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星投资福尔莫斯 投资杂感之(十一)

价值思考中“不变性”

   高校是目前很多人向往的工作地方,稳定、收入不差、工作空间有弹性。但在我研究生刚毕业的1990年则并不“热门”,当时高校收入不高、无所事事,以当时高校那点微薄的收入要想在北京生活似很困难。我一位同学甲就是在毕业后没几年辞去高校的工作来到了当时很热门的外企。在当时,北京的这些外企不但收入高,且企业名气大,工作又体面。可是,近期这位同学却因他所在的外企纷纷倒闭、衰败,不得不重新找工作,到当初根本看不上眼的华为公司应聘(他也后悔当初辞去高校的工作)。而我的另一位同学乙,毕业时就应聘了深圳的华为、中兴,现在早已成为中兴通讯公司最核心层的高管。

    这种变迁似乎是命运所为。但也是眼光和价值观所致。如果没有长远眼光,只以当时的“基本面”来决策,理所当然地会像同学甲那样选择。当然,能预见到这20年来华为中兴与朗讯、北电、爱立信等企业的沧海巨变,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能是“神仙”所为。不过生活中有些东西还是能够“预见”的,这些东西能决定我们一生中的大多数最重要的决策。与其说这是人的能力问题,不如说这是人的价值观所导致的思考习惯问题。

   哪些东西能预见呢?

   社会中某个具体职业的兴衰周期是不能预见的,但哪个职业肯定会长存是可以确定的;经济形势具体怎么走是不能预见的。同样,股市具体的走势也是不能预见的,大多数公司的兴衰也是不能预见的。能预见的,一定是有某种“不变性”的东西。

   学物理的时候,我有一个印象很深的认识:自然界中存在一些“不变性”,如量子常数、引力常数、精细结构常数、某些物理量的守恒性等等,它们正是我们生活的自然界能够存在于今的基础。在艺术领域,象贝多芬莫扎特的音乐,也有“不变性”——只要人类还存在,这些音乐就不会消失(而很多流行歌曲可能用不了多少年就被人遗忘了)。

   投资中,能“预见”的东西是正是价值的根本要素——它们具有某种“不变性”。正因为“不变”,才能长存,产生价值。巴菲特说,他只关心8年、10年后某种资产能否增值,而不太在意1个月、1年内能否涨。其中的道理就是他要看穿这种资产是否具有内在的“不变性”要素,而滤去其中的“波动不确定性”。如果你看不出某种资产的内在“不变性”要素,你就不懂这项资产,而不能仅仅因为它现在看起来如何而推断它未来也会如何,否则你就会与“风险”长期相伴。

   在巴菲特看来,可口可乐受人欢迎和没有别的企业能生产替代它的产品这些属性,就是可口可乐股票内在的“不变性”。这种不变性决定了这家企业未来10年后定会比现在更值钱;同样,故宫在建筑文化里的独一无二性决定了它在今后仍然是国宝级的保护和观赏品,且随时间推移而越发显示出其珍贵,人类对它的好奇爱惜会不惜金钱来维护、观赏。

   明白价值要素中的“不变性”,投资就会变得更加确定和简单,而不会因为经济形势、行业变迁而怀疑、犹豫、困惑。投资的最高境界就是确定和简单。
雪球转发:3回复:2喜欢: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