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回顾】投资中逻辑导向而非股价导向——马喆

【路演主题】:投资中逻辑导向而非股价导向

【路演嘉宾】:雪球人气用户 @马喆  

【路演时间】:7月17日 周五20:00-21:00

点击看直播回放: 网页链接

  #财富滚雪球直播节# 马喆核心观点:

中国股市有三个尖:一个是2007年,还有一个是2015年,还有一个我觉得就是2020年。

反正从过去的2007年、2015年,大家去看,你在2007年、2015年买股票的人,就是新进来买股票,甭管是买股票还是通过基金买股票,没有挣钱的。在2008年和2015年泡沫破了以后,进场买股票的人没有亏钱的,拿一段时间,这个就很值大家思考。

其实我们的逻辑思维和投资者是格格不入,和大多数人也格格不入。我们是逻辑导向,不是结果导向;是长期思维,不是短期思维;是生意思维,不是股价思维;是风险思维,而不是利润思维。我们遇见“黑天鹅”的时候我们是逆向思维,所以我们就是这些思维。

我们思考问题不是以股价为导向,有的股价没涨,我们不认为是错的,有的股价涨了我们也不认为是对的,所以我们是逻辑导向,不是结果导向。

股票市场为什么有逻辑?因为人类社会运行是有逻辑的。人类社会运行如果没有逻辑我们活不到今天,人在长期是非常理性的,一定会往左一下、往右一下,最后选择一个对自己有利的选择。所以股票市场长期一定是理性的,哪怕我们买完股票现在不涨,只要我们把这个时间熬过去,它一定会涨起来。

以下为直播全文实录:

马喆:大家好,因为我没做过直播,跟雪球一直合作得也不错,受雪球沈璐的邀请做直播跟大家聊聊。

因为我觉得最近股票市场,包括昨天证券市场红周刊采访我,问我现在中国股票市场是不是结构牛,是不是真正的牛市,后来我就跟证券市场红周刊讲,我说其实中国股市从来也没有走过真正的牛市,从今年(2020年)的情况来看它确实是一个结构牛,从历史数据翻,要看12年的数据,中国股市有三个尖:一个是2007年,还有一个是2015年,还有一个我觉得就是2020年,从我判断这三个尖,我怎么感觉呢?

2007年我觉得是一个全面的泡沫,所有股票都高估了,没有低估的股票,而且不管是公司、大公司,不管是好公司、坏公司,说实话,价格都没法看了,像中国石油在2007年卖到8.9万亿,茅台在当时其实跟现在的市值比起来虽然是比现在低多了,但是市盈率比现在高多了,所有的公司在2007年都是全面泡沫。

在2015年,其实我倒觉得,2015年的尖对真正的投资者实际上是一个挺好的位置,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2015年百分之八九十的股票其实都是高估状态,主要是创业板为主的小票。但是有好多的大公司,比如说比较典型的就是白酒板块、优质的金融公司、地产,包括保险,它其实都是挺低估的。我记得特别清楚,我们其实在2015年6月7号买过一次股票,过了几年以后赚了好几倍,在逼近5200点的位置你都能赚好几倍其实就不正常,但是其实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因为那个时候,你翻过去,茅台才200块钱,我记不清楚了,万科应该才13多,好多的公司处于价格合理的位置。

2020年(目前)的情况是什么情况?我觉得疯狂的程度距离2007年确实有一段距离,没有2007年那么疯狂,但是实际上股票操作难度要比2015年大多了。其实我们很少谈对市场的看法,确实是这么一个看法。

还有一个观点在中国股票市场实际上大家都是盼着牛市,我今天没事看新浪新闻刘纪鹏教授讲,他说全面思涨,管理层也思涨,散户也思涨,机构也思涨,可是大家就认为在股票市场做股票就认为“涨”字好,我理解不了这个事,股票涨了对你买股票意味着你花更多的钱买股票,这是什么好事呢?我就搞不清楚。

所以我觉得这个股票市场其实真的挺迷惑人的,比如说在我们说过的这三个尖里,2007年、2015年,2020年还没结束,反正从过去的2007年、2015年,大家去看,你在2007年、2015年买股票的人,就是新进来买股票,甭管是买股票还是通过基金买股票,没有挣钱的。在2008年和2015年泡沫破了以后,进场买股票的人没有亏钱的,拿一段时间,这个就很值大家思考。

