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财报数据看六大行的演变 | 愉见荐读

 作者 | 任庄主

   来源 | 国行投研室

周末的晚上做一期荐读。任庄主的文章用年报数据说话,归纳出了六大行的演变,包括:

零售转型方面:大行的零售条线平均贡献了全部营收和净利润的47%左右,其中有两家银行拉高了平均值。并不出乎意外的是,邮储银行零售业务对营收贡献近70%;其实我还有点小意外的是,建行零售业务贡献了利润的61.21%,都高于平安银行的61.10%了。我们总有刻板印象觉得五大行做零售那就是大象起舞,多半是不行的,看来这个认知OUT了。

零售存贷款占比情况是:零售贷款占比超过40%、零售存款占比超过50%。

资产负债结构变化方面:存贷款监管指标取消以及回归表内的政策导向下,六大行贷款占总资产的比例已由2013年之前的50%以下抬升至目前的55%以上。与此相对应,存贷比亦趋势抬升至75%以上。

还有一点是其他银行们羡慕不来的,大行活期存款占比偏高:零售存款与公司存款的40%以上和60%以上为活期。

但也有一些发展中遇到的不利情形,比如去年来看,利差明显收窄、零售存款成本显著抬升,不良明显上升、拨备覆盖也在下降等。

简单介绍就到这里,下面荐读来自“国行投研室”的具体分析。

国有六大行对中小银行的借鉴价值大致有三个

对中小银行来说,市场可能觉得国有大行并无太多参考价值,但事实上并非如此,目前来看大致可以认为有以下三个方面值得借鉴:

(一)国有大行规模较高、基数较大,广义资产负债结构相对比较稳定,其在规模、结构等方面的微小变化均体现着最新市场环境、内部经营策略与外部政策导向的变化,因此研究外部环境的变化与研究国有大行在逻辑上应是相通的。

(二)国有大行由于网点分布广、客户基础好、代表性更强以及受监管部门青睐,使其参考价值也更高。例如,国有大行在资产质量、存款利率、利差、金融科技、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业务等方面的变化更能代表着行业方向。

(三)通常认为国有大行船大不好掉头,但是近年来的实践表明国有大行在转型理念上往往更坚决、力度也更大,转型方向亦更明确。因此以前针对中小银行的“船小好掉头”逻辑正在被改变,国有大行这艘大船正在积极改变自己。

基本情况介绍

(一)总资产与净利润分别贡献了全部商业银行的46.57%与58.70%

1、2020年全年,国有六大行的总资产、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合计值分别为123.78万亿、3.39万亿和1.14万亿,总资产与净利润分别占全部商业银行的46.57%与58.70%,也即以不到50%的总资产贡献了近60%的净利润。

2、国有大行的规模基数较高,其2020年的规模增量来看均达到1-3.50万亿之间,基本相当于一家中小银行。从规模绝对数上来看,邮储银行已经超过交行位居国有六大行中第五,这两家银行同时也均是十万亿级银行。

(二)均为“A+H”上市银行,邮储银行最受市场青睐

1、国有六大行均为A+H股上市银行。其中邮储银行因2007年3月20日才正式挂牌成立、2012年1月21日完成股份制改革,最终于2016年9月28日在港股上市,并于2019年12月10日才正式回归A股。

2、按市值来看(合计为6.15万亿),从高到低依次为工行、建行和农行分别为1.87万亿、1.39万亿和1.15万亿,中行、邮储银行和交行则分别为0.91万亿、0.51万亿和0.34万亿。而从PB来看,从高到低依次为邮储银行、建行、工行、农行、中行和交行,显然邮储银行受市场认可度相对较高。

这主要是因为邮储银行在存款结构、存款利率、拨备覆盖率以及客户数、网点等方面的天然优势。而中行和交行之所以受市场认可度不高,主要与其ROE、拨备覆盖率以及利差不高有关。

