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基金业“李佳琦”之间的较量!

     

——大成长板块,尤其是以食品饮料为主体的消费,和以5G为核心的科技板块,大都演绎得比较充分,整个4季度,可能会迎来休整的局面,或许是个布局窗口。

——企业成长的来源,其一,来自于宏观环境,其二,来自企业管理团队长期的良好治理。

——我会先看一个企业的管理,就是先看公司;可能应波会先看子行业的景气度……

每天早晨8:30,是基金公司雷打不动的投研晨会时间,观点交锋,一掷千金,因此晨会纪要绝对保密。有幸,经王培、周应波两位JJJL和中欧基金的允许,神通广大的小编今天就要解密部分最新的“一手信息”。

王培        

中欧基金成长策略组牵头人,中欧“成长F4”之“白马王培”;证券从业12年,多次获得金牛基金大奖。代表作:中欧行业成长,今年以来净值增长41.13%。

     

     

周应波        

中欧“成长F4”之科技成长“波”,稳健的新兴产业投资者;证券从业9年,明星基金大奖获得者。代表作:中欧时代先锋,成立近四年回报129.05%,历史年化几何平均收益率23.93%。

在中欧基金,王培和周应波同属成长策略组,投资业绩都名列前茅,但风格偏好和业绩归因却差异明显。这两位年轻基金经理经常互相碰撞式学习,比如——

如何给成长股估值?到底是该白马股还是黑马股了?研究成长股(新兴成长领域),先看行业还是先看公司?从对“成长策略”的理解,到下阶段的操作思路,奔着“长期把握优质公司成长价值”的共同目标,两位大神的论剑场景,可遇不可求。

怎么给成长股估值?      

成长股,是能够通过企业经营创造价值、并且实现较快速度增长的公司。循着这个基础定义,可以发现属于TMT行业的不代表成长股,概念炫酷、主题高大上的不代表成长股,小市值也不代表成长股。企业成长的来源,其一,来自于宏观环境,包括国别环境、时代特征、宏观政策、产业技术进步、行业格局变迁等,其二,来自企业管理团队长期的良好治理,管理、销售、技术、生产等各团队的卓越配合。

NO 1:如何给成长型企业估值?

王培:大多数公司的估值或者价值都可以遵循DCF(自由现金流折现模型),只不过对于科技公司来说,未来的不可知因素太多,所以预期偏差很大。这就需要借鉴更多的估值方法和工具,比如,预期三年市盈率、市销率,或者按照客户数价值推演等,也可以针对性地和海外企业作比较。

最近,有一些亏损的科创公司开始IPO,这就需要采用一级市场的眼光来进行二级市场投资,加大了难度,也更具挑战性,考验的是专业判断。

周应波:对于成长股投资,通常从三个维度去考察公司的价值,第一,根据行业的景气度,或者说行业未来发展的天花板,进行总体空间的估值区间分析;第二,从行业的商业模式角度,来看企业的长期回报曲线,再考虑用怎样的估值标准衡量合适;第三,也是越来越看重的,就是从定性的角度评估企业管理层的可靠性。企业拥有可靠的管理层,长期来说值得给予更高的估值溢价。

NO 2:投资成长股,选白马还是黑马?

王培:我会偏向于选择有较明显竞争优势的成长股,也就是大家经常说的“白马股”。从企业生命周期来看,企业在不同成长阶段的成长性、竞争格局、竞争优势不同,对应的企业价值及确定性也就不同。相对来说,白马公司的信息更透明,更适合逻辑推演。因为白马投资有一个天然优势,就是大多数公司经历过历史考验,在各自领域成功过,这意味着至少在公司治理层面有比较强的能力,当这些公司进行新业务和新产品扩张时,成功概率会更高。

周应波:被大家称为“白马”,说明市场对企业非常认可,对企业发展历史的认知比较充分,但这里面存在宏观周期性因素、市场“集体疯狂”等两种问题。大家所说的“黑马”,说明市场现阶段给予的估值是打折扣的,也说明企业目前还处于规模较小的发展阶段。总体来说,我希望尽可能客观地看待公司的投资价值,不跟风市场热点,且从安全边际角度出发,多从逆向的角度寻找投资机会。

NO 3:大市值还是小市值,更偏爱哪类公司?

王培:我更偏向于投资市值大的公司。因为大市值公司往往经过了市场的充分定价,尤其是一些机构重仓的白马股。由于投资者结构的原因,这类股票整体比较理性,不会存在明显的短期错误定价,可以避免大幅度的高估。因此,在做逻辑推演提前预判未来变化的时候,市值大的公司不需要额外信息来印证,这点和白马股类似。

以科技类公司为例,会更注重社会变革中产业和模式变迁带来的机会,例如传媒和服务业。

周应波:从历史持仓市值统计数据可以看到,我和王培不同,更多地偏向于中盘股领域。因为长期来看,行业、公司的发展大都是不断地从小公司开始成长、到大公司变成伟大的公司、再最终逐步消亡的循环往复过程。我希望自己能把握住这些能创造成长价值的企业。

研究“新兴成长”,先考虑行业还是公司?      

