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移民签证要凉?澳洲智库称取消投资移民可增收千亿澳元

“推开窗就能看见悉尼大桥和歌剧院”,大陆知名歌星田震近期常常分享她在澳大利亚的生活。顺着照片,当地媒体“扒”出了她在悉尼著名的豪宅区Point Piper购置的顶层公寓。这套房子似乎购于2016年,当时就价值1165万澳元。网上各类分析均认为,她可能是申请了投资移民签证来到澳大利亚。

田震在澳的房产,图/Domain

其实,像田震这样来到澳大利亚生活的中国富人并不在少数。

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最贵的移民签证——重大投资者签证 (SIV),也就是188C,从诞生至今,基本上被来自中国的富人所垄断,其中超过85%都为中国大陆的申请者,与此同时,这个类别的签证已为澳大利亚带来了至少120亿澳元的收入。

不过,近期澳洲对于投资移民的风向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9月11日,内政部长Clare O'Neil 表示,500 万澳元的重大投资者签证 (SIV)计划消耗了联邦预算,作为联邦政府审查移民政策的一个部分,这个类别的签证将要么被砍,要么会重新制定(remake)

消息一出,今天(9月12日)ASX早盘仅开盘19分钟,为SIV持有人提供合规投资产品的上市公司MA Financial的股价就暴跌了20.6%,被迫暂时停盘,下午晚些时候MA Financial恢复交易,最终收盘于3.99澳元每股,下跌21.76%,创下12月以来的最低点。

内政部长针对投资移民签证的讲话并非临时起意,早在前两周,在《对话》、《澳洲人报》等本地媒体上就陆续传出诸如“政府在投资移民身上花的钱,要多于其给澳大利亚带来的贡献”、“SIV移民动机不纯、涉及有组织犯罪和商业欺诈”等声音。澳大利亚公共政策智库机构格拉顿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更是呼吁,取消商业投资和创新项目(BIIP)签证,未来30年将给政府增加1190亿澳元财政红利。

言下之意,澳大利亚这么多年的投资移民都是“亏本生意”。这笔账算对了吗?

商业移民签证,已为澳洲带来至少120亿澳元收入

这两年,随着后疫情时代的到来,为适应新的世界形势,应对气候变化,越来越多的高收入家庭开始选择投资移民。

6月13日,投资移民咨询机构Henley & Partners公布了2022年全球高收入人群流入与流出数据预测报告显示,择移居的富豪人数正在成倍激增,预计至2022年底,将有8.8万名百万(美元)富翁移居别国,对比2021年的2.5万名的人数增加了整整252%。

那么,百万富翁富豪们都移居去了哪儿?

数据显示,2022年富裕人士净流入前10位的国家将是阿联酋、澳大利亚、新加坡、以色列、瑞士、美国、葡萄牙、希腊、加拿大和新西兰。其中,今年流入澳大利亚的百万富豪将位列全球第二,数量预计为3500人。

与此同时,中国有意向进行海外移民的人数也在增长之中,其中相当一部分富裕人士,可以选择通过商业投资移民的方式,以较低的语言、年龄要求,以及较快的速度取得永居的身份。

澳大利亚商业投资移民——商业投资和创新项目(BIIP)签证主要包括:188A商业创新签证、188B投资者签证、188C重大投资者签证和188E创新企业家签证。

188A:申请人必须拥有至少125万澳元的净资产,并在澳大利亚运营新的或现有的业务。

188B:申请人必须在澳大利亚投资至少250万澳元,并满足年龄在55周岁以下,取得最少EOI65分等一定要求。

188C:即“重大投资者签证(SIV)”这也是我们常说的500万投资移民。这类签证没有年龄限制,没有英语要求,不需打分,只要在政策规定的领域内至少投资500万澳币就能“简单粗暴”地快速移民,也可让家属一同移民。而这个投资门槛目前在全球也是名列前矛的。

188E:申请人必须首先获得澳大利亚州政府或地方政府机构的提名,并提供与第三方支持其初创企业的融资协议的证据,但188E中国人申请非常少。

值得一提的是,188C “重大投资者签证(SIV)”当年基本上是为中国人量身定做,意图吸引更多的企业家人才和多样化的商业专家移民澳大利亚,尤其是资金雄厚的亚洲人,特别是中国和印度富商。

《澳大利亚人报》披露的数据显示,迄今为止已有2370名中国富豪,及其5000多名相关家庭成员通过重大投资者签证成功移民澳大利亚,占成功申请者的90%。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也曾报道,截至2020年12月17日,澳大利亚商业移民签证已经为澳大利亚带来了至少120亿澳元的收入,其中绝大多是是来自中国的移民。

废除投资签证,真能带来千亿财政红利?

