开展应收账款债权转让业务。此时,“承兴系”与京东有真实业务,这也成为诺亚控股为承兴系提供融资的基础。诺亚提出,派业务人员前往京东办公区,由京东当面在业务确认函上盖章。但京东已向“承兴系”表示,不能在确认函上盖章。“承兴系”没有将这个情况告知诺亚控股,而是谎称京东业务的账期从30日改为180日。

随后诺亚控股同意,将确认单快递京东,由京东盖章后寄回。“承兴系”提供了京东对接人员于某及其联系方式,收件地址为位于北京亦庄的京东总部,诺亚控股多次将确认函寄到京东总部,也收到了加盖京东公章的确认函。他们收到的确认单上已经被“承兴系”通过买通EMS的快递员,在中间拦截,上面加盖的京东公章也是承兴系私刻的“萝卜章”。

案情显示,“承兴系”员工利用自身系京东供应商的身份以访客名义进入到京东办公场所,用伪造的工牌冒充京东员工,对接被害单位的尽调人员;他们甚至制作了假冒的京东VC网页(供应商系统)通过插件系统实时修改替换网页上的结算单等数据,虚构业务数据;还开设账户,仿冒京东公司的账户进行回款。

2019年,当承兴案被曝光之后,有诸多市场声音在声讨诺亚不给投资人刚兑。事实上,“不刚兑”不代表不负责,不刚兑也是近年金融发展的一大趋势。资管新规已明确禁止作为金融一大分支的信托公司刚兑。

根据声明,诺亚本身是承兴案的“受害人”之一。承兴案被曝光后,诺亚方选择维护全体基金投资人的合法权益,并推动风险化解。此前和解方案所涉及相关费用已在2020年四季度完全计提,已完全消除因承兴事件对诺亚财富未来业绩表现所带来的不确定性。

另外,从公开资料来看,诺亚已与超过70%的相关投资者达成和解方案。此前,资本市场出现多家国际投行支持诺亚一次性计提“承兴案”和解费用是一个不错选择。

雪球转发:20回复:5喜欢:0

全部讨论

猪猪侠Sunnyhill2023-11-30 20:15

受害方?诺亚是受益方,前面60多亿承兴产品赚了不少钱,是投资人是受害方,投资人钱没有了~~~~

曹彩泉2023-11-29 09:54

这样说的话,既然已经消除因承兴事件对诺亚财富未来业绩表现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就看接下来的发展咯,我等着

范综啼2023-11-29 09:51

该说不说,罗静女士让我佩服

牛鼻子股客2023-11-29 09:47

是这样吗?我还是再看看吧

赏月绿萝2023-11-29 09:46

诺亚也是受害方呀。。。能做到这样挺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