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更换CFO背后:渴望一场触底反弹

点击上方“腾讯深网”,选择“置顶公众号”

关键时刻,第一时间送达!

余正钧

文/《深网》报道组 韩依民

近五个月的悬疑今天揭开了谜底。

今日百度正式宣布,上周六刚刚宣布辞任新浪微博CFO一职的余正钧,已正式加入百度,接替此前已通告将转任百度资本(Baidu Capital)CEO的前任CFO李昕晢(Jennifer Li),成为百度新的CFO。

李昕晢

与百度前任CFO李昕晢类似,在加入中国本土互联网企业前,余正钧也有知名外企的工作经验;与李昕晢不同,余正钧拥有一家公司从高峰到低谷再重新振作的独特经历——在百度官方公布的信息中,“微博近两年在资本市场实现价值回归与增值”被列为余正钧的主要业绩之一。

对当下的百度而言,相比光鲜的外企大公司履历,经历过困境且能触底反弹的经历,是眼下更为迫切的需求。

战略转向下的调整

过去两年,百度在资本层面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陆奇及其新班子,必须为百度找到更为切实的重振路径。

无论是调整业务还是更换高管,百度今年上半年大刀阔斧进行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确定目标:走出低谷,重回巅峰。

业务层面的一系列调整即是围绕这一逻辑。

今年7月5日,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陆奇对百度AI战略进行了系统阐述,他表示,百度AI的发展路径是平台化和生态化。这一路径下,百度通过人工智能技术获得商业回报的模式是:数据+算法+软件+硬件,达到用户价值进而产生商业价值。

百度的AI战略拼图是:百度大脑与智能云为应用层面提供底层技术支撑;在此基础上,语音交互系统DuerOS和智能驾驶开放平台Apollo,以探索更为广泛的应用可能,通过这两个开放平台触达用户产生用户价值,进而获得商业回报。

这一思路可以概括为,百度接下来的AI路径,将侧重应用层面的落地,对应到业务层面的调整,即为研究院派人物吴恩达的离场以及王海峰的高升。

随着业务层面的思路已经清晰,承担把控全局的CFO思路也需随之调整。

“保守”被认为是前任CFO李昕晢的标签之一,但经历百度从高峰到低谷的百度员工对深网表示,李昕晢保守与否,对百度在财务上的决策风格并不具有决定性作用。

因为“一个人他如果跳的很欢,或者是自己很有想法、决断力的话,他在李彦宏下面是没法呆长时间的。你要不然就改变自己,要不然就提包走人。”

对于李昕晢,这位员工评价,“她不是一个陪伴我们的人,她是陪伴李彦宏的人。她的格局要比海龙这些人要再高一点点,他跟Robin走在一个层次上,她不会跟我们有特别多的交流。而且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是花钱的部门,她是管钱的部门。但是Jennifer的评价还不错,她很专业,而且在百度的时间也很长。”

尽管李昕晢的个人风格对百度整体战略的影响有限,但不可否认的是,过去几年,在移动互联网的快速爆发期,百度在外部投资上接连错失好的投资标的,而外部布局的落后,减少了百度主营业务扩张的助力,无法与主营业务取得有效的互动与支持。

为了避免类似失误再次出现,去年下半年,百度接连成立百度资本与百度风投,均由李彦宏亲自带队。

新成立的投资机构与此前百度内部业务部门参与项目投资决策的方式不同,百度资本与百度风投完全独立于业务部门之外,上半年百度资本投资蔚来汽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就完全没有参与,甚至在消息刚刚传出时,陆奇也并不知道相关消息。

而李昕晢的调任,一方面为百度寻找新的CFO提供了机会,另一方面,李昕晢担任百度资本CEO一职是老人新用,也体现了李彦宏对于这位陪伴了自己九年的高管的信任与默契。

陆奇的新班子

经过一番变动,在业务层面,度秘与Apollo被确立为百度AI战略中两大落地产品;AI技术及研究体系也已整合完毕。

景鲲、王海峰取代原吴恩达、林元庆等,成为百度AI战略新的领军人物;陆奇则亲自带领百度智能驾驶业务;向海龙继续负责百度传统搜索业务及操盘Feed流。业务层面的管理层格局已定。

