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的核心价值 - 适用于制造型企业的投资

又到了年末,按照惯例会找一些之前关系还不错的同事一起畅谈,在去年大家聊天的感受是企业数字化转型,到了今年这个议题仍然存在,但如今却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企业到底能为客户创造什么样的价值?

这就回到了企业经营的核心价值观上面,曾几何时,在加入第一家公司时,在职培训经常会引入一些名人名言,印象最深的莫过于精益生产观念。即企业只做为客户创造价值的事情,消除一切冗余浪费,丰田的这个理念一时间贯穿了全球,成为全球企业学习的榜样。但是天底下从来没有一个通吃的理论,也没有万精油式的模式,多少企业无脑引入丰田精益理念,引入华为狼性文化,引入阿里996式的工作模式,成功的寥寥无几,真正的精髓不是赢者理论,而是适者生存。

回头来企业是不是应该好好自问,企业的愿景,即其核心价值是什么?我想从香港,台湾,日本的一些没落的企业中总结出两个核心观念,即成本效益最佳型,或技术革新最佳型,观点已明。

任总在被围剿中道出的“千疮百孔的烂伊尔2飞机,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与“一天当两天半用,不争第一就是在混”这句谭旭光的名言如出一辙,就是在居安思危中不断前行。这两位优秀的企业领导者,思想家演绎了优秀企业核心价值观。回顾这两家企业,一家是在国内信息与通信技术几乎为0的情况下,从交换机开始一步一步踏入通信电缆,基站,通信终端,最后到端到端的整体解决方案;华为靠创新的分布式基站解决了密集城市通信网成本高和布网难的问题,可以说21世纪第一个十年一直是幕后英雄,直到2010年起,华为品牌的手机才逐步进入国人的视野,从落后到领先都是靠一个个革命性的产品和出色的性价比产品。一家是在国内发动机技术整个落后发达国家半个世纪的情况下,不断积累稳扎稳打,从产品的经济性和适用性一步一步占领高地,并且在适当的时期进行海外横向和纵向收购发展,一举成为国际一流的机械动力总成模块龙头。

反观香港企业整天谈怀旧和香港制造;台湾企业靠着出色的成本控制和学习能力快速进入电子领域,无奈小有成就后又善于内斗内耗;有着工匠精神的日本企业,靠其以客户为本和出色的产品技术能力曾风靡全球,但受制于财团的目光短浅,对全球的行业变革反应缓慢,企业数字化转型畏手畏脚,最终落得其产品一点一点丢失竞争力。

讲到技术实现,就需要说到人才,说到人才又需要谈到总数与成本。有这么一家公司,凭借其产品强大的竞争力以及对客户反馈极速的响应能力一举击败思科、微软、宝利通等巨头,成为视频网络会议的王者,他就是Zoom, 虽然是一家硅谷企业,其创始人和灵魂人物 Eric Yuan 却是一个出生和成长于中国的华人。用过思科或宝利通的知道其产品虽然稳定性不错,但是有个问题却是其应用层面非常依靠终端设备,带来的是大量的设备投资和后续服务费用,还有其终端设备与网络会议互不兼容的问题。虽然微软Skype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兼容性问题,但是用Skype来开超过200人的会议简直就是一场噩梦,这个基本的问题还迟迟得不到解决。Zoom可谓一举抓住用户痛点,通过领先的视频编码技术,开发出了高清稳定的云视频系统,让用户以低廉的价格获得高效的视频会议服务,极大降低了中小企业的成本,这一切还是建立在在华的研发开发团队做出来的。在美国一个研发人员平均年收入高达10万美元,而这个数字在中国内地仅4万美元,而且还可以提供全天候的服务,这里不是鼓吹加班论,而是其对用户需求的反应速度问题。Zoom每年的研发成本仅千万美元,与巨头过亿的高昂开发成本形成鲜明的对比,这一切得益于中国的工程师红利。行业巨头不思进取,依靠垄断赚取昂贵的设备费用,这一背靠大山吃饭的心态又促成了Zoom的成功。

回到持续不断的的成本效益优化,从而推动终端售价下降,低附加值的制造业向低劳工成本地区流动是必然的趋势。留住核心业务,促进产业升级是制造业的必修课,这里不得不提到越南这个竞争对手。2018年的数据看越南的劳动人口占比高达60%,平均年龄非常年轻,政府又持开放态度,平均劳工收入仅仅为大陆的1/2,但受制于其未成熟的基础建设,以及上游供应链能力,其终端制造成本依然略高于大陆(以电子为例,约高6-7%)。但如果受到输美关税影响,这部分成本优势就不复存在,而关税若长期维持又会推动低端产业链以及上游供应链加速往越南流动,这部分的博弈预计会长期存在,那么是不是大陆的制造业会被取代呢?回答是否定的,决定最终落地成本的不光包括劳工成本,还有其他可变成本包括不限于物料成本,间接成本,管理成本,设备成本,物流成本等。将非核心的业务转包出去(例如鞋子的鞋带,鞋底;电器的连接线,螺丝等;)进行全球化采购,从而可以进一步增加企业的竞争力,如同英美企业向我们东莞采购大量低成本的小商品转而做二道贩子一样,我们的企业一样可以向下游发展来巩固自己的成本效益优势。

真正优秀企业能做到全能,既可以引导技术革新,同时还可以保持产品价格竞争力,优秀企业能做到两者取其一,一般企业跟学样,垃圾企业整天谈梦想。发展没有永恒的优势,只要稍有不慎,就可能全盘皆输,保持优秀企业的绝对优势,必须立足于对新技术的持续追踪以及产品持久的改进。就像日企已着手于补足其数字化转型,开始放弃非核心业务,企业发展是一场马拉松,没有永久领先者。我们有着一群一流的制造业企业家(华为的任总,美的的方洪波,格力的董小姐,大疆的汪滔,潍柴的谭旭光,立讯的王来春,上汽的王晓秋等),得益于后来者股权方面的优势,这些企业家在企业中的话语权举足轻重,进一步加速了企业发展的步伐,而我们价值投资者需要做的,就是发现优秀的企业,挖掘其核心价值,拥抱优秀的企业家。


$格力电器(SZ000651)$ $美的集团(SZ000333)$ $潍柴动力(SZ000338)$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1

全部评论

提阿啦01-19 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