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先锋完美谢幕

周五晚上,一记重锤撼动公募圈:

中欧基金周应波卸任旗下主要产品,包括他最著名的代表作中欧时代先锋,仅保留那个18个月的封闭基金中欧创新未来。

按照创新未来的打开时间看,周应波的离职时间应该就是明年4月份了。

一、传承&交接

他留下的几个产品也都有了安排:

中欧远见给了周应波的爱徒成雨轩,我之前提过,成在内部极其犀利(代表作是中欧时代智慧),行业里面很多人都认可她,中欧远见也是唯一一只周应波直接卸任没有新增基金经理的产品,这就暗示:成雨轩没问题。

中欧明睿新常态给了刘伟伟,还增聘了周蔚文(投委会主席),其实必要性也不大,因为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产品具有浓烈的刘伟伟的风格(跟周应波其他产品持仓差异较大,季报也不一样),这也是周应波旗下产品今年业绩最好的一只。

中欧互联网先锋同理,王颖还不算出众,所以找来了成长大佬王培压阵。

中欧时代先锋则增聘了三位:周蔚文、刘伟伟和罗佳明。个人觉得周蔚文在本次交接中只是一个吉祥物(他更加偏向大盘蓝筹价值风格,而时代先锋是均衡偏成长风格),就好比董承非接任兴全趋势一样,本质上这是两种不同的风格,但为了维护规模不掉得太厉害,只能搬出大佬压阵。这也是给渠道一个说法。

创新未来就不用说了,暂时不卸任,站好最后一班岗,也算是有始有终,但周应波大概率也是吉祥物属性,但没关系,能有这份心意,作为基民,还是被这份责任感打动了。

总体来说,个人感觉影响不大,周应波早先升职为投资总监级别后,本来精力就越来越多放在带团队、培养新人上了,所以他的团队成员都还是很强的,已经把这把火传承下来了。

你不能指望一个绩优基金经理永远不离职,但如果后继有人,这就是值得欣慰的事情。

交银先进制造,任相栋离职后,接任的刘鹏同样犀利;还有兴全趋势,从王晓明到董承非,一如既往业绩稳定优秀——这就是优秀的传承。

二、传奇&定格

关于周应波,我从来没有掩饰过对他的喜欢,也担心过他规模过大会影响业绩(去年连续发了新产品和蚂蚁的产品,行业内一度质疑声音很大),他的中欧时代先锋和袁芳的工银文体产业,是我的组合“精选中生代”的早期两大重仓,当然,随着限购,我很早就把这两只产品调整了出去。

周应波和袁芳,堪称公募基金历史上的两大传奇,如果也像NBA一样评一个历史50大巨星,这两位的排名不会很靠后。

这一对中生代双子星,堪称2015年出道基金经理的最强音。同样的均衡偏成长风格,同样的在16年跑出正收益,同样在出道前几年成为最锋利的矛,同样在今年因规模变得业绩稍显乏力。

周应波在2016-2020年的业绩是这样的:

袁芳同期的业绩是这样的:

注意,在16年取得差不多的业绩的情况下,周比袁更不容易。因为中欧时代先锋是15年11月成立的,而工银文体产业是15年年底成立的,刚成立还没来得及建仓就迎来元旦后的熔断,所以理论上袁比周更占优,可谓梦幻开局。

虽然周应波的产品没有完全卸任,但他的业绩在我心中已经定格在了这一刻:

中欧明睿新常态在管期间排名第一,中欧时代先锋在管期间排名第二。

三座金牛奖杯。

对比一下袁芳的业绩:

在拳头产品上,周的年化收益率略胜一筹。

我也不想再去做什么业绩归因和风格分析了,“极致的均衡偏成长”这几个字就是周应波和袁芳最大的标签,而行业内能真正做好这种风格的人,还真不多。

我也不知道下一个周应波和袁芳在哪。

三、玄学&谢幕

关于周应波,行业里面还有一个神秘的说法:

每次周应波分红,市场都会大跌。

周应波曾在一次路演的时候说,自己的择时对组合收益是负贡献。但如果仔细研究下他分红的时点(尤其是大额分红),你会觉得他择时能力非常可怕。

从他第一次分红就很蹊跷:2015年12月22日,当时产品成立才刚刚一个多月(应该是封闭刚打开),在净值不高、规模不大的情况下,居然就要分红?我反正从来没见过成立时间这么短就要分红的。随后16年元旦后的事情,我想不必再重复了。

