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可惜我不是水瓶座: 赞//@可惜我不是水瓶座:回复@陈达美股投资:受你启发,我翻译了一篇经济学人,网页链接




最佳投资者策略听上去都很简单。巴菲特说,不论买袜子还是买股票子,我都喜欢那些打了折的高品质货。索罗斯最喜欢的策略是,在划时代大事件(比如柏林墙倒)这样的节点上下重注。吉姆西蒙斯,对冲基金文艺复兴创始人,更关注”交易模式”。


西蒙斯也许不像索罗斯、巴菲特那么名声在外,可投资业绩一点不输这二位。西蒙斯在1982年创办文艺复兴,那年老哥已经44岁了。创办公司以前,西蒙斯的身份是数学家,干密码破译,很是了得。文艺复兴的旗舰产品叫大奖章。这款产品自1988年以来,已经累计赚了1000亿美金,不过,大部分基金持有人都是自家员工。大奖章基金的费前年化收益率是66%。西蒙斯老爷子也成了历史上最成功的投资家之一,身家210亿美金。


他怎么做到的?一本叫《他干掉了市场》的新书上市了,试图一探究竟。作者是华尔街日报的Gregory Zuckerman。这书读起来真是引人入胜。里面说到,1978年,西蒙斯刚开始做投资,就关注了货币市场的“交易模式”。他发明了的“均值回归”策略,借此取得了早年的成功。这个策略很简单,在货币跌出近期平均值足够远时买入。那以后十年,他的数学家同行René Camona劝说他,与其自己每天费时费力去寻找这样的交易“模式”,不如把这个工作交给一套计算机算法,哪怕是有时候这个算法做出的交易逻辑不能被人脑理解,那也是算法“先用起来”。到了1990年代,IBM前雇员Robert Mercer 和Peter Brown 在此基础上开发了一套能“自我修正”的新版算法,升级了。这套新系统能够在挣钱的策略再挣一遍钱,“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然后把不挣钱的策略砍掉。这套新技术广为流传,现在,我们叫它机器学习。


常在河边走哪儿有不失足。事业早期,西蒙斯被专注于缅因州的土豆交易市场,后来被监管当局给警告了一次。有几个月,团队在股市交易里苦苦挣扎不挣钱,后来一位年轻程序员从Robert Mercer的五万行的程序里挑出来一个错。本来应该是实时追踪标普500的值被写成了一个定量。


新书作者Zuckerman在书里明确揭示了上述策略有短板。首先,基金规模是有上限的。专心追踪短期信号的大奖章基金,从未操作100亿美金以上的规模。时间帧越短暂,那么,市场无效率就越放大,算法交易成功概率也就越大。但是,超短时间间隔限制了容量。目前,文艺复兴也有外部投资者基金能买的产品。这个产品选取的策略是长点儿的时间尺度,不过这个收益嘛,就没那么突出了。


别的公司也正在试图复制文艺复兴的“交易”。文艺复兴内部人士却说,他们最近试图通过“市场容量”模式来交易,拿掉了价格因子,别的公司就没法跟踪聚焦相同的信号了。通俗说,大家都是来市场上薅羊毛的。有一个 ‘羊毛薅客’ 一早知道某个店铺打折促销,赶紧早早去了,买下了所有的库存,以致让别人没得可买,别人还以为从未有过打折促销(因为已经看不到商品价格)活动呢。华尔街的别的公司都把文艺复兴叫印钞机,只有Zuckerman解释了文艺复兴是通过不断更新和适应新‘模式’来做到在竞争中领先的。
这本书唯一让人失望的地方就是描写特写风中心人物——西蒙斯的笔墨相对太少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西蒙斯这哥们努力避免抛头露面。总的来说,严格保密的基金交易策略是文艺复兴辉煌业绩的必要条件。干掉了市场的西蒙斯,才不会轻易放弃他的优势呢。
iPhone转发:1回复:1喜欢:9
引用:
#Project Jerome# 为您带来我认为有趣的海外金融文献翻译 原文题目:The Unsolved Mystery of the Medallion Fund’s Success 原文作者:Richard Dewey & Ciamac Moallemi 翻译:陈达 ----------------------------------------------------------------- 华尔街的大多数人都解释不了对冲基金...

全部评论

贫民窟的大富翁2019-11-26 09:26

极端优秀的投资业绩记录往往没有好结局。

优秀的业绩指的是超越市场收益,这种收益必然是因为一个偏激的策略,策略和市场波动吻合就获取超额收益,但是市场本身具备遍历性,一定会遇到策略风格和市场偏好相左的时候,而长期的优秀业绩往往给人极大的自信,这会导致毁灭性的结局。

没有自信的人一定没有好业绩,有了好业绩增长自信,反身性,直到自信过头掉下悬崖。

有些人嘴上说话很客气,骨子里是非常狂妄的。

想一下,巴菲特贵为股神为何不敢加杠杆,而只采取可控的浮存金?大富翁虽然极度自信,自我评价是理性,谦虚,开明,也不会随意上杠杆。因为深知市场的疯狂,深知破产的危害。

谦虚、开明,理性,你才能活的长寿。

谦虚既是个人修养,也是认知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