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经理真的不会择时吗?

今天,我又看了几份一季报,有几份股票仓位降仓的也挺多。但他们不是在牛市顶点选择减仓,而是选择在市场情绪崩溃时减仓,形成负反馈。以下数据区间为:2022.01.01~2022.04.26。

先说华泰柏瑞的沈雪峰,他在2020年中重新管理公募基金,当时有一条宣传是,她能事前通过对宏观分析,感知系统系统性风险,进行大级别的择时。回顾回归公募后的投资历程,并不尽如人意。2020年末是医药和食品饮料的为主的持仓,2021年中,部分仓位(约20%)逐步换为新能源板块,至三季度,达到配置顶峰,此时仓位相比牛市时减少10%,为80%。在一季度,股票仓位减为40%,而开年以来的业绩为-25%,从下图业绩对比来看,仓位变动到目前基本作用不大。不知以后会如何?

富国基金侯梧的新基金富国大盘核心资产混合(F012147) 建仓策略还是不错的,从图中可以看出,他感觉市场稳定后上了仓位,但市场开年来火速下跌,也使他的股票仓位降为10%,在此期间,相对于其他新基金,是取得超额收益的。他也曾在访谈中说,他不喜欢死扛。不过,他的这只新基金马上要到6个月了,必须达到合同既定的仓位标准60%-95%。

富国易智泉管理的富国臻选成长灵活配置在一季度股票仓位降了25%,为65%。(四季度仓位约为90%),今年以来业绩相对而言不错,-19%。这其中应该有仓位调整的贡献(可能并不大),也有持仓结构的原因。(业绩在2021.09有个小高峰,是因为在此时调整持仓结构,偏周期了,马上就迎来了周期板块的暴跌)不过,他希望通过达到一定程度择时来绝对收益,所以,他并不满意。


中加冯汉杰的观点与大多数基金经理“无脑"看好a股的观点不同。他认为:站在当下,股票市场的还没有明显提升,对长期潜在收益率回报提升有限,为中性状态。股票仓位为66%。这个降仓的操作时点在2021的一季度,从业绩来看,还是有正贡献的。

成雨轩管理的中欧远见两年定期定开在一季度减仓了30%,为48%。(2021四季度为79%)今年以来业绩为-20%,应该也有仓位调整贡献,这只基金属于股债平衡型的,应该有回撤控制要求,她管理的其他基金未减仓,业绩约为为-27%。

我个人对公募基金经理使用仓位管理方法成中性看法。主要取决于基金经理的认知深度,符合自己的性格、框架,逻辑自洽就好。条条大路通罗马。当然,想要做的好,难度极高。

最后,引用束金伟对择时的看法,我是非常认同的。

我们认为总仓位设定和个股仓位设定是一样的,取决于胜率、赔率和兑现时间三个要素。胜率指你赢的概率,赔率指你一旦赢了能赢多少。首先,胜率乘以赔率等于期望收益率,显然期望收益率越高仓位就应该越重。另外,在同样的期望收益率下,高胜率应当比高赔率下注更重的仓位,例如“100%的概率赚20%”和“20%概率的赚1倍”这两种情况期望收益率是一致的,但前者对应的仓位应该更重(数学上有个凯利公式,是对此问题的详细论述)。再者,仓位也取决于需要兑现的时间,“一个月看30%空间”相比“一年看30%空间”显然前者应当仓位更重。

从长期来看,公募基金永远满仓是对的。有几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个股是分析微观变量,而总仓位是分析宏观变量。个股仓位,取决于对具体企业的分析,往往是能够得到清晰的研究结论的,这意味着可以更准确的计算出胜率、赔率和兑现时间,进而个股仓位可以根据你的分析做快速的变化。而宏观变量往往是扑朔迷离的,大部分情况下通过细致研究只能把胜率从 50%提高到 51%,因此大部分时候计算不出仓位应该做怎样的变化,因此总仓位往往是长期满仓不动的。但是,在某些重大的节点,对宏观变量的分析能得相对清晰结论时,总仓位就应该做相应的变化。

第二个原因,从长期来说,人类社会总是不断进步的。从周期来说,美林时钟的四个象限里,只有滞胀这一个象限是应当持有现金的,其他三个象限都是可以满仓股票的。所以,从长期角度永远满仓是合适的。但是如果能确定当下就是处于美林时钟的滞胀这个象限,那也应当是阶段性择时的。

以上两个原因是合理的原因,但还有一个隐晦的原因是:永远满仓策略有利于做大产品规模,但从客户角度却未必是最优的。在当下的游戏规则和考核机制下,基金经理是风险偏好的,而客户其实是风险厌恶的,这里面存在着错配,这种错配是导致基金赚钱而基民不赚钱的原因之一。

相应的在理念上,市场上有一派观点认为价值投资等于长期持有、等于低换手率。我们认为这个观点是有待商榷的。我们认为长期持有应当是一种结果,而不应该是预设的前提。市场是很聪明和有效的,如果说一开始就能超越市场很多年就看到某种结果,其实是非常难的。我个人体会,在实操层面如果死抱着这一理念,容易发生两种动作变形。

第一种是,看似做价值其实是做趋势。实践中我经常会犯一个错误,就是拿长期持有好公司的心态麻痹自己。基金经理工作的本质应当是定价,而不只是选出了好公司但不去判断他们有多贵。这种时候看似是在做深度价值,其实是在做趋势。

第二种是,从主动退化成被动。实践中,我也经常犯另一个错误,就是拿风格不漂移麻痹自己。这种时候容易给自己贴上一个标签,我就是专注于某些赛道的,为了风格不漂移我不能减仓。但这其实是有悖于投资的第一性原理的。因为无论是对大盘里板块的轮动比较,还是单一板块的上涨下跌,浸淫于市场之中的基金经理理应比FOF经理和客户更专业。专注单一赛道永不择时,本质是基金经理把选择的权力交给了客户,产品变得工具化,是从主动退化成被动。

雪球转发:4回复:22喜欢:12

精彩评论

随风凭借力04-26 13:47

不合理的仓位管理本身说明基金经理能力不足,还不如不择时

全部评论

时间的秩序04-27 15:02

她是将华泰柏瑞专户从无做到有的人,能力应该不差。那会回归,是因为有一条政策,基金经理可以同时管里公募和专户。

深海大鲨鱼来了04-27 14:49

沈如果私募做得好,还会回公募吗?

时间的秩序04-27 08:07

近几年很少发行股票型基金了,多为偏股混合型,仓位比例在60%·95%。

Oneday604-27 00:35

不是不择,你们好好看看自己的基金合同,写的股票型基金不能低于80%仓位,熊市你能怎么择?

被迫做时间的朋友04-26 20:22

他们自己购买的份额就可以在高位跑路,你还说他们不会择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