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巴菲特2017年致股东的信》中学习读年报

每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对我来说都是很好的商业读本。从去年开始养成这个记录的习惯,今年继续。

如饮甘泉源源不断

“尽管行事谨慎,我还是犯过错误。1993年时我花了4.34亿美元收购Dexter Shoe,然而这家公司的价值迅速归零。然而事情变得更加糟糕,我在购买Dexter Shoe时使用了我所持有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我把25203股交给了Dexter Shoe的持有者,这些股份截止2016年底价值已超过60亿美元。”

我在收购General Reinsurance时为筹集资金发行了272200股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这是我犯的一个严重错误。上述行动使得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流通股股份增长了21.8%。我的错误行为使得公司股东的付出要比他们获得的更多。”

“2000年初期,我购买了MidAmerican Energy76%的股份来补偿伯克希尔·哈撒韦在General Reinsurance交易中的亏损。MidAmerican Energy是一家管理层拥有丰富经验的的公用事业公司,他为我们带来了蕴含盈利和社会意义的商机。对MidAmerican Energy的收购也是采用的现金方式,在此基础上:1、继续加强我们保险投资方面业务发展;2、对非保险领域的企业进行积极的收购进而实现投资的多样化;3、使用内部产生的现金来进行交易。”

“在1998年之后的时期,伯克希尔·哈撒韦债券和股票的投资组合持续扩大,由此也为我们带来丰厚的投资回报。上述回报为我们在收购其他企业时提供了坚实的资金保障。尽管方式不寻常,但伯克希尔·哈撒韦在资金获得方面采用的双管齐下的方式为我们在投资决策时提供了实实在在的优势。”

【解读】

巴菲特之所以成为今天的巴菲特,和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从建立投资组合转向买下公司、拥有业务相关。而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的,巴菲特对于这次转型是有感悟的。

巴菲特在年报里提到了90年代两次愚蠢的收购。一次是Dexter Shoe,一次是General Reinsurance。这两家公司都是通过发行股份的形式买入,但结果却是前者价值跌到0,后者使得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本过分扩张,股东付出更多的代价。

说来也挺造物弄人。巴菲特的两次成功收购(GEICO和MidAmerican Energy),都是通过现金收购完成的。自90年代以来的几次收购以后,巴菲特意识到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去换业务,不见得是合算的买卖。他越来越控制股本的扩张,而收购而来的源源不断的保险资金和持续加大的股票债券分红,给他带来了源源不断的低成本的可投资资金。

90年代末开始至今,伯克希尔哈撒韦流通股只增长了8.7%,这还是收购巨无霸BNSF铁路时造成的。这也给了我们启示:为啥在港股,上市公司一要折价增发股票就跳水?如果上市公司看好某块业务,应该尽量通过现金或者“现金+股票”的形式,而不是一味的低价定增,摊薄原有股东的权益。相比A股很多企业不尊重股东价值,不尊重中小股东,把股票当成筹码和集资的资本,不停的发行股票,高价收购资产,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东真是幸福多了!一家企业不珍惜自己的股票,就如同鸟儿不珍惜自己的羽毛,让炒作股价成了唯一目的


保险业务的重要性

“我们被财险业务吸引的原因之一是其金融特征:财险公司提前收到保险费,之后再支付理赔金。在极端情况下,例如理赔产生于接触石棉,款项支付可以延续好几十年。这种现在收以后付的模式使得财险公司持有大量流动资金。与此同时,保险公司能够出于自己的利益进行投资。虽然个人保单和索赔变化不定,但是保险公司持有的流动资金往往较保险费保持相对稳定。其结果是,随着企业发展,流动资金也增长。”

“这一结局因现在存在于全世界的极低利率政策而变得更加确定。几乎所有财险公司的投资组合都集中于债券,由于这些高收益的传统投资的成熟及其被收益微薄的债券取代,流动资金的收益将持续减少。出于这个和其他原因,未来十年保险行业的业绩将不及过去十年创下的纪录,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尤其对于那些专门从事再保险的公司。”