先看公司并不意味着不关注行业,反之亦然。从行业研究入手,能对整个行业先有框架性的认知,有利于判断公司面临的客观环境。换个角度看,从企业治理入手,优秀的管理团队可以创造从0到1的机会,不断拓展企业能力边界,甚至将不可能变为可能,单个企业成功的概率会大大增加。

NO 4:研究成长股,是先看行业还是先看公司?

王培:我会先看一个企业的管理,就是先看公司;可能应波会先看子行业的景气度。通常情况下,我会根据公司的业绩和趋势情况,做阶段性调整。因此,我对公司层面的要求非常苛刻,注重公司本身的素质,尽力挖掘其长期竞争优势。

因为是先看公司,投资更偏向逻辑投资和比较投资,我会预判未来大的社会变迁,用更长维度的视角看待行业和公司。大多数情况下,对企业未来1-3年的景气度和业绩可持续性要求比较高。

周应波:企业管理、行业景气度两相比较,企业管理因素的优势在于可把握的时间比较长,不会因为宏观、行业的波动而变迁,劣势在于定性的成分很大、很难量化去判断;行业景气度刚好相反,可量化、可测量,但宏观、行业环境有时候偏短期因素较多,中长期来看企业管理还是创造价值的核心,行业景气度是辅助因素。

从我自身角度,刚开始做投资时,研究会从更清晰、可把握的行业景气度出发,但随着经验的积累,逐步对企业管理层有了更深的认知,因此增加了从企业角度分析判断的权重,这是在长期研究中的逐步演进。

看准了,如何坚持?看错了,如何纠错?      

尽管王培和周应波对卖出时点的把握和判断标准不同,但他们都有意愿将自己的持仓时间成本降低,因此都保持了一定的换手率来控制无效仓位。当然,两人都碰到过“卖早了”这种现实情况,不过在绝大多数时候,他们的卖出时机选择还是相当精准的。

NO 5:发现一只潜力成长股,你会在上涨20%-30%就走掉吗?如果卖早了,如何纠错?

王培:卖股票一直是比较关键的投资环节,尤其是针对一些大牛股,每个人都可能投资其中的一段而放弃了其他部分。

我会偏向于投资“竞争优势”,会关注公司自身的自我进化能力,这种公司的景气度不一定有非常清晰的时间划分,可以通过管理改善来延伸公司的成长性,所以我的持股周期会更长一些。因此,卖出操作主要取决于该公司是否严重超过了自身价值,或者公司在构建竞争优势的关键要素方面是否受到挑战。

在我的持仓中,有个别公司的收益率较为可观,并且通过合理的波段操作,有时还能获得超越个股自身涨幅的收益率。对于公司股价拐点的判断上,一般会通过卖出回溯,尽力回避公司或行业周期性拐点带来的下跌风险。

周应波:我会结合市场总体情况,客观的给予定价,不会根据已经过去的涨幅、跌幅来判断见顶或见底。核心卖出的指标,首先要看估值是否超出目标区间过多,第二要看基本面是否发生重大变化。

买错了、卖错了的情况,应该是每天都会发生的,要以平常心去面对。做投资不可能不犯错,关键是定期总结、反思,梳理错误交易的背后,在基本面研究方面的问题出在哪里。

小彩蛋:四季度有哪些成长投资机会?        

王培:成长策略在四季度,大概率将是调整等待。整个大成长板块,尤其是以食品饮料为主体的消费和以5G为核心的科技板块,2019年已经演绎得比较充分,因此四季度可能会迎来休整的局面,这或是2020年重新布局的机会。成长策略组的观点相对比较一致,四季度或是非常好的布局窗口。方向上,我会主要关注软件、电子、内容创新的传媒行业的核心公司,以及服务业和生命科学领域的机会。

周应波:以我总体中盘成长的风格,会较为偏好电子、新能源、计算机、医药等行业,结合行业景气度和企业管理层来寻找行业成长的龙头。王培的风格可能中大盘成长更多一些,更加注重企业长期管理的稳定性,他的行业偏好可能医药、食品饮料、家电、电子等。

数据来源: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截至2019年9月12日。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以上内容仅供参考,基金管理人依照恪尽职守、诚实信用、谨慎勤勉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相关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基金的过往业绩并不预示其未来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并不构成对相关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CIS)

雪球转发:1回复:1喜欢:1

全部评论

zhaiyz09-17 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