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药行业的冷判断

中药会灭亡吗?

中药行业的确到拐点了,在这个行业两极分化之际,选对了,涨上天际;选错了,跌到地狱。一路曾经的白酒,乳制品与家电。

中药,主要由植物药(如人参当归三七),动物药(如麝香驴皮蛇胆),矿物药(如龙骨雄黄水银)三种组成。其中植物药为主,大约11146种;动物药其次,1581种;矿物药最末,80多种。植物,动物与矿物会消失吗?不会。

这些植物,动物与矿物,形成了我们的生物学科。中华文明在这方面,从两千年前到三百多年前,一直走在世界前列。大约300年前自牛顿之后,物理学与化学在基础科学上大幅突破,而生物学似乎暂时停滞了。生物学会消失吗?不会。会有突破吗?期待。

物理学与化学的突破,与工业革命相辅相成,今天的TMT,工业,汽车,电子,都在享受着物理基础科学突破后带来的应用上的爆发。今天的能源,化工,原材料与医药,也在享受着化学上的突破。生物呢?参考一下生物学博士就业情况就有直观感受了。在植物动物与矿物上的基础研究,近300年未有革命性的突破,除了达尔文普通大众还能举出几个名字。屠呦呦的青蒿素似乎带来了一些曙光。

前面的是一个大背景,中药就是在生物学相对停滞不前的情形下,令大家开始产生了动摇,也是中药粉吵不过西药粉的大背景。在这个背景下,中药开始了分化,一类降维选了“药食同源”,一类变通选了“中西结合”,还有一类转型选了“大健康”。硕果仅存的少数的“保密配方”以及少数坚守者如甘道夫一般。

“药食同源”这个赛道上,美国威斯康辛州的花旗参,韩国的高丽参,马来西亚的燕窝,澳洲的鱼油,新西兰的羊胎素,大多数是弃“医学”入“滋补”了。而国内的人参,三七,阿胶,当归,虫草等,大多数还处于“散,乱,杂”的局面,一如“烟酒茶”里面的茶叶,行业标准尚未完善,导致良莠不齐鱼目混珠。在这个领域里,要出现“中华”与“茅台”,还需要行业政策与管理上的推进。

“中西结合”这个赛道,我们反过来想,巨资投入的西医巨头们难道没有认真考虑过“西中结合”吗?目前前沿的主要还是集中在生物技术这个领域上。

上升到国家顶层设计的“大健康”这个赛道上,“草本精华”则一下打开一个巨大的消费品市场,主战场在日化,次战场在食品饮料。从洗发水,到牙膏,到沐浴露,到面膜口红等等,目前最成功的算是强生,志在成为中国强生的云南白药,的确有一定的优势:云南是全国植物种类最多的省份,几乎集中了从热带、亚热带至温带甚至寒带的所有品种,在全国约3万种高等植物中,云南省有274科、2076属、17万多种,占全国高等植物总数的62.9%。这个植物王国的远期价值,远在赤水河,东阿水,三斗坪之上。至于这个金矿的良性开发与利用,一看学术上的生物科学,二看经济上的商业运营,三看行业政策上的监管管理。

依然坚守在中药领域的,以三大慢性病为例。

高血压

主要西药有:①利尿药。②β受体阻滞剂。③钙通道阻滞剂。④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⑤血管紧张素Ⅱ受体阻滞剂。其中前两个为国际市场主要用药。国内的华润双鹤的北京0号,属于利尿药,实际上是西医。至于中药,同仁堂与中新药业的牛黄降压丸,压力不小。中药材中,罗布麻,稀莶草,夏枯草,钩藤,杜仲,决明子,石决明,茺蔚子,青木香,葛根,生槐花,黄芩等都被有被用于加工成降压药。与西药的“头痛医头”不一样的是,中药“降压”常靠“平肝”。

糖尿病

全球范围内,糖尿病市场仅次于肿瘤。糖尿病患者分为I型糖尿病、II型糖尿病、妊娠型糖尿病(GDM)和其他特殊类型糖尿病。其中又90%以上为2型糖尿病。西药方面,可以分为胰岛素及其类似物、双胍类、磺酰脲类、格列奈类、α-糖苷酶抑制剂、噻唑烷二酮类、GLP-1受体激动剂、DPP-4抑制剂、SGLT-2抑制剂九类及其它复方药物。其中胰岛素用药占据5成以上。西药在这方面,已经KO了中药。主要原材料山药,枸杞,知母,天花粉等,尚未能形成战斗力。这个赛道上的中药公司,不少打着“中西结合”的旗帜。

心脑血管疾病

高血压和糖尿病也是心脑血管疾病可能带来的影响。西药目前主要有阿托伐他汀钙片、瑞舒伐他汀钙片和前列地尔注射液为等。中药在这个赛道上具备一定的竞争力。主要依靠两种药材:丹参与三七。丹参与三七通过活血祛瘀,能够将沉积在血管壁上的瘀血一点点清除,达到防止心脑血管疾病的目的。而同仁堂与白云山等的安宫牛黄丸则更多用于急性-即中风脑溢血等。这个领域是中药最有希望在药理上有所突破的。

最后,以不变应万变的,也许是豪赌,也许是大智若愚。一如投资里面,在群体智慧面前,放弃掉所有的小聪明小技巧,用最笨的技巧,做最简单的判断。这也许是对科学的尊重,对人类目前所掌握知识的谦虚。

$云南白药(SZ000538)$ $片仔癀(SH600436)$ $东阿阿胶(SZ000423)$

iPhone转发:1回复:2喜欢:8

全部评论

扬帆启航qhe11-07 18:44

Innocent10-21 22:00

中药饮片企业栽倒,不好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