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里奥谈决策:给靠谱度加个权

首先回应下一些读者朋友的反馈。有人说,达美啊你的文章还是不错滴,但是老出现洋文,有时候不配个翻译还真看不懂,能不能说人话,不要那么中西合璧?

这个我简单解释一下。毕竟在海外工作,每天说大量英文,即使跟来自中国的客户或者在这边的华人小伙伴讲话,基本也都是半阴半阳——并非刻意为之搞气氛显逼格,实乃有些词真不知道中文该怎么说。一个人写文章多多少少是反映平常口语习惯的,所以我的拙文里就难免中英混杂。一般我会尽量解释或翻译,望请多担待。

但纯粹通过说英文来装逼我是不赞成的。当然我们要区分两种人—— 一种是确实中文字说不利索要加以辅助,比如他说:我明天有个 assignment 要 due,这就可以原谅,我会报以理解的目光;但是如果见到有人说 :I tomorrow 有个作业要交,这种人我见一次打一次。

-------------------正文风歌线----------------------


桥水基金的总舵主 雷·达里奥(Ray Dalio),作为我们老达家的杰出代表,我对其敬仰已久。最近达叔出了一本书,叫做《讲原则》(Principles),号称毕其一生之精华。当一个管理资金量将近美国GDP百分之一(2016年数据)的全球最大对冲基金的头头写了本书,并且称这是其毕生精华的时候,你能做的最理智动作应该是找来读一读吧?于是达某就赶紧买来并一读为快 —— 结果啊结果,发现是一锅鸡汤,而且还是做新疆手抓饭用的那种超级大锅。

但是我不管,我买了鸡汤,你们要陪我喝。

玩笑归一边。其实在这锅大鸡汤中,达叔肯定是有料的,《讲原则》在桥水内部是员工必读书籍,时不时还要给个测验搞个案例分析,可以说得上是桥水的宪法。而在这本书里,我个人认为他讲得比较到位的是关于如何做决策(decision making)的问题。

决策为啥重要这个不言而喻。其实说白了投资就是做决策 —— 想要投资干得好,不需要你百米跑进12秒,不需要你练习10000个小时,不需要你知道上海每天凌晨4点的样子,只要你有一技之长——会决策,你就能躺着赢。你甚至都不需要是个人,哪怕就是只八爪鱼——只要你决策的成功率高,你的价值就能无比大。章鱼保罗预测南非世界杯的14场比赛的胜负,中了12场,于是它就出了大名,避免了一般章鱼难以逃脱的被人红烧吃掉的命运。

当然作为一个神志清醒的人你肯定不会认为一只八爪鱼真的有预测和决策的能力;章鱼不能思考,但是人能。达叔认为他之所以能如此飞黄腾达,不外乎于借助了这么一个决策模型:思考(thinking)→ 原则(principles)→ 算法(algorithms)—— 你看这不是鸡汤是啥,但是你仔细一瞅不对还的真有与众不同之料,这里算法是个什么鬼?

那就大致分两部分来讲一下:个体性决策和群体性决策(他书里没有这个分法,这是我自己意淫整理的)。


一、关于个体性决策

达里奥对自己的定位是——职业决策者,每天啥事也不干,就决策。这种境界我反正也无法体会,毕竟我这种小喽喽是职业执行者。对于个体性决策其实本书着墨不多(主要讲群体性决策会比较多一点,这个后面会重点介绍)。《讲原则》里主要讲了如何处理信息,并降低情绪对于决策的影响。有两个重点要划:一是毛估估(by-and-large),不求精确;二是捕捉重要关系,对情境进行合成(synthesize the situation),。

我们每天都要与大量信息狭路相逢,除了要筛选出重要信息以外,对信息的处理方法也尤为关键。达叔认为我们受到的教育都是要求精确的,你考数学的时候计算题肯定会算到小数点后面几位,如果你回答说:毛估估大概是1吧,那批卷老师一定心想我也毛估估这题大概给你个1分吧。受到此类教育摧残的我们,对于毛估估没有天然的本能,导致能力匮乏。

但这其实对我们决策过程是个障碍。比如处理 106 X 594 ,正常人看到后的第一反应是找计算器;但是很少人会把106简化到100,594简化到600,得出结论毛估估大概是60000 (精确结果是62964)。被精确化教育洗脑的人会直觉地认为62964要好过60000,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精确没有意义,是我们决策的噪音,是猪队友。而毛估估却反而是个能carry我们的好队友,因为你在做一个重要决策的时候需要去弄懂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毛估估能帮尽可能去弄清更多方面,而不是在某一方面弄得更清。

第二,是捕捉重要关系并合成情境。这个达叔在书里举了个例子,比如我们开一家冰淇淋店,在一天的经营中我们会遇到很多“点点”(点点这个小魔鬼后文还会出现),比如W表示销售收入、X表示客户体验评分、Y表示媒体与评价等,Z表示员工投入度(staff engagement),这些点之间可能彼此促进但也完全可能彼此拖累,比如某一天冰淇淋大卖W爆好,但是因为顾客排队时间很长导致X降低。那我们要如何处理信息并且把握大局(the big picture)?

