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回顾】云游戏的投资机会-5G时代下云游戏该怎么玩

【路演主题】 云游戏的投资机会- 5G时代下云游戏该怎么玩?

【路演时间】  7月10日(周五) 17:00-18:00

【嘉宾简介】 

1)嘉宾姓名:  @创梦天地   联合创始人兼总裁高炼惇

2)雪球人气用户: @TAKUN 

3)西南证券海外TMT分析师  张闻宇

》》》》点击看直播回放《《《《

  #财富滚雪球直播节# 高炼惇核心观点:

1.在手机上实现RTS(即时战略)游戏场景,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主要有三个难点:1)RTS必须有千军万马的场景;2)RTS多线程操控在手机上实现非常困难;3)手机尺寸相比电脑尺寸小太多,能做的事情比较有限,RTS游戏体验有待优化。

这么难为什么仍然坚持在手机上做类似《全民行动》这样的RTS游戏?RTS可能是唯一剩下来没有被端改手的一种游戏玩法,我希望用最基础的玩法,让玩家体验到操作的快感。

2.腾讯投资了创梦并且是第一大股东,对公司的加成有哪些?

创梦跟腾讯的合作不单只是在游戏上面,还包括云方面、线下业务等等,在资源上面有一些互补。

另外公司在2014年上市开始到退市,到香港重新上市,在公司的运营上面、在用人上面、在公司策略上面、规划上面,他们的战略团队、HR团队、数据分析团队其实给到我们很多支持,让我们可以更清楚地制定我们的战略,包括在公司上面的战略和人才方面的策略。

3. 《梦幻家园》这款游戏从2017年到现在依然能够保持用户量在千万级这样的一种规模,有哪些心得?

深切地聆听用户的意见,通过多维度的用户调研,明白用户的痛点、爽点,做出更好地优化。

另外,我们也在游戏里加入更多的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去传播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价值观,让更多的海外用户去了解中国。因为我觉得作为游戏是一个文化载体的情况下,我们是必须要担当着文化出口的使命。

4. 我觉得云游戏将会是整个游戏行业,不管在国内或国外最后一场战役。任何一家游戏公司在今天这个位置没有准备为云游戏这个风口准备的话,你错失了云游戏,可以说这个未来就跟你没关系。

5.在云游戏方面,创梦已经开始进行基础平台的建设,7月底会跟腾讯在基建上面有一些发布。另外,我们的《全球行动》、《小动物之星》以及两款在秘密测试的游戏,目前都是做跨段游戏,多端可以玩。

多端游戏要下载,云游戏不需要下载。后续云游戏发展更进一步,我们这四款产品都具备上云的能力。

6. 我觉得我们创梦在本地化方面、性能优化方面、游戏体感方面是相对比较强的一家公司。我们都知道国内很多公司其实原创东西是非常低的,其实中国一般来说,我们不缺游戏制作人员,我们不缺游戏公司,我们现在也不缺制作工艺,我们缺的是有公司真正愿意在原创上面、在创意上面投入精力,这个是我未来在创梦比较着重的一个点。

7. 游戏今天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以前玩游戏是真的是游戏玩家才会玩游戏,现在的游戏包含很多社交场景,很多人都通过游戏来社交。

8. 怎么看待5G云游戏对于上市公司的催化?

云游戏来的时间点,我个人认为是在3年左右,但对于一些上市公司对于云游戏方面的规划,我真的会去看它纯粹只是讲一个概念还是在真的有做这方面的事情。

很多游戏目前并不需要用游戏化,最近看到芬兰一家公司把很多云游戏化了,所以说自己是云游戏平台。但看它的游戏是《愤怒的小鸟》,这种程度的游戏完全不需要云游戏,反而会浪费更多的带宽。

我们要做一个聪明的投资者,不要只听到一些概念就觉得很牛逼,就去追热点,真正要看它是不是在做这些事情。

9. 云游戏来了之后肯定大量需要内容,谁拿到好的IP,肯定云游戏就会来抢,要么就并购,要么就是天价去买你的IP独家到我的云,长期来看还是要积累一些IP内容。

这就是为什么任天堂这么值钱,不管它的业绩怎么样,大家都知道它有资产,马里奥就是一个资产,塞尔达就是一个资产。

10.创梦天地对于以后的业务规划或者发展的重点是什么样的?

我们会利用我们在海外引入游戏的能力、优势,去跟海外更多的大厂,去连接到他们的制作工艺,通过运营他们的游戏,加强自研能力,反哺到海外,带着我们文化出口的使命,还有海外发行的使命,帮我们公司增大我们的利润率,还有增大我们的影响力。

以下为直播全文实录:

Takun:球友们,大家下午好!我是雪球的Takun,各位应该经常在雪球上,包括创梦天地的list上面刷到我,今天也非常荣幸我们能够来到创梦天地的直播现场,由创梦天地的大帅哥高炼惇,还有西南证券海外分析师张闻宇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访谈,我们通过这一个小时的访谈能够了解这家神奇的公司,这家公司神奇在哪里?各位球友应该知道我在雪球上经常发一些关于魔兽相关的内容,我本人也是RTS玩家,RTS这种游戏玩法之所以一直在雪球上,包括被很多投资者认为是一种在手机平台上不可能出现的这样一个游戏版本,然而创梦天地就在研发这样一款非常神奇的手机上的RTS游戏。我先问出第一个问题,这款游戏到底好在哪里?爽在哪里?另外你们是如何把RTS这样的游戏形式能够呈现在手机上?