随后16年6月和8月连续小额分红,大盘调整到差不多十一才开始上涨;随后11月底分红后,大盘又精准开始较大级别调整。

17年3月4月又连续分红,果然分红结束后大盘跌到了5月中旬;随后7月和12月分红没什么亮点,更像是每季度的例行操作。

到18年只分红了一次,这也跟当年没取得太多收益有关,但分红在一季度,分红完毕大盘一路跌到年底。

19年分红两次,分别是8月底和10月底,感觉也是常规操作,只要赚钱了就分红一点。

到了2020年,分红开始变得大方起来,6月分红完毕,大盘暴涨一波,10月底进行了一次大额分红,沪深300摇摇晃晃又创新高了。

随后进入2021年,两笔分红都堪称神作,第一次是1月11日,那时候市场情绪正高涨,大家高喊核心资产永远涨和南下争夺定价权,他做了自己职业生涯最大的一次分红,一个月后大盘见顶;第二次是7月20日,他宣布分红后,沪深300指数随后迅速下跌,创下年内最大回撤(也是年内最低点)。

周应波的分红时点太过于精准,以至于每次他分红都会有基民发帖问:是不是市场又要调整了?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谢治宇。

本不应该拿谢大白对比周应波,毕竟谢的历史地位更高一些,但大白的分红时点也很传奇,非常玄学。

2015年6月12日,当日上证指数攀上那轮牛市的最高点5178.19点,收于5166.35点,较2014年低点上涨了162%。

而谢治宇当时管理的兴全轻资产在6月10日发布了公告,将在6月12日进行大额分红,每份派现金1.0640元,基金净值从3.7190掉到2.6710,分红比例高达28.6%。

这是一次难以用科学解释的巧合?

要知道,谢治宇可不像周应波那样喜欢每季度都尽量分红。

而今年的玄学是,谢治宇限购后,我把合润调出了组合,然后冲高不久就开始跌了,跌到几乎最低点,也就是9月23日,合润宣布解除限购,后面差不多就开始一路涨了。

而现在的鬼故事是,谢治宇挂名的兴全趋势在12月16日大额分红,17日(周五)大盘就跌得“基金”关键词又上了热搜。

有位网友看到周应波卸任的消息后,发问:

没了大波哥的分红预警,我们怎么才能知道要减仓?

好了,也许你可以看看谢大白,而现在也只能看谢大白了。

当然,对于分红就大跌这种玄学,是没有基金经理愿意承认的。

马上都要2022年了,我们的基金经理们还是羞于承认自己善于择时。

网上对于周应波的离职有很多猜测。

理论上来讲,中欧的股权激励非常好,钱可能不是核心因素。

引用一位网友的观点:

周应波这次离开其实不仅仅是因为被私募的高收入吸引。其实他也是爱惜自己的羽毛的,按公募现在的体制,周应波的规模肯定会越来越大,这肯定超出了他的管理体量。波波哥以前也几次提出管理规模增长过快导致业绩不佳。如果继续留下去,波波哥的神话,一定会在某一天破灭,难道到那个时候再离开吗?我觉得他可不想步张坤们这些超大规模明星基金经理们的后尘,这是面对超体量基金的无能为力。

我比较认同。基金经理的管理规模是有边界的,优秀的策略都是有容量的。如果有人告诉你,规模大了,业绩还可以保持,他肯定是在忽悠你

历史一次次证明了超大规模产品的业绩是不可持续的。

如果就这样谢幕,未尝不是一种完美

尊重,理解,并且祝福。

希望以后有钱了,能买上大波哥的私募。

也希望以后有机会能认识一下大波哥。

公募基金作为真正的普惠金融,看到优秀的基金经理一个个离开行业,我也很难受,本来周五的晚上来到了环球影城,周六要去玩一天的,但面对自己十分喜爱的基金经理的离职,还是忍不住在深夜仓促写下这篇文章记录一下。

祝愿这个行业越来越好!公募基金行业,也必定会越来越好!

北漂民工

2021.12.18凌晨于环球影城

雪球转发:10回复:22喜欢:36

全部评论

鼻涕君01-07 15:03

有心了

哄哄evx2021-12-24 20:15

世界就一个巴菲特,他多少资金都能驾驭

沙漠里的鸵鸟2021-12-20 09:14

是不是年终奖没给到位?

净梵投资2021-12-20 07:35

财务自由了,撤吧。

Northfu2021-12-19 22:06

正考虑清仓时代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