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穿67美分!澳元汇率“回头无岸”

衡量美元兑换六种其他主要货币汇率变化的美元指数,在本周攀上了110的二十年高峰。

较之大流行爆发后的低点90上升了20,上升幅度堪比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避险浪潮时出现的情况(当时美元指数从70上升90)。

强势美元,就带来了其他货币的贬值。从8月中旬以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就一路下挫,两年以来首次破七。一时引发大范围的讨论。

其实,澳元兑美元汇率也在连续一个月的下行后,近一周内数度跌破0.67位置,为2020年6月以来最低。

除了美元作用以外,传统意义上,澳元的走势往往跟大宗商品价格密切相关。

如果单看铁矿石价格的起落,这条定律似乎仍旧成立。由于中国需求的减少,导致铁矿石价格重挫,是另外一个澳元走弱的原因。

然而,澳大利亚出口的大宗商品不仅仅是铁矿石。在煤炭和天然气价格飙升的带动下,全澳的出口额实际上仍在提高,并在6月创下历史最高水平。

现在的全球各国货币,几乎进入一种“看谁兑美元跌得少”的周期。毕竟自今年开始,11中主要货币兑美元均明显下跌。目前澳元在这场“比赛”中表现并不算太差:

截止9月19日的2022年,日元跌幅最大,接近20%;人民币跌幅9.3%左右,欧元为12.3%,英镑为15.7%;澳元同期跌幅为7.9%左右,在储备货币中,仅次于加元和瑞士法郎。

这是否意味着澳元汇率能受到出口的支撑,走出低谷呢?

三重原因让澳元难以“回头”

大约在10年前,澳元兑美元曾经出现过1:1的“盛况”,其背后正是上一轮矿业繁荣。然而时过境迁,从去年的铁矿石飙涨,到今年的煤炭、天然气价格走高,都无法将澳元汇率送上当年的高峰。

就目前而言,由于矿业现状、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三重“重压”,澳元的汇率恐怕难以掉头大幅度反弹。

1. 矿业:投资潮消退,大宗商品价格与澳元渐行渐远

在澳元今年跌去近8%的同时,而追踪23种能源、金属和农作物期货价格的彭博商品指数(BCOMSI)从年初至今已经上涨了18.47%。

澳新银行(ANZ)多年来一直在追踪澳元与大宗商品价格脱钩的情况,他们的数据显示,大宗商品价格变化传导至澳大利亚经济和澳元汇率的作用“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一直在减弱”。

要理解大宗商品和澳大利亚经济的关系,需要先了解一个大前提——矿业投资是整个澳大利亚社会投资中非常大的一部分。

该银行发现,在2011-2013年矿业繁荣(Mining Boom)时期,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促使全球矿业企业都不断新增在澳的投资。产能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这反过来又消耗了大量劳动力,提高了工资水平,让经济明显增长,给利率带来了压力。

然而,随着上一次矿业繁荣结束,澳大利亚的矿业投资似乎也到了头。

2013年后,矿业就一直缺乏大规模的投资,这也造成全澳私营投资大幅下降。从上图可以看出,自那以后整个私营部门投资对GDP的贡献显著锐减。

尽管铁矿石、煤炭等大宗商品价格在后来的出口繁荣(Export Boom)有数次回升,但澳大利亚矿业新项目投资量一直很有限。

出口增长并不意味着澳元的需求上升,因为许多大宗商品主要以美元进行支付。

另外,澳新银行的外汇研究部数据表明,矿业繁荣时期的投资项目每年产生的利润有四分之三以上流向海外。这种资本流动显然不可能有效地支撑澳元。

因此,若以十年为一个周期来看,澳元汇率在矿业繁荣后就进入了疲软期,铁矿石此前对澳元汇率的支撑也只是短期。

从上下两张图的对比可以发现,铁矿石价格在去年已经回到上一次矿业繁荣的高位,但显然澳元汇率离此前的峰值还有相当远的距离。

2. 财政政策:政府对矿企“不友好”

而近期澳大利亚政府的政策对于矿业投资只能说是“雪上加霜”。

大流行爆发后,澳大利亚政府为应对,大量财政用于对企业的减税、留职补贴(Job Keeper)等经济补助,医疗方面的支出显著增加。

2021-22财年开始,虽然停止了针对大流行的专项支出款项,但地方政府财政缺口过大,联邦政府大幅增加了未来几年对地方政府的财政援助(General revenue assistance)预算。