高炼惇:其实RTS游戏,我们为什么会有启发做RTS游戏,做全球行动呢?第一,我们看到很多游戏广告用的买量的素材都是千军万马的,基本上就是RTS的场景。但是我经常会听到很多朋友说,我最近又被坑了,我说你怎么被坑了?他说我看到一个广告,千军万马的,我进去游戏,没有看到。我说对啊,手机是没有RTS游戏。周围很多朋友问我们为什么手机不能有RTS游戏,我就开始深度分析这个问题。从另外一个维度看这个问题,其实我们的手机也一直在实现不同的PC年代玩的游戏,像魂斗罗、射飞机等不同的小游戏。一直以来真的没有被发现的游戏就是RTS游戏,格斗游戏都有了,格斗游戏是第一个最难过的坎儿,但是现在也有格斗游戏,甚至MOBA都有了,其实MOBA就是RTS的一个变种。所以我们就想也就是说其实RTS可能就是唯一剩下来没有被发现的端改手的一种游戏玩法。在我们刚立项的时候,其实我们同事跟我聊这个事情的时候波,我很快跟他们说,我觉得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为什么非常难?因为RTS本身有三样东西,第一个,RTS必须有千军万马的场景,也就是说屏幕上面有很多不同的小兵种,每个兵种有自己的AI,有自己的主攻方法。在手机上面实现这个东西其实是挺难的一件事情,真的做到好的话。我们怎么可以在一个OK的画面感的前提下,同时可以有很多兵,这些兵都有AI,这是我们第一个要过的难度,我们在全球行动上面,这个突破我觉得是有85-90分的。

第二个难度在哪里?第二个难度是在操控上面,因为你也是一个RTS玩家,RTS的游戏其中一个点是说它的操控很重要,操作非常重要,我们都是用鼠标,我们做完一个兵直接拉一个筐,就是一号队,之后比如说兵营我们会设置是1号,我们直接进来做兵出来,然后不用回去自己地图我们都在做兵了已经。怎么实现这么多微操作在手机上是我们第二个要解决的问题,目前的全球行动我觉得大概是在60-65分位吧,刚及格,可以玩,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很多提升的空间。这个也是为什么在全球行动上面,我现在也听到有玩家说真的做出RTS模样,但是很多还没有做,英雄系统、英雄的升级,或者是一些兵种是不是可以合体,你没有实现。

Takun:玩家很期待。

高炼惇:我们都在商讨怎么做,但是首先一点,希望用最基础的玩法的情况下,让玩家体验到这个操作的快感。第三个就是目前我们觉得至少在游戏上面能做的事情就很有限,因为我们都知道其实RTS,我们RTS都是在15寸,我们当年玩RTS的时候应该是已经15寸了,玩到后面是20寸、21寸的屏幕,20寸的屏幕跟手机上5寸也好,7寸也好,其实差距是非常大的,怎么让一个本身是设计在20寸左右的游戏缩小到7寸,你就把画面缩小就好了,不是那么简单的问题,首先一点,你的兵种不能太小支。第二个是其实屏幕的大小非常影响体验。RTS游戏就像你是一个将军,你在控制兵种,屏幕越大看到的地图越多,你就有更多的反应时间,比如我在21寸的屏幕上看到这个兵在这个角落过来,我有足够的时间反应,但是如果7寸的话,可能真正的距离就这么多,这么多的情况下,你要立刻有反应就挺难的了。所以我们知道在兵种上面它的速度、它的反应速度上,我们要做一些微调解,让玩家有足够的时间做反应。目前的全球行动是支持V3的,我们希望后面可以支持更多的用户一起玩。我们最近跟腾讯的极光游戏计划,在7月底的时候会发布,到时候需要福利的玩家也可以去找。

Takun:我需要福利。

张闻宇:接着刚才的问题,其实咱们创梦自研了这样一款非常好的RTS游戏之后,我们刚才也了解到,其实腾讯的极光计划,就是精品的游戏这样一个切入的窗口,也想问一下,因为创梦的这款全球行动其实也是进入了腾讯的极光计划2020年度力推的五款游戏之一,想问一下,加入了这个东西之后,对于咱们这款新游戏的,无论是发行还是说后面的进程也好,有一个什么样的意义?

高炼惇:意义非常巨大了,我们觉得腾讯一年发这么多游戏,能作为它5款主推的游戏,这肯定对在流量上面因为我们这款游戏主推是共同竞技,像《王者荣耀》这种玩法,所以肯定需要大量的流量去撑起这个DAU,社交流量撑起DAU,所以极光给到我们的支持,对这款游戏的成败相对来讲是比较重要的一个环节。我们PC在制作过程中,其实我们也跟极光有非常多的互动,刚好我们也在深圳,腾讯也是我们的投资者之一,所以我们也是非常多地去听取他们的意见,他们也帮我们做了多次的用户调研,还有数据测试。最终达到一个他们觉得可以力推的标准,所以我们是非常荣幸成为这五款游戏之一。

Takun:我想请教一个问题,游戏测试里面也把关系链给开放了,通过关系链可以像《王者荣耀》一样,通过微信的分享直接点进来,进到游戏里面就可以跟朋友一起开打。

高炼惇:这次其实也可以看到腾讯两年前、三年前讲过希望做一个更加开放的平台,之前我们都知道,其实这种都是控在腾讯游戏链里面,这次腾讯也的确在执行他们的方向,就是让这个平台共融性更高。

Takun:关系带来的流量应该是相当可观的。

高炼惇:希望吧。

张闻宇:腾讯在2013年就投资了咱们公司,而且目前也是咱们的第一大股东,就想问一下,腾讯在咱们公司的,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的,无论是帮助还是加成大概有哪些?能不能简单给我们分享一下?

