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量采购全国扩围全景分析

9月24日想必又是一个医药行业投资者或者从业者印象深刻的一天,即25个品种4+7带量采购全国扩围报价,报价结果来看有比较超预期的地方,比如个别药企居然丢掉了至关重要的品种,有些品种降价幅度也超预期,当然看到降价幅度以后内心好像有有一个声音说:这不是你早就想到的结果吗?

在这次全国扩围报价结果出来以前,我是完全没打算就这个事情写文章的,原本以为不会有什么特别超预期的东西,即使降价幅度超预期了,也就是类似于4+7那次嘛,先杀一波再企稳。但是结果出来以后,感觉还是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必须要写篇文章来聊一聊这次的报价和后续我认为更为深远的影响。所以本文就降价品种和中标企业、对于后续更多品种的带量采购以及仿制药企业的影响以及对于国产创新药的影响等方面进行分析。如果有不正确或者不全面的地方也欢迎指点。

一、带量采购全国扩围中标结果

带量采购分为两轮,即2018年12月6日的4+7共11个城市的带量采购试点,和2019年9月24日4+7带量采购的全国扩围,首先分析两轮带量采购降价情况。(数据来自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两轮中标价绝对是官方数据,文末付完整版两轮集采中标情况,有需要者也可私戳或评论中留下邮箱,可免费赠送Excel文件,包括两轮集采中标及完整报价统计表)

2018年12月6日4+7带量采购平均降价52%,最高降幅96%(同比2017年最低中标价)。

4+7带量采购中31个试点通用名药品有25个集中采购拟中选,成功率81%。其中: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22个,占88%,原研药3个,占12%,仿制药替代效应显现;与试点城市2017年同种药品最低采购价相比,拟中选价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96%,降价效果明显;原研药吉非替尼片降价76%,福辛普利钠片降价68%,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相比低25%以上,“专利悬崖”显现。

2019年9月24日带量采购全国扩围平均降价59%,比“4+7”价格平均降幅25%。

带量采购全国扩围共产生拟中选企业45家,拟中选产品60个。与联盟地区2018年最低采购价相比,拟中选价平均降幅59%;与“4+7”试点中选价格水平相比,平均降幅25%。

要知道这次带量采购的全国扩围,中选不超过2家(含)的品种,采购周期原则上1年;中选企业3家及以上的品种,采购周期原则上2年,采购周期视情况可延长1年;中选1家的品种给全国50%的采购量,中选2家的品种给全国60%的采购量,中选3家及以上的品种给全国70%的采购量。(本节及以下提到的采购量均为公立医疗机构,不考虑零售端)

换句话说,如果3家及以上的品种你丢了标,那未来三年70%的市场就和你无缘了,也就是丢标的药企几乎就丢掉了这个品种,这种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所以像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韦、信立泰的氯吡格雷和北京嘉林的阿托伐他汀居然丢标是我万万没想到的,这也应该属于公司的重大失误,即对于带量采购的竞争激烈程度认识远不到位。

所以如果单看“平均降幅59%”或者“与4+7价格平均降幅25%”我觉得给人的冲击还比较小,关键在于看那些品种在降价。

从上图可以看出来,只有一家报价的4个品种(杨子江药业和华海药业各两个)都选择了相比4+7价格不降价,完全没有竞争压力,直接获得国内50%采购量;2家竞争的品种也几乎不降价,毕竟降不降价都不影响两家共同瓜分国内60%的市场;而3家竞争的品种明显就开始有些压力,但是毕竟三家都可以中标,所以降价幅度也相对温和,3家共同瓜分70%市场。但是对于3家以上的品种,各家药企就是拼尽全力去争夺了,杀价也异常惨烈,这也是这次的带量采购非常值得关注的一点。

后续的带量采购,完全可以预料到的是,竞争格局好的品种可以依靠利润相对丰厚的定价维持一段时间的好光景,直到其他竞争者陆续进入并开始新的价格战。竞争格局的不好的品种则是惨烈的价格拼杀,杀出地板价之下的“地下室价”。

接下来就几个重要的大品种进行讨论。

(1)阿托伐他汀

要说阿达木单抗可能对医药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全球药王”、“年销售额近200亿美元”,阿托伐他汀曾经也是这样一个超级重磅炸弹级的品种,1997年上市,截至2018年的22年间全球累计销售额1644.3亿美元,高于阿达木单抗的1365.5亿美元。

