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itudeHealth

LatitudeHealth

以常识为基础,以逻辑为经纬。Latitude Health是一家为大健康领域投资者和从业者提供咨询的机构,主要为医疗行业内的公司提供战略性的咨询和建议。我们的业务主要包括市场分析、战略规划和实施策略以及投资咨询。欢迎关注我们的Wechat:cunfuriji。

LatitudeHealth回复的提问

另一个问题:如果医院采购价下降70%,厂商出厂价下降多少?

他的全部讨论

DIP点数法对民营医疗的挑战

如果说DRG对民营医疗的挑战是集中在对低效和低价值业务的冲击上,那么DIP点数法对民营医疗的挑战则主要集中在自身业务规模上。相较于DRG,DIP对民营医疗的短期冲击更大,将直接关系到自身生存。 与DRG不同,DIP点数法在精细化管理上仍稍粗放,但基本原理与DRG是一样的。在服务效率、费用转移、病...

DIP点数法对商业健康险的挑战

随着DIP模式的试点,在DRG模式之外,以点数法和新的病种分类方法来推动医保支付制度改革成为一种新的路径。随着医保支付规则的改变,对于基于医保之上来开发的商业医疗险,用户需求和由此导致的理赔需求将改变市场的趋势。 虽然点数法在国际上较为通用,但主要是在门诊使用,只在部分地区在住院领...

大医院持续扩张下的互联网医疗

分级诊疗虽然长期以来是政策力推的举措,但至今仍未有实效。这主要是因为医生薪水难以提高到和大医院齐平,基层的守门人制度很难真正推开(见《网页链接

健康管理:医保主导下的市场规模想象

面对全球性的老龄化和医疗开支持续高速增长,健康管理一直被各方寄予厚望,希望通过对慢病人群的持续管理,降低或减缓整体性的医疗开支增长。 从世界各国尤其是高度老龄化的发达国家来看,健康管理主要是医院的附属服务,核心目标是为了满足支付方的控费需求而不是医疗机构自身的主动需求。由于健...

医疗服务守门人制度是否更昂贵?

长期以来,分级诊疗和强基层一直是政策的重心,但无论是政策利好还是市场在其中的投入,都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面对大医院的持续扩张,基层的占比节节萎缩。 一般来说,基层难有起色的主要原因是缺乏人才,药品和检查设备匮乏,以及由前两者引发的对基层信任缺失。不过,随着财政投入和药品目录的...

商保引入医保的国际经验及其启示

一般来说,将医保委托给商保经办是很多国家共有的特征,商保公司在其中担当的只是TPA的角色。不过,在市场化程度较高的美国和新加坡等国家,政府将商保机制引入医保,由商保公司对医保用户进行管理,让医保用户能通过较低的价格获取保障的升级,以达到医保、商保和用户三方的共赢。 从过去30多年...

互联网医疗:院内的流量无法衍生出院外的规模

中国市场巨大的医疗服务开支增长一直是吸引投资想象的,但由于医院同时具备强大的门诊吞吐能力,各个层级医院事实上控制了院内外主要的流量和收入。因此,医疗服务的增长主要受益方集中在大中型医疗机构手中,而不是单体的诊所或小医院,遑论线上第三方医疗服务平台。 不过,即使能从院内手中获取...

互联网医疗为什么在医院内外不同调?

互联网医疗在中国的发展已有多年,但对于医院内和医院外的不同机构来说,彼此之间的分歧未能在市场实际的发展过程中逐渐接近和融合,市场对互联网医疗行业发展的认知仍然处于盲人摸象的状态,仅仅凭依自身的经验和认知为出发点来判断市场未来的发展前景。 事实上,互联网医疗在医院内外满足的不是...

从县域医疗市场看医共体的趋势

随着《 关于印发紧密型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评判标准和监测指标体系(试行)的通知 》的发布,县域医共体的发展进入实质性的推动阶段。不过,在大医院的持续扩张和支付改革的深入,医共体的发展将面临一定的挑战。 作为三级医院之外最大的医疗服务市场,县域市场的发展正在逐步获得关注。但县域...

互联网医疗的演进与变局

由于中国互联网公司主要是跟随美国的对标公司亦步亦趋的发展,在美国互联网医疗兴起之后,中国也出现了很多对标美国互联网医疗公司的商业模式。但是,由于中国医疗体制与美国完全不同,互联网医疗如果用美国模式,在中国始终无法真正突破。但如果用中国自身的发展模式,又是长期游走在灰色边缘的...