    其实雪球举办这个直播节,除了我自己做的直播,实话讲我真没看一场直播,因为我跟雪球虽然只是跟沈璐(音)见过面,沈璐对我工作也很帮忙,但是实际上我跟雪球的同事们接触并不多,但是配合得一直不错,但是说实话,我真不愿意去看直播节的好多直播,为什么?因为牛市一来了,因为我也不知道大家说什么,我也没看过,但是我知道一定是去讲消费股和医药股的人特别多,而且一定是穿着西服讲,不像我,因为我平时就是穿T恤衫,今天还特意换了一件红色的T恤衫,我不会穿着西服讲这些东西,我搞不懂100倍、80倍的市盈率有什么好讲的。有的时候说句得罪人的话,金融行业其实是一个外行人指导内行人的行业,因为我们金融院校毕业的毕业生学了一大堆公式,他没做过一天生意,但是股票是生意的股权,没做过一天生意的人穿着西服来知道你怎么买卖生意的股权,这本身就是一个特别不可思议的事。

    我们今天跟大家直播的主题就是在投资过程中的逻辑思维,为什么要讲这个主题?因为在沈璐跟我商量到底讲什么内容,按照雪球同事给我安排,讲讲白酒或者是其他的具体行业,我第一是不愿意讲具体行业,第二,我也不愿意在大家盼望的牛市里头凑热闹,因为我本身就没觉得牛市是一个什么好事,这个就跟我一开始跟大家讲的,我昨天接受证券市场红周刊采访的时候,我就跟采访我的记者讲,我说中国的每一次牛市,哪次都没有健康过,都是结构牛,走着走着就走成“疯牛”,然后一起崩溃了。为什么这么走呢?其实都是整个市场投机者的贪婪所致。我们经过这十年的教育,大家发现,比如茅台、恒瑞医药、片仔癀等一些优质的股票能够赚很多钱,大家都是摇身一变变成价值投资者,去研究定性分析,去研究报表,大家似乎都去找逻辑,可是但凡我在雪球、在这些自媒体平台上观察,99.999%的人其实还是炒股票,因为所有的逻辑跟我们想的就不一样,这就是我今天要跟大家聊的,在股票投资中的逻辑思维。

我们的逻辑思维是什么?

其实我们的逻辑思维和投资者是格格不入,和大多数人也格格不入。我们是逻辑导向,不是结果导向;是长期思维,不是短期思维;是生意思维,不是股价思维;是风险思维,而不是利润思维。我们遇见“黑天鹅”的时候我们是逆向思维,所以我们就是这些思维。

我今天想跟大家交流一下结果导向和逻辑导向的问题。因为我观察很多说做价值投资的大V,其实他们都是结果导向,生活中有好多的特征,在股票市场也是一模一样,它有什么特征呢?比如说马云在没出名之前,因为马云本身长得也不帅,在没有钱、不出名之前他说什么都没有人听。但是马云出名了以后,把事业办得这么棒,改变了好多人的生活,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经典,大众就是这么看他的,沃伦·巴菲特都讲我没出名之前我说的是同样的话,但是真的没人听,但是大家都知道我有名有钱了以后,我说什么似乎都是对的,这是大众的结果导向。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大家其实都是为了赚钱(尤其商品社会),大家为了名和利,应该讲是不顾一切、不择手段,不讲逻辑、不讲常识去赚钱。在股票市场其实大家结果导向体现得淋漓尽致,就是股价导向,股价涨了什么都对,股价涨了,由于现在牛市一涨,很多人就变成“股神”了。比如说某些公司价值120块钱,他在150块钱买了,是在一个错误的位置买的,但是因为我们无法预知市场的疯狂,有比它更疯狂、更蠢的人,把这个150推到了160、170、180,甚至220,他就变成“股神”他自己包装成一套一套的逻辑。大家可以看一看现在的医疗、消费再往前走一步基本上就是2007年崩溃前的估值水平了,医药、医疗其实已经超过2007年了,消费其实我倒觉得还差一段距离,但是差得也不多,大概再涨40%我估计就是2007年6124点前崩溃的位置了。但是大家其实是不管这么多的,而且现在我估计,因为我没看过一场,我估计雪球直播节讲消费医疗的是一个热点中的热点,而且讲的人特别多,还都是我刚才说的穿着西服讲,我就搞不清楚这些人在讲什么。2018年10月份的时候,茅台仅仅公布了一个2%增长的三季报就给这些人吓得不行了,到500多的时候茅台的时候觉得没有价值了,到一千六七、一千七八的时候大家觉得没有价值,这个东西就是结果导向,现在我估计好多在1000块钱、1100块钱买的茅台到今天的人还感觉非常好,预期也特别好,而且他觉得自己也特别棒他是这么思考问题的,我们不这么思考问题。大家为什么崇拜巴菲特?说难听一点,他并不知道巴菲特怎么赚钱,他也不想知道,就是因为巴菲特用十几万美金赚了上千亿美金,太诱惑人了,大家是被这个震惊了,我们知道巴菲特那一千亿美金没有一分是我们的,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倒是对巴菲特赚钱的逻辑很感兴趣。我们思考问题不是以股价为导向,有的股价没涨,我们不认为是错的,有的股价涨了我们也不认为是对的,所以我们是逻辑导向,不是结果导向。

