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很难学的原因是什么?奥秘在这里|兆民读书

原创 2016-11-19 兆民读书 第一财经资讯

文:程兆民
微信号:zhaomindushu

读者您好,最近你在忙什么?有没有被自己的情绪所控制?临近年底,天气变冷,事务繁忙,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理性地去做事,才是生活之道。如果你不是名人,你不用担心自己的行为会被登上媒体的头条;如果你是名人,一旦你因为不审慎的行为,被登上媒体头条,你就遭遇麻烦了。

巴菲特和芒格,这两位投资大家,以避免生活中的麻烦而著称。他们很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理性生活。他们从来不想因为自己的不审慎行为,而登上媒体头条。当然,对于多数名人来说,这一条生活法则太难了。

本周我在反复翻阅《巴菲特投资思想大全集》这本书时发现,价值投资,其实是很难的。难在价值投资是以理性驱动的;难在价值投资与人性相背;难在市场先生随时诱惑着每一位投资者;难在知行合一不容易;难在坚持一天很容易,坚持十年的人却廖廖无几。

理性是生活的灯塔,是人生的指路明灯。但是在生活中,人们的行为方式通常是感性的,理性常常退避三舍。如果你日常的行为方式是感性的,那你很难理解价值投资,因为这是一个抽象的概念。

在2015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当被问到在生活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这个问题时,查理.芒格回答说:我更善于把事情想明白。他表示,在很早以前,部分是在家庭的影响下,我就认为一个人最主要的任务是尽量做到理性。由于我只擅长这个,别的都不会,我就坚持做我擅长的。芒格表示:“理性是一种道德责任。伯克希尔在某种程度上是个理性的殿堂。”

在生活中理性是灯塔,在投资领域,理性更是至高无上的灯塔。1999年巴菲特在佛罗里达大学商学院演讲时说:当你做出决策的时候,你应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扪心自问。“我以一股55美元的价格买入100股通用汽车的股票是因为…”你对自己的购买行为负责,必须时刻充满理性,如果理由不充分,你的决定只能是不买。如果仅仅是有人在鸡尾酒会上提起过,那么这个理由远未充分,也不可能是因为一些成交量或者技术指标看上去不错,或盈利等,必须确实是你想拥有那一部分生意的原因,这一直是我们尽量坚持做到的,也是格雷厄姆教给我的。

格雷厄姆,不是一生下来就懂价值投资的。格雷厄姆大学毕业后,先是做了一名统计员,研究分析房屋贷款的风险。进入华尔街之后,格雷厄姆根据自己的研究,撰写了很多篇证券分析报告,并在金融刊物上发表。在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开始证券分析课程期间,格雷厄姆进一步梳理了自己的价值投资理论,最终完成了《聪明的投资者》和《证券分析》两部投资经典。

巴菲特,不是一生下来就懂价值投资的。10岁时开始买股票,到入门价值投资殿堂,巴菲特经历了9年的学习和摸索。19岁时,巴菲特阅读到《聪明的投资者》这本书,一下茅塞顿开,悟到了价值投资的真谛。此后,他通过几乎一生的学习和实践,身体力行并传播价值投资理念,伯克希尔公司也因此成为理性的殿堂。

芒格,不是一生下来就懂价值投资的。遇到巴菲特时,芒格已经35岁,在律师行业打拼了11年。年轻时的芒格,利用业余时间,在投资领域摸索了很久。29岁的巴菲特鼓动并说服芒格通过投资改变命运,喜欢研究抽象问题的芒格,由此下决心进入投资业。汇集芒格智慧箴言的那本书,《穷查理宝典》,从头到尾的每一段文字,都闪烁着理性的光彩。

对市场先生和内在价值这两个概念的认知,是你能否理解价值投资的关键。市场先生这个概念的发明,为的是让你理解并淡定地面对市场波动;内在价值这个概念的发现,为的是让你把精力聚焦在研究公司本身的内在价值上。

这一点为什么很难?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为市场波动所吸引;几乎所有人,都不愿意时间和精力,研究公司内在价值。

在1987年写给伯克希尔股东的信中,巴菲特详细阐述了“市场先生”这个概念。

巴菲特写道:格雷厄姆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朋友。很久以前讲过一段对于市场波动心态的谈话,是我认为对于投资获利最有帮助的一席话:

他说,投资人可以试着将股票市场的波动当作是一位“市场先生”每天给你的报价。他就像是一家私人企业的合伙人,不管怎样,“市场先生”每天都会报个价格要买下你的股份,或是将手中的股份卖给你。“市场先生”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他的情绪很不稳定。当他高兴时,往往只看到合伙企业好的一面,所以为了避免手中的股份被你买走,他会提出一个很高的价格,甚至想要从你手中买下你拥有的股份;但有时候,当他觉得沮丧时,眼中看到的只是这家企业的一堆问题,这时他会提出一个非常低的报价要把股份卖给你,因为他很怕你会将手中的股份塞给他。

