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分享,之前我也觉得航空会是被错杀的一个行业且会快速反弹,但是经过2个月的观察,把握没有那么大了,昨晚平仓了jets的put空头,下周再打算卖出一些正股。//@黑色面包:回复@ROGERuck:可能你对巴菲特的卖出逻辑理解上有一些问题哈。他的核心逻辑在我看来有三个。第一,新冠会在很长时间内影响人的行为,而这种变化了的行为在航空领域(包括你说的邮轮领域)将会持续恨就;第二,由于这种变化了的行为会持续很久,因此会对使用率(Utilization Ratio)造成负面影响;第三,这两个行业都是重资本行业(包括你说的SPR也是制造行业),这些行业的特点是,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而且资本投入以后,变成了厂房,飞机,邮轮,他不会自动消失,而是逐渐折旧。即使原来是100%的人坐飞机,现在变成90%,看似是营收减少了10%,但由于固定资本占比很大(一架波音747的价格在2.7-3.5亿美金之间,易价波音767的价格在1.85亿美金左右,而一架波音777的价格在2.96亿美金左右。很少有人能够不依赖债务就购买一个机队),如果你的使用率下降10%,会直接通过你商业模式中隐藏的巨大经营杠杆打到你的经营利润率上,你的利润损失就会非常惊人。在这段时间内,这些行业的公司都会遭遇长期的负现金流,而负现金流需要融资来弥补,融资有两个渠道,股权,债权(优先股/优先债权且算债权)。低价发股稀释股东权益,发债则会造成所谓的债务压顶(Debt-Overhang),需要很长时间来去杠杆,而这个时间背后,是巨大的机会成本。


所以现在这个情况,你不能用市场格局或者进入壁垒去分析。现在的问题是人类行为被根本性影响了。昨天有个傻鸟出来说航空股是“一生一次的机会”,我也只能笑笑了。今天$西南航空(LUV)$ 都卖出回租了20架飞机,这种行为之前是谁在做的?是我做空的一些零售股在疫情爆发之前做的,比如$3B家居(BBBY)$ ,这是饮鸩止渴。LUV的资产负债情况已经是最好的了。


如果你看一下巴菲特清仓前后发生的事情:
3月20日,达美航空确认进入价值26亿的抵押信贷协议,并抽走了现存循环信贷系统中所有额度计30亿,两者相加合计增加56亿债务。将这56亿加到原来的165亿总负债中,总负债变成了221亿,而总负债/股东权益也从新冠病毒爆发前的107%迅速攀升到了144%。
3月24日,标普将达美航空债务评级从BBB-降到BB级。这不仅是所谓的双降评级(Double Downgrade,先从BBB-降低到BB+,再从BB+降低到BB),而且直接将达美航空的债务打入垃圾级。标普警告,达美航空不具备抵消其巨量营收损失的手段及能力。这意味着,未来达美航空举债成本将大幅攀升,直接拉高了达美航空的加权平均资本成本,降低了达美航空的折现价值。

4月3日,达美航空的公告称,每天要烧掉6000万美金的现金流,而“我们可能还没有到达最坏的境地”。在上表中我们看到,西南航空公司是没有净负债的,但即便是西南航空,依然向政府和投资者传达了一个明确无误的信息—没有政府的支持,我们活不下去了。事已至此,一切多头的逻辑,就都需要重新审视了。
根据最新的摩根斯坦利美国生物科技研究组的报告,美国新冠病例将在5月中旬达到峰值,在8月得到基本控制,但今年11月底开始可能又会有一次爆发,并延续到来年4月,直到疫苗通过FDA认证并被广泛使用。也就是说,未来一整年中,4-8月及11-3月这10个月,300天,航空公司都不会有好日子过。按照达美航空目前的保守预计(注意,公司自己声明了,真实情况可能更糟),每天烧6000万美元现金,那么未来一年将烧掉180亿美金的现金。这超过了达美航空去年年底的总负债!这种情况下,用竞争格局去分析,毫无意义,因为整个行业都因为行为范式的彻底改变而被被颠覆掉了。
再说邮轮:
$挪威邮轮(NCLH)$ 的业绩一直非常好,其实我们基金去年十月以48美元/股的价格买入了,当时的投资逻辑有三个:首先,老龄化可能长期利好邮轮行业,而诺唯真游轮的定制模式给了喜欢自由的美国人更大的选择空间;其次,我们判断美国的经济扩张还没有结束;最后,诺唯真邮轮比起她的两个竞争对手,扩张速度更快,资产负债表更加健康,过去五年来净资产回报率都在10%以上,毛利率和经营利润率也都在过去十年内稳步攀升。具体地说,诺唯真邮轮拥有25艘邮轮,并准备在未来的五年中增加七艘。过去十年诺唯真邮轮都是盈利的,并在2019年营收和净利润都以两位数增长。疫情爆发后,诺唯真邮轮当即大幅下跌,从1月份的60美元/股,一下跌到了45美元/股,低于我们的买入价。由于对疫情扩散的整体判断,我们当即选择斩仓,这多亏当时我一直在关注国内的疫情状况,知道这个Ro根本没法控制,一定会在美国爆发。我现在还保留着当时给Committee写的邮件片段:“根据中国抗疫的R0(每个患者平均传染他人的数量)数据,可能会发生两种情况,第一就是美国政府快速采取隔离政策,这会导致短期的经济衰退;第二,也是更糟糕的情形,就是美国政府拖延采取应对措施,这会导致更长期的经济衰退。无论那种情形,市场都会大跌,因此我们应该更加保守,增加现金仓位,同时砍掉类似诺唯真邮轮这样会长期受到影响的仓位。” 而且邮轮出行主要是旅游娱乐,长期看受影响比航空更大,因为航空有些商业旅行你不得不去坐飞机,但邮轮这个东西完全不值得用生命去冒险,而且经济衰退,收入降低,肯定是先砍可有可无的娱乐消费(Discretionary consumption)。
Android转发:0回复:0喜欢:0
引用:
请教面包大侠,巴菲特极力看空航空,邮轮等行业,不过用巴菲特的“护城河”理论,世界上就3家邮轮公司,如果能度过这次危机,3~5年能达到19年股价的话,收益有300%~500%,非常诱人呢?同样,世界上就2家飞机制造公司,而且2家公司都要用机身制造商SPR的机身,如果SPR能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