现在专利期已过,仿制药早已经严重冲击了原研药的市场,但是在国内辉瑞却依然以高于4+7价格超过5.5倍的价格疯狂吸金,2018年辉瑞的阿托伐他汀(立普妥)在国内销售额仍然达到92亿元稳居国内第一大药物。带量采购推开后根据齐鲁制药最新报价0.12元/片相比于2018年最低中标价已经降价96.39%,前三的中标品种降价幅度也均超过90%,在集采推进之下未来阿托伐他汀在国内会变成10亿左右甚至更低的品种。

北京嘉林是国内阿托伐他汀的首仿,其借壳上市的德展健康也几乎全部依赖于这一款产品,如此重要的品种,特别是齐鲁制药、兴安药业和乐普医疗均已过评的情况下,在集采报价中居然还不采取大幅降价保住市场的行动,实在是太不应该。另外德展健康坐拥这样一款现金奶牛的品种,近年现金流却很是不佳,内部潜在问题就不再多说。

倒是乐普医疗这次在阿托伐他汀和氯吡格雷两个品种中居然都以第三名的报价中标是在是意外之喜,也一雪4+7中“光脚的”没干过“穿鞋的”之耻。

(2)瑞舒伐他汀

瑞舒伐他汀与阿托伐他汀同为他汀类降血脂超大品种,2018年国内销售额70亿元左右,原研阿斯利康2018年国内销售额仍然达到42亿元占比60%以上,而首仿鲁南贝特、二仿京新药业以及后续的海正、南京正大天晴等快速抢占市场,由上图可见中标的3家报价对比2018年最低中标价降幅同样均超过90%。阿斯利康在本次报价中主动选择放弃,其前期曾收购绿叶制药血脂康胶囊在中国以外市场商业化授权以替代瑞舒。

对于京新药业而言瑞舒是收入占比超过20%的品种,属于非常重要的核心品种,丢标也不应该,毕竟京新药业自产原料药,于情于理成本端不应该高于其他药企,所以瑞舒丢标应该是本轮暴跌的主要原因。鲁南贝特作为首仿,市占率接近15%,本次报价居然高于4+7的中标价,这是主动放弃这个大品种?

(3)氯吡格雷

氯吡格雷1998年上市,上市20年截至2018年全球累计销售额906.3亿美元,原研赛诺菲也从该品种上赚的本满钵满,氯吡格雷同时也是国内第一大抗凝血药物,2018年国内销售额超百亿元,是国内除阿托伐他汀外的第二大药物,原研赛诺菲的氯吡格雷(波立维)2018年国内销售额依然高达83亿元且市占率仍在50%以上,国内的高定价使得赛诺菲在中国市场依然获得丰厚利润。

信立泰对于氯吡格雷的依赖程度虽然不及北京嘉林对于阿托伐他汀的依赖程度,但是氯吡格雷也是信立泰起家所依赖的重要品种,即使有了阿利沙坦酯这样的创新品种以及其他多个心脑血管领域的重磅仿制药品种,氯吡格雷依然贡献了近半的收入,对于如此关键的品种丢标,我个人认为信立泰管理层大概率是没料到原研赛诺菲居然会选择降价,所以采取了仅降价1.57%的消极应对方式,没想到被原研赛诺菲偷鸡成功。

(4)苯磺酸氨氯地平片

氨氯地平片应该是最为让人津津乐道的品种,前有“医药行业前十大未解之谜”中的“京新药业一毛五的氨氯地平怎么赚钱”,这次反手又降62%,最低报价0.0567元/片。相比于2018年最低中标价本次报价降幅在74%-79%之间。原研辉瑞的氨氯地平片2018年国内销售额依然高达46亿元,且市占率仍然在80%左右,仿制药替代原研的空间仍大。

4+7中中标的京新药业在氨氯地平上再度丢标,第一轮降价45%的幅度并不算很大,在8家过评竞争的情况下再降40%的报价也照样被淘汰。复星医药旗下的重庆药友和江苏黄河同时报价,重庆药友中标,江苏黄河被淘汰,这里我比较好奇复星医药作为母公司在这次的带量采购中难道完全是放养,而没有进行内部策略的制定?不过这种一家中标另一家丢标的情况也挺好,或许可以帮助复星更好的整合旗下的资产,减少重复研发(一致性评价)。

