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天昊:蛋卷基金要做好“连接”,帮助投资者解决“不会选”和“拿不住”的问题"

#2019雪球嘉年华#现场,雪球财富事业部负责人、蛋卷基金总经理栾天昊发表题为《指为简单》的演讲。栾天昊表示蛋卷基金的理念是我们希望在连接这件事情上做好我们的核心价值,帮大家解决不会选、拿不准的问题。我们希望用指数基金让所有老百姓的投资更简单,希望能够让指数基金像自来水一样流入中国的千家万户,去解决大家财富管理的问题。

要点:

1、整个基金行业供给的数量是足够的,质量是优秀的。为什么权益类规模一直没增长?“连接”出了问题。连接建立的关键是信任。蛋卷基金要解决的就是“做好连接”,帮助投资者解决“不会选”和“拿不住”的问题"。

2、蛋卷基金会在资产端上更多的聚焦指数基金,因为指数基金有非常多的优点。第一个优点是省力。第二个优点,规则透明,风险分散,业绩不受基金经理的影响。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就是省钱。

3、蛋卷基金的理念是我们希望在连接这件事情上做好我们的核心价值,帮大家解决不会选、拿不准的问题。我们希望用指数基金让所有老百姓的投资更简单,希望能够让指数基金像自来水一样流入中国的千家万户,去解决大家财富管理的问题。

以下是演讲实录:

各位球友大家下午好,中午吃完饭不太容易精神,当确定我是下午开场的时候,我就想下午先别分享一些行业观点和数据,太教条了,先分享几个在雪球里面截取的有代表性的用户给方总提的难题,大家看看有没有跟自己共鸣的点。

第一个代表工薪族的用户,问方总,有没有适合工薪族的理财方式,可以避免踩雷的情况出现,不用担心基金经理或者基金公司出现以外情况。

第二个用户更有代表性,应该是代表了一大部分投资者状态的用户,求方丈指导,听了周围朋友的建议买了指数基金,买了就跌,跌了不久就忍痛卖了,卖了之后就涨了,比之前还高,我还要不要买这个基金。

第三个用户比较专业,他看好沪深300,但是想买指数基金,发现沪深300的指数基金太多,想定投,但是介入时点希望让方丈指点一下。还有很多这样的留言,时间有限,不跟大家都分享了。

从这些留言观察出一个现象,用户到底怎么样,可以看出基金投资的需求非常旺盛,很多痛点也没有被解决,所有的留言看了之后,所有的痛点无非两条,不会选和拿不准。

过去十年,我们基金行业算发展比较快速的。早期的时候,它还不是一个特别严重的问题,互联网平台还在解决不会选上做出了一点贡献,解决了1.0版本的问题,解决了从信息不对称到信息对称的问题。2008年,黄色是基金数量,蓝色是股票数量,那个时候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互联网在基金领域,因为解决了这个问题,获得了第一次腾飞的增长。但是1.0版本的问题解决了之后,接踵而来的是2.0版本的问题,直到今天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就是信息爆炸的问题。现在将近有6000支基金,每一支基金的费用,历史最大回撤、收益对比、基金公司的情况,这种信息是灾难性的,所以我们用户不会选。在信息爆炸之下又造成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拿不准,我们每天被各种各样的新闻、事件影响和轰炸,大部分投资者没有一个稳定的投资框架,没有经过成熟的情绪训练,每天淹没在这样的信息里面,你很容易做短期不理性行为。我们看到一个行业的数据,在中国只有平均19%用户持有基金时间超过一年,80%的人持有基金低于一年。这得是什么样的择时能力才能让这些用户赚钱?很难赚钱。

看一下供给端,最近十年来,基金产品的数量无疑是巨大增加的,各个品类都如此。质量上,过去15年截止到10月30号,平均股票基金年化收益是13.22%,这是一个很高的数字。

我们再看右边这个数字,截止10月底,我们成立超过一年的所有基金里面,它挣钱的概率达到78.13%,将近80%的基金,只要超过一年,它都是挣钱的,这恐怕跟我们很多投资者的感官不一样,问题就出在需求端的痛点上。

看了一下整个基金行业的需求,特别旺盛,供给也没问题,供给的数量是足够的,质量是优秀的,但是这个行业除了货币基金一直没有规模的增长,这是特别不合理的事情。市场经济下,任何一个行业是供需决定的,这个行业无论是供还是需都没问题,为什么权益类基金规模一直没增长?我们觉得问题就出在投资者和基金之间的连接,供给没有问题,需求也没有问题,出在连接,连接建立的关键是信任。目前市场上建立信任有三类,这三类都有各自的局限和挑战:

第一个是算法,比较典型的是智能算法,会直接告诉你买什么。如果这个算法想要获得一个人的信任,恐怕只能通过这个算法过去收益告诉你这个算法很好,这是很危险。第二个,真的有一个算法放之四海而皆准,所有人都用了Alpha,当所有人真的用的时候,我们把这个推演到极致,它的规模等于市场规模,它的收益不多不少,就等于市场的收益,哪里会有超额收益。

第二个建立连接的方式是机构,这个机构包括销售平台,也包括基金公司,销售平台和基金公司直接告诉大家买什么产品好,这种连接方式专业性最强,问题出现在售后服务上,因为它不可能普惠到每一个人,解决不了拿不准的问题。

