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晓渡

钟晓渡

因为波函数会坍缩

钟晓渡回复的提问

你好,读了你的文章喜欢你的行文方式,读起来舒服,我这样的小白读起来也不晦涩,我是价值投资初学者,羡慕你可以跟着高手学习,能推荐一些你觉得学习投资应该看的书目吗?我在雪球待的越久越发现每天刷雪球对学习投资的帮助没有经典书籍的作用大,还是应该沉下心来去看经典书籍...

她的全部讨论

虽然前几天在新关注列表里一眼就认出来了,但还是借地正式欢迎下锅总的回归[狗头]

都差点忘了今晚是网易财报日了。其实这公司一直都是业绩很好、出业绩就跌的[狗头]除非业绩特别特别好

Gucci是怎么“掉队”的?

事先声明:这是一篇兴之所至的专题小研究,不是一篇正儿八经的研报^
多年以前,当我还是一个囊中羞涩的初中生时,伫立在深圳河河畔的深圳罗湖万象城是我放学后和周末时常流连的场所。
不过不要误会,每每当我经过那些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奢侈品旗舰店门头,我总要低着头、行色匆匆,不安的...

回复@仓又加错-刘成岗: 资管这行业,大家表面上展现出来的内卷程度之高,你根本想象不到有样基本功90%以上的人都在偷懒——读(原始)财报//@仓又加错-刘成岗:回复@只投懂的:这就是我那天说的,去SEC把近期的filings找出来看一遍,求证二手信息也就花不了十分钟。

回复@宁静的冬日M: 爱马仕是挺cult的,但“教义”可不是手工(这是保证稀缺性的“术”之一),历史悠久、手艺精湛的百年作坊多了去了,我们国内的不比欧洲少,也没有什么人认可、炫耀。品牌神话的构建是管理层的锲而不舍的维护、非常特定时期发展红利和全球化媒介放大等多方面的综合效应。没有这个...

细看了一下Q4的业绩,真实情况感观其实没有Q3亮眼(现金流、剔除投资后的真实利润etc)。不过,“成为回报股东的现金牛企业”,这一天比我预想得更早到来了。尽管在1000亿以上已经不再持有这家公司,但相当欣赏Dara为首的现任管理层。
该稳的竞争稳住了;该降本增效的时候,雷厉风行地开始执行...

早上把节前偷鸡的团子期权卖了,少赚了100%...[哭泣]

@六和公益 新年好!感谢过去一年的辛勤耕耘,希望六和越办越好!附上给孩子们的小小心意[献花花]

无奈之下的妥协谁都有过,没必要什么都合理化;有条件了得想办法摆脱冷气,向上走//@仓又加错-刘成岗:想十年,是长久之计吗?

看到这个数据拍拍胸口,幸好幸好;在大A暂时还凑不齐5家想买的公司,原来不是因为我懒啊[狗头]

回复@Mapledong: 最让人放心的也是,10年前说的是desirablity,10年后依然在说desirablity//@Mapledong:回复@钟晓渡:有意思的是业绩会出现了5次desirability. The goal is desirability.

什么样的服装才能称之为“高定”(haute couture),什么样的时装秀才能称之为艺术。去看John Galliano的马吉拉高定秀吧。不需要有任何文化、审美、服装设计方面的知识储备,只需要一双能识别美的眼睛,两只潜心倾听的耳朵,和一颗尚能感受的心。如果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这场秀,只能是“伟大”。

【LVMH年报跟踪】
一句话点评:仍然是行业Top pick的唯二最强(另一家是爱马仕),在行业周期下行阶段仍展现出超强的韧性及信心
——————————————————————————
-2023FY集团收入861.52亿欧元(yoy+8.8%),经营利润225.6亿欧元,对应op margin 26.2%;集团归母...

"Of all this, all the new entrants the company are viewed and considered as entrepreneurs. The spirit of enterprise of entrepreneurship, the motivation of executives is fundamental for success, because the group is decentralized. We got many companies, over 70 companies e...

meanwhile,开云在天天琢磨着怎么将Gucci的年收益拉升至150亿欧元...长期竞争力的差距就是这样被拉开的

回复@LynnValley: 这不正是研究具体公司的意义所在吗[狗头]总想总结出类似越贵的越抗周期之类的“大规律”,就无法理解RL、BC乘上“老钱”“静奢”风的顺势、Prada的反转、Burberry和Gucci的拉胯...//@LynnValley:回复@钟晓渡:行业内部,抗周期能力还是大相径庭的
查看图片

天下功夫,唯快不破。 商业上没有什么术是用心学不会的,怕的是等你学会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剩下的可以去征服了。

回复@我無形: 我刚打赏了这条讨论 ¥10.00,也推荐给你。//@我無形:回复@钟晓渡:如果以資產泡沫的1990年為坐標軸那可以說沒有,1996年到高點,1997年開始下滑,背景日本國內銀行破產潮開始,外部是亞洲金融危機。但這裡又有奢侈品定義問題,頂奢的比較穩,二線崩了,核心品類皮具比較穩,服裝崩了...

回复@狸哥很懒: Exactly!法拉利一年就卖10000多辆、爱马仕一年就卖30万个包;现在waiting list/配货比缓冲垫相对疫情前薄了点,但依然足够足够高;熬个几年,全球范围只要再多几十万人发财,供需比又会很回到一个很夸张的水平。
查看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