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小米OV手机AI大战,这些AI技术公司才是幕后帮凶!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Lina

从2017下半年以来,行业对于人工智能的关注重点开始逐渐从技术突破转移到产业落地,这也对大大小小的AI创业公司提出了终极灵魂拷问——市场在哪?客户在哪?

于是,在最初的一两年间,人工智能在行业重重迷雾中兜兜转转,不断尝试。再加上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资本对于商汤科技和旷视科技两只AI独角兽的不断亲睐、步步紧逼,致使其估值一度高达30亿美元——要知道,商汤科技成立至今也只有短短三年半时间。

只有一个亿级、甚至十亿级的用户量与业务量,才能够撑得起此等巨额体量的融资与估值。可放眼望去,即便是被几乎所有AI视觉公司挂在嘴边的安防市场,其摄像头出货量也只在1亿颗左右,其中能容下AI的高端产品不到20-30%(数据来自深鉴科技CEO姚颂采访),市场究竟在哪?

答案就在不远处——智能手机。

根据Gfk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智能手机总出货量为4.49亿台,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而与此同时,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已经日趋饱和、行业进入洗牌期、逐渐逼近负增长,各大手机厂商开始不断追求技术创新与升级,也纷纷将目光转到了人工智能上。

华为消费者业务总裁余承东曾经对智东西记者说,“人工智能,将会成为未来5-10年里影响手机行业竞争格局的最关键因素之一。”它不仅能支撑智能终端人机交互模式的变革,未来甚至还能变革手机商业模式。

一边是嗷嗷待哺的AI创企,一边是跃跃欲试的手机厂商。两者一拍即合,硝烟开始漫起。

随着手机逐渐成为消费端AI的最大落地场景,以商汤和旷视为首的一批AI公司们已经悄然打响了一场“手机圈地战”——你抢下vivo、我夺下小米、你抢下OPPO、我抢下美图秀秀、你夺下王者荣耀……

本文为《一年十几亿台,智能音箱算什么!语音技术最大风口在这》文章的兄弟篇,将从视觉AI“入侵”手机这一维度切入解读,以商汤科技和旷视科技为主的AI独角兽创业公司在“手机圈地”这一市场中的胜负几何。

本文是智东西(zhidxcom)原创稿件,转载联系微信:zhidx007,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当我们讨论手机视觉AI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目前,AI视觉落地到手机的业务可以分为成像、感知、识别、理解四大类,简答来说对应的功能分别是:

* 成像:摄像头成像优化、手机3D成像、AI智慧双摄等;

* 感知:摄像头景深采集、运动增强去糊等;

* 识别:识别人脸、动物、美食等不同物体,可以进行解锁跟拍照优化,这一阶段属于较为高级的计算机视觉;

* 理解:基于AI识别,对于视频与图片的进一步理解,可以用在广告、电商业务优化等。

商汤科技CEO徐立在一次采访中对智东西表示,在这四大块里,成像和感知两方面对技术要求没有那么高,没有AI技术也能完成,有不少企业在切入,里面也包括虹软这类老牌厂商;识别和理解这两方面则有少数几家AI企业在切入,能够单独提供比如美颜、解锁等应用。

“国内主流手机的AI 3D成像方案都是商汤提供的,”徐立说,尤其是AI智慧双摄方案,“商汤是全中国唯一一家不需要支架就能做(场景)3D的。”

原先手机的双摄方案需要在两个摄像头之间做一个硬件支架,才能保证两个摄像头的像素点无缝拼合,形成场景3D成像。商汤的AI双摄方案则可以省去这个硬件支架,通过AI场景识别将两个摄像头的成像拼合,形成场景3D成像。这个硬件支架的成本是2美元,如果你想省掉这2美元,据徐立表示“国内只商汤能做。”

最近,vivo在印度、泰国等几个海外市场发布了vivo V9,其中就采用了AI智慧双摄方案。vivo V9将面向印度、菲律宾等海外市场销售,可以理解为刚刚发布的vivo X21低配版,其外观与vivo X21非常的接近,主打AI智慧引擎、AI美颜自拍等功能。这款手机在国内几乎一直未曾有过消息。

而vivo X21的国内正常配置版本的人脸识别及优化技术,则来自于商汤科技的“老冤家”——旷视科技。有趣的是,vivo这种国内版与海外版区别对待的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据报道,此前发布的vivo X20正好反过来,其国内版人脸识别技术被商汤拿下,海外版(如印度、印尼等)则花落旷视。