《聪明的投资者》一书中的第8章,描述了对待股票市场上下波动的态度。巴菲特说,当我在19岁读到第8章时,我恍然大悟。我领悟到了上面涉及的心得。看上去它们显而易见,但我从来没有体会过。如果不是书中“市场先生”这个解释,恐怕过了100年,我还在盼望着股票价格节节高呢。

对于每一个投资人来说,能不能理解市场先生理论,是你能够进化到价值投资的关键。这听上去这很容易,做起来很难。因为这与人的感性思维相反。

理解了市场先生,你自然会进化到下一步。巴菲特写道:就我个人的看法,投资成功不是靠晦涩难懂的公式、计算机运算或是股票行情板上股票上下的跳动。相反地,投资人要成功,惟有凭借着优异的商业判断,同时避免自己的想法、行为受到容易煽动人心的市场情绪的影响。以我个人的经验来说,要能够免除市场诱惑,最好的方法就是将格雷厄姆的“市场先生”理论铭记在心。追随格雷厄姆的教诲,查理跟我着眼的是投资组合本身的经营成果,以此来判断投资是否成功,而不是他们每天或每年的股价变化。短期间市场或许会忽略一家经营成功的企业,但最后这些公司最终将获得市场的肯定。就像格雷厄姆说的:短期而言,股票市场是一个投票机,但是长期来说,它却是一个称重机。一家成功的公司是否很快地就被发现,并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只要这家公司的内在价值能够以稳定的速度成长,这才是关键。

巴菲特在1994年致股东的信中,道出了投资的秘密。我们将实质价值定义为一家企业在其生涯中所能产生现金流量的折现值。任何人在计算实质价值时都必须特别注意,未来现金流量的修正与利率的变动都会影响到最后计算出来的结果。虽然模糊难辨,但实质价值却是最重要的,也是唯一能够作为评估投资标的与企业的合理办法。

读者朋友,价值投资很难吗?在巴菲特看来,很简单。在1981年写给股东的信中,巴菲特写道:价值投资的理念看起来似乎很简单,也很普通。它就像一个愚蠢的人去上学,却获得了经济学的博士学位。它还有一点像在神学院读了8年的书,不断有人告诉你十诫就是你人生的全部。

大道至简。价值投资是抽象的,是理性的。对大多数人来说,要做到却很难。你必须将情绪纳入纪律之中,你必须把你的精力集中在分析和判断企业内在价值上。巴菲特说,你需要的是一种正确的思维模式,然后用心思考那些你真正下功夫就能充分了解的企业。如果你还具有合适的性格的话,你会做得很好。

在1996年写给股东的信中,巴菲特的一段话浓缩了他和芒格一生的投资智慧:身为一位投资人,大家其实只要以合理的价格买进一些很容易了解且其盈余在未来5—10年内会大幅成长的企业的部分股权。当然一段时间下来,你会发现只有少数几家公司符合这样的标准,所以要是你真的找到这样的公司,那就一定要买进足够分量的股权。在这期间,你必须尽量避免自己受到外界诱惑而偏离这个准则,如果你不打算持有一家公司股份10年以上,那最好连10分钟你都不要拥有它,在慢慢找到这样盈余加总能持续累积的投资组合后,你就会发现其市值也会跟着稳定增加。
Android转发:26回复:18喜欢:138

精彩评论

追求自由的候鸟 2016-11-20 14:55

价值投资简单,但不容易

全部评论

明确目标 2016-12-06 23:44

市场先生这个概念的发明,为的是让你理解并淡定地面对市场波动;内在价值这个概念的发现,为的是让你把精力聚焦在研究公司本身的内在价值上。 这一点为什么很难?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为市场波动所吸引;几乎所有人,都不愿意时间和精力,研究公司内在价值。

一只花蛤 2016-11-21 09:28

兄谬赞矣,我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业余的投资者。

coldwq 2016-11-21 08:20

哥们胸怀广阔,我说的有点猴赛雷。不过在雪球里您是最厉害的了

一只花蛤 2016-11-21 04:51

巴菲特与您相比差多了!

coldwq 2016-11-21 00:20

在中国学习巴菲特投资基本上都是失败者,老巴全拜美国国运所致,就最近几年他也是大幅跑输市场,几乎错过了所有的科技牛股,买了一个科技股还吹了半天的IBM我也是醉了。要不是可口可乐麦当劳美国的信用卡银行业的全球扩张,他基本上就是一只死兔放在其他国家完全没有复制性。离开了牛市他啥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