高炼惇:这个可以讲一个小时。我列几个重点吧,我觉得第一个当然大家想到的都是,比如在资源上面有一些互补,包括比如我们去跟他们合作研发游戏、发布游戏上面,其实从我们2014年发布的《全民切水果》开始,我们跟腾讯一直有紧密的合作,在发行和研发上面。第二方面就是跟腾讯其他的体系打通,因为其实一般的游戏公司跟腾讯的关系链主要在腾讯游戏上面,但其实我们创梦跟腾讯的合作不单只是在游戏上面,我们相对来讲,作为一家游戏公司,我们的合作点倒挺多的,包括我们月底会跟他们公布一些云方面的合作。除了云方面,我们的线下业务,其实大家应该都知道,在深圳也好,在很多,现在全国有17家腾讯视频好时光,是一个我们跟腾讯组合去开的线下体验店,在这个体验店里面可以体验到腾讯的不同产品,包括QQ音乐、唱吧、腾讯视频,还有我们另外一个投资者——索尼的PS,还有腾讯另外一个战略合作伙伴——任天堂,都是可以在我们的线下店做体验,而且这些线下店都是由我们来运营的。我们前几年也跟京东做过合作,也跟微信支付做过合作,所以作为一家游戏公司,我们跟腾讯的资源互补或者连接,在中国应该算是比较特殊的一个。

但是很多人不会看到的,这个也是我衷心感谢腾讯的,在2014年上市开始到退市,到重新上市,在公司的运营上面、在用人上面、在公司策略上面、规划上面,他们的战略团队、HR团队、数据分析团队其实给到我们很多支持,让我们可以更清楚地制定我们的战略,包括在公司上面的战略和人才方面的策略,其实他们给了我们很多的赋能,在这里我也是非常感谢他们的。

张闻宇:刚才其实也聊到一些,包括像京东、索尼,因为其实京东和索尼也是咱们的天使投资者,想问一下除了刚才分享的腾讯之外和其他的互联网平台,有哪些更加深入的合作?

高炼惇:比如跟360也有深度合作,比如当年我们发地铁的时候,我们跟360有非常多的合作,比如像《梦幻花园》我们也跟COSTA咖啡做了联合的活动,我们的《路人100》也跟上海,应该是单家广场做过一些联动。因为游戏现在已经是每一个人生活的一部分了,肯定80后的人都已经了。所以其实我们合作过的品牌也好,合作过的互联网公司基本上都有,我想不到有哪一家巨头是没有合作的。其实互联网就是一个共融的生态。

张闻宇:正好刚才您有提到《梦幻家园》这款游戏,我也是《梦幻家园》的忠粉,想请您给我们分享一下,因为“梦幻”系列从2017年就开始在国内上线了,这款游戏从2017年到现在依然能够保持用户量在千万级这样的一种规模,能不能分享运营的方式或者说一些公司的心得。

高炼惇:首先谢谢作为我们的忠实粉丝。我可能这样说大家觉得有点土,我觉得在做一款游戏的时候,心态很重要,要聆听用户的意见,这是游戏厂商忽略的点,要深切地听到用户在玩你的游戏的时候的痛点,很多时候我们会依靠大数据,我们会依靠所谓的用户调研,然后出一份很专业的报告。我们做游戏比较特殊,特别是站在我这个位置,在《梦幻花园》和《梦幻家园》是非常多心得的,不是因为我是玩家,我女朋友是玩家,但是这是最真实的,她每一次问我可以给我点金币吗?我就问她你在哪一关,我就知道那一关设计得好不好,她问我拿金币肯定那一关她想充钱的。我就知道那一关设计得不错,我就回来跟设计师说这一关设计得不错。或者我会经常跟她说我们最近推出什么新的活动、什么新的皮肤,我就看她收集的情况,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做游戏不要想得特别复杂,如果你身边的人都不喜欢玩你的游戏,那你的游戏,最成功的游戏,像《王者荣耀》身边每一个人都在玩。

之前我发现我们挺缺乏聆听用户的声音,真的是走进去用户的群体里面,让我们从业人员真的是到那个用户,去明白他们的痛点、爽点。

《梦幻花园》和《梦幻家园》,我们最近也推出了我们最新的,应该是今天推出的一个新的版本,就是故宫版本,这个算是一个我们挺自豪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们都知道《梦幻花园》是一款你可以设计很多东西的,我们这次跟故宫的合作有故宫的皮肤,你可以还原故宫的场景。