    大多数人为什么要逻辑导向?为什么要把暂时看似没有成功的们看成loser,把赚了大把钞票的人捧成仰慕的偶像?我觉得就跟融在我们每个人血液里的逐利的基因有关系,贪婪的基因有关系,因为我们整个人一代一代繁衍了几万年,我们祖先生活的条件没有我们现在的条件,在这个屋里还做直播、吹着空调、开着汽车、住着大房子,我们祖先不知道住哪儿,有今儿没明,所以他必须要逐利、必须要贪婪,你让他制定五年计划不是纯有病吗?让他遇见危机的时候去思考一下,他怎么思考啊?他一思考就被其他的野兽吃了,自然环境生存太艰难了,所以基因里头一代一代的,只要没有这种基因,你不贪婪、不逐利,我们的祖先是活不下来的。所以在物种演化的过程中,这种在我们血液里的东西,贪婪、短视、从众、自以为是,其实自以为是再往后退一步就是自信,人没有自信哪能行?人没有自信能从非洲走向欧亚大陆,穿过西伯利亚,穿过白令海峡,走向地球的每个角落,所以人是需要自大的,可是人类的基因里的贪婪短视、从众自大的基因反演到现在还是有好的地方,但是在股市里我们祖先留给我们的基因已经变成我们赚钱最大的障碍了,而且都在我们的血液里,大多是人是逃不掉的,因为在股票市场里,大多数人的眼睛都是血红血红的,都是极其贪婪的,他知道现在这个位置已经涨了好多了,但是没有人愿意撤,为什么?因为上涨的概率比下跌的概率大,做股票的有好多是私营企业主,私营企业主做生意的时候思维方式很清晰的,你让他买马路对过的麦当劳的加盟店,一年挣一百万,你让他花五千万买,他可能买吗?谁冒那个傻气?他肯定是琢磨我最多是500万买下来。但是你只要把那个麦当劳店变成股票,他就愿意花五千万、花一个亿买,为什么?他说牛市嘛,现在基金经理都在看好消费板块,我大概率能涨到6000万,大家就是这种很愚蠢的思维方式。

在2007年,我们现在其实这个点位,我也搞不清楚是2007年哪个点位,反正不是6124点,没有那个时候疯狂,但是再往前走两步基本上就离崩溃不远了,比方我们复盘回到2007年,假设在上涨过程中的4000点的位置就比较有意思,如果你以两三个月的时间周期来看,在4000个点的位置,不问估值、不问逻辑买入股票的人就是“股神”,他就是大神,那个时候没有直播,他就可以给你讲直播,把逻辑讲得一套一套的,因为金融行业的特征就是他们把没有逻辑的人的东西可以包装得一套一套的。所以你在两个月,因为从4000点涨了50%,到6124点,但是如果从10年的周期,所有在4000点、5000点、6000点卖出股票,撤出这个市场的人全是对的,大家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所以股票市场大多数人都是,说你别跟我讲什么多,没用,讲逻辑没用,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逻辑有人爱听没人爱听,但是其实大家都在盯着股价,只要股价涨,我们不管逻辑,而且这几年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特征,因为人都是惯性思维动物,在吃过亏的地方他不会再去了,比方说人在乐视网上吃亏了,在2013年的华谊兄弟上吃亏了,你再来一个拍电影的,你再来一个七个生态、六个生态,“贾布斯”没有人往里跳,但是人也记住机会的每一个片断,再来一个三聚氰氨,再来一个塑化剂,你吓不了他,他知道2008年伊利三聚氰氨一出,赚了三千多个亿,赚大钱的机会,2013年塑化剂,茅台我得赚多少钱。人是惯性动物,所以这种惯性动物就会不断总结,但是他不去朱墨逻辑的教训,他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用见到的东西去总结,再落实到他的行动,你再出一个三聚氰氨吓不了他,但是出一个五聚氰氨他就又跑了,因为他没见过。股票市场,因为茅台、恒瑞医药、片仔癀这些优质公司长期持有确实赚了不少钱,我们也是因为持有这些公司赚了不少钱。千千万万的散户不懂估值,不懂生意,什么也不懂,以前看K线图炒股的人都明白买入并持有,买入并持有优质的公司一定能赚钱,所以大家就买入并持有,买入并持有的最后给总结成一个什么呢?买入并持有不问价格的并持有,都能挣钱,而且我们这个市场里还不缺讲定性分析的逻辑大师,他们其实都是市场的经理,他们能够把定性分析解释得一套一套的,他们也确实是非常聪明的人,但是其实在解释一个错误的东西,他们解释完了商业逻辑头头是道,最后解释的逻辑就是市场的情绪还会维持这么高,然后问你怎么知道这个市场的情绪?市场情绪能猜吗?

