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与达内二分天下,传智播客凭什么

传智播客奔赴A股,IT培训市场要变天了。

江湖上的另一个达内——传智播客准备奔赴A股。

这个一度默默无闻的IT黑马,比达内科技晚了5年才创立。颇为有趣的是,在达内上市五年后,首度迎来亏损之际,传智播客准备奔赴IPO。

不到8亿收入,一旦成功上市,发行市值在40亿,而如今达内的市值仅为1.88亿美元。

行业老二传智,要开始赶超了。

不一样的故事

2001年从亚信辞职的高管韩少云已经开启了创业之旅。蜗居在中关村国家孵化园,老师只有几个人,学生则是通过报纸边缝打广告招来的几十人。

2000年初的中国,相比于其他民办教育来说,IT职业教育已经风声水起。北大青鸟和华育国际已经崛起。初出茅庐的达内发现,国内大学IT教育与市场脱节,国内市场对高学历IT存在刚需,于是将用户群锁定为大学生。

一举开拓市场,拿到了IDG的50万美元风险投资。

5年后,2006年,传智播客创始人张孝祥因为写书写得没钱了,才想起办个IT培训班。没想到一干就干了很多年。

张孝祥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非科班出身,但是在快速学习编程和研发软件上颇有心得,擅长讲课,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在IT培训上颇有名气。不少学生慕名而来。

于是,拉着从易游网辞职的黎活明,以及国内最大的程序员社区CSDN的老板蒋涛,搭起了传智播课的草台班子。创始人专注技术、教学,蒋涛则投资入股,公司整体运营则是黎活明负责。三人各司其职。

而此时达内则想出了招生新路径——“先上课,后交费”。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北大青鸟赴美IPO折戟,但达内拿到了集富亚洲和IDG的第二轮投资,存活了下来。

2010年,张孝祥同样提出了“免费培训 工作后还款”的构想,并决定不需要复杂的担保;不是贷款;毕业后不从事软件开发的工作,不用还款。

2011年张孝祥突发心脏病过世。黎活明开始接力传智播客。

而此时的达内已经获得高盛2000万美元投资,这让达内开启了加速开设学习中心的里程。随后的达内则一路狂飙突进,2014年4月达内在美国上市,成为当年第一个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中概股。达内开盘当天股价一度涨到10.5美元,但最终却以险些破发的9.17美元报收。

传智播客则几乎没有太多动静

5年后,因为加码少儿编程,达内首次面临亏损,且净亏损6亿人民币,一口气亏掉了过去3年的利润。股价从最高21美元下跌了70%,仅剩不到6美元。

此时,传智播客才悄然递交了招股书。

5年差距,市场老二

传智播客去年不到8亿收入,发行市值40亿,而如今达内的市值仅为1.88亿美元。

从营业收入来看,传智播客显然处于行业老二的水准。营收不及达内的一半,毛利率在2017年仅为47.21%,与第一名的69.64%相差甚远。(下图为2017年IT培训行业主要公司经营情况)

不过,从传智播客自身来看,其发展模式较为健康。

营收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4.21%,净利润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3.5%。营业成本的增长速度也基本与营收保持齐平。

相比来看,达内近两年由于加码少儿编程,增长乏力。市场与营收是传智播客三倍的达内,2017年净利润则仅为1.84亿元,几乎与传智播客持平。2018年则直接陷入净亏损。

不仅如此,其主营业务成人IT培训,2016、2017、2018年收入为15.8亿元、18.7亿元、17.8亿元——2018年出现下滑。

在高毛利、高营收的条件下,达内与传智播客为何出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

事实上,相比于其他职业教育品牌来说,传智播客的营销费用率极低, 2016、2017 和 2018 年,这家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 5.5亿元、5.58亿元和 7.45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10.20%、7.99%和 9.42%。

在员工中,也能看出一些端倪,传智播客的教研人员占比70.28%;市场营销人员占比16.72%。

传智播客在招股书中也这样写道,目前获客的方式主要来自于老客户的口碑推荐,这造就了公司在没有大量投入广告费用的情况下,仅通过口碑营销即可支撑主营业务发展的独有低成本营销体系。

老大黎活明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招生主要靠口碑,但也会依靠网络营销的方式招生。团队里有四五十人,纯做网络营销。我们自建自媒体,制作微电影、科技节目等。2018年为了扩大影响力,给百度的广告费也仅为1390万元,占营收比为1.75%。

横向对比来看,达内科技、光环国际等IT机构的销售费用率几乎占营收近50%。而教培巨头好未来2019财年的销售费用率也为18.8%。几乎与已经成名的民办学校齐平。

且由于职业教育招生难,获客成本高,为了吸引用户,不少机构往往以“培训贷”等吸引学生。 以达内为例。2017年,达内入学的学生中约有52.4%使用了相关的金融产品分期付款。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便是呆坏账多、退费难。

2019年4月,21CN聚投诉共接到全国消费者对教育培训行业有效投诉量692件,针对达内教育的有效投诉量达41件,仅次于尚德和对啊网。

并且,屡屡出现“以招聘为名招生”、“培训贷”等负面消息。

随之而来的是受众的不认可。2018财年,达内的成人业务的学生总入学人数(定义为2018财政年度招聘和注册的新生总人数)同比增加了14.7%至147692人,而成人业务的总课程入学率(定义为学生在2018财年注册课程累计数量)同比仅增长3.3%。

赶超,靠什么

达内在上市几年后,开始豪赌少儿编程。而在上市后的第五年,也首度迎来亏损。但即使如此,也并没有放弃少儿编程这项业务。

韩少云看得很清楚:“IT职业培训的行业市场规模很小,我做到行业的第一名,也只做了20多亿的规模。”

更为重要的是,在整个2018年,IT职业教育的市场规模下降了5%。

同时,IT职业培训获客成本高,课程客单价低、支付能力弱、服务环节多。

这些问题,也同样摆在了传智播客的面前。

事实上,传智播客同样也需要头疼这一问题。2016、2017 和 2018 年,其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 84.95%、53.05%和 32.40%。赚钱能力在逐渐下降。

从营收来看,公司营业收入主要还是来源于IT短期现场培训业务,即 “黑马程序员”为品牌的现场培训,占营收比为87.33%。

IT培训市场有限,在除了IT学科的培训外,在品类上传智播客也有扩招,但营收效果不尽如人意,到了2018年,占比仅为7.67%。

但黎活明想要弯道超车。黎活明给的解释是,现在我们大概是五亿的营收,他们是十五亿,有两倍的距离。(著:2017年的数据)

“假设它没有变化,我们可能七八年才能追上,况且别人也在发展,它已经是跨 IT 扩展到别的领域了。但是如果是弯道超车就不一样了。比如我们做大学,一旦做成功超车是很快的——我们学费一年四五万,招一万人是四个亿了,招两万人就八个亿了,再加上培训就可以超过它了。这个是弯道超车。”

这也是传智播客融资后想要干的事情——涉足计算机信息技术(IT)高等教育培训领域,公司以“传智专修学院”为平台,主要面向高中毕业生,提供周期为 2.5 年或 3 年的 IT 技能教学服务。

事实上,传智播客于2017年已经开始运营主要面向高中毕业生的IT非学历高等教育业务,现有在校生900余人,但目前占比仅为3.32%。

而高等教育长期培训与短期培训截然不同,传智能否在师资培训上胜任令人怀疑;且高等教育周期长,前期投入巨大,学生出来能否被社会认可同样也是一个问题。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