(三)员工数合计184万人,较最高点合计净减少5.50万人

和中小银行相比,一般认为国有六大行的机构布局较为密集且经营管理较为臃肿,因此近年来国有大行基本均在尝试向轻型银行转型。

1、2020年工行、农行、中行和交行的员工数量分别减少5319人、5011人、300人和497人。工行、建行、农行、中行和交行的员工数近五年分别减少21962人、12811人、37698人、2049人和5225人(合计79745人)。

2、不过也有例外,邮储银行2020年的员工数净增加4391人。从具体类别来看,员工数量主要集中在其他类别(员工数量增加11812人),这里的其它主要指行政人员、信息科技人员和其他支持性岗位。

3、从机构数量来看,也同样呈现类似特征,2020年建行、农行、中行和邮储银行的机构数量分别减少171家、211家、1212家和50家。

(四)金融科技投入保持在营业收入的3%左右是共识

1、目前国有六大行中,除邮储银行外均已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而从六大行披露的数据来看,金融科技投入保持在营业收入的3%左右几乎是共识,与此同时金融科技人员占比也明显高于金融科技投入比例。以邮储银行,其2020年金融科技队伍相较2019年翻了一番。

2、监管部门对大行的金融科技水平比较认可,如2021年1月26日银保监会2021年年度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推动大型银行向中小银行输出风控工具和技术”,因此后续中小银行的金融科技要么通过自身抱团来推动,要么通过大型银行的输出来实现。

(五)综合经营水平高:拥有理财、投行、AIC、基金、租赁和保险牌照

国有六大行的综合经营水平普遍较高。

1、六家银行均拥有理财子公司。

2、除邮储银行外,其余国有五大行均拥有香港投行平台、金融资产投资子公司、公募基金、金融租赁以及保险等五大牌照。

3、国有六大行中,仅建行和交行拥有信托牌照。

4、邮储银行目前仅拥有理财子公司、直销银行和消费金融等三个牌照。

(六)广泛的机构网点布局和政策倾斜带来了非常好的客户基础

无所不在的机构网点布局为国有六大行带来了较为厚实的客户基础,且每年的新增客户数量级已基本相当于一家股份行的存量客户数。结合之前的员工数、机构数、综合经营情况,国有六大行由于享受到比较明显的政策倾斜,因此其客户基础较好、分布较为广泛的特征则非常显而易见,不需要太多赘述。

(七)分部结构:零售条线基本上贡献了全部营收和净利润的47%左右

1、国有六大行盈利结构中,零售条线、公司条线与资金条线分别贡献了全部营收47.05%、37.92%和10.27%,贡献了全部利润的46.76%、32.67%和18.23%。因此基本上可以认为,零售条线贡献了全部营收和利润的45-50%、公司条线贡献了全部营收和净利润的30-40%、资金条线贡献了全部营收和利润的10-20%。

2、零售条线的贡献比较受市场关注,特别是在向实体经济让利的政策导向下,公司条线的盈利空间正被压缩,零售条线的贡献比例进一步上升。

以营收结构来看,邮储银行零售条线贡献近70%(远超招行的54%和58%),其余国有五大行的零售条线贡献40%左右。再以利润结构为例,建行零售条线贡献了利润的61.21%,高于平安银行的61.10%,其余国有五大行的零售条线则平均在45%以上。

很显然,从分部营收和分部利润数据来看,积极向零售转型的招行与平安实际上是在向国有大行转型。

国有六大行资产负债结构的历史演变

资产负债结构体现着商业经营管理的方方面面,国有大行由于基数较大、资产负债结构调整的幅度与频率均较为有限以及既受政策因素约束、亦受市场环境影响,因此其资产负债结构的稳定性与连续性较好,趋势变化也更具借鉴意义。