互联网医疗将成为整合医疗的一部分

从上述对美国市场的分析来看,在线医疗的发展主要受制于支付方的政策,本质是2B的商业模式。此次疫情对在线医疗带了了很大的利好,但从已经发布的第三方平台公司的财报来看,B2B2C模式的营收和用户数的增长虽然在同比和环比上都有很大提升,但并没有带来爆炸式的发展。这其中主要的原因是所有的医...

门诊统筹将压缩药品零售市场增速 降低互联网医疗市场预期

在门诊统筹改革启动之后,院外药品零售市场将会面临明显的下滑,依靠卖药为生的互联网医疗公司将面临未来市场预期明确下降的挑战。 从东亚地区来看,处方向院外的流出规模有限且耗时极长,整体效果不彰。这主要是由于三点:基层门诊和医院的诊疗费用总体控制较为成功,用户前往医疗机构就诊的频次...

美国在线医疗的动力和新趋势

在线医疗在美国发展已经多年,但仅在过去几年获得了快速增长,直接原因是奥巴马医改实施之后,以价值医疗付费的模式改变了对医院考评的基本体系,将费用控制和医疗效果作为最主要的支付标准,从而促使了远程医疗的发展。 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将过去按人头向医疗服务机构付费,改为按医疗价值付费...

门诊统筹:支付方推动医疗服务改革的重要一步

伴随着门诊统筹和个帐的改革正式启动,医疗服务和药品市场将出现明显的变革。这一改革将在医疗服务端强化现有市场格局,在药品端扩大院内市场规模并收窄药品零售市场规模。如果将其与DRG实施之后,医疗费用将持续从住院向门诊转移结合来看,个帐显然无法承载这一转移的规模,门诊统筹也是解决这一...

传统健康险裹足不前 医保补充险成美国保险市场核心

在商业健康险领域,美国是一个以企业团体采购为主的团险市场,在疫情爆发前,美国的雇主支付的团险人数为1.63亿,个险会员数为1300万,无保险人数为2900万。但美国的政府医保是仅次于商保的用户规模,其中,Medicare参保人数为6000万,Medicaid人数为7100万。 随着医疗费用的高涨,企业越来越难以...

互联网医疗服务特定疾病需求 而非线下医疗的替代

长期以来,对互联网医疗的讨论主要集中在医疗服务从线下向线上转化,更多的是一种存量的转移。但通过此次疫情期间线上问诊在美国公开的数据和之前对比来看,互联网医疗更大程度是一种面向特定疾病的需求,而不仅仅是存量向线上的转移。 根据FAIR Health基于其310亿次商保问诊的数据库,其对医疗赔...

门诊统筹改革落地 医疗保障共济能力提升是关键

近日,国家医保局发布了《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这意味着原先一直悬而未决的门诊统筹和个帐改革最终明确了方向:从筹资和保障这两个角度全面提高医保的共济功能,从而提高医疗保障的深度。 首先,《意见》明确了建立完善普通...

美第二家在线问诊IPO Amwell的长期挑战和趋势

近日,Amwell申请在纽约上市,这是在Teladoc上市5年后,美国迎来第二家在线问诊公司IPO。从上市文件来看,Amwell的营收来源较为分散,为其他机构赋能而非自身平台的收入是助其做大的关键,但这也制约了其快速做大规模。虽然今年疫情大幅提升了自身平台的问诊量和收入,但这并不持久,未来主营业务...

DRG实施后重疾险的发展趋势

DRG实施之后,重疾险将如何发展是市场另一个更为关注的问题,在这方面同样可以参照中国台湾地区市场。实施DRG之后,重疾治疗费用的透明化和增速下降对商保产品起到了引导的作用,主要的趋势是做减法。 台湾的重疾险和大陆地区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保障的疾病种类少,大部分基础款重疾险只保障7种核...

DRG实施后健康险产品的发展趋势

DRG实施之后,以住院产品为核心的商保产品将如何发展是市场较为关注的问题,在这方面参照东亚其他地区的市场趋势更具参考意义。 从中国台湾地区市场来看,实施DRG之后在医疗费用方面的变化和商业保险的设计和发展是紧密相关的,主要的趋势是日额为核心,限制细化。 第一,2018年台湾的住院平均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