张闻宇:自己去进行设计。

高炼惇:对,《梦幻花园》有很多用户都是90后、00后,可能对中国的传统文化相对比较薄弱的时候,我们觉得这个也是我们做游戏,作为一个媒体,作为一家公司,我们的一个社会责任,去传播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价值观。另外一方面,其实我们这一次的合作,我们后面是会到海外去的,这个也是对我们来讲,我挺自豪的一件事情,因为我觉得作为游戏是一个文化载体的情况下,我们是必须要担当着文化出口的使命。而一直以来我们更多的看到中国公司去海外的话,可能是做了一款中国游戏,《三国》游戏,说这是文化出口,但是在海外有多少人会玩《三国》,就是华人,华人都已经知道三国是什么了,不需要解释,他知道了。海外很多美国人、外国人没有来过中国,他们不知道故宫是怎么回事,但是希望通过这个合作,可以任我们中国的文化,我们中国的历史,人他们有更深刻的认知。

张闻宇:这一点是能做一个长周期游戏运营比较关键的一个点。还想把目光从咱们公司再走得远一点,因为现在其实大家在游戏板块,可能聊得最多的云游戏,能不能分享一下咱们创梦目前对云游戏的布局或者说未来的发展思路是什么?

高炼惇:我觉得作为每一家互联网企业,特别是游戏公司,其他互联网企业我不是专家,所以我不发表言论。但是游戏我绝对是专家之一,作为游戏的专家,我会觉得云游戏将会是整个游戏行业,不管在国内或国外最后一场战役。

Takun:终点战。

高炼惇:这不是风口,这是风口的最后一个风口,我觉得任何一家公司在今天这个位置,任何一家游戏公司在今天这个位置没有准备为云游戏这个风口准备的话,你错失了云游戏,可以说这个未来就跟你没关系,不是追不上,是没关系。为什么这样说?我们其实可以看到游戏历史在这40年,为什么游戏行业的增速这么快?为什么我们说游戏行业比电影行业好?就因为它一直有很大的变化,在这种大的变化下,就会有新的机会,新的机会就会有新的公司、新的IP、有新的创新。电影为什么没有这么大的变化?因为那张屏没变过,我们看电影的行为也没变过。我小时候第一次看电影的过程跟我今天没有什么变化,以前是需要去买票,现在可以用微信买票,但是我还是去电影院坐下来看一个大屏幕看两个小时,然后走吧。制作工艺其实也没什么区别,只是硬件上面4K、8K、3D、4D,但是还是没怎么变过,但是游戏真的变了很多,从第一代玩游戏是我要去游戏中心,我离开游戏中心就没游戏玩了,到后面电脑是可以买游戏回家,但是我还要在家里玩,到页游我可以在家里玩,也可以在公司玩。到现在是有手机就可以玩了,手机有电,随时随地可以玩,下载也是随时随地。但是云游戏就不一样,所有游戏都像页游一样,但是它的质量都是3A级的质量,因为我的云端在做控制,你只要带宽够宽,只要联线速度够快,什么画面都可以传到手机。

Takun:相当于是良币驱逐劣币的过程。把玩法适配一下就行了。

高炼惇:也就是说当云游戏来了之后可能会有一个超级块的3-5年的增速,但是这3-5年之后格局一定下来,这个格局就定下来了,谁在那个位置就坐一辈子了,谁没位置坐,那你改行吧。但回到创梦,我们怎么布局云游戏呢?一方面在7月底的时候,我们会跟腾讯在基建上面,我们会有一些发布的计划,在云的基建,还有一些技术上面我们会有一些计划,这个是第一点,第二点是在运营上面,作为一家游戏公司,云游戏不外乎占三个主题,要么是我要建什么IDC,我要跟某某云公司搞什么游戏云,我要跟某某电信商做什么云搭建,这个是基建。要么就讲的是发行,要么你讲的就是自研,我们在7月底会跟腾讯在基建上面有一些发布,敬请各位雪球的球友们7月底关注我们的新闻。

在发行跟研发上面我们怎么布局?因为云游戏还没有来,我今天投入成本去做云游戏吗?我做了没人玩,我不就是浪费投资者的钱吗?但是我不做又不行,难道我等到那一天才来?所以这个就是大家只在想做基建上面的事情,没有去想内容。云来了没有内容,不会火的,手机没有游戏,没有人会玩的。我们在做的事情,其实从我们的RTS全球行动也好,或者是我们后面会发的《小动物之星》,我们现在还有两款产品是在做我们的秘密测试。这四款产品都有同一个特点,就是它是跨端游戏,它是多端可以玩的,为什么多端游戏?其实云游戏和多端游戏不是同一个概念,云游戏和多端游戏唯一的区别是什么?多端要下载,云游戏不需要下载。

Takun:但是场景都一样。

高炼惇:对,点开就可以,云不用下载立刻可以玩,三端游戏是你没有端你要下载,你有端点开就可以玩。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发行和研发上面,我们所有新的立项都是多端游戏。因为这个就是在帮我们累计我们到云游戏来的那一天,我们创梦,我们已经具备了运营云游戏,开发云游戏的能力。