“圈地”战果:旷视胜在入口,商汤强于长尾

在被问到“手机厂商合作伙伴有哪些?”时,旷视的公开宣传口径为:华为、vivo、小米、锤子、美图、联想等国内主流手机厂商。而商汤的公开宣传口径则为:华为、OPPO、小米、奇酷、努比亚等国内主流手机厂商。

看似平分秋色,甚至有点高度重合、老虎老鼠傻傻分不清楚,不过如果我们把商汤和旷视与各大手机厂商的每项合作拆解开来,却发现其中仍旧大有门道。总的来说,旷视的手机AI技术主要集中在两大类:人脸解锁、相册聚类,并且已经取得了不少整机厂商的亲睐。而商汤的战线布局则更为广泛,成像、识别、AR等都有涉猎,但在整机品牌“圈地战”中表现较弱。

上图是据智东西行业了解及公开资料整理出的各手机品牌商所采用的AI技术来源,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旷视在整机厂商的“圈地战”中表现不俗,主打FaceID人脸解锁技术;相对而言,商汤所提供的AI技术更为广泛,在整机厂的“入口”圈地战方面并不激进,更多选择从较为长尾的软件切入合作,包括人脸识别、人脸解锁、AR等技术。

旷视CTO唐文斌曾经表示,“我们给几乎所有的安卓厂商提供的人脸解锁技术,同时我们也提供了基于手机单摄、双摄、或者更复杂情况的3D摄像头的影像处理技术,帮助你拍的照片能够更美,在vivo X21手机里面,就有旷视提供的3D打光技术。”

除了手机品牌商外,APP应用也是手机AI的另一战场。这一战场范围更广、用户更多,既包括我们常见的美颜、视频社交等,也包括了被旷视视为重点业务的互联网金融等,以下为部分APP采用的AI技术来源整理。

金融业务是旷视的主战场之一,落地的具体应用指的就是身份安全验证。目前旷视的主营业务包括AI+金融、AI+安防、AI+手机,旷视CEO印奇曾经表示,在互联网金融头部1000家客户中,80%至85%是旷视客户,包括分期乐、宜信、小花钱包等,能带来三四成收入。

当然,商汤科技也没有放过互联网金融这块鲜肉,据另一间人工智能技术提供方——云从科技金融行业部总经理张兴旺分析,在互联网金融这一块,旷视市场份额为50%左右,商汤在30%左右。

除了金融之外,AR也是一个具有不错潜力的领域——这是商汤占尽优势的战场。上个月,商汤与OPPO合作推出了AR开发者平台,能够为AR开发者提供各种开发工具包,目前入驻APP包括京东AR购物、王者荣耀AR、网易悠梦。

而商汤自家的SenseAR引擎则在2016年推出,据商汤CEO徐立表示,目前SenseAR已经覆盖超过90%的互联网视频应用,广泛应用于直播、短视频、美颜等AR应用,已经获得超过80%的亚太市场,算是商汤在手机AI领域的特色业务。业内人士对此的评价是,“(去年一年)赚了几千万,利润还是可以的,业务模式不算稳定。”

逐渐浮出水面的危机:客户变对手

早年间,旷视曾经宣布与蚂蚁金服合作,蚂蚁金服会在其产品中使用旷视的AI技术,蚂蚁金服也参投了旷视的C2轮融资。不过如果你现在打开支付宝的会发现,相关“刷脸”的页面底部注明了“蚂蚁佐罗提供技术支持”。

蚂蚁佐罗是蚂蚁金服孵化的科技平台, 2017年10月从蚂蚁金服中独立出来,成为独立的公司,蚂蚁佐罗计划打造金融级的生物识别平台,包括人脸识别、眼纹识别、声纹识别、指纹识别等技术。其技术除了在蚂蚁金服和支付宝中应用外,现在已经逐渐输出到肯德基刷脸支付、网商银行认证、刷脸取快递、刷脸酒店入住等场景中。

随着行业对AI技术重视度的不断提高,目前国内几个“巨头”APP(如微信、支付宝等)都开始逐步摆脱技术依赖,加大自研AI技术的比例,从BAT这种老玩家到滴滴、今日头条等小巨头,无不重金押注向人工智能。