(一)存贷款结构:贷款占比趋势抬升至55%以上、存贷比趋势抬升至75%

1、从国有六大行的存贷款结构来看,存款占总资产的比例整体上呈现出趋势下降的特征,虽然已由2010年的83%左右降至目前的75%以下,但整体上依然处于高位,特别是邮储银行呈现出贷款占比偏低、存款占比偏高的明显特征(即资金太多、资产太少)。

2、存贷款监管指标取消以及回归表内的政策导向下,国有六大行贷款占总资产的比例趋势抬升,已由2013年之前的50%以下抬升至目前的55%以上。与此相对应,存贷比亦趋势抬升至75%以上。

(二)零售存贷款结构:零售贷款占比超过40%、零售存款占比超过50%

1、从零售存贷款占比来看,国有六大行的共性特征亦比较明显,零售贷款占全部贷款的比例普遍在30%以上(平均值超过40%),零售存款占全部存款的比例普遍在30%以上(平均值则超过50%)。

2、另外和其它类型银行不同的是,国有六大行的零售存贷比(平均值为63.95%)普遍低于整体存贷比(平均值为76.02%)。

3、邮储银行交通银行的特征比较特殊,其中邮储银行零售存款占全部存款的比例高达87.81%、交通银行的零售存贷款占比在国有六大行中最低。

(三)活期存款占比:零售存款与公司存款的40%以上和60%以上为活期

1、除存贷款占比较高、零售存贷款占比较高外,国有六大行的活期存款占比同样比较高。具体来看,国有六大行零售条线活期存款占比平均高达42.09%、公司条线活期存款占比平均高达60.45%。

2、公司活期存款占比方面,邮储银行的公司最高(高达69.41%),农行和建行仅随其后,交通银行最低(46.20%)。

3、零售活期存款占比方面,农行最高(49.24%),建行、工行和中行仅随其后,交行和邮储银行最低(分别为37.05%和31.81%)。

(四)房地产贷款与制造业贷款 

1、房地产贷款:建行和邮储银行的个人住房贷款集中度超标

(1)2020年12月31日发布的《关于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银发〔2020〕322号)明确国有六大行、国开行的房地产贷款占比上限为40%、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上限则为32.50%。不过从2020年的数据来看,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占比超标的银行分别为建行(35.92%)、邮储银行(33.61%),而全部房地产贷款占比超标的银行则仅有建行一家。

(2)实际上十年以来,国有六大行在房地产领域的贷款占比不断提升,已从2007年的22.27%已经提升近15个百分点至目前的35%以上。其中个人住房贷款是主要推动因素,国有六大行的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占比从2007年的14.02%提升16个百分点至30%以上。

(3)国有六大行的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余额合计达到23.85万亿(贡献了全部个人住房贷款的69%以上,全部房地产业贷款余额合计为27.60万亿元(贡献了整个房地产行业贷款的55%以上)。

(4)从增速上来看,2020年房地产业贷款增长较快,普遍高于整体贷款增速。例如,邮储银行、交行的房地产业贷款增速超过30%,建行则超过20%。

2、制造业贷款:占全部贷款的比例平均为9%左右,中行和交行均超11%

2020年国有六大行的制造业贷款余额合计为6.84万亿,占全部贷款的比例平均9%不到。其中,中行和交行占比较高(均为11%以上),而这两家银行相对来说也是市场认可度相对较低的国有大行。

(五)投资资产:金融投资与债券投资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8%和25%

1、2020年国有六大行的金融投资、债券投资和利率债规模合计值分别为36.11万亿、33.32万亿和24.33万亿,占全部总资产的平均比例分别为27.81%、25.29%和17.29%。

2、可以看出,国有六大行的金融投资资产主要以债券投资为主(占比高达91%),也即仅有10%左右为非债券类资产(含非标、基金等)。与此同时,国有六大行的债券投资中,70%左右为利率债,剩余30%左右为金融债和信用债。