我们可以用时间轴将情境进行合成。比如我们经过一天的营业得到了八个点点的表现数据,有些好有些坏,我们可以将其进行某种排序,得到下面这串数据(以下下三张图皆来源于《讲原则》一书)。


然后可以用时间轴将每一天的数据排列起来。



从上面这张比较混沌的图中,我们可以通过计算机算法(当然这个例子比较简单你肉眼都能看得出来),将情境合成出来,捕捉出主要关系。



这样我们就能得出合成后的情境关系:客户体验反馈正在越来越好。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通过时间轴将情境合成起来其实并不算是本能,需要多加练习(在大数据软件的帮助下),而这一招能对决策的有效性带来攻玉之助。


二、关于群体性决策(变态的来了)

大家都知道民主好,一人一票;但其实民主只是坏制度里的比较不坏的制度,就如那句虽然不是丘吉尔原创却被他发扬光大的话一样。对于很多问题,你的决策其实不能搞这种单细胞的民主。比如大英帝国决定要不要脱欧。政治正确的说法是:人人平等是普世价值,那当然应该一人一票,人人同权;但是我们如果仅仅考虑决策的正确性,为了加大决策正确的概率,一人一票、同票同权其实是不合理的。很多人哪里搞得清楚脱欧的真实意义,某个在街上卖茶叶蛋的大爷投个赞成票就能把首相卡梅伦的反对票给咔嚓掉,你只需要两个卖茶叶蛋的大爷,就能彻底淹没掉卡梅隆的意见。

但是没办法,同票同权是政治正确;不过你在经营公司的时候就没必要搞这种单细胞的民主。比如桥水用的制度是“创见上的贤人政治”(idea meritocracy)。用达叔自己的语言来组织,就是将一帮冰雪聪明、独立思考的 人拉拢起来让他们互相不同意,搞出各种创见,然后最后通过靠谱度加权( believability-weighted)的方式进行表决。追求的是“极端真相”(radical truth)和“极端透明”(radical transparency)。

我对着电脑鳖了很久要如何翻译 believability-weighted,最后想想还是翻译成“靠谱度加权”最靠谱。

靠谱度加权,简单点说就是你这个人如果靠谱,那么你说的话你的意见分量就重一点;如果你这人不靠谱,那就人飘言轻。你会说这看起来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但是人类历史上其实很少实践这个理念,因为要执行很困难。而最容易执行的就是每人一票的民主或者没人有票的dictatorship(这词出于某些原因我实在没法翻译)。当然,达里奥觉得这些都太粗暴。

执行困难显而易见。怎么来决定一个人的靠谱程度?这里就是桥水开始搞邪教的地方了。


1. 所有的会议录像下来,由专(机器)人进行分析,人机对打;

2. 开会的时候每个人端着个iPad ,用一个叫点点(dots)的 app 互相评分,人人对打。


讲一下点点。点点是桥水众多阶级斗争app工具里的一个典型 —— 其实不止是在开会时,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只要你感觉来了感觉对了,你就可以通过点点对你的同事进行铁面无私的大众点评。点评的个人特质多达100项以上,比如strategic thinking(策略化思考)啊、dealing with ambiguity(对模糊化情况的处理能力)啊,不同工种所对应的特质也不同。一般是1到10分你给他/她打分,7分就是个平均水平,然后你还可以追加一点文字评语。

所有的点评,比如打分人的ID(所以是实名制的)、分数、追加的附言评语都会被永久保存。每一个点评被称为一个dot,某个人身上可能挂满了dot——比如桥水的联席CIO 身上就挂了约有11000多个点。然后这些点会和你的KPI啊、你的360度无死角表现评估啊、你的测试成绩啊等等结合起来,最终形成你的究极战力——你的“靠谱度”(believability)。玩过足球游戏FIFA的人都知道所有的球员都有各种数据评分:速度啊射门啊对抗啊种种方面;而桥水这就是等于在现实中把人给彻底数据化了。

靠谱度不是目标,而是甬道;有了靠谱度,就可以为决策过程进行加权了。开会的时候大家投票,投票结果根据靠谱度一加权,就能最终形成决策结果。靠谱的人投票的分量就要重,不靠谱的人投票就轻于鸿毛。除了决策以外,由于点点是个动态即时的打分系统,所以你就比较容易监控你的员工的近况,你可以看看数据然后跑去说:小张啊,最近你状态下垂得有点厉害啊。

国内有没有这种与同事对打的变态 app?我是不是又找到了下一个风口?(也许国内已有,请原谅我的无知。)


我们用图解来看看整个决策过程。(所有图片与数据皆来自于达叔的TED演讲)