随着CFO人选尘埃落定,百度最高管理层的新格局也已基本确定。

在百度的官方消息中,“在新浪集团融资、微博上市等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与

“微博近两年在资本市场实现价值回归与增值”被列为新任CFO余正钧的重要业绩。

当前百度在战略上聚焦人工智能及Feed流业务,一些与主营业务不甚相关的业务则开始分拆、售卖或者减少投入。

今年7月28日,陆奇在财报电话会议中宣布了百度金融计划分拆的消息;8月24日,饿了么宣布收购百度外卖。而据深网获悉,百度的国际化业务也已被列入分拆行列。

在新的战略思路下,百度将围绕主营业务进行一系列的资本处理,也将基于主营业务的需要,进行一系列的收购和投资。这些都将对CFO提出更多要求。

经历过新浪融资、微博上市、微博重振等事件,余正钧在资本方面的经验对百度而言难得的契合。新任CFO的加入,为陆奇的新班子填上了最后一块缺口。而随着新CFO的加入,百度的一系列动作,或许还将提速。

运营编辑 / 高楚颐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归“腾讯深网”公众号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后留言,经允许后方可转载,并在文首注明来源、作者及编辑。

阅读推荐 | 以下是《腾讯深网》往期精彩文章:

独家对话锤子投资人郑刚:我为什么要炮轰阿里巴巴 | 深网·腾讯科技出品

风暴中的暴风:一个乐视学徒的生死困局 | 深网·腾讯科技出品

BOSS直聘CEO独家回应“李文星之死”:之前没做好 愧对当事人 | 深网·腾讯科技出品

乐视悲剧:贾跃亭的信守与撤离

深网|陆奇先生和他的百度新千亿美金计划

乐视酝酿大裁员:销售体系裁员过半,乐视体育裁70%|独家

五年时间、四任高管、上百亿投资,万达为何没有砸出一个电商?

OPPO、vivo和小米们如何夺取印度半壁江山?|中国手机决战印度

业绩下滑、战略迷失、变革受阻,什么导致了联想“失去的五年”?|深网

还原百度AI派系之争:吴恩达出局,马东敏陆奇定胜负|深网

共享单车泡沫反思 | 警惕!别让共享单车沦为一场失控的资本竞赛

民谣歌手崛起背后的音乐新秩序:天时、金钱与重建 | 深网

知识付费时代来临:内容生产如何成为新的互联网生意?

贾跃亭的汽车梦:艰难前行,迎来最关键交卷时刻

饱受质疑的“故事大王”乐视,如何做成了互联网电视? | 深网

政策阻碍、资本看好 滴滴们如何蜿蜒前行?| 共享经济这一年

复盘360六年历程:周鸿祎的困局与筹码 | 深网

出优酷土豆记:揭秘古永锵经历的行业剧变与权力游戏

携程鲸吞去哪儿:发力新业务 遭遇黑天鹅,成为互联网“第四极”? | 互联网大和局(一)

一场手机行业的“南北战争”,为什么以OPPO、vivo为代表的南方公司后来居上? | 中国手机大变局

收购糯米、推出外卖、投资200亿,为什么百度O2O还是一场必输无疑的赌局?

从被唱衰到手游崛起,吝啬、保守、任性的丁磊为何逆袭?

Uber中国30个月:这家最接近成功的美国互联网公司,做了些什么?

小米深陷“中年危机”:它如何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样子?

合还是不合?优步滴滴会合并的三大理由

从红极一时到昙花一现,90后明星创业者们为何纷纷沉沦?

深网 | 值乎与分答:一场关于知识付费的“有声”暗战

深网 | 尊严抵押贷款:“裸条”如何通过互联网金融公司流行起来

揭秘移动直播热背后的泡沫:僵尸粉、刷榜与疯狂烧钱

深网 | 疯长的地下融资交易:谁在操盘最当红的互联网公司?

深网 | 乐视汽车资本迷局:散户投资、债转股风险和神秘法乐第

深网 | 那些不是Papi酱、罗振宇、吴晓波的自媒体,它们如何在“众媒时代”生存?

深网 | 独家探访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隐秘运营,两周三万五

深网01‖人机大战疯狂一周,首尔四季酒店究竟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