为填补财政短缺,政府决定对矿企加税。从7月1日开始,昆士兰就开始实施煤炭累进税新政:

煤炭价格超过每吨175美元,要征收20%特许权使用费(royalty rate);每吨225美元以上,征收30%;每吨300美元以上,征收40%。

昆士兰Hay Point港的煤炭码头

这一税收方式可能使得煤炭的出口成本每吨成本增加40美元,在全球都“首屈一指”。

尽管,矿产委员会和包括必和必拓(BHP)在内大量澳大利亚矿企对此表示了不满,但政府显然太需要矿业税收来填补财政赤字。

然而,过高的税收只能让海外投资方望而却步。在澳大利亚矿业有着大量投资的日本,已经通过驻澳大使山上信吾透露未来可能会降低在澳投资的信息。

3. 加息:澳洲跟不上美国速度

大宗商品价格支撑不了澳元,而美澳两国的加息力度差距恐怕会继续打压澳元汇率。

近期,澳大利亚宏观市场最大的消息,恐怕就是澳联储主席暗示将可能放缓加息节奏。

上周公布的8月失业率数据略有回升,尽管数字仍处于地、低位,但逆转了2021年10月以来持续下降的趋势。加之二季度澳大利亚国民生产总值(GDP)并没有超过1%。经济增速显然没有想象的快。

而澳大利亚的通胀水平(6.1%)又低于美国与欧洲的水平这也让澳联储“防止经济过热”的神经有所松弛。

美国的情况则大为不同,此前公布的美国8月份通胀率(CPI)达到8.3%,高于市场预期的8.1%。

澳大利亚时间明天早上4点,美联储就将召开FOMC议息会议。主席鲍威尔已经放言,“需要在通胀问题上采取直截了当地、强有力地行动,继续前进,直到抗击通胀成功。”鹰派立场尽显。

这也让市场已经将加息75个基点完全计价,芝加哥交易所的数据显示,押注加息100个基点概率也上升到24%左右。

股市悲观情绪聚集,MLIV Pulse调查显示,44%的投资者将在议息会议前抛售股票,62%的投资者相信美元将进一步上涨。

美国加息力度看来将有增无减,但澳大利亚却很可能放慢加息脚步,这对股票和房地产市场虽然可以看做“好消息”,但这也意味着澳元势必继续承压。

澳元的周期主要看经济

澳元是一种周期性货币,与中国、以及全球经济情况关联度较高。

近几年,澳元汇率之所以和铁矿石价格的“绑定”明显,有一方面原因是铁矿石需求的增加是全球制造业强劲的信号,当整体经济预期上升时,对澳元汇率是一种利好。

当前经济环境不景气,就会让澳元汇率承压。

短期来看,澳元直到明年年初都很难出现明显反弹,主要有三大因素:

尽管大宗商品价格上升,矿企的收入增加,但收入没有等比例的转化为本地矿业投资;澳大利亚政府目前对矿企的态度并不友好,大幅度加税或致未来在澳的相关投资更低;澳联储加息速度大概率无法跟上美国。

但是,由于全球经济降温明显,这轮加息可能来得快去得也快,主要国家的加息或许会在明年上半年进入尾声。

在那以后,经济重新进入恢复周期,澳大利亚的经济相较其他经济体仍显出更强的韧性,澳元的弱势也或许会随着加息周期的结束而告一段落。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一般信息,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澳财可能参照第三方发布或表述的预测、估计和前瞻性陈述或观点。此类预测、估计和前瞻性陈述或观点仅为本文所指来源的意见,并非对未来事实、事件或情况的陈述或保证。任何前瞻性陈述并非对未来业绩的保证或陈述,切勿过分依赖。在进行任何投资时,请基于个人投资目的、财务状况或个人需求考虑本文所含信息的适用性,谨慎决策,风险自担。利贞基金(BMYG Paradigm Fund)仅对专业/机构投资者(《公司法》所指)开放,不接受零售投资者。利贞基金为风险投资,请详细阅读基金投资备忘录对投资风险进行评估,投资者有失去本金投资的风险。更多此专项子基金产品详情请参阅基金投资备忘录。

(欢迎订阅澳财网雪球财经,我们将不断为您提供优质的全球宏观经济分析和澳洲财经资讯)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请勿单独转载图片。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一般信息,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任何前瞻性陈述并非对未来业绩的保证或陈述,切勿过分依赖。在进行任何投资时,请基于个人投资目的、财务状况或个人需求考虑本文所含信息的适用性,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