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星投资福尔莫斯 投资杂感 (二)

 通货膨胀与投资

 

 

    通货膨胀是投资人必须面对的一大问题。跑赢通胀可以说成功投资的基本要求。这里面就有两个问题:一、通胀率到底如何?二、什么品种才能真正抵御通胀?

 

     官方公布的CPI可以说是个短期的“通胀指标”,但却屡受争议,信的人也不多。如果从长期看,我倒更愿意用一些身边与我们相关的一些数据来看。比如,从1979年到2009年,工资涨了多少倍?差不都60-100倍;理发的价格涨了多少倍?同样也差不多是这个数:我清楚的记得,我在1979年初二毕业(那时我们那里还没有初三)时我第一次自己理了个喜欢的“头发”(型),厂区的理发馆:3毛钱,是我平时积攒的零花钱(一角钱一根冰棍,要少吃3个!);而现在在深圳,连理带洗头,40元/人;著名的茅台酒,1979年8元/瓶,现在呢?800元/瓶。

 

     如此一算,这30年来年均复合增长率15%左右。如果这30年来你的财富增长达不到这个水平,那么你的“理财”结果不能说是“成功”的,或者说是社会经济增长的“受损方”。同样,很多价格未到到这个增长率,且不能为数量的扩张弥补的话,那么这些品种成为了给社会贡献“福利”的一族了。

 

      15%,这是个多么高的长期增长率!当然,以后能否还有这么高我怀疑。

 

       第二个问题,什么品种能达到这个增长率?理发价格达到了,粮食价格没有达到;被称为“垄断性”消费品的茅台达到了,但并不见得比最普通的理发价涨得多),但电视机价格远未达到;

      

      理发,这个最简单、几乎无任何“壁垒”的服务业,为什么居然与尊贵的茅台酒涨价幅度差不多?我体会:理发是个“人工劳动”型业务,但却为社会绝对必须,且“供给”量不能任意扩大(从没听说有“托拉斯型”的理发连锁店,且由于无任何进入退出壁垒,竞争使得店面数量自然淘汰顺利进行,就像自然界的生态平衡);而电视机等,虽是社会所需,但产能却能任意扩大;茅台酒产能也不能任意扩大,只能“合理地”扩大,因此也能达到通胀水平。

 

       因此,如果联系到股票,那些未来无论社会、经济如何变化,其产品和服务“必定”为社会所需,且供给更多为人工劳动而非机器能力所构成,且其供给能力能不受干扰地受市场淘汰、平衡的公司,至少能不会跑输通胀。这里,与是否“高技术”并无关联,甚至与目前流行的所谓抗通胀品种——“资源”型企业,如有色金属等也无关联。不信,各为可以算算这30年来,铜的价格真的涨了100倍吗?

 

本文来自:徐星投资价值论坛 网页链接 

 

雪球转发:4回复:4喜欢: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