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卒子-简容

中国卒子-简容

http://weibo.com/u/1707465002   经济研究,自己属于半路出家;对经济数据分析的喜爱,自己是用“痴迷”来形容,遵循小问题大观察、大问题小观察的研究风格,固守理想但不脱离实际。

中国卒子-简容的热门讨论

汇率会超出历史轨迹吗??查看全文

好久没有做CPI的数据了;今画一个:7月份核心CPI又落至3%以下,年内CPI没有一点压力;CPI--PPI的框架显示,经济已开始回落。查看全文

经济痕迹海外部分第1篇----美联储缩表测算 网页链接 我的测算是:美联储缩表是弹性的缩表,要视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的起伏相机抉择,如果商业银行再次收缩,美联储依然会扩表对冲。假设美联储明年初开始缩表,缩表周期为5年,商业银行按照4-6%的速度扩表...查看全文

The year in charts--2017,The Economist查看全文

目前虽然名义利率上的快,但若考虑通胀因素后实际利率,还在历史低位,那么后期通胀水平回落,实际利率上升才有可能触发央行有动作,或者经济增速出现很明显的失速信号,不然央行不会动作;第二包括资管新规等监管的持续加强,短期内看不到逆转,由此造成的影响不是短期的;第三就是今年经济增速超...查看全文

画了五张图,探究一下藏在人民币汇率后面的"妖"。查看全文

一季度的6.9%,究竟表明经济复苏进程是趋好,还是变差,二季度数据就是验证或者是确认,做了个情景预测,拭目以待了。查看全文

2012年底的判断是:“翻一番”目标可能将于2017年就提前完成——即实际GDP到达15万亿,名义GDP达到80万亿的规模,而届时中国M2余额则要达到近190万亿,财政收入将达到24万亿。 网页链接 2017年实际数: GDP算是蒙对了;当时没有存单,现在存单+M2余额176...查看全文

2017年宏观经济最需要反思的事件——金融和实体经济关系的变化,在GDP增速由6.7%回升至6.9%的同时,有四个数据信号需要解释清楚:第一,与2015-2016年不同,2017年剔除金融业的GDP增速超出了GDP整体增速;第二,克强指数(实体经济的高频指标)与社会融资脱节,实体经济大幅回升的同时,并没有观...查看全文

对金融危机十年的局部反思:自2007次贷危机降临并在2008年引爆金融海啸至今,已过去十年,这期间中国经济金融所经历的变化是完全超预期和陌生的,即便是观察发达国家的经历和应对经验,也没有现成的案例和分析框架可兹利用。时至今日,我们的重点除了一以贯之的“稳是主基调,稳是大局”之外,还...查看全文

经济痕迹︱“死叉”边缘:中国会失落吗? 网页链接查看全文

按照美联储昨天会议的说明,如果今年9月份会议之后开始缩表,那么到2022年,联储的资产规模将缩减至1.6万亿,比我之前的估算还要激进——原来估算是到2022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规模缩减至1.8万亿-2.2万亿。但是弹性缩表,在本次会议上得到确认。查看全文

只画不语查看全文

接上图,有什么手段能够实现——既不空转,又不融资贵——的目标呢?查看全文

“我可以计算天体运行的轨道,却无法计算人性的疯狂。”查看全文

7月份经济数据全线回落,其中财政支出力度收敛也许是一个原因。查看全文

评“新周期之辩”.首先,在咱们的宏观调控思路中,很少用“周期”的字眼,“结构性矛盾”倒是常态语言;其次,债务周期、金融周期是否存在,尚待论证,最起码美国就不存在;第三,罗默说近30年宏观经济学丝毫未进一步,说的是实情,所以经济界一遇到事情,只能见金融,说金融了,而金融只是经济的...查看全文

GDP平减指数、PPI和CPI出现如此大幅背离,这是首次。查看全文

2018年经济展望:“商品牛”对决“债券牛” 网页链接查看全文

前三季度,实体经济的实际融资成本累积提升了75个基点(一个基点=万分之一),但经济增速稳定在6.9%,莫非这次要例外???查看全文

他的全部讨论

2012年底的判断是:“翻一番”目标可能将于2017年就提前完成——即实际GDP到达15万亿,名义GDP达到80万亿的规模,而届时中国M2余额则要达到近190万亿,财政收入将达到24万亿。 网页链接 2017年实际数: GDP算是蒙对了;当时没有存单,现在存单+M2余额176...查看全文

2018 PPI——5.5%;CPI——2.5%查看全文

周小川:智推改革的行动者 网页链接查看全文

如果说2016是矫枉过正,那么2017呢?怕也有过正之嫌,只不过程度弱于2016。 展望2018,再次<0怕是大概率。查看全文

The year in charts--2017,The Economist查看全文

中国如何实现“不可能三角”的兼顾 网页链接查看全文

2018年经济展望:“商品牛”对决“债券牛” 网页链接查看全文

2018年经济展望:金融和实体经济关系起变化 网页链接查看全文

我自己的判断是2016年三季度危机就已结束。但目前持续低水平的通胀,又反映出总需求还不是很给力的。接下来很自然的一个问题就是:本次危机导致的疲弱总需求还能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吗?由此,当前宏观经济分析的重点已经由反危机时的政策施力点转为危机后总需求的复苏。结论也许略显悲观: 缺乏美...查看全文

2017年宏观经济最需要反思的事件——金融和实体经济关系的变化,在GDP增速由6.7%回升至6.9%的同时,有四个数据信号需要解释清楚:第一,与2015-2016年不同,2017年剔除金融业的GDP增速超出了GDP整体增速;第二,克强指数(实体经济的高频指标)与社会融资脱节,实体经济大幅回升的同时,并没有观...查看全文

重来没有新鲜事——上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初,日本主要矛盾的转换。查看全文

从货币条件的变化看,明年经济要回落,但是2016年四季度之后,融资和经济活动的关系就变了。如果2016是筑底,2017是筑底确认,逻辑上2018应该是新起点,看看吧... 如果2018年是新起点的话,现在的连升的债券收益率还是资金面和监管导致的吗?---还是说market is smart呢?我此前给出利率难降的三...查看全文

目前虽然名义利率上的快,但若考虑通胀因素后实际利率,还在历史低位,那么后期通胀水平回落,实际利率上升才有可能触发央行有动作,或者经济增速出现很明显的失速信号,不然央行不会动作;第二包括资管新规等监管的持续加强,短期内看不到逆转,由此造成的影响不是短期的;第三就是今年经济增速超...查看全文

前三季度,实体经济的实际融资成本累积提升了75个基点(一个基点=万分之一),但经济增速稳定在6.9%,莫非这次要例外???查看全文

年内10年期国债名义利率升破4%是大概率事件 网页链接查看全文

做了条美国的菲利普斯曲线,经济学人做的是全球的,说的都是一个问题:未来的货币政策空间在哪?经济痕迹︱假如菲利普斯曲线失灵,货币政策怎么办?网页链接查看全文

惯例,每年这个时候,基本已可以对物价进行初次预测了查看全文

Aging+Central bank system=?查看全文

4%是这次10年国债利率的顶吗?查看全文

网页链接 杠杆率只是问题的表现形式,而不是问题本身。而当问题已经很清晰,就需要回归本源,即回到生产函数,从“要素投入规模”、“要素结合方式”和“要素结合效率”三个层面去讨论当前经济运行矛盾,而不能一直陷在“唯杠杆率”的窠臼之中查看全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