除了APP厂商在加大自研AI的脚步之外,手机品牌商也不例外。

就在前不久的4月4日,OPPO宣布成立OPPO研究院,下设六大研究所,围绕AI、5G、影像处理和新材料新工艺等方向开展研究。

vivo则早在2017年就已经在圣地亚哥、北京、深圳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目前已经有近200人的团队在做相关研究。今年3月19日,vivo还推出了自研的人工智能虚拟助手Jovi。

美图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智东西,在现在的美图秀秀APP与美图手机中,基本上采用的都是自研技术,包括人脸检测、识别、美颜、分割等,未来人工智能会在美图的全线产品中渗透。美图CEO吴欣鸿曾经表示,“美图已经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而令人有些感概的是,印奇曾经说过,“2013年美图秀秀是我们第一个签单客户。”

在确认人工智能成为重要技术趋势之后,各大手机品牌商与应用提供方都纷纷开始加大AI技术自研比例,致使AI技术门槛降低。像OPPO、vivo这种设立内部研究院、将AI技术用于自家产品的也就算了;如果像蚂蚁佐罗那样剥离成独立公司,致力于向外输出AI技术的话,这种客户变对手的场景恐怕是AI技术提供方最不愿意看到的场景之一。

金主带来的不光是融资,还有业务

商汤和旷视是赚钱了的。

在几天前的第三届商汤人工智能峰会上,商汤科技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汤晓鸥教授说,商汤科技在2017年已实现全面盈利,营收相比2016年增长420%。在说起具体的营收金额时,徐立给出的答案则是“亿级”,2018年还要以300%-400%的速度增长。

而根据安信证券和易科的分析和预测,旷视科技2017年的营收将达到9000万美元,并实现盈利。另一位业内人士向智东西给出了更为确切的营收数据:5.6亿。不过印奇曾对这一数据回应道,“2017年确实是规模商业化比较重要的一年,增幅比较大,我们应该有盈利的可能,但这些具体数字不是真实的。”

就是这两家已经盈利了的企业,却在融资领域步伐一浪接一浪。去年7月,商汤科技曾宣布获得4.1亿美元B轮融资,一举刷新国内AI创企融资纪录,后来被旷视科技在同年10月以4.6亿美元C轮融资的记录超过。不过,就在不久前的4月9日,商汤科技宣布完成6亿美元C轮融资,再度夺回第一宝座。

资本对这两家AI独角兽的亲睐简直前所未有。

▲自成立以来旷视与商汤的融资经历

无论是真实还是假装,这商汤与旷视从来没有表现出迫切的融资欲望。此前业内还曾盛传商汤科技将于2020年IPO上市,商汤在融B轮时曾为此签下了三倍的对赌条约。不过徐立表示,商汤从始至终从来没有签过任何对赌条约。

接受完阿里领投的6亿美元C轮后,商汤科技的估值已经达到了30亿美元(也有消息称是45亿美元),如此高昂的融资与估值,再加之“2020年IPO”传言的步步紧逼,寻找到持续的业务增长点对于商汤科技来说,的确是重中之重。

▲商汤各业务营收占比

徐立向智东西透露,目前,在五大业务线中,手机业务已经在商汤中占到了20%,剩下的四大业务分别为:IVA视频安防等业务占30%、互联网业务占20%、车载业务占20%、其他新兴业务占10%。

▲旷视各业务营收占比

而旷视的主营业务包括AI+金融、AI+安防、AI+手机,正如前文提到的,印奇曾经透露AI+金融占据了旷视三四成的收入;根据易科预测,2017年旷视的AI+安防收入占了总营收的44%,未来可超过半数。

“现阶段,业务增长对于商汤来说很重要。”——徐立这样说道。此前商汤之所以会接受阿里领投的6亿美元融资,主要是基于业务增长的考虑,商汤可以将自己的AI技术放在阿里云上,作为SaaS服务向用户提供。

此外,在2017年11月,商汤还接受高通了高通的少量战略投资,并在之前的10月与高通达成了战略合作。徐立表示,通过高通技术团队与商汤团队的合作开发,将商汤的人脸识别、物体追踪、游戏AR技术深度优化到高通的芯片上,可以形成软硬件打包方案卖给OEM厂商。

“如果高通每年卖10亿颗芯片,其中2亿颗是搭载了商汤AI的高端芯片,那么我们每个芯片收OEM厂商1块钱,加起来就是2亿元。”

在融资方带来业务增长方面,旷视最为受益的其实不是手机,而是安防。由于旷视的AI+安防领域的主要付费客户是政府,因此,C轮融资中的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的政府背景也对旷视的AI+安防领域的应用起到关键作用。

