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法”出台,散户要当心了 | 巴伦看中国

文 | 《巴伦周刊》中文版撰稿人 郭力群

编辑 | 彭韧

散户投资者往往首当其冲地受到投资环境变化的影响,这也是专家建议散户投资者买入基金或ETF、谨慎买入个股的原因之一。

美国近期出台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具体会如何实施目前还不明朗。该法案获得美国两党一致支持,预计特朗普也会同意签署。如果中美两国监管机构无法就长期存在的审计和信息披露问题达成妥协,那么在美上市中国公司可能不得不寻找其他上市地点,投资者也不得不决定自己是否应该继续投资这些公司。

《巴伦周刊》近日报道称,虽然该法案旨在为投资者提供保护,但投资在美上市中国公司股票的散户投资者实际上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由于中国经济率先从疫情中复苏,今年投资中国的吸引力一直在稳步提升,MSCI China指数年内累计上涨了大约25%。

美国前财长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近日发表评论文章称,“将有资质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摘牌这种做法会带来极大的风险。他指出,中国在金融市场上的重要性与日俱增,此外,全球投资者都因投资中国公司而获益,如果美国投资者投资中国公司的难度加大,可能会损害他们的利益。

此外,《巴伦周刊》也关注到中国监管机构近日对阿里巴巴和腾讯旗下阅文等公司开出了反垄断罚单,并认为此举对中小企业和整个科技生态系统是有利的,因此投资者不应该只关注几家巨头公司,而应该广撒网。

散户最好的选择是基金和ETF而非个股

包括投资中概股的基金公司在内的大多数大型投资者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应对“退市法”带来的挑战,但投资个股的散户投资者可能会面临更大的困难。

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转换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和在香港上市的股票成本很低,许多机构已经这样做了。金瑞基金(Krane Funds Advisors)首席投资官布兰登·埃亨(Brendan Ahern)称,如果三年窗口期开始倒计时,该基金旗下的KraneShares CSI China Internet ETF (KWEB)可能会转换其持有的股票,并要求其指数供应商也这样做。 

但投资中国个股的散户投资者就没有那么多选择了。富达(Fidelity)和盈透(Interactive Brokers)等券商提供投资其他交易所上市公司的机会,但嘉信(Schwab)客户需要开设全球账户,先锋(Vanguard)和Robinhood则根本不提供这样的服务。虽然投资者可以可以把持股转往另一个提供这一服务的券商,但这样做是有成本的。而且投资在其他交易所上市的证券还需在纳税时填写各种文件。 

如果一些规模较小的中国公司无法在其他地方上市还会带来其他风险,其中一些公司可能会被私有化,交易价格如果过低会损害股东利益。还有一些公司可能会因摘牌而无路可走。

美国消费者联合会(Consumer Federation of America)投资者保护主管芭芭拉·罗珀(Barbara Roper)称,散户投资者往往首当其冲地受到这类变化的影响,这也是专家建议散户投资者买入基金或ETF、谨慎买入个股的原因之一。“我很同情那些因丧失流动性或估值下降而受到打击的公司,但投资者选择那些遵守旨在确保财务信息可靠性的基本法律的公司才是最正确的做法,”她说。

除了关注科技龙头股,还要广泛撒网

许多政策观察人士和基金经理预计,中美两国可能会就退市问题达成某种形式的妥协,比如让两国监管机构联合进行审计。目前阿里巴巴(BABA)、京东(JD)和网易(NTES)等大公司已经进行了二次上市,如果退市可能性加大,未来可能会有更多中概股这样做。《巴伦周刊》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回流的中概股的市盈率反倒有可能上升,因为它们面向的将是更熟悉自己业务的国内投资者。

在投资中国公司的吸引力上升之际,一直以来不少投资者只关注几只科技龙头股,但和美国目前对科技公司采取的监管行动一样,中国也在加强对这类公司的监管。

《巴伦周刊》报道称,中国12月14日对阿里巴巴和获腾讯支持的两家公司开出罚单。这一事件表明中国互联网公司可能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审查,短期内股价的表现可能会受到影响。 

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对阿里巴巴、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与顺丰旗下的丰巢开出了50万元的罚单,金额虽不大,但已达到反垄断法允许的最高限额。该机构称,这些公司没有就过去的收购交易提交适当的信息披露。该机构还表示会调查其他收购交易。

中国监管机构几周前公布了反垄断指导方针草案,分析人士认为,指导方针针对的是中国的大型互联网公司。他们预计未来还会有更多监管举措出台。

TS Lombard经济学家罗里·格林(Rory Green)称,“中国已经意识到金融科技正在金融与科技之间的监管灰色地带蓬勃发展,人们对大型科技垄断企业带来的负面影响的认识有所提高,这些负面影响包括竞争、生产率和金融风险。”

格林认为中国对科技公司的监管审查类似美国,他指出,百度(BIDU)、阿里巴巴和腾讯获得的风投资金占比与谷歌、亚马逊(AMZN)和Facebook (FB)在美国风投资金中的占比大致相同。在中国五大互联网公司中,有四家与腾讯有关,腾讯也是美团(3690.HK)、京东拼多多(PDD)的战略投资者。

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前董事总经理兼北美办事处负责人马文彦称,这些举措说明监管机构正在阻止互联网巨头扼杀中国经济中的竞争和活动,符合中国的“双循环”经济倡议。“政府目前的重点是让中小企业变得更加活跃和有竞争力,同时创造更多的国内就业机会,”他说。

格林认为,整体而言监管环境的变化对中国上市科技公司不利,对纳入了大量这类公司的MSCI China指数也不利,但对中小企业和整个科技生态系统是有利的。

由于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复苏的速度比其他国家快,关注中国投资机会的投资者越来越多。《巴伦周刊》认为,更明智的做法是不要只关注少数几家也面临监管威胁的互联网巨头,而应该广泛撒网。 

由于中国上市公司盈利前景有所改善,DWS新兴市场负责人肖恩·泰勒(Sean Taylor)更看好估值更有吸引力的金融公司和保险公司。在中国实施新的五年计划之际,他还看好有望因此受益的应对气候变化相关的板块。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