(5)恩替卡韦

恩替卡韦是国内第一大抗乙肝药物,2018年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韦销售额达到43亿元,为中国生物制药的第一大品种,如此重要的品种仅降价6.45%而丢标,同样可能是比较重大的失误。恩替卡韦在第一轮4+7带量采购中降价幅度最大达到92%,东瑞制药和百奥药业居然在此基础上再降70%实在是让人惊叹。

(6)奥氮平片

奥氮平片是第二代治疗精神分裂的药物,2018年国内销售额接近30亿元,其中首仿药江苏豪森的欧兰宁销售额达到17.84亿元,市占率超过60%,收入占比达到23%,几乎是江苏豪森中枢神经系统用药的全部,在4+7带量采购中由于只有江苏豪森一家过评因此降价幅度本身就不大,在本轮四家竞争中江苏豪森降价35%是很不保险的,由上图可见江苏豪森降价幅度位居第三位,如果原研礼来像赛诺菲降价氯吡格雷一样进一步降价,那么很有可能直接淘汰掉江苏豪森,所以其实讲了这么多品种直到奥氮平片才是这些品种里我最忧心也是最为之庆幸的一个,当然江苏豪森也会像中国生物制药降低对恩替卡韦的依赖那样降低对奥氮平的依赖。


除以上谈到的六个品种以外还有两个品种我认为是比较可惜的,就是培美曲塞和右美托咪定,之所以可惜是因为这两个重磅品种对应的江苏豪森和恒瑞医药、恩华药业和恒瑞医药居然都还未通过一致性评价,从而导致无法参与本次的集采全国扩围,要知道超过30亿的大品种培美曲塞,江苏豪森销售额超过15亿,恒瑞也接近10亿,如此品种丢掉实在可惜。

抗肿瘤靶向药中的伊马替尼和吉非替尼降价幅度也都不算大,其中阿斯利康维持了吉非替尼4+7的价格,如果后续有第三家过评相信也可以很快把原研干掉,伊马替尼坚决不讲价的诺华就更不用说了。

另外特别提到齐鲁制药,在这里我要特别表示对于齐鲁制药的敬意,齐鲁制药本次中标5个品种,相比4+7价格降价幅度全部超过50%,平均达到65%,要知道在4+7中齐鲁制药是0中标。原本我以为齐鲁制药是国资背景(因为没上市,所以以前没仔细看过公司背景),但是查完发现齐鲁制药也是民营企业。作为一名山东人还是有些引以为豪的,敢于如此杀价,特别是奥氮平、吉非替尼和利培酮其实没必要这样降价,一方面对公司产品质量和成本管控能力有信心,另一方面也真实让利于民,承担社会责任。

二、本次带量采购全国扩围对于仿制药及仿制药企业的长远影响

开始这部分的讨论前先给大家看一张表,这是国庆期间看到米内网发的数据,即2018年全国三大终端六大市场最畅销品牌TOP20。

以上数据我没有去挨个落实,根据我对这些品种的了解以上销售数据应该大差不离。不知道大家看到这个数据什么感觉,反正我是有点难受的,暂且不说其中跨国药企占12个品种(60%)和657亿销售额(63.66%);就看跨国药企上榜的品种和国内药企上榜的品种,国内药企的8个品种中,3个中药注射剂(血栓通、丹红注射液、注射用诞生多酚酸盐),其中血栓通和丹红占国产前三位,1个传统中药(阿胶)、三个化学仿制药(恩替卡韦、氯吡格雷、头孢他啶),只有扬子江的地佐辛属于原研,但是地佐辛是阿片类镇痛药物,目前美国严查阿片类药物泛滥且有栽赃中国之嫌疑,地佐辛是否存在滥用问题?

回到正题,本次的带量采购对于仿制药大品种和仿制药企业来讲是什么样的影响?

1、以前的“大品种”可能会没那么大了。

在原研称王的过去,已经过专利期的很多品种依然可以以高价占据市场,如阿托伐他汀、氯吡格雷和瑞舒这些耳熟能详的重磅炸弹级品种,但是160亿的瑞舒伐他汀降价96%以后也不过只剩下6.4亿,70亿的瑞舒降价93%以后只剩下4.9亿,50亿的氨氯地平降价79%只剩下10.5亿,80亿的恩替卡韦降价97%以后只剩下2.4亿,吉非替尼降价89%以后也算不上是个大品种了,120亿的氯吡格雷降价68%还有38.4亿算是很大的品种。

所以本次及未来潜在的带量采购会使得很多过去的超大品种变得没那么大了,这对于高度依赖仿制药的企业来说是足以致命的冲击,试想去年还能卖10-20个亿的品种,带量采购之后变成1-2个亿,除了头部的几个药企以外谁能受得了这样的冲击?

