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飞数据(SZ300738)$ $中贝通信(SH603220)$ $三丰智能(SZ300276)$ 

文字,写多了腻,不写又感觉痒。倒不是觉得自己很牛逼,习惯性自嘲为傻逼。一般来说,写字多的人都自认为特牛逼,我以前也有过这样的认识,以至于废寝忘食通宵达旦矗在显示器(不是党纲)面前,不停地耕耘,比参加人大的代表们都认真、都全神贯注。
这个优点,来自启蒙教育。打小妈妈(不是党妈妈)教育我,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成人后,即便这个社会充满了欺骗、愚人、忽悠与尔虞我诈,但对妈妈的告诫,我一直深信不疑。为此,我有了创作先锋小说的冲动。不管我的文笔如何差劲、如何下流、如何非主流,如何不入流,我总觉得,只要按照妈妈的说教,一定会成功。
可残酷的是,写字多的人大约是傻逼。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吾为镜,可以知傻逼。当我辛辛苦苦构思三年、创作两年、即将一年便大功告成的《孽恋》,却于前年上月今日毁于一旦。这个悲剧的产生源于我破电脑的破硬盘,就这么把我格式化成傻逼,一片空白,但却写不进任何信息,更恢复不了以往WORD文档。
5年的时间,让共产党摇旗呐喊的话,足可以解放大半个新中国。现在,就这样被我稀里糊涂的浪费掉,想到这,傻逼的我隐隐心痛。
拧开电脑,拆下硬盘。站在18层的高楼,仿佛置身于18层地狱,对面的写字楼灯火明灭,错落有致带着尖顶的哥特式别墅散发着金钱的腐烂气味,我越来越有窒息的感觉。
身子蜷缩在飘窗的大理石上,左手一杯舅舅酿的高纯度白酒,右手拿着那块拥有89年伟大、光荣、正确的历史硬盘,我有些恍惚。推开窗户,白酒一饮而尽,右手一松,硬盘便缓缓下坠,如秋冬萧瑟的枯叶,左右摇曳,曼妙生姿。
突然脑海中闪现大话西游的经典台词:月光宝盒是宝物,乱扔它会污染环境,砸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砸不到小朋友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关我P事,我是傻逼我怕谁。天生不是情人与善人。
又或者按照我皈依佛门的逻辑,这个硬盘砸下去,砸死的必定为恶人。佛家有云,有因才有果。如果他或者她不是恶人的话,根本不会砸到。如果砸到,那说明他或她必定是恶人。8万4千说法门,我不懂,世上懂的人也不会多。
思维的混乱在于灵魂的出窍。最近真的很颓,我早就烦腻这样的生存状态,严肃认真的说,生不如死,很简单的问题找不到正确的答案。比如,人活着为了什么?我们从哪里来,将往哪里去?一个人可以靠自慰耗尽最后一滴精液吗?
当年有次送民工回家的高速公路途中,我甚至都有弃车涅槃的冲动。每每这种想法涌现脑海的时候,我又不由得替老板难过。兄弟情深,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拉过我,我不能这样背信弃义,撂一个他都无法承受的烂摊子,这不是我的兄弟观。
也许真的思维出了障碍。到底是自己怕死?还是为兄弟设想?这不好细说。我只知道从他人的死亡,可以看到美学的内涵。倘若某天死亡真的降临我头,我还会如此坦然吗?说不定会惊悚万分。本质上我是个懦夫,这也是好多人给我中肯的评价。
昨天很兴奋很无奈很牵强的加了个群,也不知道聊啥?聊草榴她们鄙视,聊BTC他们不懂。于是,只好“恩,啊,呵呵,哈哈,嘿嘿”。离群索居,非神即兽。总有一天会离开那群的,如同总有一天我们都会离开这个美丽的星球。

昨日接近5个点,今天还不到三个点,满仓踏空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0

全部评论

风息也03-03 14:10

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