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制品:由全球格局看我国未来趋势

来自Lefthand的投资笔记的雪球原创专栏
我国血制品所处阶段、发展现状与国际有较大差异。对比分析理解我国血制品发展特色及未来趋势。

澄泓研究理念:让研报变诚实,使投资更简单。
澄泓研究•大健康工作室成员:小小书童Q、名成功未就、衣香人影2010、金融菌、静翌、lefthand(主稿)、小lo


【核心观点】
1.美国是全球血制品的重头,血制品寡头垄断明显,美国和全球血制品巨头的发展历程均值得我国参考。
2.通过对比分析,我国血制品和国际血制品在发展阶段、产品结构、产品种类、血浆来源、产品价格等方面都有较大差别,这其中有的会趋同,有的会维持中国特色。
3.血制品会维持数年景气,血制品板块的多数个股也会长期慢牛走势,而非一月行情。

一、全球血制品介绍我国血制品当前正处于行业内部持续整合、行业外延加速发展阶段,回顾国外血制品发展现状及历程,有助于理清我国未来发展趋势。该部分主要包括各国发展状况介绍,全球市场规模介绍,和全球顶尖级的四大血制品巨头介绍。
(一)各国发展状况国外血制品经历了从产品供不应求、无暇扩张导致安全问题后政府出面整顿,然后再次进入快速发展阶段,目前已经进入成熟期,增速放缓。
1.美国:全球血浆的主要贡献者
美国年采浆能力占到全球的70%左右,2014年采浆量3.2万吨,有近500个单采浆站。一半满足本国,一半可供出口。
美国血制品发展阶段:
①上世纪90年代到2005年,血制品供给增加,白蛋白为主的需求减弱,导致产品过剩,价格下滑,而成本却不断上升,市场规模年增速不足5%。在此背景下FDA出手调节,部分企业退出,行业兼并重组拉开序幕。
②2005年-2011年,血制品快速发展期,市场规模复合增长率维持在15%以上。
③2012年之后,接近饱和,再度平稳发展阶段,5%左右,存在结构性的机会,比如重组凝血因子。(下文有关于此的对比分析)
2.欧洲:采浆量较小,血浆还需进口
欧洲大多数国家和我国类似,基本本国控制,除了德国在浆源控制上相对开放,其他国家比较严格,浆站申请数量非常缓慢,这也就决定了欧洲大多数国家需要进口,但是欧洲血浆提取技术基本在先进水平。
3.澳大利亚:市场相对封闭,不足部分可进口
澳大利亚2000万人口,采浆量达到350吨,效率较高。不过其国内血制品市场比较封闭,血浆的采集主要是该国的十字会负责,并将所采血浆委托给本国CSL公司生产,该公司也是唯一在澳大利亚设有加工工厂的企业。随着市场对免疫球蛋白制品的需求增加,澳大利亚血浆量供不应求,所以澳大利亚每年都会有一定的进口。
4.亚洲:日韩基本实现自给,个别品种需进口
亚洲日本和韩国,基本实现自给,个别品种如凝血因子采用进口的方式解决供应不足。印度人口较多,对血制品的需求和我国类似,但是该国无论是浆站数量和血浆提取技术远远落后于世界。
总结:从上面可以看出,除了美国能够实现本国的供应,其他国家血制品或多或少需要进口,并且因为美国采浆量占全球采浆量的比重,所以全球血制品价格体系基本受美国市场决定。
(二)市场规模简介血制品主要分为三大类:白蛋白、免疫球蛋白、凝血因子,凝血因子分为血浆来源制品和重组类,重组类是用生物技术提取的,是仿人凝血因子的产物。
全球血制品不含重组市场规模:190亿美元,加上重组凝血因子75亿美元,合计250亿美元。
从血浆采集量来看,2014年为例,全球每年采浆量4万多吨,其中美国采浆量达3.2万吨,占了绝大多数,美国是唯一可以自给自足之后还能对外销的国家,其 他地区,中国约5200吨(增速较快,2015年5800吨,2016年约6600吨),欧洲只有2400吨,澳洲日韩都较小。

上表也可看出,自2011年以来,国内血制品发展速度较快,后文介绍分析。
(三)全球血制品四巨头血制品行业具有明显的规模经济效益,由于血浆来源受限,因此浆站数量多、采浆量大、血浆综合利用率高的企业具备明显的竞争优势,目前国际上的血液制品企业仅剩下不到20家(除中国),2015年CSL、Baxalta和Grifols前三市占率60%左右,前七市占率80%左右。
全球四大血制品巨头分别是:澳大利亚的CSL,美国的Baxalta(百深),西班牙的Grifols(基立福),瑞士的Octapharma(奥克特珐玛),这其中多数业务都在美国,下表是这四家公司2015年血制品营收及细分品种市占率数据。