也因此,以前如德展健康、信立泰等难仿大品种吃天下的情况也很难出现了,即对于仿制药的整个投资方式将发生彻底的改变,不管你对于这个仿制药企业讲的天花乱坠,我也会考虑这家药企的任何一个稍大一点的品种在未来的降价之后都可能会变得没那么重要。

2、价格仍有较大下降空间。

印度仿制药企业已经开始在国内仿制药市场上初显锋芒,印度仿制药在美国药品市场上得以叱咤风云的核心就在于其超低的价格,因此印度仿制药企业的进入会进一步加快国内仿制药降价幅度,所有的医药行业投资人和从业人员不应该有任何侥幸心理。

本轮降价后药价见底了吗?根据对比可以发现,本次杀价幅度在70%以上、甚至部分在95%以上的品种,如氨氯地平片、阿托伐他汀钙片等在全国扩围降价后已经与美国全国平均药品采购价(NADAC)相当,后续继续降价空间应该比较有限。而本次竞争格局较好、降价幅度较低的普遍在50%以内或20%左右的品种如左乙拉西坦、艾斯西酚普兰片、奥氮平片等,包括已经降价60%以上的氯吡格雷,价格仍高于美国NADAC价格数倍,也就是说这部分品种未来还有50%-90%甚至更高的潜在降价空间。

3、竞争格局差的品种,药企杀价会更加凶狠。

为什么大家不能像以前一样集体定高价,一起欢声笑语把钱赚?因为这是关乎生死存亡的事情,一旦丢掉3年、全国70%的市场,可能直接导致这家药企要近乎放弃这个品种,这种影响是巨大且深远的。

对于“光脚的”药企来说,我辛辛苦苦花钱昨晚一致性评价,如果连中标都中不了,就意味着没有任何现金流,那做一致性评价和建造生产设施、拿GMP证书花的钱岂不是打水漂了?

对于“穿鞋的”药企来说,本次集采中信立泰、正大天晴和北京嘉林就是血淋淋的例子;如果这次信立泰、正大天晴和北京嘉林都能轻松中标,那仿制药企业特别是“穿鞋的”药企可能还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正是因为这次直接干掉了几家以前的主要仿制药供应商,才会让仿制药企业意识到集采竞争的残酷。

试想如果我是一家药企的高管,现在公司某个3家以上竞争的核心品种将进行集采报价,脑海中回想起信立泰、北京嘉林的惨剧,我一定会选择“突破底线式” 的报价。所以我认为接下来更多品种的集采中的报价可能会继续让人“大跌眼镜”。

这种突破底线式的降价,对药企的影响要说没有我是坚决不信的,但是就算是有影响,也要看对于什么样的企业,到这里建议没读过我的前一篇文章的朋友可以抽空去读一下,对于早早就加大研发转型难仿+创新的药企而言困难只是暂时的,甚至新品种已经在接替老的仿制药品种,新时代已经来临;而对于还守在原有仿制药品种的、反应太慢、转型太晚的药企,接下来的路可能会越来越艰难。

4、政策推进速度可能会加快。

目前安徽已经确认12月开始执行带量采购扩围价格,全国扩围的实施预计也就在今年12月到明年一季度;而更多品种的带量采购也在酝酿中,第一批25个品种的带量采购取得如此丰硕的成果应该是医保局也没有料到的,按照正常逻辑医保局应该非常希望快速扩大带量采购规模,拓展到更多品种,以前预计的4-5年内陆续完成,可能也会明显加快,甚至在2-3年内完成大多数品种(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的集采也很有可能。

政策推进速度加快带来的影响就是一部分转型较晚的药企可能没有机会转型成功了,原本可能还能支撑2-4年的现金流或许明年就没了,这些企业又做不到像信达、君实这样隔三差五融个二三十亿。

对于走在前面的部分公司,还是上一节的逻辑,在投资以前就要想清楚,到底投的是这家企业现有的仿制药品种,还是投的正在放量或者正在研发中的品种?到底投的是现有的业绩,还是未来潜在的爆发力?如果是投未来的品种和业绩,那政策推进早半年或晚半年、早一年或晚一年,影响真的大吗?

