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小爬

房小爬

从一开始,我们就是动荡之源,至今还是如此。

他的全部讨论

回复@不明真相的群众: 林在做的是论点已给的论证题,而杨努力在做的是答案发散的思考题。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类学者,或者更准确来讲前者很难被定义为学者。//@不明真相的群众:回复@曹文景:那次论战,并不是同一个水平的人在论战,而是林毅夫反复树靶子,然后自己去打。

谈谈第三代化合物半导体

主要讲三个方面,一是以SIC和GAN为代表的第三代半导体相对于第一代、第二代在物理性能上的优势,据此理解为什么在高压高频领域第三代半导体会被认为是确定性的发展趋势;二是下游应用领域以及市场空间;三是产业链和重点公司。 一、第三代半导体物理特性 第三代半导体一般指禁带宽度大于2.2eV的半...

回复@曹大勇: 不是很赞成先苦后甜的观点,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把生活过得好一些,心情愉悦一些总是好事。人生就是无穷的打怪升级,每个阶段都有怪要打,除了死亡并没有一个可以享受成果的终点等着自己,认识到永远活在过程中,就要认真且舒心的过好每一天。//@曹大勇:回复@我在跟进:说实话,我...

回复@锅蒸之鱼: 生产资料的加速进步从来都是下游带上游,常讲的,没有苹果就没有台积电,没有台积电就没有ASML,同样没有华为海思就没有中芯的先进制程,而没有华为和中芯就不想要先进设备国产化。 要发展上游设备材料尤其是与工艺强相关的就必须要下游先用起来,才能越用越好用,不用只会差距越来...

包括半导体、新能源在内,归根到底都是制造业,是经济分工协作提高效率体现最为明显的产业,所以在当前经济分工已经非常精细的情况下,制造业的产业链条是非常长的。那要分析好某个公司,单看这个公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清楚整个产业链条上下左右的公司,摸透这个产业链条的关键环节或者瓶颈环...

回复@仓又加错-刘成岗: 是的,重资产有投建期,猪有生长期,都不能立扩立产及时满足现有需求,而不能及时满足的需求总会被情绪和渠道放大,刺激企业搞跃进式扩产。//@仓又加错-刘成岗:回复@房小爬:好像养猪也这样

抄送半导体,重资产基本都有这个问题,上个世纪凯恩斯讲企业家投资靠“动物精神”,这么多年没什么变化,人性如此,逃不掉。

目前手机、电脑、电视等这些终端产品市场格局已定,且价格与品牌调性绑定,所以即使终端销量不行,价格也会比较稳定,一般都只看量的逻辑,价格下修的风险不大。 而大部分上游产品就不一样了,终端销量不行,传导到上游就不能仅考虑量的下滑,更要考虑价格下降的风险,尤其是那些产能退出难的,即...

韦尔(豪威)20年以来在手机CIS领域能够迅速赶上来,一个大的契机是手机摄像头分辨率从4800万升级到6400万,4800万对应像素点大小一般是0.8um,6400万对应0.7um,虽然只差了0.1um,但却是关键,因为0.8um用40nm的晶圆制程就可以做,而0.7um就需要28nm以下制程,那索尼因为是IDM模式是没有28nm以下...

剩下的那130名工人转到服务业,更加分工细致地照料10名工人的生活起居,让他们能更加专心的投入工作,间接享受制造效率提升带来的福利。

“一个投资人要长期在市场上挣钱,必须基于三个认知,就是他的自我认知、市场认知和对公司的认知。 技术升级和产品变迁高于企业的管理水平,当火车来了的时候,你说你的马车公司管理水平很高是没有意义的。 所有搞这种复杂战略的公司一般都是不行,千万不要投资。 质疑人是一种非常罕见的能力,这...

回复@天月剑: 日韩淘汰的大陆产线国内都接了过来,还想收拾收拾赚个辛苦钱,啥时候断了这个念想,产能才算开始出清吧//@天月剑:回复@晓议宏观:面板行业最大的问题是上一轮低潮没有企业倒闭

专业分工做的好不好和产权没有关系,和能否被市场准确定价有关系。学校寄宿服务一般不太行是因为它是跟教学服务捆绑定价的,而教学服务是主导定价因素,因为家长为孩子选择一所学校寄宿主要考虑的是这所学校教的好不好,而不是生活的好不好。

回复@Kelly凯莉: 住的地方总体应该是足够的,即使北上广深也是不缺的,但为啥每年放出的民用地那么少,我觉得主要是有两个层次的制约,首先第一层次,国家整个建设用地指标不是完全按照经济发展程度来分配的,因为要照顾三四线城市的发展,指标分配会向这些城市倾斜,导致分配给一二线的建设指标相...

Cook created many Jobs in the past ten years.

回复@冬天里的熊二: 加州GDP占全美15%,人口占12%,欧洲各国也是一样的,首都和经济重镇都是产业和人口聚集的地方,哪有分散均衡一说,小农经济才分散,分工合作的市场经济必然有聚集的结果。//@冬天里的熊二:回复@房小爬:那中国这块地总有建满房子的时候吧?在一个我看欧洲、美国也没都往大城市挤...

了解几个事实,有助于理解中国一二线城市房价的刚性。 一是分税制改革后中央政府拿走了税收相当大一部分,但地方政府承担经济发展和民生支出的担子并没有减轻,税收不够卖地来凑,并逐渐成为地方政府的主要进项,而所谓“房价连着地价”,地方政府天然具有限制居民用地供应、维护高房价和地价的动...

比较优势一定是动态的,这个问题还是可以归于先天禀赋和后天主观能动性的讨论,天赋异禀的人和国家都是极少数的,人可以通过努力改变命运,国家也可以。同理可得的是,我们既要争取自己努力发展的机会,也要正视别人努力的成果。自卑之人往往在取得些许进步之后变得自大,希望我们不要如此。

回复@牛爸炒股: 对别人的苛责必然意味着对自己的宽容//@牛爸炒股:回复@房小爬:那我不是,我是对自己对别人都很苛责。

看自己的时候严厉一些,看别人的时候宽容一些,不管对个人还是国家都是适用的。这样做实在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是很遗憾我们的基因里都是相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