“然而,我却看好我们自己的发展前景。伯克希尔无与伦比的财务实力允许我们在投资上更加灵活,而不仅仅局限于那些财险公司通常采用的投资方式。我们拥有许多投资选择,这是我们的一大优势,而且它们也提供给我们许多机会。当其他同类公司受到限制时,我们的选择却增加了。”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财险公司拥有卓越的承保业绩。伯克希尔现在已经连续14年实现承保盈利,期间我们的税前收益已经达到了共计280亿美元。这样的成绩并非意外事件——我们所有的保险经理们每天都密切进行严格的风险评估,他们都知道尽管流动资金很有价值,其优势也可能被糟糕的承包业绩埋没。所有保险公司都口头表达过这一观点。而在伯克希尔,这是一个信仰,就像旧约圣经那样的。”

【解读】

财险业务是巴菲特最喜欢的,这几年由于重要性越来越突出,总是拿出来作为第一块业务来说。

优秀的财险公司具备的素质是低综合成本率和高投资回报。而这个对巴菲特的长期价值投资大有益处。巴菲特投资的保险公司,都是能够持续获得承保利润的低成本保险服务提供商,这样就可以源源不断给其输送无风险的弹药。

在年报里,巴菲特提到由于存在于全世界的低利率政策,保险行业的投资业绩普遍受到影响,但是由于伯克希尔的多样投资选择,将使得保险业务更有竞争力。(巴菲特的潜台词,只要你们获得承保盈利就可以了,剩下的投资回报交给我吧~)


财险公司的致胜秘诀

“GEICO公司的低成本创造出了一条竞争者们难以逾越的鸿沟。其结果是,这家公司的市场份额年年都在增长,截至2016年底,它已经占据了保险业约12%的市场份额。1995年,伯克希尔取得对该公司的控制权时,其市场份额仅为2.5%。与此同时,其员工数量也从8575人增至36085人。”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GEICO公司业绩增长显著加快。期间,整个汽车保险行业的损失成本正在以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增长,而部分竞争对手也因此开始失去了接受新客户的热情。但GEICO公司对于利润空间被压缩的应对措施是加快在新业务领域的努力。未雨绸缪,把握时机。”

“就像我在这封信件中所言,目前,GEICO公司的业绩仍然处于左右摇摆的情况。不过,当保险价格开始上升时,人们就会购买更多保险,而GEICO公司最终也会成为赢家。”

【解读】

护城河的形成有很多种:有的是政策,有的是资本投入,有的是品牌力,而保险公司的优势则是低综合成本率。

巴菲特最钟情的初恋盖可保险,是真的 爱了一辈子 。年报里,它对于盖可赞赏有佳。但对于投资者来说,更重要的是看他赞赏什么。

他最赞赏的是盖可拥有低成本,这样,公司可以获得宝贵的承保利润,确保投资资金无风险。而且还蚕食竞争对手,使得市场份额不断增加。

当行业困难出现,比如2016年下半年车险行业损失成本增加,竞争对手无力应对的时候,低成本供应商依然有实力去抄底,拓展新业务。而当保险价格回升的时候,收益的就是这类低成本供应商。

这个思考给我们投资财险公司以启示:国内财险行业能实现承保利润的其实不多,就是排名前列的两位:人保财险和平安财险。就连太平洋财险和太平财险这些排名前列的产险业务,也处于盈亏平衡线上。大部分中小财险公司,还是需要投资收益来弥补承保亏损的。


拥抱公共服务业公司

“在交通运输和能源领域,社会永远都会需要大规模的投资。从政府的自身利益出发,其对投资者的热心支持将能够确保资金持续不断地进入其基本建设项目。对于我们在业务运行中采取一定方式来获得政府监管部门和其代表者对此的批准,也与我们追求的自身利益相一致。”

