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阿尔法

移动阿尔法

他的全部讨论

回复@做多的小白: 其实这是美国对冲基金很早用过的一种策略,将阿尔法和贝塔从整体收益中剥离出来。贝塔是廉价的,而阿尔法是昂贵的,这样基金在定价上就会比其他基金更有性价比。//@做多的小白:回复@移动阿尔法:阿尔法不好找,在移动中[狗头]

Joe啊,其实这个板子全部打在在线教育的屁股上呢,我觉得稍有失公平,当然它们要负属于它们的责任。遥想我们当年,学校一般都会根据学生的水平,尖子生和差生都会开小灶补课,而且全是免费的。其实学生的水平是有高低的,这种补课相当于满足了这部分差异性的需求。现在快乐教育,降低了大纲的要求...

回复@道阴阳: 只要是观点,肯定会有不一样的,雪球是开放的平台,除了小秘书手里有把快刀,各抒己见没什么不可以的。烤鸭是美食,但每个人对美食的定义不同,所以一定说全聚德的好,肯定会有反对的意见,各花入各眼。会有人说四季民福的好,也会有人说大董的好,也会有人说海天阁的好,这个很正常...

显然华尔街的投资者们并没有从俄罗斯债券违约事件中吸取到任何教训。他们给新兴市场证券的风险溢价显然过低,哪怕是在流动性超级充裕的情况下。可以预见,资本市场的竹幕正在缓缓拉起。

除了中概教育,某坊的二季度,这个可能是周末最大的一个瓜了吧。如果从积极意义上来看,可能除了中药,球友又多了一个可以飞板砖拖鞋的地方了。

回复@两桶江山: 穿山甲目前没有人工饲养,哪来的配额,又不像麝香。要么走私,要么老货,用一点是一点。当然你不用一点事儿么有,本来古人觉得穿山甲到处打洞最厉害 ,所以功效都在其甲片上,可以助药力抵达经络末梢。当然甲片用来最多的是助妇人下奶,据说挺管用。中药的一个重要逻辑就是吃啥补啥...

几处错误。1、最早的药方用的野山参,10年以上;2、用的云南大头绿蜻蜓,人称马大头,青娘子。flydragon, 龙以青为贵;3、茸,必须2年内野鹿。这才是最早的原教旨的方子。所以少拿皇帝吃了也说好来糊弄,吃的不是一路东西,精品也差的远。

就像夏天的台风暴雨,市场一下子从交易通胀变为交易通缩。除了日元这个避险货币,其他货币相对美元都在贬值,真是比烂的世界。权益类资产跌,大宗商品跌,外汇跌,而债务却在涨。Lacy Hunt最近在Bloomberg上有篇采访,阐述了通缩的理由,坚持做多美债,特别是长久期的,看来是赚的盆满钵满。

可以做个地方债和挖掘机销量的相关性分析,然后猜猜这两周一共发了多少债。

回复@品茗熏香: 是靠资本市场的高估值在涨,比如每一元钱的利润,市场给比较高的PE,那么市值上赚的将远远超过在利润上的投入。这个游戏的秘诀在于产品具有高毛利,易储存,商业模式能够享受比较高的市场估值。名贵中药,高档白酒都适用这种玩法,只要市场流动性足够充裕。//@品茗熏香:回复@静夜沧...

回复@范蠡观复: 皇帝不吃这个,吃红丸,片仔癀根本听都没听说过。如果真的皇帝吃还不要起个雅名,哪能俗里吧唧的片仔癀,一听就知道土方。嘉靖也算是半个湖北人和小乌龟算是同乡,当年为了长生不老药,差点命丧女人之手。如果服用的是片仔癀也好龟龄集也好,根本就不会被人勒脖子。//@范蠡观复:回...

质量完全符合《中国药典》检测标准不等于药效仍在。药典项目25项,包括重金属、农药残留等项目。只能说那时的产品符合现在的安全标准,当然这个是废说,那时哪来的农药。就算退1万步,算有效,但那时的龟龄集又不等于现在的龟龄集,药方都改了。

一起回答下,砂仁是砂仁,朱砂是朱砂,比如香砂养胃丸里用的就是砂仁,温阳通气。龟龄集的朱砂是在制雀脑的时候用的,顺便说下里面还有硫磺。所以这个“等”字是不能全部写出来的。当然这个本来是升炼剂,有点硫啊汞啊很正常,不用大惊小怪。这原本不是补药,嘉靖专用的补药另有其药。再说下细辛附...

回复@用户7048834642: 不用,90年,药房,60元,60粒装,那时配方和现在不一样。那时茅台是200元,买不到,除非友谊商店,外汇券,门口打桩模子可以高价换。//@用户7048834642:回复@一壶风和月:董事长说那个年代买龟灵集得有条子,谁知道真的假的

中药不完全等于中医。国外其实是认可中医的,但只是其中可以验证的部分,比如推拿针灸火罐,但国内这个赚不了大钱,所以都去搞虚头八脑的古方秘方来糊弄,殊不知现在的药材大部分人工种植,效果大不如前。日韩的确有汉方,但不占主流,比起中国的中药市场连个零头都不到的。所以真的想复兴中医还须...

our blood, their guts

只多回收了200亿的流动性,就崩不住了,稍微来个压力测试就一塌糊涂。

回复@憨憨的人儿: 没有吧,红参容易上火。如果怕上火的体质可以服用西洋参。不过龟龄集放红参也不用怕,反正里面有天冬。当然当初老邵是为了骗皇帝的银子,故意这么天(冬)地(黄)人(参)设计的,所以最早的药方里写的是人参而不是红参 (至少90年代初时药方如此,不知为何东盛接手后改了红参)。总之,...

18年以前为了完成对赌业绩拼命往渠道压货,但这东东既贵疗效又不确切,还打着药字号,所以终端零售卖的自然就慢,回款自然就长。销量高峰好像是在90年代,那时候是真的天然药材为主,大概一年可以卖3百多万瓶,各大药房都有卖,我记得那时的定价是60元一瓶,60粒装。前年西泠拍卖过一次,1000多一...

提供这张图的球友ID真的很应景。这么着吧,球友可以投票给小广,告诉老郭自己最想看到哪款名方上市。黄色的应该是将做未做的,但做的人家实在太多,就拿地黄丸来说,同仁堂,九芝堂,宛西都在做,没一个好相与的,不过,反正PPT先写上去再说,以前有个姓贾的会计也是喜欢这么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