我们现在中国这些优质的医疗医药公司平均市盈率我不知道大家算过没有,我估计应该在五六十倍以上,在这个估值水平上基本是1972年美国漂亮50崩盘时候估值还要高40-50%。美国漂亮50崩盘的时候平均市盈率41倍,到1973、1974年就崩溃了。现在大家说医药有的消费公司才40多倍市盈率,比90多倍市盈率的医药股便宜多了,我觉得这是挺可笑的比较,而且大家认为我们这个茅台的市盈率以后不可能低于40倍,我就搞不清楚,你去看看历史数据,连八点几倍都出来过,它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二十多倍、十几倍,而且它基数越来越大,增长的速度以后肯定是越来越慢,你怎么能够说它长期维持40倍,所以他就是不问逻辑,因为它股价涨了,他就会穿着西服讲逻辑,我们这个市场里口才好的人太多了,但是这些人太聪明了,股票市场就是因为太聪明的人太多了,他们会把一些没有道理、没有逻辑的东西说得头头是道,他们在迷惑大众,而且大众其实牛市真的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因为我一直在跟大家讲,对牛市我是不期待、不拒绝,我也不喜欢。因为牛市对冲进来的买家都是致命的,本来值1块钱的股票,中国股市本来估值就高,熊市的时候值1块钱的股票都卖2块钱,牛市来了,它本来就值1块,你用6块钱买,你怎么能赚钱呢?你赚钱的逻辑只有一个,就是股票市场是没有逻辑的。那么这个就是投机者心里想的,因为投机者眼里只有股价,心里也只有股价,他们就认为股票市场没有逻辑,股票市场哪有逻辑?他们就是逻辑,但是这个就是我们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其实我们在做投资的过程之中,我相信股票市场是有逻辑的,股票市场为什么有逻辑?

因为股票市场是由人组成的,我们人类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特别聪明的一个物种,我人类短期常常有时候是理性的,有时候是非理性的,常常会做出非常情绪化的举动,甚至短时间把整个人类带入灾难,最典型的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德意志人心怀怨恨,因为他感觉是被英国人、法国人欺负了,你看你们又割地、又赔款,我们也没打输,只不过我们政府说投降了,你们不能这么欺负我们,你们吃肉,连汤都不给我们留。德意志人本身就是欧洲的中心,欧洲最古老、最尊贵的民族,他说我落到这种程度,我心里受不了,我要报复,他心怀怨恨。心怀怨恨的德意志人短期就会非常情绪化,他推选一个疯子上台,就是希特勒,他把希特勒推上台,其实即使没有席勒特,他们也会推格林或者戈培尔,因为整个德意志的情绪已经疯了,咽不下这口气,就跟我们平时跟朋友发生冲突,有的时候就是因为小事想不开,非常情绪化,人类就是这样。

但是就我们整个人类来讲,短期可能是情绪化的,但是长期一定是理性的,希特勒上台不要紧,全世界不会同意希特勒和纳粹统治世界,大多数国家,英国、美国、中国、苏联组成反法西斯联盟,我们团结在一起,打败了德意志这个邪恶的法西斯同盟。人类是不允许这种事发生的,因为人类是不理性的,他长期也是不理性的,我们这个物种根本不可能在地球上统治地球,他在几万年的物种的演化过程之中,早就毁灭了。在古巴导弹危机的时候,如果人类是非理性的,那是非常可怕的。最后不是肯尼迪总统就是赫鲁晓夫,人类是理性的,人类有一个MORS法则,人类就是懒惰、贪婪这么一个物种,总是在寻找对自己最有利的、最便利的方式,所以我觉得人类这个物种长期一定是理性的,短期有可能理性,有可能非理性,正是因为股票市场是由人组成的,所以我觉得股票市场长期一定是理性的,哪怕我们买完股票现在不涨,只要我们把这个时间熬过去,它一定会涨起来。股票市场的运行实际跟人类是一模一样的。但是投机者不这么看,投机者不看这些逻辑,他就看结果。

但是投机者用这么多年在股票市场里博弈的情况来看,大多数人都是追钱不赚钱,他天天追钱,追得很疯狂,而且个别的人在用运气赌对的时候真的是不可一世,不管是中国还是华尔街市场,在某一个时期跑得比巴菲特快的人有的是。

几年以前我和孟总,还有另外我们一个同学,我们一块儿聊天,我和孟总是做价值投资的,另外一个同学是炒股,我们另外的同学是在2015年还是2013年当年挣了50%多,拿了一百多万,他就我跟孟总说,我特别不同意你把所有的钱、所有的精力全去弄股票,不能把这个当正事,你做个正事,我就拿一百多万,我每年就挣50%我就知足了,那天吃饭的时候,他说他挣50%就知足了,我们基本上解释了一中午没解释不了,我们说真挣不了50%,一年挣50%跟十年不是一个概念,他就认为他年年能挣50%。到了今年这个同学,我们关系还很不错,还拿着一百多万在炒股,还有一个也是做私募的朋友,以前也是企业家,我们2018年一块儿吃了一次饭,他说当年我们挣了40%,去年挣了40%,他说马总,我们的目标就是40%,我说你挣不到40%,巴菲特才挣20%都不到,这50年,他说马总,您不知道,我真能挣40%,这股票市场长期挣大钱的人有的是,这些投机者就是血液里有自大的基因,他自以为是,他不问常识、不问逻辑,他不知道,你要是年年挣40%、50%,全世界的钱不都搬你们家了?