1. 通过“点点”app,你可以看到每个人对应的特质,并为其打分。

2. 我们能看到不同人对于某个人的表现其实有很大的主观性,但是我们要接受这种主观性,并相信大数据以及crowdsourcing(众包)的力量。


3. 所有人彼此间的互评会形成一张数据网。


4. 最后所有的这些数据进入算法,总结出每个人的靠谱度,形成一张计算机看到的“你的脸”。


5. 然后,通过靠谱度做决策。比如在表决“你认为对于美联储削减购债计划的预期落后于债市熊市吗?”,如果用一人一票的民主,表决结果是77%的人(13个人)说“是”,23%的人(4个人)说“否”。


6.如果用靠谱度加权,我们发现投否定票的四个人,人虽少但是言不微,因为他们的靠谱度非常高。所以如果加权后,19%的表决为“是”,81%的表决为“否”。形式发生了大逆转。


三、结语

想要推广这套变态玩法,就必须要有变态的组织。一般的公司文化肯定消受不起,而且可能也无必要。首先桥水基金最大的业务就是决策,全员基本都是decision maker;第二,这玩意儿对公司文化要求太高,你得是不官僚、无裙带、无小团体,你要不怕得罪人尤其是得罪上级,你也不能故意使坏、你也不屑于拍马奉承,大家都为了某个具体的目标处理、没有什么人情、不谈情怀、不扯远方。

这种变态的组织我们可以给他取个名字,叫邪教。所以30%桥水的雇员干不了两年就要走——邪教嘛,你要么同流合污、要么全然异化。

而达里奥借助这套“思考→原则→算法”的决策系统的想要推广的是一种极端真相和极端透明的公司文化,所有的人的意见都会根据自己的靠谱程度被反映出来,上下渠道通透敞亮。

由此我想到之前微博上热传的,某北大毕业生新入职华为,写出洋洋洒洒“万言书”指点江山,还上书了老总任正非,结果老任批复:此人如果有精神病,建议送医院治疗;如果没病,建议辞退。

舆论基本是一边倒地挺任:作为新人,你应该要知道自己的位置,上来就谈集团战略你不是在搞笑吗。我倒也不想为这个倒霉哥们辩护,但是觉得老任处理这个问题还是欠妥当。咱先不谈尊重人这一点,毕竟互相尊重也未必能把事请干成;我们就说听意见这一点,你觉得这个人不靠谱,你给他的万言书一个超级低的权重不就完了吗,何必要直接羞辱完了再开掉呢——除非你觉得这个人的靠谱度已经降到了零。

当然最后要说一点,华为毕竟不同于桥水:华为讲究执行力;桥水讲究决策力。但是我认为,无论什么组织都一定会有决策层,而决策层追求真相和透明终归是没错的,哪怕就算你追得没有桥水基金那么极端。

-------------------------------------------

本文行文仓莽,如有不足之处,还请各位海涵斧正。 

转载我是欢迎的,但请您注明雪球、署名陈达,在此谢过。 

 新开微博:陈达美股投资,欢迎关注。 

@今日话题 @方舟88 @放眼观美股@梁剑 @Ricky @坚信价值 @不明真相的群众 @招财资本 @江涛 @刘志超 @沈潜 @最接地气美股解读 @唐朝 @管我财 @TLS美股研究 @华宝油气 @啊咪老师 @大米财经 @布衣-淡定从容 

 $上证指数(SH000001)$  $沪深300(SH000300)$  $道琼斯指数(DJI30)$ 



雪球转发:130回复:147喜欢:299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sunny2j2018-10-29 20:59

/主题是“Radical Transparency and Algorithmic Decision-Making” ,他说他希望把他的思想传下去。
Dalio TED演讲的地址:网页链接 
看不到油管的朋友可以看这个链接:网页链接

过路2018-01-22 11:07

扑克先生-AQ5J2017-10-31 00:38

玩文明游戏告诉我们,建奇迹一定是有利的。
但是建造奇迹的时间点很重要。机会成本非常巨大。

张四和李三2017-10-31 00:37

这个问题我明天再回复你,简单来说,我不认为市场可以解决粒子加速器之类的问题。

扑克先生-AQ5J2017-10-31 00:30

精英一样犯错,或有利己动机。
谁主张,谁掏钱 为好。交给市场。
要不要投资十亿于某项技术,由任正非,马云,李彦宏,马化腾,贝佐斯,马斯克分别决策。
判断准确的大发横财,判断错误的去拍大腿。

我对粒子加速器不了解,只谈一个概念。
1.是不是好东西。是好东西
2.投入N亿,N百亿是否有回报,有回报。
在这2点上,专业的物理学家肯定比我懂得多。但只有这2点还不够。

3.投资这个是不是最好的方向,是不是可以带来最高回报率的投资?
物理学家不知道,或假装知道。
大概率上,任何一个科学家都有为自己行业拉投资的本能,不管他是追求名声,地位,金钱,还是单纯的追求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