“刷脸”技术的下一个攻克难关:3D结构光

上文提到了云从科技——另一人工智能技术提供商,去年年底宣布完成5亿人民币融资。云从科技的主要战场之一也是金融,不过和商汤、旷视相比,主要集中在银行方面。据称云从科技已经做到银行业人脸识别技术第一大供应商之一,其技术被农行、中行、建行等80多家银行使用。

在今年2月时,乘着iPhoneX的前置3D结构光技术热潮,云从科技也推出“3D结构光人脸识别技术”,与上游厂商一起研发适配于智能手机的小型化3D结构光软硬件,用于人脸识别与解锁。

根据原理和硬件实现方式的不同,行业内所采用的3D机器视觉主要有三种:结构光、TOF 时间光、双目立体成像。综合来看,3D结构光方案更加适合消费电子产品前置近距离摄像,可应用于人脸识别 、手势识别等方面,比2D图像做人脸识别具有更高的安全性。

iPhone X的Face ID中就采用了人工智能加持的3D结构光方案:数据采集由该机正面上方的景深感知摄像机(即“刘海儿”,TrueDepth Camera System)完成,其红外线发射器可以发射3万个侦测点,利用神经引擎(Neural Engine)将反射回来的数据与储存在A11芯片隔区内的数据进行对比,实现用户面部的3D读取与处理。通过神经网络训练的加持,Face ID失误率仅为百万分之一,远小于Touch ID的五万分之一。

寒武纪架构研发总监刘少礼博士曾经告诉智东西,“通过结构光发射器和红外摄像头配合,可以捕捉人脸的深度信息,比之前用2D图像做人脸识别进步了很多。”

目前国产手机中主要还是基于可见光、红外光感知2D人脸面部特征检测技术。这一技术通常是基于少量的样本去预测、假设,并通过编写的程序来判断人脸的纹理信息,嘴巴大小,两眼间距离等,得到的始终是二维的信息,无法得到眼睛凹陷程度、鼻子高度等3D信息,存在被攻击的漏洞。

商汤和旷视此刻都在加大力度投入研发此项技术,但此项技术需要配合景深摄像头等硬件技术发展,如今尚未有搭载国产3D结构光人脸解锁方案的手机面市。

结语:AI技术大火烧过后,落地行业才是正道

人工智能从来都只是一项技术,只有“+”到某个行业中、为这个行业里的客户带来真实的、可以看得见的优势或业务增长时,人工智能的价值才能凸显开来。目前AI能够落地的领域有很多,从语音到自动驾驶、从医疗到教育不一而足;智能手机虽然只是其中的一个,但却凭借着巨大的单一出货量成为人工智能落地变现的一个重要场景。

在商汤、旷视的近身肉搏中,我们看到了手机领域的AI视觉圈地战已经日益激烈,从最早的“刷脸解锁”一路蔓延到拍照优化、人脸识别、相册聚类、增强现实等等广泛战场中,还有不少玩家类似云从科技的站在圈外跃跃欲试,正欲下海。

另一方面,手机品牌商与APP应用方也逐渐意识到了人工智能的重要性,开始有意减少对外部AI技术方的依赖,甚至像蚂蚁佐罗这样成立独立公司,从原先的客户摇身一变,成为竞争对手。

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行业的关注重点已经从AI技术逐渐转移到行业落地。商汤与旷视——两位“老冤家”——在融资与产品化路径上的你追我赶,彼此都已经开始逐渐朝着AI平台的方面进发,争相要做AI时代的“水和电”。

通过一窥两大独角兽AI公司在手机行业的落地场景,我们可以观察到它们的现状:如今的商汤与旷视,在技术方面,需要快速将积累的AI技术落地为产品、落地为工具,为其心心念念打造的大AI平台添砖加瓦;而在市场方面,寻求业务增长、寻求商业变现则成了重点任务。

@今日话题 @方舟88 @伊斯坦布尔探花 

雪球转发:3回复:23喜欢:10

全部评论

孤独者的游戏2011 05-18 11:27

正常流动

暮雨轩石 05-18 11:15

如何看待公司公告中提到的有30名股权激励人员离职一事

孤独者的游戏2011 05-12 19:22

咋们不在一个频道

lxfe113924 05-12 14:19

楼主辛苦了

上海小散W 05-12 12:26

不看好应该把中科创达删除啊多关心点自己看好的公司那多好阿。这样才能更好的集中精力赚自己看得懂的钱(300496)中科创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