搞一个高市盈率的底层逻辑,我也搞不清楚什么底层逻辑,就是不问价格买东西的逻辑,他买东西的逻辑在最近三五年押得还挺多,挣了很多钱,50倍市盈率业绩还提高了一倍,有时候5年挣10倍、20倍有的是,他觉得5年挣2倍就很少,但是一张嘴就是我买的股票都是十几倍,还真是好几个。但是有一些常识,您这个能持续吗?如果您这个能持续的话,全世界的钱都是您的了,您只要持续50年,整个,甭说伯克希尔哈撒韦,整个美国都被你买下来了,你觉得可能吗?你有那么大本事吗?所以我觉得投机者在赌场挣着点钱的时候,得意的样子是挺有意思的,因为他觉得自己挺有逻辑,赚钱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只会飞起来的猪,他说猪没翅膀,但是我就是有翅膀的猪,苹果能落地,就落不了地,他不在乎这个世界还有自然法则的,其实股票市场是有自然法则的,自然法则就是苹果会落地,冬天过去会是春天,春夏秋冬,牛市涨高了会掉下来,变成牛市,猪没有翅膀,谁见过有翅膀的?猪也飞不起来。

这是我们跟投机者相比,我们坚持的逻辑,比如猪暂时突然不知道被谁做了手脚飞起来了,我们觉得那是一个我们无法理解的东西,我们觉得很快就会掉下来,我们也不会沾那些东西的。

我们跟投机者的区别在哪儿?我们什么时候都在坚持自己的逻辑,坚持股票市场终将理性,即使说内在价值1000块钱的股票,你从1500涨到4500我也不沾,因为我们知道,就跟我们小时候在农村长大,夹老鼠的火夹子给撑起来,上面搁谷粒,只要老鼠吃得小心一点夹子就碰不着,但是我们不去赌那个运气,我们宁可饿着,也不去动那个,那样那个夹子永远夹不住我,所以我们是讲逻辑的。逻辑要不对长久一定出问题。

    大家还记得当年贾跃亭搞七个生态的时候,其实贾跃亭给行业内好多人士都忽悠晕了,而且当时我记得就像2013年华谊兄弟似的,研究员、基金经理全去,乐视网也是牛得要命,我记得当时有一个美女基金经理,她说乐视七大生态被贾先生彻底迷住了,她说乐视肯定能上1000亿,当时股票市值几百亿,最后哪是上一千亿?它1500亿,在某个时刻跟万科股价一边高,万科总资产是多少?它才多少?总共就四五十亿的账面资产,里头还都是商誉,其实就是资不抵债的壳,其实就是1000亿,在1000亿买,1500亿卖就是股神。新浪股票,每个股票都有一个,右栏有一个行业研究员原来写的研究员报告,我建议大家搜搜暴风影音、乐视、康美药业这些,看看哪怕各个机构写的,以后这些机构再写别的时候您就小心点,那上面都有记录,因为有逻辑,比如股票市场是这样,人类社会的演变也是这样的,比如说我们在“二战”期间,当时的日本人放了两个特没有逻辑的事情,当时日本人已经疯了,他就像股票市场的人一样结果导向,他说我不管你这个股票到底是内在价值100块钱,现在我就知道它可能很快就能从200块钱涨到300块钱,从300块钱涨到400块钱,日本的军国主义者就是这个思维,和中国股票市场的投机者一样,他们都是投机者。军国主义者是什么?小小的日本在1895年励精图治,战胜了强大的清朝(我们中国),1904年又在远东日俄战争战胜了强大的俄罗斯,那日本人就不可一世了,他觉得他可以打败一切,但是你有没有想一想,中国是多大的国家?幅员辽阔,几千年的历史,是你日本人学习的老师,你这么一个小小的岛国,你可能在一场战争打败过我们,可那又怎么样呢?第二场战争还打败我们,但是你能长期战胜中国吗?不可能战胜中国。抗战虽然到最后日本连重庆的影儿都没摸着,即使你把重庆攻破了,把中国主要城市攻破了,我觉得到最后中国还会打败你,四万万人口讲汉话的中国人,哪是你一个小小的日本能吞没的,能统治得下的。

