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财富:从一篇负面报道中习得了优雅降薪的正确姿势

昨天目睹了一个奇葩事件,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主角是去年刚刚拿了“中国企业ESG最佳案例奖”大肆宣传了一波的诺亚财富,疫情之中涉嫌违反劳动法,在未与员工沟通的情况下按照最低标准发放工资,到手2590元。21世纪经济报道关注到了这件事,于是跟进了报道。

其实降薪传闻在新闻出炉之前,小红书和微博已经有相关爆料。诺亚财富官方对此发布公告称,并无“全体员工仅按上海最低标准支付薪酬”的情况,仅在上海封控地区一小部分岗位受居家办公影响,因客观条件限制导致工作无法交付或饱和度不足,公司酌情评估后做了调整,同时五险一金均足额缴纳。

经历了疫情,大家都知道,官方发声到底是官方辟谣还是官方造谣,其实真不好说。要不要相信一个人,关键不是看他说什么,而是做了什么,毕竟身体最诚实。

21世纪经济报道的采访算比较详实,简要提取一下核心信息

1.至少有四位诺亚员工对记者表示,降薪并非小范围的,而是普遍现象。

“诺亚内部人士反馈称,诺亚财富上海总部包括运营、财富端口、PE、技术的多个部门,粗略估计有10%-40%的人员遭遇了降薪,包括其本人在内的许多人扣掉五险一金之后只到手两千多元。”

2.未经沟通直接降薪,降薪原因为“工作量不饱和”。
一名员工称,工资延迟了9天才发放:“4月和5月虽然远程办公,但完全按照正常上下班打卡,每天写日报,每周写周报,一天好几个电话会,而公司给的降薪的理由是‘工作饱和度不足’,事先没有任何沟通就降薪了,并且事后也没有公布任何工资的评估标准。”
3.工资打折成了既定事实之后,才让员工补签“自愿降薪同意书”。

“有员工称,发放工资后,人力资源部门找到他,催他补签一份“自愿降薪同意书”,并且表示,5月的工资也需要公司评估后再发放。‘我觉得公司是为了规避责任。很多同事拒签,并且已经提交劳动仲裁了。’”

不过诺亚的声明也不算撒谎,十字财经了解了一下,至少投资部和研究部的薪资奖金都足额发放了,所以按上海最低标准支付薪酬确实并非针对全员。也许是诺亚判定这两个部门的员工工作饱和了?

无论如何,根据劳动部《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十二条规定,非因劳动者原因造成单位停工、停产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一个月),用人单位应按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劳动者工资。非常明显,未经知会擅自降薪的行为已经涉嫌违规。

而更有意思的是,这篇报道采访了一个律师,律师从法律层面对这种行为进行了进一步解读。诺亚发挥了“拿来主义”的精神,对此稍加改动变便作为压降薪资的解决方案群发了群体员工。

北京金诚同达(上海)律师事务所黄相宜律师表示,疫情期间很多民营企业面临生产和资金链的问题,多数情况下,如果企业的方案合理,可以通过友好协商获取员工的同意和谅解。但诺亚财富在4月工资发放的过程中未和劳动者充分沟通协商,也未采取其他中国劳动法项下降薪的合法途径(比如停工停产、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下的薪随岗动等),直接单方降薪涉嫌违法。“员工工作量不饱和并不意味着企业能够直接合法降薪,如果确实业务受到疫情严重影响,其实更为合法合理以及体面的方式是,与员工协商疫情期间缓发工资,或者安排员工休年休假,或设计轮岗轮休方案(员工出勤天数下降自然人力成本随之下降)。”

于是,报道出炉之后次日,全体员工收到了这么一封邮件:

白嫖了媒体援引的律师意见作为降薪方案,这波操作,一个字:绝。

诺亚财富不是一个nobody,虽然第三方财富管理在金融行业阵营中一直被看作野路子,但诺亚作为第三方财富管理的龙头,无论是销售能力还是品牌存在感都很强。

从2021年诺亚财富的业绩表现来看,也算不错。2021年报显示,诺亚整体实现销售净收入42.9亿元人民币,同比大幅增长29.9%,创下历史新高;归属于股东的非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13.7亿元,同比增长21.5%,全年盈利指引达成114.4%。但是一季度开始业绩明显承压,财报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诺亚控股净收入为7.957亿元人民币(合1.255亿美元),较2021年同期下降35%;净利润为3.052亿元人民币(4820万美元),同比下降32.8%。

2022年,没有谁是容易的,尤其在上海。对诺亚而言,3月中旬开始上海封控影响了业务开展的正常节奏。同时,资本市场信心低迷为二季度乃至全年的增长预期带来了压力。

寒冬已至,企业总是要求员工与自己共度时艰可以理解,但在此之前是否至少应该尊重一下员工的基本权利?希望这家ESG明星企业好好反思下吧。

(部分内容援引21世纪经济报道《震动金融圈!某头部资管公司只发2590元工资?官方辟谣,员工回应:非个别现象,律师:或涉嫌违法》,作者周炎炎)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