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邮政停收中国海运邮件,航运物流行业急需颠覆性变革

近期,澳大利亚邮政(AU Post,后简称澳邮)宣布,将从2022年10月1日暂停接收海运(水陆路)邮件。给出的理由是,越来越多的违禁品通过海运进入澳大利亚。

澳邮官方网页的申明

这让不少在澳华人不仅担心,好不容易航运从大流行的混乱中有所恢复,未来是不是又无法正常收取包裹了。

在新冠疫情期间,由于劳动力短缺、码头货物积压和运输成本上涨等问题,全球供应链一直处于混乱之中,国际航运价格也在2021年上涨了约10倍。根据物流数据企业Freightos数据显示,40英尺集装箱费率在2021年9月一度达到10,361美元。

上个财年中,大部分澳大利亚企业普遍承受了进货、劳动力、运输等成本上涨压力和交货时间延长问题。

然而,在本该是航运旺季的现在,主要海上贸易航线的运费却在下降,2022年8月数据显示目前价格已从峰值回落40%至不到6千美元。其中,从中国运往美国西海岸的费率较今年1月价格下降了60%。

国际航运价格大幅回落,是否说明供应链危机好转了?澳邮的问题是否只是暂时现象?

很遗憾,答案是否定的。

航运运能“治标难治本”

国际航运价格回落并非是航运业已经“复原”,而是被需求端的两个因素影响:

一方面是在快速通胀加息的推动下,潜在的全球衰退背景让消费者的需求受到打击,对商品需求的减少使得贸易活动减少,进而缓解了此前码头拥堵的情况。

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数据,商品贸易晴雨表显示全球贸易增长正在陷入停滞,2022年一季度同比增长3.2%,低于2021年第四季度的5.7%,二季度增速进一步放缓,且在下半年将继续疲软。集装箱班轮巨头马士基(Maersk)也表示,随着非必需品销售放缓,今年二季度公司装载到船舶上的集装箱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7.4%。

大流行前的墨尔本港

另一方面,鉴于近年来的经验——由于圣诞节会出现商品需求激增,此前两年8-10月的航运往往极为紧张,许多商家为了避免延误,已经提前增加了库存。

两种因素叠加,导致了当前航运的需求不足。而这种需求端的疲软导致航运价格下跌只是“治标不治本”,从长期来看,国际物流的核心问题在于供应链的供给端依旧“掉链子”。

根据海洋情报数据显示,自大流行以来全球主要进出口港口紊乱,准点率从过去的70%下降一倍至35%左右。同时,国际货运的平均交货时间从疫情前的48天,在今年1月一度增长至80天。

虽然,今年以来国际航运的准确率和平均延误天数都呈现出改善的趋势,6月的准点率较上月增加了3.6%达到40%,且船舶的平均延误日期稳步下降,从今年1月的8天降至6月的6.24天,但整体来看仍与大流行前相比有较大的差距,国际物流依然面临着低可靠性与高延误天数的困境。

新老问题交织,港口拥堵难疏

全球物流准点率迟迟无法得到改善,则是因为全球港口再次陷入拥堵。

根据物流研究机构克拉克森(Clarksons)的集装箱港口拥堵指数显示,7月的全球港口拥堵非但没有改善,严重程度甚至继续升高,有37.8%的集装箱船滞留在港口,高于疫情前2016年至2019年的31.5%。

港口拥堵正在对停泊和等待停泊的船舶造成严重延误。

今年6月,欧洲第一大港鹿特丹港的积压情况日益严重,港口内空集装箱大量堆积,利用率极低。根据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7月6日发布的基尔贸易指标数据显示,6月份以来,超过2%的全球货运能力在北大西洋处于停滞状态。

中美航线的情况与欧洲如出一辙,美国长滩港和洛杉矶港口的拥堵情况高居不下。据美国航运类媒体报道,截至7月11日,长滩港有28723个集装箱停泊9天或更长时间,而此前12天,长时间停泊的集装箱数量猛增了40%。

之所以码头拥堵情况迟迟无法改善,有大流行造成的“老问题”,也有今年以来形成的新问题。

老问题:码头与货运公司的管理混乱仍在延续

以中美航线为例,中国每年向美国出口大量商品,许多货船在中国装载满货物,而后到美国卸下之后空箱返回。但在集装箱费率出现上涨之后,许多货船等不及将空集装箱装船,便空船驶回去,把大量的空集装箱放在美国港口。

空集装箱越来越多,直到把港口的货运场都堆满。

2022年2月的美国长滩港,图/Port Technology

同时,美国长滩市政府禁止将集装箱随意地堆放在空地上,必须放置在专门的货场。可政府规定货场集装箱只能堆两层,这导致了码头只能将无处可放的集装箱堆到卡车底座上,因此进一步使得集装箱无车可运,港口陷入停滞。

目前主要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就是直接将空船驶出港口,但这导致船舶运力降低。根据船舶跟踪数据,预计今年有效集装箱运力将比潜在运力低15%左右。

新问题:劳动力紧缺和罢工频繁使得运能无法恢复

澳邮本次暂停海运邮件,固然有海关政策的影响因素,但人手短缺也可能是该公司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之一。事实上,为了迎接还有3个月到来的圣诞节,澳邮已经拿出7000个职位空缺招人。

澳邮分拣中心,图/9 News新闻画面

不仅仅在澳大利亚,鹿特丹港首席执行官表示,随着港口的发展,鹿特丹港目前有8000个岗位缺口。

人手短缺势必造成单人的工作量上升,加之全球高企的通胀,让许多港口工作人员怨声载道,各类工种的罢工此起彼伏,更是形成了恶性循环。

7月13日,洛杉矶地区部分司机宣布罢工,给原本就很紧张的供应链增加了压力。8月21到29日,英国最大的集装箱港口费力克斯托港(Port of Felixstowe)受工人罢工影响(下图),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公会成员拒绝了码头雇主提出的加薪与一次性的奖金,因其显著低于通胀。