“较低的价格将会是取得本地选民认同的最有力方式。在爱荷华州,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BHE)的平均零售电价为7.1¢/Kwh。在阿兰特地区,该州其他主要电力供应商的平均零售电价为9.9¢/Kwh。以下是相邻各州的可比电价:内布拉斯加州9.0¢/Kwh,密苏里州9.5¢/Kwh,伊利诺斯州9.2/Kwh,明尼苏达州10.0¢/Kwh。而整个美国国内的平均电价为10.3¢/Kwh。因此,我们在爱荷华州州承诺,最早截止到2029年时,我们的这一基本零售电价不会上涨。我们的最低价格,其实就是给经济拮据的客户一种真金白银式的帮助。”

“对于BNSF铁路公司来说,与其他主要铁路运输企业进行价格对比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因为这些企业在货物混合和平均运输距离方面存在显著差异。在这里,我们提供了一个粗略的衡量标准。去年,BNSF铁路公司的每吨/英里货物的基本收入价格为3¢。而其他四家美国主要铁路货运企业的运输价格范围在每吨/英里4-5¢之间。”

“从单一的实体企业来考虑,以上很多企业在制造业、服务业和零售行业都是非常优秀的企业之一。在2016年期间,这些企业的有形净资产平均值在240亿美元左右。它们持有大量超额现金且几乎没有债务缠身,其资本带来的税后收益在24%左右。”

【解读】

在对于交通运输和能源这些关系经济民生的资本密集型产业,巴菲特关注的点,首要的是和当地政府的利益相一致,说白了,任何地方提供公共服务都是和政府政策息息相关的。其次,巴菲特很关注提供业务的价格,一定要比竞争对手便宜,才能长治久安。

而对于工业零售服务业,巴菲特则关注有形资产投资回报率和利润率。我个人认为,这类公司其实是巴菲特最喜欢投资的,但由于伯克希尔哈撒韦已经非常庞大,大部分这类公司的回报对于公司的整体影响,已经非常小了,所以拥抱大投入、稳定产出的公共服务类业务,是他的万全选择,这和李嘉诚的投资选择是不谋而合的。


偿付比率的计算

“以去年为例,对于各个铁路运输公司来说,是相对不太理想的一年,但BNSF铁路公司的利息偿付比率超过6:1(我们对偿付比率的定义是,息税前收益和利息之间的比值,而不是EBITDA与利息之间的比值。后者是一个常用的衡量指标,但我们认为有严重缺陷)。”

【解读】

在分析铁路公司运营的篇幅中,巴菲特再次强调了偿付比率,也就是利息保障倍数。大家如果读过格雷厄姆的《证券分析》,就知道格雷厄姆在对上世纪20~30年代铁路公司进行分析的时候,经常运用这个指标来比对评价不同的铁路公司。

巴菲特对于折旧和摊销的态度是不同的。巴菲特认为伯克希尔哈撒韦一部分无形资产的摊销并非真实存在,投资者在阅读报告时,要记得把大部分摊销费用加回去。而对于折旧,巴菲特在2016年致股东信里认为“折旧是更复杂、但几乎总是真实的实际费用”。

所以,巴菲特一再强调(去年年报里也说过这个话题),偿付比率的计算必须是息税前收益和利息之间的比值,而不是EBITDA与利息之间的比值。值得一提的是,去年BNSF的偿付比率是8:1,这个指标今年实际上是下滑了。


折旧的秘密

“随着通胀消退(我们要感谢保罗·沃尔克的英勇行动),让折旧费用不足以构成一个经济问题。但问题依然存在。很多时候,铁路运输行业的很多折旧项目其现行成本其实远超过历史成本,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是,整个铁路行业的报告盈利远远高于其真正的经济收益。”

“从具体的会计项目来看,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BNSF)的账目上,按照GAAP一般公认会计原则计算,去年公司计提了总额21亿美元的折旧费用。但是,如果我们公司之前一次性把这笔钱花掉而不是每年计提折旧费用,公司旗下的铁路资产将很快出现质量下降的问题,公司业务的竞争力也将随之下降。因此,在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持有的资产上,我们实际上花费了比会计账目中折旧费用更多的资金。不仅如此,未来几十年中,这种会计折旧费用和实际经营开支之间的较大差异将持续出现。”

