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桥(ENB)$ 拥有DCP Midstream, LLC 50%的股权(membership),然后DCP Midstream, LLC拥有DCP Midstream Partners, LP 2%的GP Interests和38%的LP interests。ENB之前杠杆倍数太高了,2016年的时候debt/EBITDA有6倍,所以通过出售71亿资产(包括加拿大的一个中游公司)偿债,目前下降到4.5倍,但在你给的几个中游公司里还是比较高的。收购Spectra让他进入了美国天然气运输的市场,这个目前来看是好事,但是同时也继承了Spectra的786英里长的Express Pipeline(从阿尔伯塔的Hardisty到怀俄明的Casper)。ENB控制了75%的油砂运输(Transcana的Keystone和Trans Mountain基本瓜分了剩下份额)。目前第油价看,油砂基本就是个bust,所以这部分业务受影响会比较大。

$能源转换(ET)$ 是我自己三月份抄底中游的时候选择的唯一标的。我喜欢他的天然气管道资产,这是全美最健全地连接了九大盆地的管道资产,同时ET 固定费用运输的流量为87.5%,在中游公司里算是非常高的的(我覆盖的公司里只有$企业产品伙伴(EPD)$ 可以媲美,这个之后谈。剩下根据大宗定价的6%,根据不同盆地价差定价的6.5%,大概是这样一个情况。客户群体中投资级的占到81%,是我覆盖的中游公司里最高的。EBITDA角度,原油贡献的EBITDA仅有25%,非常低。债务/EBITDA大概是4.3倍,略有些高,也是为什么价格弹性相对比较大的原因,但风险我认为是完全可控的。不喜欢的就是最近ET购入了很多原油类资产,当然,仓储类资产最近显然是受益的。

EPD也很稳健,但市场定价比较公平。2014-2016年花了81亿美金做并购,杠杆提升到了2016年的4.4倍,现在降低到了3.3倍。从2005到2019年一直保持了双位数的资本回报率,上一个周期的底部(2016年)也有10.2%。固定费用运输占到86%,仅次于ET,4%是根据大宗价格定价,10%是根据盆地价差定价。EPD是最早(2010年)吞并GP消除50%的IDRs的,之后一系列其他中游公司(诸如Buckeye,Magellan,Antero Midstream,Genesis,Plains,Williams,MPLX,Andeavor,Holly等)纷纷效仿。其前200大客户中,有合计81%是投资级或者有信用背书(letter of credit),债务方面99.2%是通过固定负债,发行的40年债券利息不到4%,加权平均利息从2010年的5.8%降低到了2020年的4.5%,节约了很多利息成本。
上面三个你要做长线配置问题都不大。
DCM我建议谨慎。主要是因为一方面其投资级客户占比较低(70%),一方面仅有70%的运输是固定费用合约,有21%的运输量是没有任何对冲的(剩下的9%部分对冲了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的影响),而且总运量里50%是原油(EPD大概是40%不到一点)。
CEQP没有覆盖,完全不了解,就不回答了。
雪球转发:0回复:4喜欢:14
引用:
你好,看了不少你关于上游公司的文章,感觉无论逻辑和数据,都非常清晰。想请你简单分析一下下面几个中游公司的情况,现阶段面临的主要问题和潜在风险,投资价值如何。 $能源转换(ET)$ $戴恩国际(DCP)$ $Crestwood Equity(CEQP)$ 顺带还有两个中游巨头安桥和EPD 谢谢。

全部评论

sun杨05-07 23:17

嗯,可能是。我持有这只股票

六出祁山05-06 19:14

说的是DCP吧,可能打错了。

sun杨05-06 17:42

DCM? 这个是哪家公司

六出祁山05-06 12:09

感谢回复。
另外我注意到,FANG的电话会上CEO Travis Stice强调公司重心将从delaware basin向公司有矿权的midland basin转移,作为permian的核心两大盆地,这两个从资源禀赋上有什么区别吗?
一季度资本开支好像有点高,现在产量削减已经达到10%-15%,Stice暗示油价回到30左右会考虑恢复产出。目前WTI已经接近30区间,如果下个月前回到30,是否意味着页岩油各公司都会陆续重新恢复产能,这样对下半年的供需有什么影响。伴生气如果恢复产出的话,你判断会不会影响年底的天然气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