在“二战”之前美国的GDP是日本的将近10倍,只有傻子才能去动他,这脑子真是有病,一个GDP是1的人去打GDP是10的人,这不是有毛病吗?但是日本人就干了这个事,偷袭的珍珠港,1941年,但是你偷袭了珍珠港,日本人干得多漂亮,几乎把美国太平洋舰队全歼了,但是你就是赢了战斗输了战争,日本人不问逻辑,跟我们股票市场2007年4000点冲进去,后来赔得稀里哗啦的,这些人都是不健康的心理,满眼都是贪婪,4000点不应该买股票的位置,他买完以后去博弈5000点,真涨到5000点,他说我无比正确,他一致认为自己还有逻辑呢,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考虑4000点是一个错误的买入位置,5000点是一个更错误的买入位置,到6000点的时候他更自以为是了,可是到6000点他在等7000点、8000点,虽然没等来,6124点的位置没有几个人卖掉股票的,没有几个人说有那个本事,我在赌场赢了一兜钱马上退出赌场就不玩了,人控制不了自己内心的贪婪的,他跟我们不一样,因为我们是讲逻辑的,很自律的,我们也不会用股价去衡量我们投资的成败。

就像前一段时间段晓明(音)先生说打高尔夫球一样,高尔夫比赛是一场比赛,不是一杆比赛。只有特别愚蠢的人才说泰格武兹那杆没打好,我这杆就打得特别好,我比泰戈武兹打高尔夫球更棒,只有蠢得不能再蠢的人才能这么想,可是在我们做投资的人经常有这样的,我们身边有很多这样的,有的人真的啥也不懂,估值也不懂,商业模式也不懂,人性也不懂,以前就是炒股票,炒着炒着进化到买入并持有,然后就是买入并持有垃圾股,最后赔得很厉害,最近进化了,买入并持有优质股,而且占着便宜了,这些人认为比我还聪明,有的人还过来给我上课,而且我说什么,我已经从他们的眼睛里读不到那种赞同,甚至以往的那种崇拜,当然我也没有特把崇拜当回事,你从他们的眼睛里读到,他们认为他们比我更棒,因为我在股票市场,我没有觉得有几个人可以很不惭愧地讲,我觉得没有几个人比我更理性,因为我跟金融市场的好多人都是不一样的,金融市场天然把股票市场和生意分开,其实它是一回事,大多数基金经理没做过生意,他不知道应收款是什么样,不知道存货是什么样,不知道运营公司是什么样,但是我们知道,还有大多数基金经理,很少有基金经理像我们这样有历史观,所以我们在思考投资的时候会加上历史的角度、生意的角度,让我们更立体。但是我们也保证不了每一段都跑赢市场,因为市场本身不是一个企业的内在价值体现,它是一个情绪的体现,就跟我从2018年,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们有一个我们的估值方法,就是估值的标尺,我们马上也要写一本书,书已经写完了,年底、年初要上市,那本书的名字我们可能不是定在“估值的标尺”就是“投资就是生意”,里头有很重要的章节讲如何给公司估值,其实没那么复杂,我们觉得我们也真是挺有特点的思考,跟静态市盈率估值不一样,跟PEG估值不一样,跟自由现金流折现估值也不一样,但是我觉得似乎我们的思考还是很值得大家思考的。熟悉我们的朋友都知道我们那个估值的标尺。

    前两天我们在微信群里老谭取笑我,他说马总估值的标尺我们刚学会的时候,如获至宝,这个东西讲得太有道理了,太好的东西了,因为那个估值标尺解决了买股票不用拍脑袋,有逻辑了,用生意的逻辑思考,但是他说我现在一看,还不如我拍脑袋呢。后来我就跟老谭说,我说因为估值的标尺不是测量股价,是测量内在价值,内在价值和股价是两回事,伯克希尔哈撒韦每年在给股东,巴菲特在估值他的致投资人和致股东信的时候,其实他有一个重要的指标,实际是账面资产的增长率,增速,巴菲特为什么用账面资产增速?因为巴菲特在应该是2014年以前,巴菲特从来没公布过伯克希尔的估值比较,最近才有的,他不太在意伯克希尔的股价表现,但是他会很在意账面资产的增速,但是他在致股东的信里讲,他说最重要的还是内在价值,但是内在价值就是每个人评定有每个人评定不一样的标准,伯克希尔又是那么庞大的复杂的集团,巴菲特有巴菲特评估的数字,芒格有芒格评估的数字,写出来节没法统一,但是有一点,虽然他不能精确到具体的数字,但是增长情况,几十年的增速一定是跟账面资产的增速是同步的,所以他选择了账面资产的同速,但是在他心里他更在意的是内在价值的这个数字,而不是账面,账面资产实际就是资产负债表和股东权益。