1.澳大利亚CSL:2015年血制品营收45.5亿美元,营收占整个血制品市场规模的18.2%,全球静丙+肌病市占率排名第一,24%(紧随其后的2家差距也不大),静丙市占率20%,全球白蛋白市占率排名第一,23%(后几名差距较大),血源凝血因子占比13%,重组凝血因子6%。

2.美国Baxalta:由Baxter(百特国际)拆分旗下血制品而来,2015年血制品营收37亿美元,营收占整个血制品市场规模的14.8%,其中重组产品占比40%,细分产品方面:重组凝血因子市占率31%,排名第二的是诺华诺德21%,
其他白蛋白占12%,静丙21%,血源凝血因子15%,市占率均居于前列。

3.西班牙Grifols: 基立福,是西班牙的一家化学及制药企业,成立于1940年,总部位于巴塞罗那,2015年血制品营收34亿美元,营收占整个血制品市场规模的13.6%。 重视外延并购发展,2011年34亿美元大手笔收购TalecrisBiotherapeutics,一举跃居全球前三,90%收入来自国外。没有重组产 品,血源凝血因子市占率居首位——23%,静丙市占率24%,白蛋白市占率17%。

4.瑞士Octapharma:2015年血制营收17亿美元,营收占整个血制品市场规模的6.8%,可以看出规模跟行业前三有明显差距。
复合增速方面,近五年只有Grifols维持在30%,其他三家只有个位数,主要是因为Grifols采取了并购路线。
这四家也是我国血制品进口方面占据绝对优势的企业,我国白蛋白接近60%靠进口,强三分之一来自于CSL,弱三分之一来自于Grifols。
二、国内外对比分析1.发展阶段的异同美国:
①1992-2004年是国际血制品发展极为缓慢的阶段,年复合增速约4%,这一阶段发展缓慢的原因是:重组产品的面世对血源产品造成一定冲击,价格下跌;90年代末对血制品企业的整顿造成短期供不应求,刺激企业纷纷复产扩产,血制品价格大幅下跌,市场相对萎缩。
②2005-2011年是全球血制品高速发展期,这期间全球血制品市场规模达到了15%以上的复合增长率,主要原因:FDA出手,对血制品企业进行整合,关停25%浆站,降低产能,价格上升;新的适应症和产品不断推出,使得血液制品的使用范围更加广泛。
③2012年之后,市场接近饱和,规模平稳发展,增速5%左右。
相比于美国的血制品发展阶段,我国血制品发展在步伐上落后了一个级别,目前正处于美国曾经经历的第二阶段——高速发展期。
第一阶段:90年代—2006年,这段时间血浆需求量较大,全国刮起“血浆经济”之风,后果是安全事故频发,多地层发生献血卖血感染艾滋病事故,此后国家出手整顿,2006年我国血制品采浆量5000吨(大概相当于2014年水平),2007年直接遭到腰斩,采浆量2500吨。
第二阶段:2007年—2014年,2007年之后,血制品发展可以总结为匍匐前进,采浆量和浆站数都维持曲折前进趋势,二者年增速极为缓慢,跟巨大需求严重不匹配。期间还发生过2011年的贵州浆站关停事件,华兰生物在此事件中从行业老大哥位置摔下来,直接促成了后来莱士的上位。
第三阶段,2015年—未来五年,2015年6月,国家放开了血制品最高零售价,这也是迫于市场供需不均衡,血制品呈现较为明显的量价齐升阶段,而且我们预计这种趋势将持续数年。这一阶段类似美国血制品发展的2005—2011年。
当然我们不排除几年以后会进入血制品发展第四阶段—供需均衡,和美国一样,行业平稳发展,但那是数年以后的事情。
总结:我国血制品发展比国外慢半拍,目前正处于高速发展期,未来几年都大有可为。
2.产品结构的异同国际血制品主要以免疫球蛋白(36%)和凝血因子(42%)为主,白蛋白的比例很低(11%),而我国以白蛋白为主要品种(63%),免疫球蛋白占比34%,凝血因子市场微乎其微(3%)。

