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1in

gene1in

他的全部讨论

讨论

$长江电力(SH600900)$ 23块多的时候卖掉,换成中证红利和茅台 。 在$苹果(AAPL)$ 190 多的时候卖掉换成 $标普500ETF-Vanguard(VOO)$
完美错过了这两支股票今年的涨幅[狗头]

讨论

哈哈哈,职场经理人也经常这么干。

讨论

回复@gene1in: 更有趣的是,当时竞标收购 Hinton公司的,有三家。一家是 Google,一家是百度,还有一家是英国的 DeepMind。
Google 收购完 Hinton 的公司后,转头又把 DeepMind 给收购了。DeepMind 的创始人 Demis Hassabis 后来在 Google 搞出了 AlphaGo。 现在,他仍旧是 Google DeepMind 的...

讨论

早在 13 年左右,百度就意识到深度学习的重要性。
传闻那一年,百度曾经参与竞标,试图收购 Geoffery Hinton (深度学习之父)的小公司,这个公司除了 Hinton 之外,还打包了他的两个学生,其中一个是后来的 OpenAI 首席科学家 Ilya Sutskever(前阵子联合董事会试图赶走 Altman的那个人)。

讨论

回复@gene1in: 相比于搜索引擎,汽车用户的个性化诉求、迁移成本都高了不少。//@gene1in:回复@凤山有龙:不确定。 数据优势,有可能像你说的,其他家积累着积累着就追上来了。 也可能像搜索引擎一样,谷歌领先了之后,用户就都用谷歌了,于是谷歌的数据优势变得越来越大。

讨论

回复@凤山有龙: 不确定。
数据优势,有可能像你说的,其他家积累着积累着就追上来了。
也可能像搜索引擎一样,谷歌领先了之后,用户就都用谷歌了,于是谷歌的数据优势变得越来越大。//@凤山有龙:回复@gene1in:恩,特斯拉有优势,而且是全球数据优势,但是貌似不足以形成壁垒,其他几家车厂...

讨论

回复@凤山有龙: 自动驾驶的数据门槛应该会比 LLM 的大一些。
LLM 的数据,大部分源自公共的网络,论文、书籍、问答论坛等等。而自动驾驶的数据,则来自各个公司自己的数据,司机的驾驶录像等。这些数据,公司之间是不太会共享的。这样的话,特斯拉这种积累了很多数据的公司,就优势大一些。//@...

讨论

我以为应该把淘宝拼多多这样的电商平台和传统零售区分开来。两者的逻辑完全不同,前者是网络效应,后者是规模效应。

讨论

在我看来,软件类的(也包括算法)技术优势不会形成壁垒,它会很快的外溢,哪怕后发,也会在一定时间内追赶得差不多。国内的大模型进展就是个例子。 大模型领域的关键是应用场景,谁搞定了个杀手级应用场景,并形成数据飞轮,就会有很大的优势。 一点看法不一定对。

讨论

我以为,人活在世上的目的,无非就是追求幸福的感受。这种感受又分为三类。
第一类可以称为快乐和喜悦。遇见有趣的事,有趣的人,会让你笑起来。陪伴自己爱的人,看见美丽的风景,会让你心生喜悦。
第二类可以称为投入。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充满活力地全情投入,心无旁骛,进入心流状态...

讨论

回复@Frank_X: 把各种文件存在本地存储中,可以减少网络下载的时间和流量消耗,让你在用 App的过程中更快、更省流量。而目前大部分手机的本地存储空间都比较宽裕,哪怕本地空间不够,微信也提供了清除文件释放本地存储空间的功能。
所以我理解微信会把图片、表情、视频等很多东西存在本地。当...

讨论

微信 10 分的话,大部分 APP 我都给不了 6 分。 最低分给中国移动(0 分),高一点的给招商银行 App(8 分)。

讨论

DNN 的爆发

讨论

回复@行知非白: 我第一次看《海街日记》的时候,要不是因为几个小姐姐太好看了,可能中途就弃掉了。
后来某次,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又看了第二遍。
那种慢节奏的叙述方式,把生活中那些看似琐碎的小事,一点一滴地娓娓道来。有些无奈,又有些美好。看着看着,就突然感觉还挺享受的。//@行知非...

讨论

回复@关山: 哈哈,日本电影的细腻,日本综艺的粗俗。//@关山:回复@不明真相的群众:日裔英国钢琴家内田光子对日本的评价是“Japanese culture has two extremes – utter simplicity and over-the-top vulgarity”,直译为中文就是日本文化有两个极端——绝对的简单和过分的粗俗。我觉得这个挺有道...

讨论

设备保有量这个指标比销量重要多了。
事实是,$苹果(AAPL)$ 的几种主要的硬件设备的活跃设备数,以及总的活跃设备数,几乎每个季度,都在创新高。
也就是说,虽然进水口的量(销量),有时增长有时下降。但池子里的总水量,一直在增长。//@大道无形我有型:回复@第一个八年计划: 你想查就能...

讨论

首先,大模型的数据来源比较多样,不止期刊,还有书籍、新闻、问答等等。 其次,现在大模型是跨语言的,也就是说中文的大模型,也需要用其他语言的数据来一起训练。 所以我理解,中文大模型的算力需求,跟英文大模型的算力需求相比,并不会有啥区别。

讨论

回复@方丈_我有一个问题: 拼多多搞买菜我认为更多是基于防守的目的。
当时有一些数据显示,在兴盛比较普及的湖南,拼多多主站的 DAU 下跌比较明显。
也就是说,买菜的一些需求跟拼多多的主站是有所重叠的。
所以 PDD 从一开始搞买菜,策略一直都是偏防守,在尽量少亏损的前提下,保住...

讨论

回复@不明真相的群众: 方丈真相了。
我观察下来,很多时候一个公司搞一个业务,仅仅是因为 Fear of Missing Out。
在这种 FOMO 心态下做决策,就很容易掉坑里。
掉坑里后,管理层还往往不能理性地看待自己的错误决策,不愿意及时止损。事情就这么一错再错,越陷越深下去了。//@不明真...

讨论

回复@行知非白: 原来的自动驾驶算法,是很多模块凑起来的,就像汽车硬件由许多模块组成一样。其中一些模块是神经网络,另一些模块则是程序员写的一堆 if else 规则。这种规则容易快速解决一些 corner case,但也有很大的弊端。首先是 corner case 无数,难以穷举。其次代码量巨大,维护起来很蛋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