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知比可知更重要

2016-11-07  姚斌  pubanyaobin


一部证券投资的历程就是一部历史。如果一个人缺乏充分的历史感,那么就可能不懂得去反思以往的种种。纳西姆·塔勒布在他的那本《随机致富的傻瓜》中说,和许多硬科学不同,历史没办法做实验,但整体而言,中长期历史有能力展现大部分可能的情景,而把坏蛋葬起来。

一个普通的投资者有可能完全靠随机现象而在金融市场中挣了钱,如同一只动物有可能因为样本路径很幸运的生存下来一样。死守某些观念对任何人可能都不好。如果没有事先规划发生亏损时的对应措施,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有那种可能性。

证券市场不同于生活中其他方面的一个重要地方:一是知道不要做什么,而不是知道要做什么,知道不要做什么比知道要做什么远远来得重要;二是需要避免哪些圈套和陷阱,正如查理·芒格所说的,如果你知道你将死在那里,你就不会到那个地方去。

■可知与不可知

不可知论者认为,人的认识能力不能超出感觉经验或现象的范围,不能认识事物的本质及发展规律。这种观点在哲学上被归类至“唯心主义认识论”,但在价值投资领域中却很适用。

大多数投资者都会过高地估计自己的专业能力。如果你去调查他们,大多数人会认为自己会“高于平均水平”,而实际上他们可能只获得相当于上证指数涨幅回报的1/4,甚至可能还不到。实验表明,他们往往认为靠自身的能力能够影响随机事件。有人观察到,赌博者在骰子掷出前会下更大的赌注,但在骰子数字未呈现时,其愿意下注的数额就要低一些。这就是所谓的“控制错觉”,这也导致了投资者通常会高估自己在股市上创富的能力。

许多股市专家人士通常会表现出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因此许多人喜欢听从市场上唾手可得的“可靠消息”,而那样专家人士会推荐购买某些股票。实际上,这些分析师的预知能力都会被严重高估,他们预测的东西根本靠不住。他们所做的推荐往往关注的是短线交易,因为他们的客户大多只关注这类交易。

分析师所推荐的股票往往是最强劲的股票,其涨幅可能已经是20%或30%,甚至100%。投资者可能因此会赚钱,但也可能亏钱,更多的是亏钱,所以这不是可持续的长期投资策略。实际上,投资那些没有引起分析师关注的股票或许是更好的选择。有人做过实证,在2006年,50只受关注最少的标普500指数股票取得了24.6%的涨幅,整个标普指数在同一个期间的涨幅13.6%,而那些分析师推荐的股票平均涨幅不及标普500指数。

与多数人相反,价值投资者大多都是“不可知”,他们的投资既不基于对宏观未来的预测,也不基于对市场短期的预测。因为这样的预测并非关键所在。因为他们清楚世界非常难以预测,预测是不可靠的。所以他们是“不可知派”。但是他们知道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也知道这些事件将导致什么结果。虽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知道现在处于什么位置。他们在逆向思维上极其出色:当公众都喜欢投资时,他们不去投资;当公众都不喜欢投资时,他们就会认为这是一个绝好的买进信号。

■有限的能力圈

个人的能力圈是极其有限的,然而许多人会表现得像无限一样。我不是有效市场假说的信奉者,但是在我看来,在短线交易上,个人投资者不大可能会胜过专业投资者。举例说,有些人很喜欢买进著名而“伟大”公司的股票,他们会认为这样的公司有声望,而且业绩指标优异,然而这种做法并不可取。因为所有的投资者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公司的业绩,这意味着积极的预测已经体现在当前的股价中,这会让你不大可能跑赢市场,获得超额回报。实际上,你应该关注的是当前的股价是否与公司的价值相符,或者股价是否过高或过低。当前的股价因为负面的市场情绪而没有体现出真实的价值,这才是我们所要关注的。

有些人十分羡慕机构投资者,认为他们无所不能,能够掌控局面,而实际上并不如此。比如主动管理型基金,但是大量研究证明,大多数主动管理型基金的总体表现要逊色于整体市场。2008年至2009年,美国500家规模最大公司股票的标普500指数在很短的时间内下跌了51%。这应该是主动管理型基金证明自己在困难时期表现更胜一筹的大好时机,就算只平均损失30%到40%也是胜利。然而事实上在这段时期,多达89.9%的主动管理型基金表现不如参考指数。继续上溯至2000年至2002年,那时美国股市遭遇了自1941年以来表现最差的三年,在所有主动管理型基金中,表现不及参考指数的基金超过半数,甚至超过3/4。