(六)营收结构:中收贡献比例仍普遍较低、利息净收入贡献比例超70%

1、从营业收入结构来看,中收在国有六大行中的贡献比例相对较低,平均仅为13.13%,最高的交通银行也仅为18.31%,邮储银行则低至5.76%。

2、国有六大行的营收贡献仍然比较依赖于传统利差收入,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平均为76.11%,最低的交通银行为62.28%,邮储银行农业银行则分别高达88.53%和82.84%,工行、建行和中行分别为73.27%、76.19%和73.54%。

主要相对经营指标情况

(一)盈利指标:ROE、ROA与成本收入比并不弱

1、国有六大行虽然基数较大,但运营管理能力却不弱,这点有悖常识。2020年国有六大行的成本收入比平均为31.59%,较2019年下降0.91个百分点,且工行、建行、中行、交行和农行的成本收入比均低于30%,这一数值在中小银行中也不弱。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邮储银行成本收入比数值为异常值。

考虑到2019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明确提出商业银行要向实体经济让利,其盈利水平较高的主要原因是成本收入比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银行业水平。因此后续成本收入比下降的趋势是否会发生变化还值得关注。

2、和整体银行业一致,国有六大行的ROE与ROA整体上呈下降趋势,2020年国有六大行的ROE与ROA平均值分别为11.37%和0.85%,较2019年分别下降1.03个百分点和0.06个百分点。其中建行、工行、邮储银行与农行的ROE相对较高,均超过11%,这与其市值水平总体相关。

(二)资产质量指标:不良率明显上升、拨备覆盖率显著下降

1、虽然2020年整个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1.84%)较2019年(1.86%)有所下降,但国有六大行的不良贷款率较2019年却上升0.12个百分点。其中,工行上升0.15个百分点、建行上升0.14个百分点、农行上升0.17个百分点、中行上升0.09个百分点、交行上升0.20个百分点、邮储银行上升0.02个百分点。

2、从拨备覆盖率来看,除邮储银行外,其余5家国有大行均较2019年有所下降,平均下降12.53个百分点。这实际上意味着2020年的国有六大行让利主要是通过计提拨备来做到的。

3、目前邮储银行、农行和建行的拨备覆盖率相对较高,交通银行和中行的拨备覆盖率相对较低。

4、国有六大行由于其贷款利率较低以及广泛的机构网点布局,使得其面对的客户大多为优质客户,特别是相较于其它银行而言,国有六大行的客户质量具有明显优势,且广泛的客户数量使得国有六大行的业务具备大数定律的基本特征,这意味着理论上来讲国有六大行的资产质量要明显好于其它银行,但事实并非如此。国有六大行在制造业、批发零售业两个领域的贷款质量均较差,实际上这应该是行业共性。与此同时,我们看到,2020年贷款质量较差的领域依然是批发零售业、制造业、采矿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等领域。而相较于2019年,值得关注的是房地产业、基建和市政领域的资产质量也有所变差。

(三)资产负债定价:利差明显收窄、零售存款成本显著抬升

1、从净利差与净息差两个指标来看,国有六大行呈明显收窄态势,2020年净利差与净息差平均值分别为1.97%和2.10%,较2019年分别收窄8BP和7BP。而从绝对数值来看,中行和交行的利差空间最窄,净利差分别仅为1.72%和1.69%。

2、从存款成本来看,虽然公司端存款成本普遍有所下降(除中行和邮储银行外),但零售端存款成本则明显上升(除邮储银行外),国有六大行的零售定期存款成本较2019年上升10BP至2.88%。其中,工行上升22BP至2.92%、建行上升20BP至2.97%、农行上升15BP至2.67%、中行上升3BP至2.85%、交行上升0.39BP至3.44%。

关注国有六大行的资产管理、私人银行、资产托管、产业链金融与投行业务

国有六大行的表外资产管理业务与资产托管业务亦值得关注。

(一)表外资产管理业务(含非保理财、基金、信托等)

国有六大行非常重视表外资产管理业务。

1、国有六大行的非保本理财规模合计达到10.51万亿,占总资产的平均比例为8.07%。其中,工行、建行、农行均超过2万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8.12%、7.71%和7.98%,中行和交行均超过1万亿元。