张闻宇:有这种经验。

高炼惇:对。

Takun:所以咱们创梦主要是围绕内容产品去深耕云游戏。

高炼惇:是的,我觉得在每一个时代到来,其实我们都可以知道,当然我希望我会变成一个社交网站、社交App或者电商,好好赚钱,但是毕竟我们是一个游戏公司,在基建上面我们可遇不可求,有没有可能我们会变成一个云游戏平台?未必,如果是的话,买我,买我。但是我月的我们会尽力去做,但我们还是要有一个比较安全的策略,在云游戏来的时候,内容肯定是有很大量的需求,其实做云游戏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听说你之前做过游戏策划。

Takun:在腾讯做游戏策划。

高炼惇:很多人不理解做云游戏非常困难,我们做游戏策划的时候我们都很清楚我们是做PC游戏,还是做云游戏,当我做游戏策划的时候,我意识到我的平台是什么,我在策划我的游戏的时候,我就会想到它的环路是什么,比如说手机游戏,就是3分钟到5分钟的环路,我设计的游戏玩法就是3-5分钟的,PC游戏就是35-45分钟,可能是在手机,可能电视,可能在电脑,也就是说你要做一款游戏既有3分钟,也需要有2小时,好有挑战的。

Takun:时间间隔点都是不一样的,而且全部要融合起来。

高炼惇:是的,这就是云游戏,为什么今天开始在跨端游戏做布局?就是我们要学习怎么做这些游戏,我们最近推出的《小动物之星》是我们第一次在这方面比较大的尝试,

Takun:既能满足碎片化的体验玩法,也能满足5分钟,甚至10分钟、半小时长时间在线的需求。

高炼惇:对。

张闻宇:关于云游戏整个行业方面,二位可以详细地探讨一下。

Takun:刚才雪球球友有一个问题,咱们接下来主要是研发中度还是重度方面的云游戏?

高炼惇:其实我觉得我们做的跨端游戏应该都是在中度吧?其实我们都知道中度游戏在手游年代其实是挺伪的一个命题,因为在手游上面不需要平庸的东西。为什么在云上面中度的游戏比较适合?第一个是云游戏刚来的时候,它适合三端,你做得太轻。

Takun:就不需要云了,手机下载就可以了。

高炼惇:你有没有想过《梦幻花园》在电视上面玩?我给你玩你也不会玩,你会说我傻吗?

张闻宇:对,没有这个必要。

高炼惇:我需要在电视上面玩《地铁跑酷》吗?不会,太轻了,太轻的话就没有真正利用到云的power了,所以我觉得中度游戏会是比较适合的。第二个我觉得云游戏应该是做一些能多人玩的,要么是多人PBE(音),要么多人PBB(音),为什么?因为云游戏是三端打通了,三端打通的话,就是说获客的幅度变大了,我做手机游戏只会获客手机用户,我要累DAU的话只能累手机用户的DAU,但是如果当我是三端同服,我其实累DAU的时候就不一定要通过一个平台累,我可以是三个平台一起累。所以当三个平台一起累,就是你要DAU,肯定就是多人竞技或者是多人打怪,所以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做《小动物之星》也是这个类型的游戏。

Takun:还有一个雪球球友的问题,咱们这个内容会上到腾讯的云游戏平台吗?

高炼惇:我们这四款产品都具备上云的能力。

Takun:时刻准备着。

高炼惇:对,时刻准备着,我只能说我时刻准备着,我不会盲目地为了讲一个资本故事,明明知道这个平台目前还不会火。因为我做这件事情是需要投资的,我是要用投资者的钱的,没有理由帮你们画一个饼做一个故事,但是我可以说这三款游戏从设计、从玩法,它都是适合云游戏平台的。而我如果要把整个游戏移植到云上面去的话,这是我投入成本进去就可以做到的事情,这些都是我们in ready的。

Takun:我立项的时候把这些后台都已经全部建好了。

高炼惇:对的,我们密切地跟国内不同的云平台沟通你们的云架构是怎么样的,确保只要我们想上这个云,我们的游戏已经具备这个能力。

张闻宇:能不能分享一下咱们创梦,目前自研游戏是公司比较看重的发展方向,能不能给咱们分享一下创梦研发团队的实力?

高炼惇:没有什么实力好讲的,因为我们也没有做出像《王者荣耀》这样很棒的游戏,我旁边就是天美工作室,我还是要务虚一点的。

Takun:能够把多端游戏渗透到下沉市场是非常牛的事情。

张闻宇:而且能够把“梦幻”系列的本地化做得这么好。

高炼惇:我觉得我们创梦在本地化方面、性能优化方面、游戏体感方面是相对比较强的一家公司。目前来说,我觉得创梦需要加强的点是什么?我们需要加强的是我们在创意上边,还有我们在原创上面的能力。因为我们都知道国内很多公司其实原创东西是非常低的,其实中国一般来说,因为我在游戏行业这么久,美国、日本、韩国我都待过,其实相对来讲中国,我们不缺游戏制作人员,我们不缺游戏公司,我们现在也不缺制作工艺,我们缺的是有公司真正愿意在原创上面、在创意上面投入精力。这个是我未来在创梦比较着重的一个点,我不希望再去做一些游戏看付费模型是怎么样的,我更多希望做出一些大家都能玩得很开心,要以开心作为它的出发点,因为我觉得现在的用户也不是之前的用户,我们刚刚也在聊天聊到,以前用户是我没游戏玩,只要做出一款游戏,市场做足就可以玩。但是现在用户觉得游戏不好玩,觉得你的游戏不是它的标签,他就不会玩的。我们更着重于打细分市场,之后更着力聚焦在好玩的游戏,一起能玩的游戏。这个也是为什么我们做线下,因为我们觉得游戏一直以来给人家一个感觉由于宅在家里打的,但其实从王者、吃鸡可以看到,大家在咖啡店玩、在麦当劳玩。其实我们是第一个做的。这个其实也是我们的初衷,为什么我们要构建一个专门给大家在线下玩游戏的场景,为什么篮球有篮球场?为什么玩游戏不可以有一个游戏场呢?现在游戏一定是每一个人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希望构建一个线下社交的环境,让玩家一起玩,或者在这里可以认识到其他的手游玩家。

