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海:金融梦凉

前几年,手里有信托公司和/或保险公司,几乎是各种资本大佬们的“标配”。如果手中既有信托公司又有保险公司,那是再好不过了。

 保险公司尤其是寿险公司在负债端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现金流,在资产端又有广泛的投资渠道。有“金融百货公司”之称的信托公司,其投融资结构更灵活,投资范围更广。

 对于那些重资产模式的资本大佬们来说,信托公司和保险公司堪称融资界的倚天剑、屠龙刀,携而快意江湖,何其风光。

 此一时,彼一时。自从去杠杆以来,这几年大佬们的日子很不好过,尤其是“三条红线”之下的房企雷声不断。

 实业的炮灰,落到金融业,有的就变成了火山。在大股东意志的挟裹之下,那些公司治理结构本就不健全、不完善的金融机构,不同程度地经历了资金被挪用甚至被掏空、内部管理混乱之痛。一些金融机构,甚至形成了大量的不良资产或风险敞口。

 去年10月以来,高层屡次指出,要正确认识和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压实各方责任,要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

 自从2020年7月以来,CBIRC会不定期地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名单,将不合格的股东清理出金融业。截至目前,已发布了五批。

 5月31日,上榜第五批银行保险机构重大违法违规股东的共计43个,其中包括15名自然人和28家法人机构,涉及的金融机构共有26家。 

这是五批里涉及自然人股东最多的一次,也是涉及农商行、村镇银行和农村信用联社最多的一次(共18家)。

在这43个不合格股东所涉及的金融机构之中,比较引人注意的便是民生信托、亚太财产保险、国民信托了。前两家金融机构对应的股东是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武汉商务区”),后者对应的则是上海丰益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丰益”)。

而这两家股东背后的boss,则分别是泛海系的卢老板和富德系的张峻。 

不属于自己的,终归不属于自己。

曾经风光

和其他资本大佬不同,卢老板拥有$民生控股(SZ000416)$ (000416.SZ)和$泛海控股(SZ000046)$ (000046.SZ))两大平台。通过这两大平台以及泛海集团,“资本猎手”卢老板早年广泛布局金融领域,旗下的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基金、期货、资管、典当、保险中介等金融牌照一应俱全,全方位地搭建了一个金融王国。

民生控股旗下的金融机构主要有民生典当和民生保险经纪等,泛海控股旗下控股了民生证券、民生期货、民生基金、民生信托、亚太财险四家金融机构。而泛海集团则参股了$民生银行(SH600016)$ ,巅峰时期一度坐上第二大股东的位置。 

本次被清退的武汉商务区公司是泛海控股的控股子公司,是泛海在2001年联合北京中关村开发建设股份公司、北京四通开元房地产开发公司成立的武汉CBD项目的开发公司。

 2002年,泛海投资开发了武汉王家墩机场,开创了泛海商业化开发建设大城市CBD的先河,实现了泛海从地产单一功能项目向综合功能的区域性开发战略转移。

 2009年9月,华中第一高楼——“武汉中心”开业。2010年10月12日,武汉CBD核心区地下空间配套轨道交通王家墩中心站暨泛海国际SOHO城项目盛大开工,标志着泛海在武汉CBD进入全面开发阶段。

 2013年12月,武汉世界贸易中心正式开工建设。按照泛海的规划,要将其建成亚太地区规模最大、建筑最高的世贸中心项目。

 2013年4月28日,泛海发起成立的民生信托开业,注册资本10亿元,成为国内第68家持牌信托公司和第9家会管信托公司。

 自2014年起,泛海的战略开始从单一的房地产公司转向“金融+房地产”两条腿走路的模式。为了配合这种转型,原来的泛海建设集团之名也改叫泛海控股

 彼时,各路资本大佬正开启狂飙模式,体验到金融杠杆的妙处。

 此时泛海系手里已有了多张金融牌照,但仍未满足于此。2014年,泛海控股通过旗下的浙江泛海建设投资公司增资民生信托,共拥有了25%股权。增资被泛海视为构建“地产+金融+战略投资”的新业务发展模式之举。

 2015年,泛海控股通过武汉商务区公司,斥资17.85亿元从海航系手里接手民安保险的股权。彼时,泛海原本想把民安保险的股权全部吃下,但彼时受政策之限,最终获得51%的股权。卢老板在泰山会的伙伴、后来成为泛海控股的股东的傅军,通过新华联持股20%。另一个大佬汇源饮料的老板朱新礼,通过重庆三峡果业集团拿到了亚太财险14%的股份。