【解读】

由于越来越多的投资于重资产公司,巴菲特近年来反复提到“折旧”这个会计科目。在年报里,他提到了历史折旧和资本支出之间越来越大的差额。

2015年,BNCF的资本支出58亿,是折旧费用的大概3倍,推测2015年折旧是19亿多,2016年BNSF资本支出约43亿,折旧费用是21亿。也就是说,伯克希尔哈撒韦每年投入BNSF的资本支出巨大,而实际的折旧却低很多,所以会造成会计利润高于实际的经济价值。


非经常性损益

“如果每一年公司管理层都告诉股东一些“公司重组费用”不应当计入企业业绩评估,而这些业绩调整项目实际上都是公司经营必需的开支,那么公司管理层就是在误导股东。不仅如此,许多股票分析师和财经记者也都轻信了这种粉饰后的财务数字。”

“不仅如此,一些公司管理层更是大胆宣称“股权补偿”方面的开支不属于公司经营费用开支项目。实际上,这样做的公司首席只习惯是在告诉股东:“如果公司向我支付一系列股票期权或限制性股票来作为薪酬,股东就不用担心薪酬对公司盈利表现的影响,因为我会把这些开支调整掉”。”

【解读】

巴菲特认为,“公司重组费用”“股权补偿”不应该作为利润调整,而应该计入费用,影响当年损益。


指数基金与50万美元赌局

“现在,说说我自己的赌注和历史。在2005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年报中,我指出,从整体来看,由专业人员进行的主动投资管理,在多年的时间内表现会落后于选择被动投资的业余人员。我解释道,一系列“帮助者”(指职业投资管理人)向他们客户征收的大量费用,从整体来看,比起那些选择投资低成本指数基金的业余人员来说,会让他们客户的表现更糟糕。”

“随后,我下了50万美元的赌注,称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任何一名职业投资人可以选择至少5只对冲基金(那种很受欢迎并且费用很高的投资工具),在这段很长的时间内,职业投资人选择对冲基金的表现会落后于只收取象征性费用的标普500指数基金的表现。我提出赌注期限为10年,并点名低成本的Vanguard S&P基金来证明我的赌注。随后,我充满期待的等待着各个基金经理(他们可以把自己管理的基金包括在5只基金内)蜂涌而来,来为他们的职业提供辩护。毕竟是这些基金经理催促着客户给他们的能力下了几十亿美元的赌注。既然这样,他们就不应该害怕把自己的钱拿出来一点,和我玩这个赌注。”

“随之而来的是寂静之声。数千名职业投资经理人通过兜售他们选股的能力累积了惊人的财富,但是却只有一名职业投资经理人——泰德-西德斯(Ted Seides)站了出来回应我的挑战。泰德是Protégé Partners的联合经理人,他从有限合伙人手中筹集资金形成了基金的基金——换句话说,泰德的基金是投资了多只对冲基金的基金。”

“事实是,我们处于一个“中性”的环境中。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五支基金到2016年年底的按年复利计算的平均收益率仅仅为2.2%,也就是说在这五支基金中各投资100万美元到现在你会获得22万美元的利润。而指数基金的收益会高达85.4万美元。”

【解读】

这个无须赘述,巴菲特通过一场长达9年的长期赌局,证明了从一个比较长的时间维度来看,指数基金会超越大部分主动性基金的事实。对于大多数业余投资者来说,如果没有能力和时间来深入研究股票和基金,不如投资于低成本的指数基金。结果可能要好于大部分股民和主动型基金、对冲基金——但要承认自己很业余,这也是个很痛苦的过程。


PS:

请教各位一个细节问题:信中“年终浮动”相当于我国财险公司财报的具体什么指标?@黄建平 @草帽路飞  @平淡平安 @那一水的鱼 @释老毛 

( 更多内容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被解放的mogwai  )

雪球转发:63回复:28喜欢:666

全部评论

止遏2017-04-19 12:34

看你这么说就知道刚入市不久……

黄仁宇2017-03-06 22:16

呵呵

缘起缘落悟2017-03-04 18:49

哎!别整天巴菲特巴菲特。体制都不同,学什么?

船頭尺2017-03-02 13:20

不错,学习了

小农投资2017-02-28 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