9月2日召开的澳大利亚就业与技能峰会(下称:峰会)宣布,今年的移民配额将从16万人上调至19.5万人。这个数字虽略低于市场预期的20万人,但也创出了澳大利亚有史以来总额最高的一次。

但在峰会前夕,市场却传出“政府在投资移民身上花的钱要多于其给澳大利亚带来的贡献”的声音。智库Grattan Institute就呼吁,取消投资移民——商业投资和创新项目签证,为政府带来更多财政收入。

除了投资移民外,澳大利亚还有雇主担保签证、独立技术签证、州担保签证以及全球人才和杰出人才签证等各种移民类型。

在2021-2022年期间,澳大利亚签发了79620份移民签证中,商业投资和创新项目签证占七分之一。

Grattan Institute发现,获得商业投资签证的人很少投资于新出现的项目,或提供原本无法提供的创业智慧;相反,这些人在澳大利亚的收入往往非常低,政府在支付和公共服务方面的成本要高于他们缴纳的税款。

与此同时,Grattan Institute认为,获得商业投资签证的人往往年纪更大,这意味着他们退休前在劳动力(或经商)工作的年限更少,纳税的间也更短。

澳大利亚财政部数据也表明,持有商业投资签证的澳大利亚纳税人在公共服务上的花费将比他们一生中缴纳的税款多出 12万澳元。相比之下,其他技术移民一生的平均正红利为19.8万澳元。

据Grattan Institute估计,废除商务签证,并将其位置重新分配给其他技术工人申请人,将在未来10年为澳大利亚技术移民项目增加30亿澳元的财政红利,在未来30年增加1190亿澳元的财政红利。

这个所谓红利产生的逻辑是:商业投资签证持有人比其他技术移民会提前约 20 年退休。这样一来,他们在缴纳更少的税款的前提下,却能获得更多的健康、老年护理和养老金福利。

“取消投资移民”目光短浅

然而,移民政策是一项长期政策,往往是“站得更高才能看得更远,看得更远才能收获更多!”

取消投资移民的观点不得不说是“目光短浅”,因其只看到了表面上的数据,却没有考虑投资移民的智力投入、后续资金和项目的追加投入,以及与外国的经济联系(比如进出口)等因素。

博满澳财首席投资官魏睿昊指出,经济贡献不能只衡量直接性收入税的缴纳。

首先,投资移民来到澳大利亚后,往往会有巨大的消费,并伴随产生高额的税收收入(比如商品与服务税GST);

其次,这一人群的生活需求,往往可以为移民中介、基金经理、房产销售等创造岗位,而这些职业人士都是相对高收入人群,也能够产生财富的辐射效应;

另外,投资移民的资产量较高,不能也不会领取社会福利,他们中大多数人都会购买私人保险,并不依赖公费医疗。

事实证明,澳大利亚的移民计划在近30年的经济持续增长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澳大利亚财政部数据显示,过去40年中,人均GDP增长约20%是由于人口增长带来的,这就是澳大利亚要大力引进移民的根本原因。

如今,疫情风波看似已过,但澳大利亚经济却陷入一个令人担忧的困境中。过去两年,澳大利亚关闭国际边境导致2020年和2021年净海外移民人数陷入停滞,不仅人口增长乏力,更造成包括商业移民在内的各类人才的极度短缺!

没了移民澳大利亚经济更萧条!《澳大利亚人报》曾援引权威的经济学家和移民专家表示,移民暂停将使得澳大利亚经济每年损失400亿澳币。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澳大利亚真的需要更多移民,才能保障经济增长不会出现“在解封后短暂恢复,但长期失速”的问题。

澳财希望澳大利亚政府能积极又不失公正的规划投资移民政策,让更多移民能安心的来到澳大利亚,留在澳大利亚,建设澳大利亚。

本周四,澳财将在视频号、YouTube频道、西瓜视频和小红书等平台,发布最新一期《澳财有道》节目,博满澳财CEO高松谕将对“投资移民无法给澳洲带来好处”这一论调进行评论,敬请关注。

(欢迎订阅澳财网雪球财经,我们将不断为您提供优质的全球宏观经济分析和澳洲财经资讯)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请勿单独转载图片。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