2、除理财外,国有六大行的其它表外资产管理业务还包括自身发起设立的基金、信托以及资产管理等,目前合计规模已达到6.64万亿。具体看工行、建行以及交行的其它资产管理业务规模分别为1.46万亿、3.07万亿和1.18万亿。

(二)私人银行业务:积极布局明显,国有大行具备先发优势和垄断地位

除资产管理业务外,国有六大行目前已在积极布局包括私人银行在内的财富管理业务,且已经取得较为亮眼的成绩,可以说国有大行在私人银行领域已有先发优势,股份行中目前尚只有招行可与之相媲美,而城商行几乎均处于起步阶段。

目前除邮储银行外,其余国有五大行均已披露私行数据,规模合计达到8.36万亿,同比增幅更是高达19.03%。其中,工行、建行、农行、中行以及交行的私人银行规模分别高达2.20万亿、1.78万亿、1.70万亿、1.85万亿和0.83万亿,同比增幅分别高达14.90%、17.89%、20.80%、15.63%和25.93%。此外,国有五大行的私人银行客户数合计达到67.78万户。

(三)资产托管业务:国有六大行合计超过71万亿,占总资产的53%

资产托管业务(含资金监管)是各商业银行致力于争夺的一类中间业务,其托管对象正不断扩大。2020年国有六大行的资产托管规模合计达到71.34万亿,同比增长12.26%,占总资产的比例高达52.79%(较2019年提升1.26个百分点)。具体来看,工行、建行、农行、中行、交行和邮储银行的资产托管规模分别达到19.60万亿、15.24万亿、10.11万亿、11.79万亿、10.33万亿和4.27万亿,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高达58.78%、54.17%、37.14%、48.31%、96.56%和37.65%。

(四)产业链金融业务:可能是未来的一个重要增长点

我们观察到,相较于过去,国有六大行的2020年年报对产业链金融有更多着墨,这意味着对于国有大行尚属于起步阶段的产业链金融在未来可能是一个新增长点,而对于产业链金融所涉及的保理等相关主体后续我们也将撰文另行分析。这里不再赘述。

(五)投行业务:更加强调投商行一体化

国有六大行在2020年报中对投行业务也有所涉及,更加强调投商行一体化。除传统的债务承销业务外,可以明确的是并购银团业务是各家银行均比较重视的(如工行、农行与邮储银行)。

此外部分国有大行开始尝试提及投贷联动业务,如工行的商投互动新模式、农行的认股权安排业务以及交行成立的交银资本股权投资平台等。

点击“在看”或转发,是您对我们最好的奖赏

愉记枕边伴读  听风金融江湖

大道至简 | 山雨欲来 | 精打细算 | 后台魅影 | 寻租空间

煮酒唤雪 | 黑客帝国 | 对韭当割 | 僧多粥少 | 高利风云

五十度灰 | 生如夏花 | 火眼金睛 | 人艰不拆 | 知己知彼

浊泾清渭 | 仁者不忧 | 手中无剑 | 狼之图腾 | 降维打击

舍得之间 | 请君入瓮 | 碧瓦朱甍 | 游刃有余 | 明日之城

真作假时 | 一夜暴富 | 暗度陈仓 | 亦能覆舟 | 变脸大戏

互惠互利 | 姗姗来迟 | 那年花开 | 尽职免责 | 一念成佛

岁月缱绻 | 山重水复 | 断流成殇 | 一语成谶 | 镜花水月

造假成本 | 完美谎言 | 种豆得豆 | 异曲同工 | 演员诞生

财女图鉴 | 需于酒食 | 至暗时刻 | 放虎归山 | 信仰碎片

雪球转发:5回复:2喜欢:10

全部评论

守拙201404-11 08:36

yuanfuxiansheng04-10 22:39

#缘富读银行股# 很详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