    股价是股票市场人的情绪,人都是有情绪的,最典型的就是2018年的时候都是同样一拨人,2018年他们觉得500多块钱的茅台四五十块钱的五粮液没有任何价值,他们觉得现在200多块钱的五粮液是好东西,不是一般的价值,他们根本不讲常识,有些东西明显便宜了,明显贵了,就跟你走在大街上,对过走过来一个60多岁的老大爷,您非说他是二十多岁小伙子,我觉得这个就是不符合常识、不符合逻辑了,因为我们整个世界是有逻辑的,它不是没有逻辑的,这世界我们说好听点是有逻辑,说不好听是有天理的,如果股票市场用过去50年的情况,我们看市场最大的经理索罗斯挣的钱比巴菲特多10倍、20倍,如果在过去的50年有华尔街著名的投机者取得的成就比伯克希尔哈撒韦大几十倍,如果踏踏实实做事的华为、苹果公司就真的被乐视公司打得被颠覆了,这个世界就乱的,就跟希特勒统治全国是一样的,我们在股票市场没法玩,因为我们玩的是逻辑,没逻辑怎么玩?但是它是有逻辑的。沃伦·巴菲特用他50年的成绩,他把他赚的每一分钱怎么赚的都摆在桌子上,用伯克希尔取得的巨大成就,还有把这堆钱摆在桌子上,告诉整个世界,资本主义的博弈不是尔虞我诈,它是冷血的、公平的,而且股票市场是有逻辑的,股票市场为什么有逻辑?因为人类社会运行是有逻辑的。人类社会运行如果没有逻辑我们活不到今天,人在长期是非常理性的,一定会往左一下、往右一下,最后选择一个对自己有利的选择。

    这就是我今天跟大家交流的,其实就是我们和这个市场,我估计可能我们讲的东西跟雪球直播节的其他的主播讲的不一样,可能我们讲的东西真没人爱听,我不知道大家怎么感觉,反正我就是想说什么说什么,也非常感谢雪球网对我一直的支持,虽然我和雪球合作时间不长,真的给了我好大的鼓励,给了我好多的荣誉。去年我写的2019年的十年总结,2019年年报获得雪球年报评比一等奖,我写的“做多中国我们的故事”也是一等奖,2018年的年报获得二等奖,并不是我们做得有多好,我真的觉得雪球对我们的支持是需要我们感谢的,而且我也衷心地感谢沈璐,我们工作配合得非常好,我也非常愿意和雪球、和沈璐继续合作。我们讲的这些东西,我觉得反正牛市过程之中,也不是给大家泼一盆冷水,我觉得还是要保持理性客观,保持常识,有些东西真的就是常识,没有那么复杂,你只要是被贪婪冲昏头脑,我写那本书有一段话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是说人类因为生存而逐利,因为想生存得更好而贪婪,我们都是因为想生存得更好而贪婪,一贪婪了就不好办,一贪婪了心态就变了,就胡说八道了,就忽悠别人的,这个也是我们不能同意的一个做事的方法。

    我在这儿也给我做一个广告,我这个年底、年初本人的第一本书要上市,那是比较系统地论述了我们的整个投资逻辑思维,我以前写得比较乱,写微博、写雪球、喜马拉雅,都比较乱,想到哪儿做到哪儿,但是2018年,当时证券市场红周刊邀请我合作的时候,咱们以前没在杂志上写过文章,人家不认真我们自己就挺当回事的,写成了四篇文章,系统地总结了一下。这次出版社邀请我写这本书,写过十本书的人可能没咱们这么认真,我们就是因为第一次写书,没写过,所以就特别地当回事,所以我们就把自己的所思所想理出来一个比较系统的逻辑,但是我们这个逻辑实际上不希望让那些,那些自大狂可能也不看,我们也不希望让他们看,他们还是自大去吧、去贪婪吧,但是我们希望让有心的读者看一看,我觉得对你们一定是有帮助的。

这就是今天的节目,非常感谢大家,感谢雪球网,还有7分钟,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大家好像也没什么问题。我们出这个书是这样,他们出版社会在他们的渠道销售,我还真不卖书,我估计可能是大家在京东能买得到,到时候在哪儿卖,我肯定会通过自己的自媒体平台告诉大家。还有具体的行业,其实我刚一开始说过,目前大多数行业的整体估值其实比,因为我们还是要看估值的,整体的估值要比2007年崩溃前的疯狂状态好得多,有好多的行业其实还是没有泡沫的,而且也是低估的,但是那些行业其实也都有硬伤,那些硬伤到底会不会致命就仁者见仁了,这解决认知博弈了,它不像2007年,2007年甭管大公司、小公司、新公司、老公司全是泡沫,那个时候说实话也甭6000点,4000点撤完了你说我不玩了,你就是这五六年最大的赢家,2007年那个太过了。我这个话撂在这儿,未来中国的股票市场一定在某个阶段的过分程度还会突破2007年,而且中国股票市场每隔四五年都得弄一波,为什么?因为大家的心不安定、躁动,他不投机难受,最后还是会回落,但是中国股票市场在这里也暴跌好几轮了,其实也验证了自然规律在中国股票市场还是起作用的,如果真不起作用,这个市场还真不好玩了。