5、部分仿制药企业的一线生机。

现在再来看本文第二部分起始的《2018年全国三大终端六大市场最畅销品牌TOP20》,除了中药、单抗以及已经纳入带量采购的品种以外,以其他品种为例进行分析。

阿卡波糖片,国内第一大口服降糖药品种,拜耳的原研拜糖平依然占据主要的市场,仿制药有华东医药的阿卡波糖片和绿叶制药的阿卡波糖胶囊,另外乐普和石药应该也都提交了阿卡波糖片的上市申请,一旦获批上市竞争格局将发生根本改变。这里要提到一点就是原本我认为剂型之间不能随意替代,如阿卡波糖胶囊不能替代阿卡波糖片,但是在本次的带量采购全国扩围中广生堂的恩替卡韦胶囊就得以中标,可以替代恩替卡韦分散片的市场,那么阿卡波糖胶囊能否替代阿卡波糖片好像就不那么说得清楚了。阿卡波糖也应该是第二批集采最符合条件的品种之一了。

门冬胰岛素30注射液,诺和诺德的原研,关于胰岛素的定位我还真不大清楚,化学仿制药的带量采购是否有可能会纳入胰岛素,有了解的欢迎指教!通化东宝、华东医药、翰森制药等等据我所知应该都在全力推进二三代胰岛素的仿制和研发,如此大的市场如果纳入集采想必也会被争相抢夺,该领域暂不做深究。

布地奈德,绝对的大品种,呼吸科吸入制剂在全球来看都是行业集中度极高的细分领域,从全球呼吸药物市场竞争格局来看,CR5达91%,其中葛兰素史克41%、阿斯利康20%、罗氏15%、默克制药8%、诺华7%、梯瓦制药4%,其他公司合计5%。呼吸科吸入制剂是我目前认为在仿制药行业未来3-5年唯一还可能有定价权的细分领域,从医药行业配置的角度来说该领域的标的还是很值得关注的,该领域涉及到的标的也比较稀缺,未来很有可能成为类似于胰岛素一样的行业集中度较高的蓝海。

两个头孢类的品种就不多说了,关于抗感染的药物让我想起来一篇文章,大家有兴趣可以找来读读看,是“聪明投资者”公众号在7月26日发布的《济峰资本余征坤谈怎么挑医药企业:这些公司占尽了市场便宜……》,文章主要聊的是创新药及新药研发产业链和创新器械的投资机会。我想说的是文中提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在中国,基本上做完手术的人都会用抗生素,在国外绝对不是的,国外做完手术大概率是不会感染的,不需要用抗生素。但是在中国大概率都会感染,晚用不如早用,还有很多的辅助用药,白蛋白维生素都用上去,未来都不可能会再用了”。如果有读者读到这里,并且有海外求医经历,非常希望可以私戳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

三、仿制药带量采购后对于国产创新药的利与弊

带量采购的降价幅度超预期以及我预计的政策推进速度可能也会超预期,对于国产创新药也会有一定的影响,我认为影响主要在三个方面:

1、加快国产创新步伐。

在10年前如果说医药不创新就会死,可能很多制药企业都不会相信;在3年前如果说不创新就会死,多数药企应该也还在将信将疑;可是到了现在还没有下重金做创新药或者难仿药的,不用问他自己可能都在怀疑未来该怎么走。

自二十一世纪初国内最早开始做创新药的的恒瑞、贝达、微芯等开始,到09年的复宏汉霖、11年的信达、12年的君实、15年的基石药业,创新药企业的成立和扩展大有愈演愈烈之势。直到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推出和带量采购的出台。

2017-2019H1国内部分药企研发投入(亿元)

还是上一篇文章中的那张表,大家可以感受一下2018年以来药企研发投入的爆发式增长,百济神州、君实、信达等产品接近上市或已经上市,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而信立泰、华东、上药等仿制药主导的药企(医药工业方面)也马不停蹄的进行难仿药和创新药的投入。如果没有带量采购,这些药企中的很多可能都还在维持以前轻轻松松赚取超额收益的状况,而带量采购则可以逼迫药企快速转型。有些人觉得带量采购是多大多大的利空,行业就完蛋了怎么怎么样,我反倒认为政策激活和加速和行业创新属性的爆发,实际上对于行业本身是有很大好处的。

2、腾笼换鸟,节约医保资金,才有机会用于创新药。

带量采购压低仿制药的价格,的确可以腾笼换鸟,实现节约医保资金的作用,医保资金现在还是有盈余的,但是考虑到未来的人口老龄化之后现在的医保余额也是有很大压力的,所以不仅仅是仿制药,对于辅助用药、高值耗材以及医疗服务的费用也要进行削减。

节约下来的医保资金一定会用于支付更多创新药吗?虽然不是一定,但至少是大概率会增加创新药入医保的数量,创新药入不入医保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的,现在的包括曲妥珠、利妥昔、贝伐珠在内的大量抗肿瘤品种都是在2017年纳入医保后快速放量的,在此之前其价格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难以承担的。所以千万不要低估在中国纳入医保的作用!