白蛋白能快速给人体补充大量蛋白质营养,显著改善低蛋白血症,主要适用于危重病人及手术外科病人。但在我国却形成了把白蛋白当做补品的不良风气,很多人的朴素想法就是通过人血白蛋白提高机体免疫能力,有事没事找机会打一次,一方面造成了资源浪费,一方面恶化了我国血制品中白蛋白比例过重的趋势。
同时白蛋白的生产技术最为简单,几乎每一个企业都能生产,这也是我国白蛋白比例偏高的原因。
重组凝血因子:重组产品具有更高的安全性,产能不受限,是未来发展趋势,对比欧美也可以看出,我国未来血制品发展潜力较大的是凝血因子(凝血因子总共12种,其中凝血VII、VIII、IX因子较为普遍,我们常说的8因子即凝血VIII因子,国内主要是华兰生物)。

面临问题:国内低门槛的白蛋白比例过高,高技术难度的凝血因子占比明显不足。
3.产品种类丰富程度不同目前全球血制品龙头企业能够生产30种产品,而我国龙头企业上海莱士、华兰生物均只能生产11种(白蛋白、静丙、肌病、乙免、PCC、8因子、破免、纤原、纤胶、凝血酶、狂免),其他靠后企业少的只能生产5-6种,差距不可谓不显著。

白蛋白是生产难度最低的品种,所有企业都能生产,对于血制品企业来说,生产的白蛋白刚好覆盖了其成本且微利,在此基础上能生产的其他品种越多,利润率就越高,静丙、特免难度中等,凝血8因子和凝血酶原复合物难度最高。
点评:未来生产技术水平越高,能够扩充产品种类越多的企业,市场竞争力会更强,这个角度看华兰生物等竞争优势较大。
4.血浆来源的区别美国血浆90%来源于有偿采集的原料血浆,10%来于无偿献血的全血分离出的回收血浆。采浆机构分为两类:美国红十字会血液系统和美国血液中心(2000多个)等非营利性采血机构;经政府批准运行的、有偿采集的商业性血浆采集站(500多个浆站)。
而我国实行血站和单采血浆站二者并行的“双轨制”。因二者在血资源方面存在很多重叠和竞争,国家指导单采浆站的设立须以不影响血站采血任务为前提,
一般一个县市级的地区只能设置一个浆站,国家对浆站的审批极为严格,2007年到2012年几乎没有增长,2012年后的这几年才适当放宽,略有增长。一个好信号是,去年开始我国广东为代表的一些地方政府对浆站审批态度回暖,审批节奏明显加速。
另外,凝血因子国际大多数采用重组技术获得,而我国技术相对落后,主要来源于血浆分离。
点评:美国血浆来源渠道更为广泛宽松,而我国政策原因导致血浆来源较为紧缺,重组技术更是不具备,这也是我国血制品市场规模远小于美国的一个重要原因。
5.采浆间隔和单次采浆量的区别美国的采浆间隔上为每周最多2次,至少间隔2天,根据体重不同决定每次献浆量(690ml/825ml/880ml),如65公斤体重的献浆员可每次献浆825ml,平均千人采浆量83.9L。
中国最多2次/月;14天内不得连续献浆,采浆量580ml/次,平均千人采浆量3.7L。
点评:我国泱泱14亿人口,竟然不及美国3.2亿人口的采浆量,是有原因的,这种差距呈现出“中国特色”,未来也难以靠近美国水平。
6.血浆成本及产品价格①血浆成本:
国外,以CSL为例,30%营养费,20%人工,15%检测费用,35%为其他。我国66%为营养费(200元/次),其他为人工、存储运输、检测费用,总体成本略高于美国。
②血制品价格:
自80年代进口血制品发生感染艾滋病事件之后,国家开始禁止血制品进口,但供需失衡,面临巨大缺口,我国才批准可进口美国白蛋白(美国血液具有可追溯性), 这也造成了目前我国血制品价格局面:白蛋白跟国外较为接近甚至略高,其他品种价格都远低于国外(即便今年部分品种提价之后,美国纤原价格仍是我国的1-2倍;静丙是我国的2倍多;凝血VIII因子和凝血酶原复合物是我国的3.5倍左右)。
如此价格悬殊也诠释了为什么价格放开后纤原价格上涨了1倍多,静丙上涨了20%左右,华兰辅酶提价36%,而白蛋白却不存在提价空间。
观点:需求>供给+价格低于国际同类=血制品价格上涨是长周期现象,跟什么维生素涨价,钛白粉涨价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三、总结&启发继续阅读及参看原文请点击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6646866139358
@今日话题 
$华兰生物(SZ002007)$ $天坛生物(SH600161)$ $博雅生物(SZ300294)$
·  已收录至专栏  ·
lefthand的投资笔记的原创专栏
38篇文章, 12488人关注
进入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