互动答疑

    问题1:消费医疗泡沫肯定很大,从尝试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且一定是80倍市盈率、90倍市盈率总结逻辑的人比10倍市盈率的人多得多,因为聪明的人都是这样,他们什么都懂,他们就是不懂常识,因为他们被贪婪蒙住了双眼,而且他们非常自大、自狂,股市里就是这种人多。我们不是这样的人,我们没他们贪婪,我们比他们理性。

    问题2:天天涨能不能克服自己的平衡心情?这就是人性的博弈,没办法,它就是人生的修炼,股票市场赚钱哪有那么容易?难着呢,大多数人实际上从过去十年看,百分之八九十的人是挣不着钱的,可是大家都认为能挣钱,这个特别有意思,所有到证券公司开户的人,你不会碰见一个人说我来这个股票市场我自己能赔钱,没有人这么认为,来开户的人,有一万个人一万个人都认为自己能挣着钱,可是在过去十年里,这一万个人里就是九千多个人没挣钱,就是这个情况,人都是自以为是,就跟沃伦·巴菲特在过去的五十多年,伯克希尔的股价从7块美金涨到了30万美金,你没有巴菲特聪明,你把钱给巴菲特,其实你就是比巴菲特更有大智慧的人,我把两手一叉,我让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为我打工,你得有多大的智慧,可是巴菲特周围没有几个人这么做,因为他们都认为我比巴菲特聪明,我凭什么把钱给他?我不比他笨,我比他还聪明,大多数人都这么想,人都是自以为是的,这是人性。对普通老百姓来讲,我觉得这一辈子不进股票市场是最大的幸运,对我们这些专业的人士不是这样,我们觉得股票市场是我们最后的挺好的职业,特别好的职业。

    非常感谢大家,第一次做直播也不知道大家听的声音、画面情况怎么样,我也没经验,说得好不好的大家多担待吧。谢谢大家。

 

——结束——

雪球转发:165回复:157喜欢:269

精彩评论

一手茅台闯天下07-20 02:04

马喆表面上很理性,其实只是把自己包装得好。别忘了他加杠杆买五粮液,然后涨到100多就卸掉了,这本本身就是赌!但他又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价值投资……他那套估值太机械了,不过逻辑是对的。还有他那种自以为是的理性,涨高一点点就卖的那种行为,其实不是他口中声称的价值投资。他看公司不看发展速度与空间,只看静态。就拿茅台来说,他认为茅台目前40多倍的市盈率高估,但他不知道茅台只要提一个出厂价到1500以上,整个估值马上就下来!他总是从历史中的数据去找根据,而不是去看未来的变化。这种那是投资啊,投资看的是未来,而非过去,虽然过去在某种程度上也很重要,但未来更重要。你不懂市盈率是会随着利润增长变化的。100倍的PE,只要利润翻倍,就是50倍了,再翻倍就是25倍了,对于一些成长很快的公司,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或者是周期反转的公司,比如牧原。他不自知,却自以为是的声称自己理性。其实是他不懂。当然不懂不做不参与是对的,但自己不懂却对别人指手画脚,那就不合适了。他还是守着他的低估值地产去吧,虽然地产也不错,至少他静态的认为是如此。

流水白菜07-20 08:48

赞同这段话:其实我们的逻辑思维和投资者是格格不入,和大多数人也格格不入。我们是逻辑导向,不是结果导向;是长期思维,不是短期思维;是生意思维,不是股价思维;是风险思维,而不是利润思维。我们遇见“黑天鹅”的时候我们是逆向思维,所以我们就是这些思维。

浔阳司马07-20 06:52

真价投收益高的话没必要准备开私募了。

沈阳孤狼07-20 08:56

投机投资都有赚钱的,那种逻辑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长期稳定的赚。

百战望天涯07-20 21:38

看评论挺有意思,点赞最高的是负面评价的,一个真正理解价值投资的不可能对这篇文章作出负面评价。由此可见价值投资真的是小众

全部评论

觉醒awakening08-03 12:33

我刚打赏了这篇帖子 ¥3.31,也推荐给你。

高山流水寻知音08-03 07:17

祖先留给我们的基因已经变成我们赚钱最大的障碍了,而且都在我们的血液里,大多是人是逃不掉的,因为在股票市场里,大多数人的眼睛都是血红血红的,都是极其贪婪的,他知道现在这个位置已经涨了好多了,但是没有人愿意撤,为什么?因为上涨的概率比下跌的概率大

一手茅台闯天下07-30 21:23

你从哪里知道我在这个市场呆了多久的呢?

三心院07-30 17:58

其实,如果你在市场中待的时间就的话,可能就不会这样说了。

愿你的国降临07-24 09: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