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能人办大事----中国还要资本市场干嘛?

证监会刘主席的讲话不是一个经济大国证券管理者应有的态度,倒像是一个霸气十足的个性化官员,太表面文章了。作为投资者,如果希望这类官员像伯南克那样的学者型算是个奢望的话,那么至少希望他是个内行,这个要求不算过份吧!

就中国现行的证券法令法规来看,是哪一条定性定量的对上市公司高送转做了具体限定的,应该拿出来晒晒,如果有的话,对违规者,照章办事,该罚罚,该管管,然后广而告之;如果没有,但又觉得应该亡羊补牢,加以限制,那就在政策法令法规的制定上作为发力,然后加大宣传,让大家知法守法;我虽没有去仔细翻查相关法规,但多家上市公司实施高送转,基本可以推定他们肯定属于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怎么可以在你自己圈定的合法范围内对相关企业说狠话,要他们站起来并号令严加看管呢?这种大家长作风放在这个时代不突兀吗?法官也不能这样对待犯人吧,何况人家连嫌疑犯都不是。

如果某个行为明显有问题而执法者却无法可依,那你谴责这个行为的同时,你制定立法的职能部门和相关人员也是有怠工甚至渎职嫌疑的,因为这个市场,这类事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怎么今天才想起来要放大音量嚷嚷了呢?

中国A股市场确实有通过送转隐性炒作股价的问题,这里面负面因素的根源究竟在哪里,有没有去把它找出来并对症下药呢?一次10送30和多次10送5,单纯从扩大股本这事上论,本质上有啥区别吗?哪个隐蔽性更大?10送30是发怒发威的理由吗?这么表面文章化的对待问题,唬弄谁呢?

再说所谓10送30全球罕见那可真是外行说的笑话了,别的不说,百度2010年的ADS拆分相当于10倍拆分,万事达卡2014年也是10倍拆分,苹果2014年7倍拆分,国际交易所去年5倍拆分,VISA卡4倍拆分等,这些实例是信手拈来的,4倍3倍拆分的就更多了,一点儿都不稀奇,不罕见!问题的重点是,正常的市场,有拆分,也有缩股,而且缩股的公司数量上远远多过扩股,请问我们A股如何?有相应定性定量的规定吗?有的话,执行力如何?再引申一下,说好的退市呢?至今执行了几个?都那么好那么优秀吗?还是中国A股就不信邪,不好的咱都有能力给你拧巴好了,没有退市可能?

同样,上市公司分红与否,分红多少,是应该软性引导,市场决定还是应该硬性规定,指标考量呢?能这么干吗?苹果1984年上市至今,直到2012年才开始第一次分红,整整26年的时段没有分红,它没有贡献人类和全球社会了吗?谷歌,亚马逊至今无一次分红,坏公司吗?我认为这事的重点核心问题在于,应该让市场抉择和引导的功能去哪儿了,如果替代为官员和机构的行政力强制,谁说这不是另一种权力寻租的可能温床呢,谁能判定它会否有滋生腐败的可能呢?证监会在腐败记录上并非空白,如果权利不断滋长,市场不断弱势化下去成为趋势,那就像霉菌遇到合适的环境,不长点白毛绿斑才叫怪了呢。

再同理,一个证监会的官员或整个机构,凭一己之力有可能精通百业,知道企业的哪些跨界是合适的哪些是不恰当的吗?并据此来判定相应的融资是该给的还是不该给的,如果这么神奇有效的话,请问还要市场干什么?一个衙门或者几个人不就都解决了么!还有必要劳民伤财的花费巨资搞这么大一个市场吗?你叫它市场,又不给它市场的功能,请教一下这是怎么想的?

如果权利在资本市场的作用越来越大,一个官员的愤怒、震怒那么有效,都能高过法制建设和执行的效果,那算是进步呢?还是进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