2009年,晨星评级机构发布了一项研究报告,他们调查了4300名基金经理,发现有2216人没有向自己管理的基金投入一分钱。投资额在1美元到1万美元的有159名;投资额在10001美元到5万美元的有393名;投资额超过50万美元的只有610名,仅占15%。总体上看,对于这些年薪数百万美元的基金经理来说,这点钱微不足道。这至少可以说明他们对自己管理的基金信心不足,但是他们鼓动投资者购买这些基金的力量却很强大。

一项研究分析了某一年排名前25%的基金在其后的发展情况,发现只有1.85%的基金在随后三年里一如既往地排名在25%之前,但是没有一只基金在五年内保持在排名前25%。表现最差的基金却显示了某种连续性,这主要是由于它们的高成本彻底摧毁了它们的表现。这说明投资绝对不是一项简单的事情。

2013年,沃伦·巴菲特在致股东信中指出,非职业人士的目标不应该是挑选赢家,而是应该去持有一批具有代表性的企业,它们在总体上必定会有良好的表现,一只低成本的标普500指数基金会实现这样的目标。

■效仿奥德修斯

最好的投资是在股市跌至低谷时,但是没有多少人会做到这一点,其中的原因是我们只能在事后看出低点,毕竟谁也不知道股价是否还会继续下跌。并且,在萎靡不振的市场进行投资,会面临着极为残酷的心理斗争。

最差的投资是在股市最高点时。1929年买进标普指数的投资者到1932年6月时不仅损失了80%的资产,而且还要等到1958年底才看到指数重回1929年的水平。1966年投资的人到1974年时损失了56%,而且要等到1992年5月才看到指数重回1966年的水平。1980年代投资日本股市的人,至今尚未回到当时的最高点4万点,现在是17200多点。以高昂的代价买进股票不可能是最好的投资。

大多数的投资者往往在股价处于最高位时买进股票或基金。因此他们所获得的回报非常低。从1991年到2004年,美国市场的平均投资回报率为每年12.2%。在这段时间里,7125只基金的回报率仅7.7%,而投资者获得的平均回报率就更低了,只有6.1%。格雷厄姆曾经警示我们,牛市会导致亏损。过去我对这句话非常疑惑。然而2015年上半年的牛市果然让我大开眼界,并且直接验证了格雷厄姆的论断。

塞壬(Siren)是古希腊神话中人首鸟身的海妖,能够飞翔在大海上,拥有天籁般的歌喉,常用歌声诱惑过路的航海者而使航船触礁沉没。特洛伊英雄奥德修斯率领船队经过墨西拿海峡时事先得知塞壬那令凡人无法抗拒的致命歌声。于是命令水手用蜡封住耳朵,并将自己用绳索绑在船只的桅杆上,因为他听塞壬的歌声究竟如何。当他听到塞壬的歌声时,就越想挣脱绳索靠近塞壬,然而他的水手就将他绑得越紧。最终方才安然渡过墨西拿海峡。

对于投资者而言,最危险的莫过于最乐观的时候,这时必须强制自己不投资或少投资;同样的最危险的莫过于最恐慌的时候,这时必须强制自己不要将股票卖出。你必须像古希腊的英雄奥德修斯一样,将自己紧紧绑在桅杆之上,如此才有可能让自己的财富不断增长而不至于沉船覆没。

(欢迎关注一只花蛤的微信公众号:pubanyaobin,本人第一本书《在苍茫中传灯》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字数35万字,目前正在排版付印中。)
Android转发:9回复:7喜欢:43

全部评论

一只花蛤 2016-11-08 11:55

看看下个月吧

虚灵顶劲气沉丹田 2016-11-07 18:58

老师,您的书什么时候出?

静水沉香 2016-11-07 17:26

野人化缘 2016-11-07 14:02

明儿就出发 2016-11-07 13:52

一只花蛤老师这头像有点像华荣,就是《猎庄狐狸》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