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环新谭 | 美股体现「反Murphy's Law」

 

周三美国国会进行本应只是循例的点算选举人票,经验证后副总统彭斯就正式宣布选举结果,即民主党拜登胜出,然后在1月20日宣誓就职,出任新一任总统。

但一如我多月来警告,现任总统特朗普一直不肯接受认输的事实,反而不断散播谎言指他以大比数胜出,但被民主党「偷走」胜利。事实上,选举结果一点也不接近,拜登的普选得票比特朗普多出约700万票,选举人票亦得到超过300票。特朗普更用尽所有合法和不合法手段,企图推翻完全正常的选举结果,超过50宗的州级诉讼,两次入禀联邦最高法院,全部落败或不被接受。特朗普仍未放弃,竟曾多番打电话(有录音)给乔治亚州州务卿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施加压力,直接要求拉芬斯珀格凭空找来1万多票,助他反败为胜,幸而拉芬斯珀格不肯亦不可能答应。

副总统循例确认选举人票 无权推翻结果

 

不止特朗普,不少参众两院的共和党议员,竟然支持特朗普的荒谬行为,宣布会在1月6日点票时提出反对。此举只会拖延时间,但亦不可能会成功。数周前,因通俄门而被检控兼入罪,但被特朗普特赦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将军,更曾登报鼓励特朗普颁布「有限度军事法」(Limited martial law),意即暂停行使《美国宪法》,拒绝交出政权!后来全数10名的在世两党前国防部长,感觉事态严重,所以联名发表公开信,以最严肃语言,警告军方必须保持中立,意思即是不可再被特朗普利用。

到最后,特朗普更对自己副总统彭斯直接施压,要求他拒绝承认和宣布选举结果,特朗普私人律师林伍德(Lin Wood)更呼吁逮捕彭斯,并应把他枪毙!副总统虽有监督验票的形式责任,但当然无权拒绝接受或改变结果。最差的是特朗普直接煽动暴乱,对骄傲男孩(Proud Boys)、新纳粹(Neo Nazis)、三K党(KKK)和所有支持他的种族主义者等,明示暗示「stand back and stand by」的时间已过,已到了采取行动的时间。

结果就是我们在周三见到的情况。数以千计的特朗普支持者,不少手持枪械,有些挥舞着内战时支持黑奴政策的南方旗帜( 似乎有一名示威者搞笑地带着支持港独旗帜),冲破薄弱的警察防线,占据了国会山庄,迫使正在开会的议员慌忙撤退,大班暴徒在议院内游走自拍,亦有进行小规模破坏。

此情此景对香港人来说当然似曾相识,大有deja vu感觉,与2019年暴徒冲入立法会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当晚不少朋友整夜未眠,发短讯给我,赞叹因果循环,美国出现「美丽风景线」。我也当然感觉到事情的讽刺(irony),当年的香港暴徒,在CNN和Fox等西方传媒口中就成为自由奋斗的善良和平示威者,但同样行为在美国发生时,这些自己美国同胞,竟反而成为CNN眼中,企图非法推翻政府的暴徒和甚至叛国者!

示威者占领国会 破坏和平交接传统

 

但我最深刻的感觉绝非幸灾乐祸,我反而对美国和全球情况非常忧虑。周三的暴乱已实时导致4人死亡,最少一名女暴徒被当场击毙(对比下,香港警方当然长期一直非常克制)。幸而最后国会仍能确定拜登胜出,特朗普亦首次发言勉强接受选举结果。即使如此,美国这个超级强国,最值得世人景仰的和平交接传统,已被严重破坏,乱局尤甚于第三世界。

而且毕竟距离宣誓就职典礼仍有13天,难保特朗普不再尽力破坏美国政治制度,再次煽动暴乱(Twitter和facebook暂时禁止他使用)。除此之外,也担心他加倍针对中国或伊朗,故意制造外交事件,以此为宣布军事法的借口。大家要记着,美国总统有个永远跟身的「nuclear football」(核武启动器)!当然希望这是杞人忧天,但特朗普的精神状态已明显有点错乱,亦有点像受伤的野兽,行径已愈来愈危险。大量政商界人士,已开始大声呼吁彭斯和其他内阁成员,启动《美国宪法》第二十五修正案(Article 25),以健康或精神状况原因,罢免总统,由副总统顶上。

看美国乱状 理解香港拨乱反正手段

 

我的另一感受是看到美国的乱状,更能理解现今香港的一些亡羊补牢、企图拨乱反正的手段和政策。是否太晚、正确和有效,我暂不评论,但最少出发点是可以理解的。试想现今在美国,如有政客、学者和社运领袖,来到北京,游说中国插手干预美国内政,且对美国施加制裁,你猜美国将如何对待这些叛国者?在美国,叛国是可以判死刑的!