张闻宇:是一个线下社交的地方。

Takun:因为社交类游戏是很重要的撩妹。

高炼惇:我不撩妹的,我有女朋友的。

Takun:很多人还是需要这个渠道的。

高炼惇:所以我不打《王者荣耀》。

Takun:现在听说男生《王者荣耀》玩得好,就很容易撩妹的。

高炼惇:我很多兄弟会发微信给我,你是不是有一支战队,你可以叫那个战队成员带一下飞吗?

张闻宇:对,这种事情还是比较多的。

高炼惇:所以我觉得游戏今天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以前玩游戏是真的是游戏玩家才会玩游戏,但是现在玩游戏真的是,就好像我们上一代人打打棋牌、打打斗地主或者是打乒乓球、羽毛球的那种,我觉得未来就是这样的场景,所以为什么更加要着重于你的体验要好、游戏质量要好,要有原创性,如果说只是能赚钱、一波流的游戏,我们可以看到其实从2014年开始越来越少看到一波流的游戏,都是要靠长期积累,聆听社区的意见、聆听用户的反馈,一步步把游戏改。

张闻宇:云游戏时代碰到原创的精品游戏,其实IP价值是会比现在的价值更大一些的。

高炼惇:是的,因为你那个平台完全穿透不同的用户层面,而且也没有任何的门槛,因为比如说我如果是在三、四线城市,我可能很难买position(音),但是position的内容的IP我就支持不了了,或者是我们以前玩游戏的时候都知道有一些游戏要高配备配置的电脑,几万块钱。好了,也就是说如果某一些游戏因为它的制作工艺很高,导致它一定要在几万块钱的机子才能去玩的时候,你这个IP就渗透不了这个游戏层面。但是云游戏不一样,我相信未来云游戏的设备会越来越便宜,因为云游戏来了之后,很多事情都畅游的情况下,如果云游戏来了之后,其实设备里面用的硬件就不会依靠这么多了,可能更多的是电量、屏幕,顶多就是用来运算这个串流。

Takun:关键解码。

高炼惇:对,解码器。

Takun:屏幕的触感不太一样。

高炼惇:对,屏幕的触感,所以我觉得其实云游戏来了之后,我觉得这个技术应该会真的挺颠覆我们人类社会的结构。

张闻宇:而且不仅对游戏公司来说,其实对我们用户来说也是很大的提升,因为比如说我可以在千元机上跟在万元机上或者更高的设备上享受同样质量的内容。

Takun:大屏很重要。

高炼惇:现在有折屏、卷屏,万元机和千元机可能不是因为硬件上面的区别,可能土豪们喜欢装一些钻石、金乱七八糟的,我好像听到用户在问为什么云游戏实施这么缓慢。其实大家觉得云游戏,其实很多人说云游戏是不是今年就来了?我上一年就跟很多人说不会今年就来,云游戏要来,大家没有深切地理解到云游戏需要多少个配置。

Takun:服务端的部署。

高炼惇:首先第一个是服务端的部署,服务端的部署不是说一个地方有很多服务端,我要分布式的在全国,甚至在全球都有服务器支撑,这是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相对好解决的。第二个问题,用户的速度要够快,以前我下载了游戏下来,我传送的纯粹只是我游戏之间的代码,那个内容其实很小的,我是串流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的道理了,它本质上是一个视频流,而这个视频流还是你可以操控的,你需要的带宽、带速要更快,也就是说它一定要5G,今天有多少人用5G手机?

Takun:现在很多基站都是5G没部署。

高炼惇:5G都没普及,云游戏怎么起来?第三个就是我刚才说的内容,很简单,如果说我们大家还在做老套路的游戏,我是一个用户,我干吗要串流呢?我干吗不下载下来呢?因为你想想看,我哪怕现在想玩《王者荣耀》,《王者荣耀》是2个G的包,我下了2个G之后,我基本上玩《王者荣耀》玩一个小时撑死了就是200个M,我如果是串流《王者荣耀》,一个小时50不止,你回去算算这笔账,你下载一个2K的画面,2K的画面60帧,电影是30-24帧。144Hz屏就是100多帧了,我算了一下,2K大概是在4G到5G左右。

Takun:如果视频压缩好一点的话可能能再压一点。

高炼惇:可能能压一点,我为什么不下?下一期2G,每个小时就是200m了。也就是说其实本质来讲适合做云游戏的游戏,它本身这个游戏的包体应该是几百个G的内容,你手机装不下了,我们今天手机500G很大了,可能有些1T,手机也不可能有1T下载两个500G的游戏吧?

