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高地有矿

对面高地有矿

对面高地有矿回复的提问

文章写得非常好,行业分析有理有据,相形之下,企业分析倒显得不太重要了。但我有一个疑问?在集运市场供需均未发生较大变化的情况下,本轮海运价格大幅上涨究竟是什么原因触发的?从盈亏同源的角度来看,这是海控价值分析的关键因素。是集运价格长期低于合理价格的报复性上涨?还是苏伊士运河翻船...

他的全部讨论

这波反弹,比4.27股灾还难受,用50%仓位苦苦追着大盘涨幅,另外近50%的海控负收益,朋友问我买了什么,聊别的板块侃侃而谈,快活似神仙,觉得我什么都懂,介绍的逻辑也没毛病,股票也涨得挺好,最后说重仓什么?我tm都不好意思说海控,觉得自己是傻逼。
去年的面板也是如此,股价q1见顶,而业...

回复@我是你的老可爱: 非龙头公司没有原料保供能力 去年石油焦不缺,今年缺,今年负极涨两波,一是有焦的各龙头,二是新技术方向的硅基负极,所以中科相比璞泰来杉杉贝特瑞就弱了//@我是你的老可爱:回复@对面高地有矿:[哭泣]

不用去管钠电池应用场景,市场空间,最核心的就是中科海纳一级市场目前估值60亿,从量产时间、技术实力、布局时间,传艺都不比中科海纳差,甚至更快,这波涨之前传艺30亿,加上钠电池估值60亿起步,算上75%股权,以及一二级市场估值溢价,能看到100亿
$传艺科技(SZ002866)$

终于拉回了跟翔丰华中科今年的涨幅差,明明应该跟璞泰来比肩才对,今年目前还跑输璞泰来10%,加油吧$杉杉股份(SH600884)$
不过快到我目标价了

低硫石油焦价格有可能大涨,负极正从石墨化瓶颈到原料的瓶颈
1、低硫石油焦受益于负极产能的大幅扩张:到2025年预计有290万吨左右负极需求,导致对低硫石油焦+针状焦需求量达到400万吨以上的需求(低硫石油焦140万吨、针状焦200万吨以上)。石油焦大概在负极领域的需求占比约为1%左右,还很低...

一年前,问我估值重要还是图重要,我会说:唯有价值能穿越牛熊,投资者要注重长期投资,忽略短期波动,做时间的朋友。
现在,qnmd价值,图不好,狗都不买

新能源发展——石油炼化资本开支缩减——石油焦产能缩减,而新能源发展需要负极,需要石油焦,低硫石油焦两年涨了9倍
针状焦用在高端负极,石油焦用在低端负极,针状焦上游是石油焦,基本同涨,现在负极的逻辑不是石墨化了,而是炒焦,谁有焦谁牛逼,大家都有布局,但深度不同,产品结构不同,...

回复@JayTC: 一体化压铸严重绑定整车厂,就近建厂,要是那款车卖不好,这笔投资就亏了,这是风险点,而且国内目前就文灿技术最好,领先同行好几年。
我觉得要做的话要么文灿,要么铲子股搞设备的力劲科技//@JayTC:回复@JayTC:2022.06.15(旭升纪要)
比较关心的要点:
一、Q2经营业绩...

回复@题材挖掘纵队: 负极不再是负极的问题 要懂电池 正极电解液隔膜等知识 研发的负极需要适配电池其他材料体系,满足客户要求的适应性开发很重要。
璞泰来估值高是有原因的,消费类占比大,也不那么卷,涨价压力小,动力类就不一样,涨价压力大,下游成本高了不好传导(虽然比起正极电解液好...

回复@kbyox: 科技很重要,但制造业拼的不都是科技含量,世界上大把看似没有科技含量的公司,却能独领风骚,这是为何?比如光伏福斯特胶膜,为什么这么简单的可以有50%市占率,产品质量别人做的也差不多,可关键是做不到这么便宜,为什么做不到福斯特那么便宜?因为他规模大,供应链全,材料更便宜...

就算25年非新冠200亿营收,这增速也就年化40%,上天了给40%净利率,80亿净利润,20pe也就1600亿目标,大概翻倍。
新能源行业增速也是40%左右(暂且不说里面很多结构创新产生的超越行业平均增速的细分领域),平均而言,现在有些公司就20pe,到25年依旧20pe的话,股价能翻倍有余,且25年之后新...

又是一个除了狗子,其他持仓基本全红的日子

关于-36%,原文在此
网页链接
1、这是同比的数据,去年5月是出口高峰,今年是疫情时的低谷,没可比性;
2、据某联盟大佬说,文中说的5.24那周,他们联盟正好美线航班调不出船期;
3、国内上海、宁波港出口(集装箱)...

回复@mohana: 美森以星oo海丰,全都没有海控有价值,买的是公司,不是管理层,管理层再差,公司赚钱是实打实的,他们差也只是把利润往后放,把价格往后抬,丝毫不影响价值//@mohana:回复@对面高地有矿:管理层是上市公司的重要组成,你把管理层评级到垃圾级,还买这公司的股票?脑袋里进水了?稍微...

不明所以的投资者会觉得关于分红这个问题,张铭文回答的有理有据,是散户在无理取闹,而老水手们一看就知道张铭文说的都是**,根本经不起推敲,明显的官话套话而已,海控股东会毫无干货,看不出诚意跟态度,都是套话跟官腔,照稿念的吧,甚至怀疑提问的十有八九都是托。
都说价值跟价格的关系...

看似过剩的行业 正极负极 其实都是紧平衡 因为能生产不代表产的好,产的好不代表产的便宜,产的便宜还要看什么时候能客户验证通过。
再如eva 也说过剩 结果现在依旧紧缺 跨行的要想吃原有巨头的份额太难了,不仅是know how还有产品验证、供应链布局,加上 你新进来,别人也在迭代 想追上很难,...

海控的股东是真用心了,可惜那些做空的只认边际,不认绝对价值,希望资本市场早日回归正途,别投机倒把了

管理层需要跟投资者保持良好的沟通

价值量最大不代表盈利性最好,涂布价值量虽然大,但是原材料标准化,零部件少,成本可测导致毛利率,客户都知道你东西多少钱。反而中段设备这种几百个零部件算不清楚有议价的,毛利更高

龙头不会通吃 先导很多低毛利订单都不接的 最大的问题就是估值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