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关系正待重启,经贸制裁会逐步取消吗?

过去几年里,在上一届莫里森政府一顿“操作”之下,澳中两国关系急剧下滑。但是,新的政府就有新的开始——工党政府上台后,显然已经抓这个机会,与中国恢复对话,寻求改变此前的僵局。

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则在近日呼吁中国取消对澳商品制裁,认为这样“符合两国利益”。并且同时表态,澳将“基于澳大利亚的利益”,也将尽可能与中国合作。

而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对此的回应是:双方应本着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原则,处理中澳经贸关系

博满澳财首席投资官魏睿昊认为,从过去几周这些中澳双方的沟通效果看,双方确实均报以希望进一步改善关系、进入合作的态度。

事实上,现任贸易部长唐·法雷尔(Don Farrell)已经提议与中国进行谈判,以努力解决两国的贸易争端。

自从中澳关系进入“冷冻期”,双方在经贸往来上就不断让对方“难受”。中国对澳贸易制裁涉及的商品包括:大麦、牛肉、葡萄酒、海鲜、棉花、煤炭等。

澳大利亚同样对中国进行了贸易和投资上的限制。不仅对中国钢铁和铝征收反倾销税,财政部更是对中国在澳投资严加审查。以国家安全为理由,分别在2019年阻止蒙牛收购Lion Dairy;2021年阻止中国建筑收购建筑公司Probuild(这家公司因为债务问题在今年宣布破产)。两国还都将对方告上了世界贸易组织(WTO)。

然而,即便两国官方在莫里森政府执政期间越走越远,但经济和资源的互补性,已经多年的经贸往来积累,让澳大利亚和中国仍保持着紧密的贸易关系。中国作为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的位置无法动摇。

根据联合国 COMTRADE 国际贸易数据库,2021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总额为 1168.2亿澳元,较2020年增长约在15%左右,超过了后八个最大市场的出口总和。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的增量主要是由铁矿石价格的上涨推动的。从数据可以看到,2021下半年起,中国减少了对铁矿石的进口,也导致铁矿石价格回落,直接造成澳对华出口总额显著地下降。尽管今年2月以来逐步回升,但目前的数值仍低于去年的峰值。

中国一直致力于摆脱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依赖,最近还成立“中国矿业资源集团”,主要目的就是协调进口铁矿石的采购,开发国内铁矿石资源,监督海外矿山的开发,以实现中国在铁矿石上拥有更多议价权。即便两国关系修复,这一趋势恐怕难以改变。

除了铁矿石这块中澳贸易的“压舱石”外,在目前两国关系逐渐改善的过程中,澳大利亚对华出口是否会出现新的增长点?

这就需要分别来盘点澳大利亚对华出口额较高的其他商品与服务门类。

煤炭:禁令或解除,出量增长仍不确定

中国曾经是澳大利亚煤炭的主要出口目的地,也是世界第一大煤炭消费国。两国关系紧张后,中国开始对澳洲煤炭采取了严格禁令。不过由于去年供电紧张,实际上中国曾放松过这方面的管制。

日前,彭博社传出消息,中国正在考虑放宽对澳大利亚煤炭的禁令。显然,这是在新任工党政府当选后两国关系温和解冻的进展。

尽管如此,未来澳大利亚对华出口煤炭是否会有明显增量仍存在较大未知数。这是因为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对煤炭的需求有所下降,且目前中国煤炭产量和库存充足,这就意味着中国在短期内需要大量采购澳大利亚煤炭的可能性较小。

不过俄乌战争爆发后,欧洲许多国家不得不重启煤炭发电厂,以应对天然气供给的不稳定。全球的煤炭价格日益飙升。

这也使得澳大利亚的一些煤业公司股价出现大幅上涨。其中,两大煤炭出口商Whitehaven跟兖煤澳洲(Yancoal)的股价从今年年初以来都翻了一倍。(如果对这两家公司是否具有投资价值感兴趣,欢迎关注澳财下周的相关深度解析。)

牛肉:对华出口逐步恢复

农产品方面,经过了最初的打击,整体出口逐渐恢复常态。澳大利亚农业、资源经济与科学局(ABARES)预测,2022财年农产品出口预计比上财年增长32%,全年净值预计约为650亿澳元。

虽然受新冠疫情、供应链等限制因素的影响,澳大利亚红肉出口在今年上半年相对放缓,但对中国的牛肉出口却小幅反弹。

2022年1-6月,澳大利亚牛肉海外市场出口总量为39.8吨,较同比下降6%;对中国市场出口量却到达7.3万吨,同比上涨了1%。

一方面,从去年下半年起,中国对于澳大利亚的牛肉限制就并非十分严格,一些生产生也寻找到不同方式,绕过贸易壁垒。另一方面,中国的中产消费阶层对于澳大利亚牛肉的需求度仍相对较高。

不过,目前整体中国市场对牛肉消费略显疲软,影响到整体的牛肉进口报价和规模。

葡萄酒:销量暴跌,但中国市场难放弃

澳大利亚葡萄酒协会(Wine Australia)本周刚刚发布的最新出口数据显示,中国在2020年11月实施的惩罚性关税确实对该行业造成了严重打击。

截至6月30日的一年中,在中国政府征收高额关税后,澳大利亚对中国内地的葡萄酒销售额骤降至2500万澳元。两年前,这一数字为11亿澳元,是现在的44倍。

但显然,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行业并没有放弃中国市场。奔富(Penfolds)母公司富邑集团就计划推出一款产自中国本土的葡萄酒,以规避中国加征的高昂进口葡萄酒关税。

据了解,富邑一直在试验产自宁夏和云南香格里拉的酿酒葡萄,主要采用赤霞珠葡萄酿制。新品售价约为每瓶30至50澳元,会被宣传为一种更实惠的葡萄酒。如果这款产品在中国问世,未来可能会弥补该公司在中国市场的部分损失。

留学:中国学生在回归,数量不及印度

除了商品出口外,对华的服务出口也曾经为澳大利亚带来大量的外汇收入。

可澳大利亚统计局(ABS)最新数据显示,作为曾经澳大利亚最大服务出口产业和曾经的第三大出口创汇产业,留学教育出口行业在2021年仅实现收入225亿澳元,远不及2020年的317亿澳元和2019年的403亿澳元。

疫情前,来澳留学人数最多、花费最高的都是中国大陆的学生。但2021年新增入境的中国留学生人数仅为855人,目前在澳大利亚境内的中国留学生总数仅为41,147人,相较2018年下降了超过六成。

从2021年11月到2022年3月,最大一批抵澳的留学生来自印度,共有超过1.6万人,而同时期中国留学生数量只有不到6000人。

不过今年澳大利亚边境开放以来,仍有大量中国留学生希望来澳完成学业。只是中澳之间的航班不断熔断,机票价格高企,限制了中国学生赴澳留学。这一问题短期内恐怕难以解决。

(欢迎订阅澳财网雪球财经,我们将不断为您提供优质的全球宏观经济分析和澳洲财经资讯)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请勿单独转载图片。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