也有朋友说,4+7带量采购不也才节约几亿的医保资金,即使推广到全国也就节约几十亿的医保资金,对药企的影响有限,对医保的影响更有限。是这样吗?对药企的影响来说降价才刚刚开始,后面可能还有几百个品种等着被降价,已经降价的品种在明年集采全国订单到期后也很可能在新进入者的竞争下快速杀价,光看眼前影响小,投资投的是预期和未来不是?对医保资金的影响更是不能以当前的几十亿来论调,中国医疗保健市场超过4万亿元(占GDP比重远不及欧美国家),根据米内网最新数据2018年全国三大终端六大市场药品总销售额17131亿元。

我曾在一篇报告中看到对于国内药品市场的分拆解读,算出来的结果是大概有一半的用药都是“中国神药”或者其他不合理辅助用药带来的,实际有效的药品市场大概是8000-9000亿元,当然这个数据我现在也无从查证就随口一提。我想说明的是对于辅助用药和化学仿制药未来有几千亿的潜在压缩空间,那对于医保资金是不是也会是几百亿到千亿级别的节约?

只有医保资金有盈余,才有可能扩大创新药报销比例,从而进一步调动创新药研发的积极性。有些文章会从人口基数庞大、医保余额不足等方面分析一通中国创新药没有机会,认为中国不可能大面积实现创新药的医保报销,试问在市场被高价仿制药和“中国神药”充斥着的时候,这种丹红注射液和血栓通都可以卖五六十亿的时候,医保怎么腾出资金支付创新药?创新的基础是把这些不合理却大量占据医保资源的品种干掉以后才能真正实现创新激励。

3、冲击国产创新药特别是“Me Too”品种。

上一篇文章中也提到国产创新药很多都是Me Too的品种,虽说是创新药但其实比同靶点进口药没有太多优势,所以在带量采购降价后,也有可能会对相应Me Too的品种有一定的冲击。举个例子,现在埃克替尼每天的用药费用是200元(医保支付前),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是54.7元/天,齐鲁制药的是24.7元/天,考虑医保报销后(假设报销70%),年用药实际支付费用分别是2.19万元、6000元和2700元,埃克替尼与齐鲁制药的吉非替尼仿制药用药费用差距达到8.1倍。当然我们最终看到的吉非替尼在4+7城市的降价并没有影响到埃克替尼的销售,甚至埃克替尼在EGFR-TKI抑制剂中市占率还在提升。

可能是因为2.19万的年用药费用对于很多家庭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把价格放大5倍呢,假设Me Too国产创新药的年用药费用是11万,而进口靶向药的国产仿制药年用药费用是1.5万元,对于多数的家庭来说我相信都会仔细斟酌Me Better 的埃克替尼的优势到底有没有那么大,值不值得这8倍的价差。甚至说很多家庭根本无法承担11万/年的费用。

最后做一个总结,带量采购的全国扩围降价有超预期之处,竞争格局已经成为定价的最核心因素;带量采购本质上是激发创新的一次变革,不论是以节省医保开支为目的还是切实降低百姓用药负担也好,其最终结果都是催动创新药及创新药研发产业链的高景气。医药行业未来10-15年的主线相信已经很清楚。

图表1 4+7带量采购中标价格表

图表2 带量采购全国扩围中标价格表

雪球转发:27回复:16喜欢:51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n深圳价投徒10-12 18:29

有深度!

一根不想被割的韭菜10-11 14:48

对于仿制药企业来说任何单一的品种影响都会持续减小,像以前依赖个别大的仿制药品种走出长牛的情况在未来我认为几乎不可能再出现,参考海外仿制药企业都是通过几百个品种的组合,严格控费降本,实现规模效应,才有极少数仿制药企业(个别案例)可以实现较好的利润

华海五年千亿市值10-11 14:31

华海的格隆溴铵怎么看?

一根不想被割的韭菜10-10 13:36

已发送

Vivianhdc10-10 11:27

非常细致的资料,麻烦给我也发一份supermayun@126.com,十分感谢@一根不想被割的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