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客

空之客

医疗行业一级市场投资者

空之客回复的提问

多谢大佬[鼓鼓掌]

他的全部讨论

个人觉得这个初步结果中性偏负面啊……正面的部分是安全性不错,首先没有看到血液毒性、证明对linker的改进所言非虚,其次没有肺炎和尿路感染这些比较棘手的AE,眼部的不适对于晚期肿瘤患者来说是相对可以接受的。负面的部分还是大家最关注的治疗窗口问题,起效剂量看起来有点高,按道理说抗体没变...

看到Genfit网页上在主要临床终点未达到下面还跟了一段,简直是近些年看到最悲伤的临床结果之一了,大写的一个“死”字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as compared to placebo were achieved on the key secondary endpoints, including fibrosis improvement of at least one stage and changes in me...

一早就看到了Genfit惨案,Elafibranor三期临床未达到主要临床终点,看了一眼数字确实是有点被盖上棺材板的意思,NASH和纤维化全都扑街了,加上之前死掉的Cymabay品种,看起来PPAR机制已经是死一户口本了…… $Genfit(GNFT)$ $Intercept制药(ICPT)$ $海普瑞(SZ002399)$

回复@雨山居士: 不敢说点评,简单说我自己的浅见。首先是宏观的感觉,索马鲁肽做NASH是必然趋势,但从糖代谢-胰岛素抵抗-脂代谢-肝炎性病变-肝纤维化及肝癌,整个链条太长且中间不清楚的机制太多了,是否能够凭借在降糖和控制体重上的强势能力,转化成对NASH的作用有点看不清。然后是微观的临床设...

回复@其实怪胎: 我之前说过,linker、抗体、payload这几个因素是联动的,单独优化某一个都很难起到实质性改善的作用。然而之所以业内普遍都倾向于在linker上做文章,我认为主要是因为我们对linker的认识和掌握水平显著不如另外两个因素,小分子毒素的PK/PD和抗体工程的技能点相对更全,想要调高调...

谢谢,我只能说一些我个人的浅见,可能很多看法都没有经过权威意见公论,也可能会得罪很多人心目中很理想的品种和公司。问题一:先上结论,我不认为payload是决定ADC价值的最重要技术环节。药物划分代次本来就是很主观的,说穿了就是各人对某一种药物或者某一个技术到底眼下要解决什么核心问题的理...

回复@gary巴巴: 这是9291化合物专利的权利要求,可以说非常之窄了,你看G基团明确说了,只保护两个结构,要么是吲哚、要么是1甲基-吲哚,其他几个基团也都没有很多选择,所以各种me-too可以比较自由地随便取代。 查看图片//@gar...

回复@黄建平: EGFR双突变之后,ATP结合口袋入口处的苏氨酸和甲硫氨酸残基疏水性不一致,想要做到高选择性,母核结构范围应该就不会很宽。再加上之前一二代定下来的思路,特别是阿法替尼这种在前面趟了道的,用苯胺嘧啶的母核应该没有大的悬念。我印象中之前看过9291的化合物优化过程,定下来用不可...

面对9291这种在新药开发史上也能算上一号人物的炸天品种,能稳妥地绕开专利做个me-too出来属于非常值得称道的水平了,国内企业不能不信邪~像豪森就这样简单把吲哚上面的甲基替换成环丙基,除了专利考虑,起码也是有一定的药理毒理基础的。9291主要两个一级代谢产物AZ7550和AZ5104,也有较强的活性...

回复@Bigshot_shit: 这不就是国内绝大多数企业的本征态么[大笑]所谓me-too/me-better,至少也得在有二三期临床数据才能如此宣称,拿着临床前数据就说better的多数连worse都做不出来。真要fast follow也很需要功力,对新靶点动向要足够敏感,对生理学作用机制和分子结构要理解足够深,临床前筛选和...

回复@Stevevai1983: 我感觉有三个主要因素:1)恒瑞效应肯定是最大的影响;2)1177自己的corporate governance缺陷还是制约了它这么多年估值不容易给很高;3)1177还是给人仿制药占大头的印象,集采阴云挥之不去,你看这几年所有投行研报提1177上来肯定是分析集采、肝病药物如何受挤压,说肿瘤药说...

AACR上Almonertinib二期Apollo试验结果算是比较扎实的坐实了之前的预期,二线EGFR T790M突变的NSCLC,12个月随访期ORR达到68.9%、DCR达到93.4%、PFS达到12.3个月,并且脑转移亚组也有60.9%的ORR。 说挑战9291肯定还是不现实,但在二线的地位应该是能站住脚了,对脑转移的作用也比较可靠,而且豪森...

回复@资本主义拉美行不通: 个人觉得,大家对971的质疑,除了绿谷的劣迹和临床前数据涉嫌造假等specific因素以外,更大程度上是来源于它的研发历程与我们通常习惯看到的药物研发进场有较大偏差,包括S大说的4周显著改善问题,不是说不寻常就一定有问题,但我们通常觉得事出蹊跷必有妖,既然971在CFD...

GV971很有勇气地走上了美国临床之路,回首望去复方丹滴坟头草已三丈高[大笑]上海绿谷药业有限公司于2020年4月8日获批了一项针对药物GV-971的全球性试验美国部分的许可,该试验旨在招募多名北美,欧洲和亚洲的轻度至中度阿尔茨海默氏症患者进行临床试验。网页链接

人民的希望有一定可能让人失望了……$吉利德科学(GILD)$ 今天WHO网站“短时间”登出瑞德西韦在中国重症新冠患者的对照试验结果,显示瑞德西韦并未改善新冠患者预后,用药组比对照组死亡率略高(13.9% vs 12.8%)、不良反应率略高(65% vs 64%),但没有统计显著区分、最可靠的结论是237人(159人...

这是非常好、也很系统的问题,我尝试着说个人理解吧。整体而言,药物开发从来都不是有什么注定有效、或者注定安全的方案,而是在有效性和安全性之间试图达到微妙的平衡和优化。首先,Kadcyla以及绝大多数现有ADC品种的血液毒性,核心就是linker在血液中的不稳定。当然Kadcyla所选的linker已经要比...

个人觉得,医生的灰色收入,本质上是市场供需关系决定他们应得收入与计划经济惯性决定公职人员薪酬体系之间的差额。我们不会惊讶于一个互联网巨头或者高科技企业的高管每年千万以上的收入,因为我们公认他们的价值创造能力和不可替代性,而医生(至少是高水平医生)同样具有这些属性,按照基本的供...

恒瑞PD-1用5个月卖了超过10亿,又一次体现了一哥在肿瘤科的统治级销售能力,打了让很多此前嘲讽定价和血管瘤副作用(虽然副作用的存在确实无可回避)的人的脸。[大笑]网页链接

回复@雨山居士: 大佬不敢当,我也就梳理了个大概,只能说点自己瞎猜的理解。维E在NASH Resolution上确实有一定效果、机理上也说得通,但对纤维化基本上没啥作用,而目前普遍还是认为解决纤维化是一个NASH药最重要的使命,虽然FDA审批标准两条路可选,但临床意义上医生还是更看重纤维化、毕竟这个对...

回复@汤诗语: CDC承认现在已经发现一些流感死亡病例实际上是新冠(哪怕只是很少几例),我觉得对美国的形势还是不能乐观,随便在FB或者TW上就能感受到大批量美国人对流感本身危险性的漠视,以及强行把新冠等同于流感的倾向,加之支付能力和早先试剂盒等因素,我还是个人以为,在前面几千例流感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