Takun:手机里面更多的是照片。

高炼惇:对,我手机里更多的是我女朋友的照片,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云游戏中国目前是挺落后的,因为我们没有制作500G游戏的能力,我们没有这方面的制作工艺,所以在未来2-3年,我觉得就是我们要追这一段路。如果我把这三个点合在一起的话,我自己的估算,我觉得中国的云游戏来临可能是在2023年左右。

Takun:硬件、软件和产品都到这个位置。

高炼惇:大家都刚好到一个沸点的话应该在2023、2024年,因为我们的基建搭得相对比较快,我们有技术,我们有厉害的华为,之后我们中国用户也特别对新事物、对新技术,我们的接受度、探索,我们也更愿意,我们三运营商也是非常多福利,5G免流量包会推动我们去换,我们中国的游戏厂商相对也是比较刻苦耐劳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内容上会追得上。海外有可能比我们慢2-3年,因为在搭建上面,他们有很多安全不安全的问题,各种各样的原因拖慢他们的节奏。

张闻宇:这也是国内游戏厂商的机会。

Takun:弯道超车,顺便文化输出。

张闻宇:刚才谈到您对云游戏时点的判断,正好聊到球友比较关心的问题,落地点在二级市场的话,怎么看待5G云游戏对于上市公司,或者是对于游戏的厂商,他们这样一些催化呢?

高炼惇:我觉得首先一点大家要明白,因为刚刚我已经说到了云游戏来的时间点,我个人认为是在3年左右,但对于一些上市公司对于云游戏方面的规划,它讲一个PPT,我真的会看他纯粹是去讲概念,还是它真的有做这方面的事情。我最近在芬兰看到一家公司说我把很多游戏云游戏化,所以我是云游戏平台。但看它的游戏是什么?《愤怒的小鸟》……

Takun:完全不需要云游戏化,下载就能玩,云化反而浪费更多的带宽。

高炼惇:我觉得要做一个聪明的投资者,不要听概念,听到这个事情很牛逼,就把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投进去了,真的要去看它在云上面的理解怎么样,听完他的理解之后,你要看他是不是真的在做这件事情,如果是投基建,一些基建的概念的话,你们就需要知道这不可能是明天就会有效果的东西。就像建楼一样,建楼的好一点,因为地是你的。建云的云未必是你的,只是合作,未来可以有很多云,没有局限,云没有一个物理空间,所以对我们来讲,我们还是务实一点,我们要布局在游戏的制作上面,还有游戏的运营上面。

张闻宇:明白。

Takun:可能在现在,5G之下投资价值可能是投入优质的CP(音),甚至这些CP能形成IP的内容提供商可能更有价值一些。

高炼惇:云游戏来了之后肯定大量需要内容,谁拿到好的IP,肯定云游戏就会来抢,要么就并购,要么就是天价去买你的IP独家到我的云,就像2012、2013年的时候,2000个渠道在互相PK,那个时候渠道会为了用户来我的渠道,你有研发实力,你有IP,你懂得运营,我把你买了,或者你有IP,我把你的IP买了,或者我就要你这款游戏独家到我的平台上面去,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是相对来说比较靠谱吧。我看来,个人观点。

张闻宇:还是要积累有比较长期好的IP内容的公司。

Takun:内容能够长IP或者长爆款。

高炼惇:这就是为什么任天堂这么值钱,不管它的业绩怎么样,大家都知道它有资产,马里奥就是一个资产,塞尔达就是一个资产。

Takun:还有一个问题,线下业务方面收入占比是什么样的?

高炼惇:其实我们线下业务的占比不是很大的。它还是一个物理的东西,大家都知道做游戏要报,一下就是几百、几千万,一家店才能赚多少钱,还是受物理空间的限制。我们深圳店刚好上周末好像就历史第一次,我们有一个新高,我们现在也已经实现了单店模型盈利,盈利的模型已经做好了,现在我可以规模化,但是规模化不可能是一瞬间规模化,我不像游戏一样,我改好了之后全网发布。所以目前来讲,不管是在目前的营收上面,还是我们未来的营收展望上面,我们都没有放太多的预期在线下店里面,我们觉得线下店更多的是帮我们去降低我们获客成本,降低我们获取优质的客人。你想想看,会愿意去一家店玩游戏,肯定是一个优质的客户,转化率高,肯定是一个很好的游戏用户。

Takun:而且现在线下流量以及比线上流量便宜了。

高炼惇:一个店一个月给我100个这样的用户,换算成互联网的数字是什么样的数字?

Takun:那就非常强了。

高炼惇:所以对我们来讲,我们线下更多是为我们做获客,为我们公司的会员用户做回顾、留存,还有就是能让我们接触到更多不同的行业,跟不同的线下行业或者是其他的互联网行业有更多的接触,像我们刚刚说到的索尼、任天堂、腾讯、京东这些。

Takun:关于索尼我还想问一下,索尼给咱们提供哪些方面业务的支持?

高炼惇:我们刚刚应该也发布了,我们上星期已经发布过一次了,我们未来会开始发布索尼的游戏,我们线下的话,我们现在也是跟索尼是一个销售的渠道,但是我们这个销售渠道跟其他的渠道不一样,我们是体验式消费,其实某种程度我们也是他们的市场推广的助力。后面我们做的多端游戏里面应该有两款是有索尼端的。

张闻宇:想让您更多分享一下咱们公司目前对于以后的业务规划或者发展的重点,能不能分享一下?