第三个是人,蛋卷基金连接的方式,我们看到问题,我们的选择是什么?我们的选择聚焦在人。你不是说人也有问题吗?这个人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在传统销售模式下,销售的人在业绩指标压力和营销驱动下做销售,底层的利益没有跟用户一致。我们激励机制的概念,会调整一个人的初心,在这个基础上,互联网的销售机构和传统的销售方式还有一点不同的是,在传统的销售方式里面,线下的理财规划师,专业性和能力良莠不齐,即使有非常优秀的客户经理,线下深度服务的用户300-500就是极限中的极限,互联网上如果一个人有能力有服务意识,我相信只要我们把服务做到标准化,用户在互联网上的体验做到足够流畅,理论上互联网可以把人的力量放到无限大的。

所以雪球蛋卷要做的事情是用互联网重新定义人在基金领域里的展业方式。我们相信很多好的基金已经在那里,大部分投资者要不然没有成熟的投资框架,要不然没有时间,他只是需要一个他能信赖的人带他找到在哪里的好基金,这个挑战就变成了在哪里去找到你可以信赖的人,怎么去建立连接?这就是蛋卷作为基金销售机构,雪球作为一个投资交流平台,我们要做的事情,在这个平台上,你可以看到很多你信赖的人在谈论什么,甚至你可以看到跟你没有利益瓜葛的人都在推崇或者推荐某一个人,或者某一只基金,或者某一个基金公司提供的组合策略,你大致可以断定这个人、这个基金,或者这个基金公司的策略值得你信赖,你不用那么快的下决定,你可以再观察、再交流,缓慢的去做出一个决定,但是做出一个更艰巨的决定。这样的话,你持有的时间,获利的概率都会增加,这就是新的连接方式能够带来的价值。

我一直跟蛋卷的人说不要靠贩卖焦虑去刺激投资的需求,我们也不用把某一只基金过度的包装和营销,蛋卷基金就是要解决连接的问题,我们要用连接去解决不会选和拿不准的问题。

我们一直以这样的思路经营,也是做社会实验。分享一下蛋卷基金的数据,在蛋卷基金里面超过80%的用户持有时间超过一年,和行业的数据恰好相反,80%的用户里面,40%会选择定投。

明年为了更高效的建立连接,蛋卷基金会在资产端上更多的聚焦指数基金,因为指数基金有非常多的优点。

第一个优点是省力。很多人说指数基金太被动了,可能来了行情真的不一定能跑赢主动管理的基金。我给大家看一个冷冰冰的数据、客观的数据,2009年、2014年,是过去十年里面,当年涨幅比较明显的两个年份,这里面真正战胜了对标指数的主动管理型基金,2009年只有18%,2014年只有6%,好像跟大家的直觉违背,但特别合理。我告诉大家,指数基基金在金牛市启动的那一秒钟就是满仓的,而且它不折腾,所以省力。

我想说指数基金并不是被动的,在蛋卷权益类投资用户里面,70%多的人持有指数基金,60%以上持有Smart Beta指数基金。Smart Bet指数基金和指数增强基金都是指数基金里面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一点都不被动。我想说指数这个东西产生以后,它存在的方式看似是躺在那,挺被动。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任何一个指数的诞生有融入多少主动的思考?有谁会去编制一个没有用的、没价值的指数,指数诞生的那一刻,他都融入了非常多的有智慧的思考,所以它很省力。

第二个优点,规则透明,风险分散,业绩不受基金经理的影响。主动管理型基金,找到一个金牛基金经理当然好,我们觉得那是天赐的礼物,可遇不可求。但是指数基金,所见即所得,规则简单,工具化属性强,工具化属性强带来一个好处,在我们的组合策略里面可以很好的使用指数基金,我想这是接下来基金公司做大自己的规模最重要的一个手段。在后期不计入考核规模之后,我们真的应该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做大持营,很多传统的机构首发都卖得很好,上百亿,但是持续销售做得好,用户不获利。首发如果能做好,当然是商业的成功,那也是流量的本事,我认为一个互联网机构在基金领域,直到它能把持营做大做好,真的是在基金领域把服务做好。现在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指数基金的好处就是省钱。

综合来讲,蛋卷基金的理念是我们希望在连接这件事情上做好我们的核心价值,帮大家解决不会选、拿不准的问题。在资产端,我们希望用指数基金让所有老百姓的投资更简单,希望能够让指数基金像自来水一样流入中国的千家万户,去解决大家财富管理的问题。

谢谢大家,我的演讲就到这里。

雪球转发:4回复:7喜欢:4

全部评论

微笑的大鲨鱼12-04 20:02

请问蛋卷基金有没有计划增加“子账户”的功能呢?可以按照不同的目标、风险偏好分别管理基金组合并计算收益。天天基金、京东金融里都可以设立基金子账户。强烈建议蛋卷基金也增加这个功能。

Bree19813712-03 22:33

这也太帅了吧

战胜自己就是胜利12-03 19:42

真是个大帅锅!

我要稳稳的幸福12-03 14:48

帮投资者解决“不会选”和“拿不住”的问题,这不是稳稳姐的强项么

WB66点IN12-03 13:31

说的像是那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