深层次一点,我在思考为何这种公然挑战法治和政府的情况,近年在愈来愈多的不同国家和地区出现,西方所谓民主国家有,拉美发展中国家也有;中国的香港也有,更几乎是这两年暴乱的鼻祖。

我暂时临急想到的有以下4个主要共通点,亦是互相关连的:

(1)极端民粹种族主义的崛起。起源难以简单解释,当然与贫富悬殊加剧有关。背后主因为科技转移,制造业甚至服务业自动化有关,亦关乎教育制度的失败。更容易的借口当然是被中国人抢去饭碗,和对女权主义、BLM和LBGTQ等被认为左倾和过度PC运动的反感。

社媒AI算法不停提供极端信息 非常危险

 

(2)经社交媒体散播的各式各样、真假不分的信息、偏见和仇恨,我称之为思想病毒(mental virus)。社交媒体当然也带来大量与人沟通的方便和网上娱乐等等,但假新闻、假科学、假历史等,和各种骗案的占比似乎愈来愈高,加上AI算法(algo),一般投其所好,如它发现你对社会不满,偶然寻找了一些纳粹相关信息,它就会不停提供更多与极端种族主义的信息或「朋友」给你。这种所谓AI,其实一点也不聪明,且非常危险。

(3)我已多次指出,世界各国的政经体制和宪法,大部分都已严重过时,甚至停留在中世纪年代,与现代科学观念和科技水平,完全脱节,已到非常危险阶段。《美国宪法》和选举制度,充满漏洞,竟会反民主地选出特朗普当总统,缺乏才智和懒惰不用讲,他根本极度自私自大兼小器,且心中充满种族主义和各种仇恨。这样一个人当上总统,7000枚核弹由他掌管,世人能不担心?

美国整个选举需时近3个月,过程的每一步骤、验票日和就职日等,都是宪法硬性规定下来的。在马车年代,从遥远州份送票到华盛顿,可能确需数周,当时更没有计算机,所有程序都只可用人手,所以或真的需时两个多月。但在现今计算机和航空年代,其实选举过程即使不是实时网上进行,网下投票点票过程也绝不可能需时超过一周。近3个月的漫长过程,制造大量多余的漏洞和不确定性。

小如香港的《基本法》,虽只有约30年历史,但设计得实在非常差,同样充满漏洞,包括国籍和居留权的混淆,模糊答应普选的可能性,但并无时间表和路线图,「23条」亦有同样问题。

经济制度过时 负利率加QE加剧贫富悬殊

 

(4)除政治制度,经济制度亦严重过时,QE和零利率等政策,不止未能解决问题,更明显反令贫富悬殊更加剧,导致更严重社会矛盾。在过去的石油年代,以市场机制调控供求是有效方法,货币政策已是一种隐晦干预手段,企图以利率为一个市场信号,藉此调控供应和需求。如出现经济衰退,代表需求不足,减息可刺激需求增加,巿场可再达平衡。

但在现今数据年代,数据供应接近无限,边际制造成本近零,所以即使减至零甚至负利率,再加QE,也无法推高长期消费通胀。人口老龄化,再加化石能源的瓶颈已被再生能源打开,都有助推低通胀。

虽然消费通胀长期无法回到2%的目标,但当然全球资产通胀则变得愈加严重。再加上过去一年因疫情而采取的大量财政刺激政策,短期消费通胀或有望回升,但更直接受惠的亦是资产价格。

经济衰退社会动荡 美股反创新高

 

现今的美股表现,已体现奇怪的「反 Murphy's Law」效应。Murphy's Law(墨菲定律)是个悲观概念,定义是任何可出错的事情,都必定会发生。近年中美地缘政治紧张,贸易战、科技战不停,美国和全球出现大小不同暴乱,再加一整年的全球疫情(昨天美国死亡人数超过4000,再破新高),美国和全球经济进入衰退,不少人可能以为股市一定下跌。但事实恰恰相反,周三暴徒一边闯入国会,美股就一边继续创新高!这代表市场智慧,告诉大家明天会更好?还是代表最有钱的0.01%亿万富豪,对一切民间疾苦和社会动乱,Don't give a F?


(中环资产持有facebook财务权益)


【中环资产行政总裁兼投资总监 谭新强】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出处】

@天天静心课 @方舟88 @不明真相的群众 @富兰克凌 @Ricky @leolau @今日话题

* 本文只提供一般信息。它不构成购买任何证券,投资产品或基金任何权益的邀请。投资者应咨询财务顾问后再作出任何投资决定,而不应仅仅依靠上文而作出投资决定。投资者应验证本文所提及的任何信息的准确性。中环资产可能会也可能不会投资在这篇文章中提到的公司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0

全部评论

洪易01-11 01:14

”此情此景对香港人来说当然似曾相识,大有deja vu感觉“


 香港人什么时候选了林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