高炼惇:我刚刚讲的基本上是我们公司的发展。

Takun:展望一下预期,这是最关注的。

高炼惇:我总结一下吧,我觉得在我们公司来讲三块业务,就是我们发行、自研、线下,更多的我们会利用我们在海外引入游戏的能力、优势,去跟海外更多的大厂,去连接到他们的制作工艺,以学习他们的原创能力,在国内发行他们的游戏,这些游戏我们希望可以获取大量的新一代的用户,因为新一代用户更看重这种海外游戏所有的原创性和创意性。通过我们在运营他们的游戏里面,我们就可以加强我们的自研能力,让我们自研有更多图纸,让我们自研有更多经验,去知道真正做创意,怎么做好的游戏,他们做的自研游戏就会反哺到海外,带着我们文化出口的使命,还有海外发行的使命,帮我们公司增大我们的利润率,还有增大我们的影响力。同时,我们线下业务,让我们的线下业务,人我们的游戏可以更快速地沉淀到三、四线城市,下沉到下线城市里面,同时也给我们一个非常具备有独特的竞争优势的平台,去让我们的用户聚集起来,也给我们一个更有效的平台,去获取更高质量的游戏用户。

张闻宇:正好提到咱们公司刚才的发展重点,能不能分享一下?因为咱们创梦其实之前有代理发行非常多优质的游戏,包括最开始的《地铁跑酷》之类的,还有《纪念碑谷》这样一些很优秀的海外游戏,能不能分享一下咱们公司获得这么好的IP的原因是什么?

Takun:有些还提供了原代码。

高炼惇:不是有些,是全部。又比较老土地说一句,我觉得这个更多的是信誉吧,因为其实我们创梦的初期,我们很荣幸地得到水果人的认同,水果人当时是行业的龙头,他都信任我们,把原码给到我们,而我们没有抄袭他们,我们没有山寨他们的游戏,我们没有泄露它的原码,我们还把它的游戏做得更好。我觉得这个就是奠定了我们创梦的信誉的第一步。后面我们一直不停地,包括《愤怒的小鸟》《神庙》《地铁跑酷》《梦幻花园》《纪念碑谷》,我们一直不停地去给到海外的厂商看到,跟创梦合作,我经常跟海外厂商说我不能担保你们通过创梦可以在中国很成功,但是我至少可以确保你的是,你跟我合作,我会很负责任地尽我全力去把你的产品改成,或是优化成追究用户能理解、能喜欢,同时其尊重你的原著感觉的一款游戏。同时我也是最多案例,我是最多成功案例的一家发行商,我觉得在这两个点下,我觉得其实对很多海外厂商,可以说创梦是不二选择吧?

Takun:可以这么说,绝对是不二选择。

高炼惇:因为很多厂商也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就问他,除了我在中国发行海外产品成功,还有谁呢?

Takun:对方可能很难回答这个问题。

高炼惇:其实现在还有很多人在玩《地铁跑酷》,平均《地铁跑酷》跟《神庙》一天都有十万以上新增,六位数字的新增吧,所以其实真的游戏好玩就会有人玩。而且现在的《神庙》和《地铁跑酷》是你不会卸的,你总是放在那里。《梦幻花园》对你来说就有这种感觉,很多人喜欢玩《梦幻花园》就是这个原因,他们觉得《梦幻花园》就是无聊的时候可以刷几关的。

Takun:我想最后问一个问题,咱们中国下沉市场有很多手机配置不太好,但是我去东南亚旅行的时候,发现东南亚那个地方的手机不太好,我在菲律宾一个岛上看到最贵的手机就是两千块人民币,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有没有考虑买一些游戏到去东南亚市场做增量市场的宣发?

高炼惇:东南亚是我很喜欢去的一个地方,我很喜欢在那里吃,但是东南亚这个市场其实挺复杂的,说实话。第一是它的分化比较大,它不是一个国家,它有多个国家组成,每个国家又有自己的法律或者是他自己的规矩。第二,它是多语种,很多语种。

Takun:有没有什么游戏对语种没有要求。

高炼惇:第三,东南亚一直以来是我们有在看的一个市场,我觉得未来我们应该有两款游戏,我们目前来看,我们的买量的测试还是不错的,所以可能在2021年我们应该会切入到东南亚,但是我现在不敢确定。

Takun:代理这么多优秀的游戏,这种资源可以对外输出,把中国的游戏输出到海外。

高炼惇:希望可以做到吧。谢谢。

Takun:谢谢球友们。今天的直播到此结束,欢迎大家继续下载创梦天地的游戏。

高炼惇:谢谢。

——结束——

雪球转发:4回复:7喜欢:13

全部评论

赛道investor07-12 00:49

rts电脑都没人玩的

hawkingtd07-11 23:24

这个大佬为啥看着这么不像正经人啊

客观价值认知07-11 20:00

创梦或者叫乐逗游戏吧,可能是腾讯投资的众多游戏公司当中最一言难尽的一家。玩资本还行,产品能力emmmm

Takun07-11 19:08

图片是$创梦天地(01119)$ 的Jeff大佬

指尖上的舞者07-11 18:58

图片是你???