图/Sky News

澳大利亚也存在同样的问题,作为澳洲最大的煤炭出口港口纽卡斯尔港,一方面受到极端暴雨的影响被迫关闭,另一方面由于罢工人数大幅增加,累计损失工作日远高于疫情前水平。今年第二季度因罢工导致的工作日损失(人数*罢工天数)是一季度的三倍之多。

国际航运三大痛点

从表面上看劳动力不足引起的港口拥堵、准点率低看似是供应链危机的罪魁祸首,但抛开外部因素,国际航运物流商内部的管理问题一直长期存在,只是被大流行放大了。又该如何去解决呢?

当前来看,国际航运的痛点一直存在于以下三个方面:

依赖人力,信息化程度低:国际货物产业链繁杂冗长,面临大量价格不透明、信息不对称、执行环节冗长等问题。沟通缺乏有效途径,依赖大量的邮件与电话。同时,港口大量依赖人力,信息化程度低。

合规成本高: 各国海关法规不同,信息化应用程度低。各国的关税、消费税、增值税等不尽相同,货主需要在不同报关处对同一批货物重复解释,导致效率低,成本高。

缺乏最佳路线:支离破碎的数据节点整合问题,导致企业难以在既定成本下及时获得最佳运输路线,尤其在航运紊乱,不准时的环境下更为突出。

简而言之,在劳动力短缺,国际航运流程效率低下的背景下,提高生产力,加快全球物流行业数字化进程势在必行,例如物流承载力优化与文件管理、物流运输路线最优、物流链条的可视化等。

如果这些问题不能及时得到解决,伴随着各国的商业活动的恢复,航运面临着更为严重的拥堵问题。

数字化转型是关键,中美欧已开始行动

根据WTO数据,2021年全球物流总支出超过9.1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11%,同时跨境贸易货运市场规模约为3万亿美元。在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下,全球资本也在加速布局,锁定行业内有革新技术的公司。

为了解决当前货运依赖人力,信息化程度低的问题,在中国、美国和欧洲智能化港口的应用变得普遍起来。

青岛港无人码头,图/radwin

在中国,上海、青岛、厦门和天津相继建成自动化集装箱码头。其生产管理系统(TOS)作为码头的 “大脑” ,通过 “神经”设备控制系统(ECS)和5G技术,对自动导引运输车(AGV)、人工智能搬运机器人(ART)和智能引导运输车(IGV)实现控制,工业化搬运机器人在AI的分配之后,效率可提升30%,同时可靠性与安全性大幅提高。当前青岛前湾港的平均作业效率为36.2自然箱/每小时,已经成为世界之最。

在欧洲,始建于1993年的荷兰鹿特丹ECT码头,为全世界第一个全自动化码头。其使用了美国的Navis公司提供港口信息自动化管理软件,同时使用德国Dematic公司的导航软件对自动导引运输车(AGV)进行导航和控制。港口处理能力得到快速提升,对全世界有借鉴意义。

鹿特丹码头的无人货柜转运车

在美国,为了解决各国海关法规不同,货运商合规风险高的问题,旧金山的Flexport公司开始为货运商提供清关咨询与报关服务,该公司有专业的工作人员协助客户在世界各国海关为客户清关。在2021年2月,该公司完成由Softbank、Andreessen Horowitz和Shopify等多家知名风投机构参与的9.35亿美元E轮融资,估值达到80亿美元。该公司也是自1994年以来,唯一突破行业阻碍进入世界前20的跨境货运代理公司。

Flexport平台操作页面,图/TechCrunch

美国供应链数据软件可视化平台Project44与Four Kites通过与全球运营商连接,为企业提供最优化的多式联运服务,对数据节点进行整合,提供最佳运输路线。同时,对物流链条实现无缝跟踪,通过自主研发的软件即服务(SaaS)可视级云平台,年追踪量超过10亿运单,为客户提供端到端的可见性。

我们不难看出,物流行业对于数据信息的重视程度在显著提升。同时,硬件上,工业智能化的机器人应用在提高效率的同时,还降低了风险。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供应链将重塑智能化模式,供应链危机将会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

写在最后:寻找行业颠覆性力量

大流行期间国际航运因港口的拥堵价格直线飙升,而在全球经济衰退、消费需求低迷的背景下,商品需求一降再降,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港口的拥堵,使得航运价格快速回落。

这种价格的波动为外部因素所导致的,而国际航运的内部还一直存在着信息化程度低、依赖人力、合规成本高等问题。

不过目前已经有一部分公司开始积极地参与到解决国际航运的问题中来。例如:

美国旧金山的公司Flexport为货运商提供清关咨询与报关服务,大大减少了企业的合规成本;

供应链数据软件可视化平台Project44和Four Kites为企业提供最优化的多式联运服务,提供出跨国物流的最优路线;

工业化机器人的产生,缓解了港口依赖人力的情况,在降低成本的同时还提高了效率,已然成为未来码头大力发展的方向。

未来国际航运更多朝着智能化、信息化与自动化的趋势发展,构建端到端的全智能化国际物流运输平台。

在此发展过程中,投资者可以关注物流数据软件、人工智能、智能机器人等领域,选择行业内具有“颠覆性技术、强大管理团队、资金充裕、估值合理的”公司,实现长期收益。

(欢迎订阅澳财网雪球财经,我们将不断为您提供优质的全球宏观经济分析和澳洲财经资讯)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请勿单独转载图片。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雪球转发:1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