2016年,泛海控股泛海集团退出民生信托的股东之列后,武汉商务区公司成为其控股股东。

 至此,武汉商务区公司这么一家房地产项目公司,成为了民生信托和亚太财险的控股股东,截至2021年的股比分别为76.76%和51%。 

彼时以数百亿元拿下一系列金融牌照,左手金融,右手地产,左手还同时握了右手,卢老板的泛海帝国一时风头无两。

危机四伏

当卢老板的老伙伴们纷纷以不同的原因、形式暴雷之时,看似风平浪静的泛海,其实亦已暗波汹涌。

 从2017年开始,泛海控股的营收和净利润已接连下滑,到2020年,其营收已降至140.56亿元,净利润亦由正转负。

 另一方面,2019年上半年,其有300亿元债务到期。这一年,卢老板把与董老板一起拿下的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董家渡地块,加上北京泛海国际项目1号地块,以140多亿元卖给了融创的孙老板(今年孙老板也加入违约大军)。

 除了卖地,泛海这一年也发行了两笔公司债,原来计划发行的13亿元和22亿元,分别只发行了5亿元。到了2020年,依然是未足额发行的状态。

 在投资圈,不能足额发行其实是一个信号,说明发债主体的的信用和偿债能力,已难以获得投资人的认可。

 民生信托于是成为融资担当。名为“至信”的一系列信托计划呼呼地成立了,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后来踩雷金凰假黄金案。

 2020年3月,泛海控股被标普下调信用等级至CCC,并列入负面评级观察名单。

 两个月后,著名的金凰假黄金案发,其中涉及民生信托提供的40.74亿元融资。不管是各方施压的结果也好,出于卢老板讲信用的为人也罢,其他几家同样身陷假黄金案的金融机构还在忙于扯皮,民生信托先行向投资者兑付了踩雷的信托计划。

 假黄金案如同溅入热油锅里的那一杯水,把泛海原来暗波涌动的流动性危机彻底曝于市场面前。屋漏偏逢连夜雨,除了假黄金案,民生信托还踩到中建五局“萝卜章”、汉能集团、凯迪生态、新华联等雷坑。

如果要论2020年的信托业风险之王,民生信托算得上一个。

兵败如山倒。因为涉及营业信托纠纷,民生信托2021年的涉诉规模高达277.19亿元。

金融板块坍塌

已迈入古稀之年的卢老板,大概不曾想到,作为“大佬背后的大佬”叱咤半生,却在晚年身陷债务危机。 

除了处置地产项目,泛海这两年还在忙于转卖当年豪掷巨资揽得的金融牌照。

2020年8月31日,泛海控公告称,将以1.361元/股向张江集团、张江高科等22家投资者转让民生证券共31亿股股份,约占民生证券目前总股本的27.12%,总对价为42.29亿元。

转让后,泛海在民生证券中的股比将从71.64%降至44.52%,不过仍居单一第一大股东之列。自2021年8月起,泛海控股股已不再对民生证券并表。

2021年,泛海控股将民生证券的13.49%股权卖给了上海沣泉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收回23.644亿元。

此外,民生信托和亚太财险的股权处置,亦摆上泛海控股的日程。

截至2021年,泛海控股已将民生信托约 5.95%股权,以6.5亿元卖给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

不过,从此次CBIRC发布的拟清退股东“黑榜”来看,泛海退出这两家金融机构,也不完全是主动行为。

泛海控股的2021年年报显示,武汉商务区公司所持民生信托和亚太财险的股比分别为76.76%和51%。此番其被清退,则意味着泛海在这两家公司将失去控股地位。这也同时意味着,泛海控股的三大金融核心平台将陷入坍塌。

泛海的金融核心平台坍塌,不仅仅关乎面子,更关乎利益。泛海控股2021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其金融板块实现营业收入 64.83 亿元,占其营收的43.44%。 

不过,由于泛海系所持民生信托和亚太财险的股权,要转让也没那么容易,要么正处在诉讼之中,要么被冻结。

2022年,对于卢老板来说,又是日子难过的一年。

图片:网络

@今日话题 #泛海控股7笔股权被冻结# #民生信托陷黄金大骗局# #新华联# 

雪球转发:1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